第二百九十七章 柔情蜜意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dd”并加关注,给《中华苍穹》更多支持!

    皇上一但去了参谋本部,什么时候能回来可没准。也许就是过去打转的事,也许就是一夜不归。此刻没人知道光绪心中的迷茫,历史开始不一样了,很多预知的事情也就开始变化了。光绪静静的坐上台上听着台下的将军们争论着军事部署。战略,不是光绪之所长,外行就不要指导内行了。

    颐和园内,杨枣儿与两宫太后一起用完午膳,又陪着说了一个下午的话,到了晚膳时分太后才让她赶回瀛台。杨枣儿,传统的中国女性。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和自小所见所闻都是三从四德,加上她的父亲也并非古板之人,琴棋书画都让她有所涉略,中国传统女性的温柔娴淑在她的身上有着完美的体现。家里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宠爱有加。纵然是犯错也总是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家里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自然不会象大家闺秀般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小跟着街坊邻居的同年四下玩耍也养成了活泼开朗的性情。所以,一整天的攀谈下来,谈吐合宜的杨枣儿让两位太后对这位新媳妇是相当满意,既是温柔娴淑,也不缺学识才华,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心机。这让两宫太后是极为满意。当然人无完人,用慈惠的话说这唯一不满的地方就是:可惜不是我满人。但慈禧也说了:我满人中出不了这样的女子。

    等她回到瀛台后,寇连材告诉她皇上去了参谋本部。不知何时归来。一个人用完晚膳食,看了会书就早早的洗澡上床。床上铺的是龙凤呈祥的明黄色锦被。上好的料子让手摸上去丝般顺滑。床单早已换过,那沾染着点点落红的床单已经呈给太后送至宗人府。谁能想的到。一个来自农村没有身家背景的女孩今日能成为一国皇后。

    只穿着贴身内衣的杨枣儿钻进被中,昨日就是在这里她从一个女孩初为人妇。都说皇宫宫禁森严,但皇上告诉她:这里不是什么皇宫,这里是你的家,不要被以前的规矩所限制,家里就该过的舒心。然后当着她的面告诉所有侍女太监:宫里的规矩要变变了,新的规矩由皇后一言决之。

    是呀,这里是家了。自己成家了,有了丈夫。虽然还没有举行婚典。那也是因为时间的原因,没见昨日礼部光是请太后旨意就已经三回了。太后与自己说了很多,宫里的规矩、皇后的职责、皇上的性情,慈禧太后还告诉她皇上小时候最怕打雷,只要一打雷就会躲到慈禧太后的怀里……当然,最最重要的是生儿子的秘方。

    皇上不小了,今年都二十七了。别人家的男子这年岁孩子都进学了,可皇上却依然膝下无子,实在今人担忧。太后们没有留她用晚膳。就是要让她回去陪着皇上。陪着皇上能干什么?不就要陪着个孩子出来!太后告诉她,皇上自五年前大病一场之后就不再进女色,前岁更是废了原有后妃。皇上身体一向体弱,这些年又是练兵又是打仗的。皇上的身子骨却渐渐强健起来。本来以太后之意是要召回后妃,然皇上不肯也就罢了。如今皇上娶你为后,这传宗接代的大事万是马虎不得。

    “什么教育部。其它的事全都给哀家放下。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要给哀家生个孙儿,等你生了孙儿。你再干什么哀家都不管。”慈惠不容杨枣儿回绝,这点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两宫太后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杨枣儿身上。不仅有各种秘方草药,还有奇怪的姿势。杨枣儿今天才知道,原来皇宫里还有专门传授男女房中事的宫女太监。昨晚当皇上解开自己胸衣时,自己还差点将皇上推到床底下。今日太监宫女们毫不掩饰的在杨枣儿面前**上演着各种房事,这哪里是初为人妇的杨枣儿一时所能接受的了的。杨枣儿红着脸看完,这才知道原来房中事还有如此多的变化。想着想着,杨枣儿面红如花,身子也渐渐发烫起来。

