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忠诚的回报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落叶西风时,人共青山瘦。

    秋风萧瑟,树叶零乱,片片凄凉,到处弥漫,心也随着欲发的伤感。山县有朋突然发现秋天是个伤感的季节,任你曾经姹紫嫣红,都在秋风中慢慢凋零。又是满目的黄叶,又是凋零的季节。

    窗外,骤起的秋风吹起一地落叶,也吹散了帝国的努力。曾经势破如竹南下的俄军,在清国皇帝的亲军面前如同砂砾般的瞬间瓦解。这也使得在朝鲜的帝国勇士不得不独自面对强在的敌人,败退、败退、败退,就连刚刚脱离帝国控制的琉球都派出他们仅有的军队,参于到对帝国的攻击当中。

    失去了海军的日本,已经无法对在朝鲜的帝**队进行支援。对马海峡游弋的清国北洋舰队切断了帝国对朝鲜增援的的道路,但依然还有夜幕可以利用。虽然只有少的可怜的物资,但也将对在朝鲜的帝**队的士气有着莫大的鼓舞,直到清国在釜山登陆。

    站在窗前的山县有朋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他问道:“清国皇帝还是不见帝国的驻华公使吗?”

    “是的,阁下。”侍立一帝的侍者回答到:“不仅清国皇帝不肯见,就连清国外交部也不见。”

    “那我宣召的清国的驻日公使汪风藻还会来吗?”

    “刚刚使者回报。汪公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日本东京的首相官邸内,汪风藻不停的在吃着盘中的点心,一点驻外使节的样子都没有,还喋喋不休的说着日本都吃不饱快要饿死了。就连喝口茶也要抱怨着这茶“实在”难喝。

    “说吧,到底什么事。”汪风藻眼都不抬一下就问。说实在的,做为驻外公使,汪风藻认为他这种态度极不合礼仪。他坚持认为对外交涉要做到有理有据、不亢不卑,这才是符合泱泱华夏礼仪之邦的美名。然而他的折子石沉大海,却换来国内最新的指示――做人要嚣张一点。

    看着嚣张的汪风藻。山县有朋只能暗暗的叹了口气。自从清国战胜俄国之后,清国人的态度就变了,不再向从前那样恭谨。而帝国再一次的努力失败了,换来的是清国**裸的蔑视。

    山县有朋没有生气。反而呵呵一笑:“因为贵国对我国的封锁,所以才导致我们的物资紧张,还请公使先生见谅。所以,我们决定答应贵国的要求。”

    啊!汪风藻被山县的话给惊呆了。大清提出来的要求很苛刻,赔偿大清一千万英镑的赔款,赔偿朝鲜二千万英镑的赔款,不许还价。当然了,出于对日本财政困难的考虑,允许日本政府用实物抵款。比如粮食、布匹、军舰、造船厂什么的。

    当汪风藻收到国内向日本提出赔偿的要求,汪风藻气得没把电报给烧了。三千万英镑合约四万万八千万两白银。这比甲午年日本赔的还多,日本怎么可能拿的出来。粮食、布匹就连日本自己还要向中国进口,又哪来的多余东西用于赔偿,日本到是提出用宝石珍玩冲抵赔款,国内却又不许。想要别人的军舰、造船厂。以削弱未来日本对大清的战争威胁是没错,可这两样是日本能给的吗?先不说军舰,现在整个日本就横须贺一家船厂有对万吨以上的军舰进行保养维护的能力,单是把这家船厂给搬空,那日本舰队回国后就只能做为岸基炮台用了。

    这跟本就不是要日本的赔款,这明明就是看到英国有转售大清订购的军舰给日本,就摆出个名头要把日本现有的两艘战列舰给拖走。这还不算。还要把人家最后一家造船厂给搬走,让日本就算把舰队开回来也找不到有保养能力的地方。

    所以,汪风藻按照国内的命令将赔偿要求正式递交给日本政府后就基本忘了这件事。可是今天,汪风藻竟然听到日本答应了,这让他如何不吃惊。他诧异的问道:“那我国可以派人来开走军舰和搬走造船厂了?”

    “我想公使先生可能误会了,贵国的要求是赔款。”山县有朋话间一转:“相信公使先生也是知道。我国很穷,一次性拿不出这么多赔款。当然了,给贵国的一千万英镑我国不会少,只是朝鲜那边的还请公使先生帮忙向贵国皇帝陛下美言几句呀。”说完,一张一万日元的银票递了上来。

    汪风藻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悠然的说道:“既然我大清的赔款不少,那就好办。但朝鲜那边一分不给也不合适。首相先生给个底数吧。”

    “一千万两白银。另外,可否让贵国知会朝鲜方面暂停对我军的攻击?”

