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不如你做我的皇后吧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所有大臣们也都明白皇上的现状,所以下朝后李鸿章招集八部尚书专议此事,可没有一个大臣有些许办法。

    “如果打死老臣能平和皇上心中戾气,老臣宁可被皇上打死也不愿见皇上如此沉落下去――”爬在担架上的翁同龢痛哭流涕。

    李鸿章一声哀叹:“皇上的戾气日渐深重,如今皇上之理智尚能克制。待有一日皇上再也无法克制心中暴戾之气,那压抑以久的戾气一但宣泄出来,那好不容易平稳的朝政和强国之路将灰飞烟灭。何去何从,现在必需要拿出个法子来了。”

    可是所有大臣们全都沉默了,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皇上仁厚,总不愿杀自己人。那杀外族之人总可以吧。”参谋总长王士珍说道:“早在清俄战事之后,皇上就下令参谋本部已拟有北进与南下两套方案,可选择其一提前进行。虽然提前行动会增加难度和不确定性,但总比眼看着皇上就此沉沦而咱们什么都不做的好吧。两套方案分属海陆,实在不行两套方案可同时进行,滔天的杀戮总能宣泄掉皇上心中的戾气了吧。即时还不能,皇上在军事行动开始后总能保持最大精力最强的关注,这时候的皇上心中是平和的。就算是再不能宣泄,军事行动一但开始需要的时间一定很长,总能多争取些时间来想办法吧。”

    李鸿章大惊,没想到他曾猜测的皇上要对蒙古动手原来是真的,而且皇上的眼光甚至已经看到了国外。经过王士珍的解释。李鸿章等人才得已知晓整个战略构想。

    北进方略指的是争对外蒙古的所谓活佛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他企图借助俄国人的势力寻求裂土为王的可能。参于行动的将是以第二、第三、第六师为主力的。配合以其它陆军的地面行动。南下指的是中国企图控制吕宋的行动。因为马六甲海峡在英国人手中,为了保证中国能有与英国对抗的实力。达到彻底控制从印度洋通向太平洋通道的目的。该南下方略以海军为主,唯一参于行动的陆军是隐藏在吕宋的、刘亨赋的第九师。这两套方案是朝廷近期中最近的军事行动计划,对外是绝密,但在军部及外交部都已经在着手进行,但同为皇上起家班底的户部尚书林启兆却一无所知。

    这也许是个办法,可这两套方案目前都还只是在准备阶段,且不说具体的行动都还没展开,人员都很多也没有到齐。在准备还不完全的情况下实施行动,且不说皇上会不会同意。而行动一但开始国朝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将是成指数级的增长。

    李鸿章艰难的摇了摇头,否定了王士珍的想法:“就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当然还有,那就是靠妇人来宣泄皇上的戾气。但这件事两宫太后已经着手在办了,而且比他们更着急。除此之外,真的没有办法。

    总理与八部尚书商议不出法子,于是叫来了皇上近侍寇连材。十个人商量了整整一夜,始终不得其法。于是当天空再次亮起来后,李鸿章拍板了:“兵部及各军令部通知各作战部队做好随时开拔的准备,户部开始向前线调拨粮草武器等物资。工部下令各军工厂加速武器弹药生产,吏部开始遴选接管各地的官员并做好宣传工作,外交部立刻评估一但军事行动展开各列强可能之反应及应对之法,参谋本部开始推演军事行动。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你们的报告。”

    一夜没睡的从大臣纷纷走出会议室,今天是休沐日所以各自回家。

    李鸿章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中,一脸阴沉的模样让爱妾都小心翼翼的服侍李鸿章净面洗手准备用早餐。李鸿章擦干了双手将毛巾递给爱妾。却听到后堂中传来开心的笑声。那是女儿李菊藕的笑声,而女婿台湾巡府张佩伦已经去台湾上职。是何是让她笑的如此开心?李鸿章移步向李菊藕的房间走去。