    皇上五年禁欲今日得解又是新婚,这男子贪欢便多,太后嘱咐杨枣儿万不可让皇上过于贪欢。可夜色已深,洋钟都敲了十一下也没见皇上回来,参谋本部的事就这么忙?竟然要将新婚娇妻冷落一旁?想着想着,斜靠在床上的杨枣儿就慢慢睡着了。

    光绪其实也不想,必竟是五年禁欲一朝得解,他巴不得连朝都不上才好。这个该死的俄国佬,偏偏在这个时候派什么狗屁舰队来远东,存心给老子上眼药呀。所以光绪与众将商议良久,确认了行动方案的主体内容后,详细的战略战术安排之后自有参谋本部将官拟定具体方案。光绪这才想起家中娇妻,可时间已经第二天了。坐上参谋本部的车在往回赶时,打更的人都在敲四更了。

    嘀嗒、嘀嗒、嘀嗒响的是洋钟钟摆的声音,宁静的房内显的如此清晰,将沉睡中的杨枣儿给惊醒。她刚刚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大清海军战败、陆军战败,皇上带着最后的侍卫上了前线,只留下她一个在这里哭泣,无人安慰。从梦中惊醒的杨枣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拉开灯发现自己的身边依然空荡,杨枣儿心中不免寂落。不过自己记得睡前并没有关灯,那关灯的是谁?这三楼晚上连寇连材不经宣召也不得入内,那关灯的只有皇上。可皇上回来了为何不上床休息?杨枣儿轻手轻脚的披上红色的外套打开了房门。三楼大厅内依然灯灭人静,唯有皇上的书房灯火通明。

    “蠢货呀蠢货。”光绪捏着折子气愤的低声骂道。这是两江总督严复上的折子,折子上对去年刚毕业的大学堂学子们在两江辖下任职的情况报告。这些大学堂学几乎全都在县一级任上,有做主薄、有做工史。虽说官位不大,但在这个位置上绝对是一把手。可必竟都还年青。有冲劲却经验不足,光绪之所以将学子安排成七品以下官员。就是希望他们一面能做出实事,也可借县令们丰富经验对其引导。可问题就出在这,这些学子必竟是出之皇上任校长(虽然只是名誉上的)的学校是天子门生,加上皇上鼓励工业,所以地方官员对这些学子都大开方便之门,无论事之大小,均尽力配合。这些学成学子是满怀着建设强大的中国的信念到地方上任职,所以上任后就加快了地方工业建设的步伐。

    眼下就有这么一个蠢货。江苏连云港人,毕业后被分回家乡任职。他在学校学习成绩很好,思路活泛却言之有物,众多老师都是给予厚望。他在学校就学期间就明白海运将会成为世界上重要的运输通道,他仔细分析了大清的沿海的情况发现,整个大清沿海码头林立,北面有大连、大沽、胶州,南面有上海、厦门、广州,偏偏在华中这条海岸线上没有一个能停靠千吨以上的码头。所以他告诉同僚一但连云港建成后的繁华场景,同僚悻然同意实施。虽然县令感觉有些不妥却又说不出不妥的道理。加上大家一致认可,也不好违众意,也就同意了。不得不说这小子有些本事,竟然说动了德国江苏领事和户部官员。让他从德国搞来小额贷款用于码头建设。他就凭借着从德国搞来的钱大量招工开始码头的建设。以停靠二万吨货轮为标准来建设,每个码头之间也留下足够的空地,这也为今后留下发展空间。这么一来。地方上也建起了大大小小的工厂,当地百姓有了额外的收入。这当然是皆大欢喜。县令一看,这是功绩呀自然要上报了。可县令的折子才到严复手里。严复就发现问题的严重性了。地方选的不错,一但连云港建成确实能成为整个华中地区最大的中转码头。可等你码头修好了,货运来了,你怎么送出呀?铁路没有,公路没有,难道就靠马车牛车从蜿蜒的山路上将货送出去?可如今这工程是停不下来了。严复只得再次上报,向朝廷审请修建徐州到连云港的铁路。