    “呵呵,那我先回去了。”汪风藻起身施了个礼就走了。他哪里知道,他前脚才走出首相府,山县有朋在府内就把他坐的那张桌椅给掀翻了。

    “这是帝国的耻辱。”山县有朋怒不可遏。

    “首相阁下请冷静,帝国这一次的努力失败了,并不代表帝国彻底失败了。我们只要等帝国的舰队全部回国后,再给清国致命的一击。”桂太郎从帷幕后走了出来,劝说着暴怒的山县有朋:“帝国还有希望,帝国需要阁下带领我们前进。”

    山县有朋颓废的坐了下来:“你认为仅凭海军能让清国投降?”这时英国方面已经通知日本,他们已经决定将清国订购的军舰以借款的方式转售日本,但此事还没有公开宣布。所以,知道内幕的为数不多的人都不认为帝国的舰队会战败。必竟,多出了四条战列舰。

    “所以,我们现在就更需要保存陆军的实力。尽快将在朝鲜的陆军撤回来,保住陆军最后的精锐力量。还要保护大山岩大将和伊藤博文阁下。将来进攻清国,还需要陆军。”

    ……

    就在山县有朋和桂太郎展望帝国未来的时候,一位焦急的侍卫急冲冲的跑了进来。报告了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什么?伊藤博文死了?”对面突如其来的消息,光绪也被吓了一跳。因为光绪并不希望伊藤博文死,他需要伊藤博文掌控未来的日本。虽然是伊藤博文策划和发动了甲午战争,但必竟做为日本人的伊藤博文是为了自己国家的未来,就像光绪为了中国去搞绑架勒索一般,这无可厚非。而且伊藤博文对中国的政策还是比较温和,他很清楚中国是不可能被征服。所以他更希望中国能以附庸国的方式依附日本。所以有了他在戊戌变法中亲至北京为光绪的变法提供意见。如今他这一死,打乱了光绪的布局。

    “皇上,事情是这样的。进攻汉城是由朝鲜军队独自进行的。半小时炮击后,日军第四师团按协议在抵挡二十分钟后放弃了外城。伊藤博文企图和朝鲜军队谈判。所以他在内城门前等待朝鲜国王李熙。但是进攻到内城的朝鲜军队因为听不懂日语,没等到李熙命令到来前就被朝鲜军队给当场杀了。事情已经核实,杀人的是朝鲜的一个排长,已经被控制起来了。”看着皇上的眼前中怒火,周勤跪地奏报:“皇上曾再三叮嘱要臣保护好伊藤博文。臣有负皇上重托,请皇上降罪。”

    “伊藤博文虽然重要,但必竟还是敌人。朕犯不着为一个已经死了的敌人来责罚自己的臣子。起来吧。”光绪手在空中虚托一下后,继续说道:“相信等汉城战事结束后,下一次远东的战争就是大清和日本最后生死的较量了。输了,我们这些人这些年来的努力就全白费了。而最终能决定这一切的就只能靠我们的海军了。这一次我们不能输。也输不起。”

    汉城的战事除了意外的死了个伊藤博文外,并没有悬念。从李熙下令发起进攻到他接收皇宫,也总共就只用了二十四个小时。

    半年前,李熙在清国人的保护下,在夜色中猖慌逃出汉城。今天。在清国的帮助下,朝鲜军队独立攻下了这座日军在朝鲜的最坚固也是最后的据点。今天,迎着初升的太阳,在朝霞的映照下,李熙骑着高头大马缓缓的步入这座他已久别了半年之久的朝鲜都城。

    路的两旁,是举着枪支朝鲜士兵,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高喊着国王万岁的口号迎接李熙入城。再远一些,那里的日军也同样排着整齐的队伍,只是他们垂头丧气的交出自己的武器。

    皇宫内,琳琅满目的精美珍玩早被日军劫掠一空,曾经金碧辉煌的建筑也被日本人毁坏的破败不堪。来来往往的宫女们也被忙碌的士兵所代替。半年前,他出逃的时候只带了世子就走了。在他离开的这半年时间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妃子被日本人给侮辱了,更别说是那些宫女了。

    景福宫东侧的鹿园里有一片松林,这是明成王后最后的葬身之地。被日本人**之后还被残忍杀死的明成王后,日本人为了销毁罪证,最后就是在这片松林里还将明成王后的遗体一把火化为了灰烬。