    李鸿章来到李菊藕的门外,门内传来的是两个女子开心的笑声。李鸿章敲响了房门。女儿李菊藕打开房门,她在大学堂认识的好友、现在大学堂的先生杨枣儿扶着李菊藕站在一旁。

    “父亲一夜操劳国事还当早些歇息,切莫累坏了身子。”李菊藕挺着已经显怀的肚子上前行礼,杨枣儿也给宰相行礼。

    “在家中不必多礼,到是菊藕要小心身子呀。”李鸿章看着女儿已经隆起的肚子笑的很开心。

    李菊藕自去年九月于大学堂毕业后,就去了台湾夫婿张佩伦那里。不到三月时日就传来李菊藕身怀有孕的消息。过年时,张佩伦携妻回京向岳父拜年之后,李鸿章怜惜女儿怕远途劳累不顾女儿反对将她留在家中安胎,堂堂台湾巡府张佩伦过完年只能只身上路。如今李菊藕已有孕四月余。

    “父亲快些请坐。”李菊藕忙让下人上茶。

    李鸿章喝了口茶说道:“为父与众臣议事一夜本是疲惫不堪,回家中听见女儿开怀大笑,特来问问女儿何事如此开心。不如说来让父亲知道,也让为父与菊藕一同开心。”

    李菊藕脸上一红,害羞的说道:“都是些女儿间的私房话,父亲还是不要听了吧。”

    李鸿章哈哈一笑:“即是女儿间的私房话,那为父就不打听了。菊藕能如此开心,为父也就放下心了。”说完转而对杨枣儿说:“枣儿姑娘在大学堂任教可还习惯吗?”

    “谢李相关心。只是第一次当先生尚不熟悉,其它都还好。”杨枣儿恭谨的回答。

    “不熟悉就慢慢学嘛,老夫也不是一生下来就能做总理,还不是一路学上来的。不急,不急。你与菊藕交好。还望你能常来走动走动,陪她说说话呀。”

    “谨尊李相吩咐。”

    “父亲。女儿见父亲脸色不好,可是国事上又让父亲担忧?”李菊藕见父亲脸上总显露出些许忧虑。就担心的说道:“如今西太后与皇上和解,朝政当是无碍才对。”

    “朝政到是无碍,可皇上却有了大麻烦。”李鸿章将昨日朝堂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跟她们说了,而后忧心忡忡的说道:“再这么下去,皇上的理智总有压不住戾气的时候。皇上已经是权倾天下,再无人能左右皇上,那时才是国朝最危险的时候。”

    李鸿章不说话,李菊藕没话说,杨枣儿更是不知道说什么。李鸿章见不得女儿忧心。就开慰道:“女儿也不必担心,父亲已经准备,只是这准备还需时日。你们二人与皇上交好,也说的上话。在老夫准备的这些日子里,你们多进宫陪皇上说说话,开解开解。”

    “女儿知道了。”

    李鸿章点了点头就出去了,李杨二女在关上门继续她们刚才还没有说完话题。

    “启禀皇上,张李氏携杨枣儿姑娘求见。”寇连材来报。

    “哦。菊藕与枣儿如何想起今日来见朕了?快快有请。”光绪停下批复奏折的朱笔,下楼而去。

    “妾身张李氏(杨枣儿)见过皇上。”

    “平身平身。如今菊藕身怀有孕。不必多礼,快请坐。”兴绪将二女让于沙发上,自己坐在一旁说道:“今是二位如何想起来我这里,有事吗?到是菊藕身怀有孕可不能乱跑。”

    “谢皇上关心。只是没事就不能来了?”李菊藕笑着反问道。

    “能能能。我这里随时欢迎。话说回来,你有孕在身,那张佩伦就没笑着掉到海里?”

    “身为妻室为其怀孕生子本就是常事。家夫自是欢喜。但也不至于像皇上说的掉到海里吧。”李菊藕极度鄙视皇上这种幸灾乐祸的态度。

    光绪哈哈大笑,光绪与李菊藕主讲。杨枣儿不时的插上几句。三人便随性而聊,气氛轻松愉快。说到高兴之处,三人更是嬉笑满堂。这让在一旁伺候、总见皇上眉头不展的寇连材极为舒心。

    对于一谈及张佩伦,皇上就是百般挪喻的态度,杨枣儿实在不解的问道:“菊姐姐的夫君张大人也算是学识渊博,文滔武略。自主政台湾以来也是政绩卓著,皇上也是给与过赞誉的。可为何自从第一次见到皇上,皇上对张大人就是百般嘲讽。这是为何?”