    光绪气坏了,构想是好的,眼光是长远的,做事踏实的,可在具体实施的把控上还极欠经验。有理论没有实践经验,最少他没有想到运输问题。光绪深思良久,却不知如何批复,于是端起早已冷透的茶水喝了一口。

    感觉不对,不是茶的问题而是好像有人在身后?光绪转过身来,却见杨枣儿慵懒的靠在门框上,一脸慵懒而幸福的看着他。光绪忙走上去脱下外袍给杨枣儿披上:“你怎么起来?也不多穿一点,冷病了怎么办?”

    杨枣儿靠在门框上看了很久,全身心投入工作中的皇上显的那样的迷人。举手投足间的自信、低声骂人中亦是霸气外露,然而就这么一位帝王,却在给自己披上外套时却是那样的温柔。杨枣儿没有说话,只是借着皇上给他披外套的时候,轻轻的靠在皇上的胸前。

    光绪一时手足无措,给杨枣儿披衣服的手停在了半空。这个……什么情况?

    杨枣儿就这么靠在光绪怀中,感受着光绪手忙脚乱的给他披上外套,然后被他有力的双臂抱在怀里。

    “怎……怎么了?再去睡会吧。”光绪实在不明白今晚上的杨枣儿是怎么了.

    “您呀,也是个不解风情的。”杨枣儿还光绪的怀中抬起头来说道。

    光绪是一脸尴尬,披件衣服而已这有什么风情可言:“我也想解风情呀,可奏折都堆了三天了,再不处理完这国事可就耽误了。只是冷落了我的娇妻,实在是为夫的罪过呀――”

    杨枣儿这才注意到书桌上堆满了奏折:“这么多呀,那要忙到几时?皇上,您一夜都没睡了,还是先睡会儿吧。”

    “我看还是先处理奏折吧。到是你,再去睡会儿,熬夜可不好。”

    杨枣儿摇了摇头。却走到桌边:“皇上整夜处理国事,妾身怎能独自安睡。再说妾身已经睡不着了。就让妾身为皇上磨墨吧。”说完,拿起墨条开始磨墨。

    光绪坐下才拿起笔。眼角却看到杨枣儿放下墨条转而打开香炉的手。转过头来笑道:“小心别烫着手。”

    古时点香可没有香线,而是把特制的小块炭墼烧透,放在香炉中,然后用特制的细香灰把炭墼填埋起来。再在香灰中戳些孔眼,以便炭墼能够接触到氧气,不至于因缺氧而熄灭。在香灰上放上瓷、云母、金钱、银叶、砂片等薄而硬的“隔火”,小小的香丸、香饼,是放在这隔火板上,借着灰下炭墼的微火烤焙。缓缓将香芬发挥出来。古人在谈到销香之法时,总是用“焚”、“烧”、“炷”诸字,但实际上并非把香直接点燃烧掉,而是将香置于小小的隔火片上,慢慢烤出香气。而看是否需要增加香料的正确的方法是用手放到灰面上方,凭手感判断灰下香饼的火势是过旺还是过弱。所以光绪才会这么一说。

    杨枣儿回头嫣然一笑:“妾身家中虽然贫寒纛,但些许香还是用的起的。父亲读书时总要焚香,妾身自小就会了。”说完伸手到香炉中一试,拿起香匙挑了一些香料轻轻的撒在香炉里。

    “红袖添香夜读书。卿正欣喜吾欲狂。携手相看徘徊处,知音鸳侣共徜徉。”光绪念完这首诗,提起笔在严复的折子上朱批“要致富先修路”六个字后就把笔一撩。

    “即有美人侧红袖添香,却要批复奏折。实在辜负良宵。”光绪伸手将杨枣儿拉过来,不由分说将她按在腿上,双臂牢牢将娇妻揽入怀中:“一会就天亮了。这些时间也批不了几份折子。此时将娇妻冷落一旁,老天爷也看不过去呀。来亲一个。”