    世子李坧。在清朝琉三国联军抵达汉江时就从奉天起程了。一路风尘仆仆、快马加鞭,最终在李熙发动汉城收复战之时抵达了汉城。今天,他的父王将他召来了,就在松林外祭拜他的母后。一路上见惯了杀戮的李坧没有哭,他只是牢牢的记住了父王的话:你的母后是被日本人**后杀死的,永远不要忘记这个仇恨。还要记住,朝鲜是小国,没有能力独自守卫自己的国家,想要报仇就只能找到一个大国倚靠。所以父王找到了大清做为倚靠,也希望你能继续下去,而忠诚是你唯一能献给大清国的东西了。

    摸去悲伤的泪水,换上欢快的表情。李熙重新坐上王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清国三位大将军入宫。缺少厨师和工人的朝鲜王宫仓促间并排不出奢华的酒宴,简单的菜色却依然让寿山、雷震春和丁汝昌吃的满心欢喜。这必竟是一国国王为他们专门设下的酒宴,虽然没有美酒歌舞,但这种荣耀却是他们二第一次所享受到了。

    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刘盛休。李熙的酒宴刘盛休吃过好几次了,每次他内心都不满意。泡菜对朝鲜是个好东西,上到皇宫贵族,下到平民百姓都吃这玩意,可你每次都把他摆上酒宴还当作主菜算怎么个回事,好歹加块肉吧。在朝鲜经年有余,吃的最多的就是这玩意,让谁吃上数年也受不了。搞的他每次回国饮宴都如同乞丐进城般的被同僚嘲笑。

    但不管怎么说,刘盛休也不会把他的不满说出来。酒宴很简陋,但君臣间的气氛很融洽。一旁坐陪的洪启薰端起酒杯对三位清军将领说道:“如果这次没有大清出手相助,我朝鲜国就彻底被日本所吞并。下官在这里敬谢大清。请――”说完,一抬头将杯中酒一口饮尽。

    主位上的李熙也接过话来:“感谢大清,也在感谢诸位将军。一路上是大清国的军队打败了日本侵略者,也是诸位将军悉心训练我朝鲜的军队,才有这汉城大捷。诸位将军请――”

    主人都站起来了,做为客人也就站起来回应几句然后尽饮杯中酒。宾主各自落座。李熙说道:“朝鲜虽比不上大清山川秀美,但景色也是颇佳。多日征战难得闲暇,如今战事已定。洪启薰,你这几日就陪着几位上国将军四下游玩一番,也好让上国将军见见我朝鲜美景。”

    不等洪启薰答话,寿山连忙摆摆手说道:“恐怕是不行了。如今朝鲜战事已定,就在我等进宫前刚刚收到参谋本部电报。明日我军就要开往仁川准备回国,回国的轮船今日也已经从大连开出来了。朝鲜美景怕是没机会欣赏了,到是还要请王上知会仁川方面给我军予以方便哪。”

    “那是自然,只是为何大清如此催促将军等离开?朝鲜战事虽定,但国内纷繁复杂,还需诸位将军支持才是。本王这就上奏上国皇帝,请上国皇帝准许诸位将军协助本王安定朝鲜诸事后再行离去不迟。”

    “军令如山倒。身为军人只管执行命令,至于原因就不需要知道了。只是王上美意,外臣等只能遗憾的谢过了。到是刘将军需要等到我等离开后才会移师仁川,到可多待几日呀。”寿山哈哈一笑。

    “即是军令,本王也不强留。反正是明日才走,那今晚还有些时间。”李熙转头对洪启薰说道:“宫中事务繁杂,本王无暇顾及几位上国将军,所以本王就将上国几位将军交由你,洪启薰,定要代本王好好招待,以答谢诸位将军对我朝鲜的大恩。一定要让诸位上国将军满意。”

    洪启薰答应一声,在场众人相视一望,全都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微笑。然后轰然大笑。

    深夜的朝鲜王宫内,李熙轻轻抚摸儿子李坧的头说道:“别看日本好像处处为朝鲜独立在考虑,其它他们处心积虑的就是要吞并朝鲜。而大清呢?可以说今天的朝鲜就是大清打下来的。结果,战争才刚刚胜利,他们就要撤军。你看到了吧,这不是清国不同于日本的地方。就如同琉球一样,朝鲜对大清而言就是一个屏障也是累赘,只要屏障还在,他们就无心朝鲜。所以,只要你真心忠诚于大清,你的子孙后代就可以永远坐在朝鲜的王座上。这就是忠诚的回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