    光绪两手一摊,做悲哀状:“没办法,这是男人看见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普遍心里。”

    杨枣儿开怀大笑,李菊藕气急败坏。于是李菊藕决定反击一下:“家夫长相虽然普通,但长于学识。更是待妾身极好,也从不沾花惹草。有此夫君,菊藕已是心满意足。可皇上如今却依然单身,皇上如此贬低家夫,是过于羡慕吧。”李菊藕话才说完,兴绪脸色瞬间变暗。

    李菊藕自知言之有误,提及皇上的伤心事。连忙开解道:“皇上贵为一国之君,天下美女皆可由皇上挑选,听闻两宫太后更是为皇上操心后宫。何必还留恋往事,不知皇上可有意中人否?”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纵有万般不舍,佳人已早已远去,我早就看开了。到是你,如今你身怀有孕,夫妻二人两地分居,要不要我把张佩伦给调回京城好伴你左右?”

    “臣妾在家中有父亲照顾,还是让他在台湾为皇上大业操劳吧。到是家父总在臣妾面前说起皇上至今后宫空空,让人不安呀。”

    “太后着急的我婚事还说的过去。我就不明白了,老子有没有老婆这些做大臣的急个屁呀。”这事不能提,一提光绪就着急上火。

    “怎能不急,哪个大臣不想国朝稳定,国朝尚无继承之人就是国朝最大的隐患。到是皇上想找怎么的女子,不如说来听听,说不定臣妾还可以为皇上保个大媒。”

    “这个嘛,好像还真没什么看法。但必需是汉女。”

    “皇上,为何必需是汉女?这有什么说法吗?”

    “当然有。只是我说了你们两可别说出去了。”光绪见二女点头答应后,把所有人边除寇连材在内全部侍者挥退后低声的说:“自满清入关,满汉之防就是这天底下最大的事。以前国朝强盛并无外敌,这样做自然可以。可如今洋人欺凌中华,想要强富国强兵内部就必需要集中全力,国内民众不能再有隔阂。可满汉之防已有二百余年,想要让天下人看到朝廷有决心做出真正的改变,就好的办法就是朕娶汉女入宫为后,并立其子为太子。如此,满汉之防不再,国朝才能安定。”

    “皇上高瞻远瞩,可太后那边?”

    “我与于太后说过此事,她们虽没有表示同意但也是个默认的态度。我准备这几日去大学堂转转。”

    李菊藕笑道:“不知皇上喜欢什么模样的?”

    “不要长成太后找的那样模样,有你这水准许的我看就差不多了。脾气秉性和你相仿就好。”

    杨枣儿掩嘴而笑:“皇上还不如说您看了菊姐姐。”

    “也对呀。”光绪如同恍然大悟一般说道:“其实你李菊藕本就是做皇后的最佳人选,可惜呀朕来晚了,让那张佩伦捷足先登。你说要不要我把张佩伦给干掉把你给抢过来做皇后,想必李相应该不会反对。说话每次提到张佩伦我都有要揍他一顿的冲动。”

    “都说皇上金口一开落地有声。到了您这好嘛,跟臣妾开起玩笑来了。要不臣妾知道您是开玩笑,要是让这话传出去还不让我家夫君吓死。”李菊藕笑若有意的说道:“臣妾已身怀有夫君骨肉,皇上就不要打臣妾的主意了。到是臣妾还有一妹妹,长的比我这个姐姐还在美艳几分。”

    光绪眼睛一亮:“完全可以考虑,只是会不会太小了一点。”光绪也不想当咸湿大叔。

    “哪里会小,都已经定婚了。”

    光绪脸色立刻拉了下来:“不就开句你的玩笑嘛,却在这等着我。能不能给点有建设性的意见。”

    “想要建设性的意见,有呀。”李菊藕说完使了个眼色。

    光绪一惊,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发现呢?光绪站起来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突然间停了下来如同下了很大的决心。然后猛的冲到杨枣儿面前盯着她的眼睛说了一句她永远忘不了话:“不如你做我的皇后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