    “不要了。”杨枣儿将光绪的猪嘴推到一边:“今日太后还让我劝皇上不要贪欢。”

    “难道为为夫在你眼中是如此急色之人?今日什么都不做。就陪着爱妻闲话家长。你我认识数年,还没在一起好好说过话呢。”

    杨枣儿双手回应的环抱着光绪。将头轻轻的偎依在光绪头上说:“谁能想得到,一个渔民家的女儿一夜之间成了天下最尊贵的女子,妾身如今还像还在梦里一样。”

    “周庄梦蝶。到底是庄周梦中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庄周?不管这是梦境也好,还是真实也罢。就算这真是梦境,就让我们一起把这梦变的更美好吧。都说皇后是天下最尊贵的女子,这天下二字也仅仅局限在大清的国土上。可地球上的国家何其多,要真想做到整个天下最尊贵的女子还是有些难的。不过,泱泱中华千年老大,今朝不过只是打了个盹就遭到如此欺凌。总有一天我会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你杨枣儿是泱泱中华的皇后。”

    光绪同样靠在杨枣儿身上,从甲午年前说起,说到他为什么会组建新军,说到他为什么会亲自上战场,然后是清俄之战,现在面临的是第二次中日之战。光绪说起他心的担忧,说起他对未来世界局势的猜想,说到他要北平俄国东挡美英,西压德法。光绪甚至把他的战略构想和大致实施计划都说给杨枣儿听,这是光绪的理想。

    杨枣儿没有想象中的惊讶,却是一脸幸福的说:“我就知道我的男人一定是一个英雄。”

    “可我没能现在踏着五彩祥去来娶你。要做成这些事,难度太大了。无论是生产还是当兵,只有识字读书的才能以最快速度学习和掌握新知识。我对中国人的吃苦耐劳的性情是肯定的,但眼下中国人的识字率太低了。”

    “别担心,您写的教育计划妾身看过了。只要有钱,其它的只是时间问题。”

    “可咱们现在最缺的就是这二样呀。不过我相信,夫妻同心其力断金。不说这个了,说说你家的事。你都是我妻子了,可岳父岳母还未曾拜见。”

    黑夜总会过去,天空渐渐亮了起来。杨枣儿座在光绪的身上感受着皇上的柔情,虽说皇上许诺不再纳妃,可他心竟是皇上,天下皇帝只有一个皇后的凤毛麟角。只有这个时候的皇上才是完全属于她的。也正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皇上会再纳妃子,所以她更珍惜眼下的时日。光绪已经说了很多次到了晨练的时间,可杨枣儿就只愿意这么被光绪抱着。

    “死婆娘,老子腿麻了。”终于光绪的腿麻的受不了了,光绪一把将杨枣儿抱了下去,开始胡乱的蹬腿。

    换好运动服的帝后二人是牵着手下的楼,光绪很自然的牵着杨枣儿的手,杨枣儿也很享受这样的亲昵。可等在楼下的寇连材却一脸稀罕的看着帝后二人。杨枣儿脸一红,甩开了光绪的手。

    “牵下手还不好意思了,你是我媳妇怕什么。来咱亲一个。”刚伸出嘴的光绪被一把推开。

    光绪晨跑一般是绕着瀛台跑一圈,但今天没有。第一次晨跑的杨枣儿只跑了半圈就跑不动了,光绪陪着她慢慢走回主楼。用完早膳,杨枣儿帮光绪穿好朝服,光绪笑着朝外走去。

    “等等。”杨枣儿叫住光绪,上前来为他又整理一次领子:“这下好了。”

    “媳妇就是比奴才细心,可整齐了。”光绪哈哈大笑的上朝去了。(小说《中华苍穹》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d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