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葫芦岛号巡洋舰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所有章节显示为同一页面时,是因为你的浏览器缓存未更新。只需按f5刷新页面,手机浏览器请清空下ie缓存即可,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

    清晨的皇帝港,停泊的太平洋舰已经纷纷。。他们四下散开,在光绪群岛的西侧围出一个足够大的测试海域,如此大的动作只为了一艘八千吨的实验舰。这是第二次测试了,二天前的第一次测试仅仅是测试航行能力就因为蒸汽轮机的罢工而被迫停止。而罢工的原因就是因为一颗螺栓没有锁紧。

    蒸汽轮机的工作原理很简单,就是从喷嘴喷出的高压蒸汽喷在叶片上,“吹”动叶片轮开始旋转。和我们平常用嘴吹动风车的道理是一样的。和风车一样,想要风车转的又快又稳,那风车叶片与中间的转轴的间隙就要合适,间隙过小转动的摩擦力会消耗动能,间隙过大会导致叶片晃动。在润滑油和滚珠轴承没有研制成功的条件下,依然采用了铜瓦作为轴承,而问题就出在承载主轴铜瓦的固定盖上的螺栓在测试前的例行检修中没有锁紧,在海上航行的振动最终导致了铜瓦的错位,过度摩擦产生的热量使得铜瓦抱死了主轴。好在蒸汽轮机上严格的安全保护装置及时将过压蒸汽给排放出去,保护了蒸汽轮机的完好。主轴也没有损坏,只需要更换铜瓦就可以了。但这依然让整个测试蒙上了阴影。

    从葫芦岛造船厂出海到光绪群岛,一路上的巡航及耐久测试表明一切都在设想当中。但军舰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投入战斗。所有各项极限指标才能正真的反应军舰的实战能力。更换过铜瓦再仔细检查过后的试验舰葫芦岛号开始测试。

    晨曦中,葫芦岛号外飘的舰首劈开碧蓝的海水,乘风破浪的行速在如翡翠般的海面上。

    比普通巡洋舰大得多的舰桥内已经挤满了人,此刻他们在舰桥内或站或靠的有些失神的四下张望。唯有嘴里叼在一支支香烟将舰桥弄得烟雾缭绕,如在梦幻当中。作为首席设计师的麦克金森也是这次测试的主持人如同所有人一样叼着香烟,但表情却有些慌乱。

    这是他第一次设计军舰。这也是他设计的世界上最先进的军舰。如今他就在这艘自己设计的军舰上,亲自来检验他的设计。设计世界上最先进的军舰是他的梦想,就在他对自己的设计还充满疑问的时候,清国皇帝也给予了他最大的支持。他始终都没有想明白的是。为什么清国皇帝愿意将如此重要设计交给他这样的一个“新人”。但肯定的说他是未来世界上最优秀的军舰设计师。但他依然感谢皇帝陛下,他给了自己机会来证明自己。。今天就是用自己设计的军舰来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麦克金森低头看着手表说道:“现在开始对时。现在时间是早上七点五十九分。距离测试开始还有一分钟。”

    “准备测试。所有人员撤离甲板,一分钟准备。”葫芦岛号新任舰长秦寿看了眼手表,下达了命令。

    仅仅二十秒过后,整个葫芦岛号甲板上就已经空无一人。不跑快点不行呀。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从巡海号调任过来的舰长可曾有把水兵扔下海的经历。

    “三十秒准备。”此时的秦寿神色严肃,略带肥胖而又稍嫌矮小的身体崩笔直,如炮塔般的转动着。四下查看的冰冷的目光,让整个舰桥内不由生出一股寒意。

    秦寿,也叫禽兽。江浙渔民家的儿子。甲午战前光绪向英国订购军舰后,国内小规模的招收了一批水兵,秦寿就是其中一位。在北洋舰队内训练时因为成绩优秀。经过琅威理的推荐,他随同林永升一起前往英国进修并接收军舰。没想到的是,这小子到了英国才三个月就被赶了回来。赶回来的理由很简单:殴打上官。而秦寿殴打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就因为人家无论在是行为上还是语言上跟本就瞧不起中国海军。更是大大咧咧的当着林永升的面说要不是英国政府的命令,他跟本不会让黄皮猪进入大英帝国的核心舰队,其他书友正在看:。最让秦寿气不过的还是林永升还唯唯诺诺的说是。就为了这么一句话,秦寿当场一言不发的就一拳打在英国海军本土舰队司令的脸上。结果是,第二天他就被迫回国了。

    这家伙回国后接受调查时还振振有词的说:别说打他们一个司令,总有一天把他们整个舰队给宰了。琅威理要把他给开除、李鸿章要把他给开除,但这种外交事件还是报给了光绪,光绪认为这种精神值得表扬,就把秦寿给保了下来。远远的支到旅顺,越级让他去带刚建好的巡海号。

    秦寿的话不多,但少言寡语的他做事却认真到近乎偏执。巡海号只是一艘驱逐舰,其火力更比不上一般意义上的雷击舰。所以巡海号的使用用途从建造的那天起就是当成海军联络舰来使用,但愣是被他当成了战列舰来耍。利用长期出海的机会,三天两头进行模拟演习,训练量之大让水兵们叫苦连天。当一个企图反抗的水兵被扔进海里后,水兵们就认命了。但他这种训练也并不是一无所获,新装上的蒸汽轮机也在他的训练当中发现了不少问题,对后续的蒸汽轮机的改进提供了大量的数据资料。。但心怀怨念的水兵们却在私底下叫他――禽兽。

    秦寿知道吗?当然知道,所以他再次被支到试验舰上时就把原来巡海号上的水兵们全部带了过来。这也就是他一声令下能让满甲板的人在二十秒内全部归位的原因。

    秦寿低头看着手表,当秒针指向十二的时候:“测试开始。直线全速行驶。”

    随着蒸汽轮机的发力,螺旋桨开始高速旋转,带动满载的八千九余百吨的军舰开始在海面上飞驰起来。这是葫芦岛号在完成火炮等全部安装后的第一次全速测试。

    “现在速度二十节……二十一节……二十二节……二十三节……”当测速员报到航速达到二十三节的时候,整个舰桥内满是笑脸。虽说设计航速是二十四节,但能将年九千吨的战舰驱动到二十三节的高速,麦克金森已经很满意了,这已经是世界上最快的战舰了。谁知道测速员又说了一句:“现在速度二十四节,还在缓慢上升。”

    “全速全速。打开全部动力。轮机舱加强观察。”秦寿心里一横,下达命令。

    测试结果表面,最快航速一度突破二十五节,但不能稳定保持。再经过长达十分钟的全速直线航行。最后确认最高航速为二十四点六节。这就全新的动力系统带来的奇迹。

    “航向180。左满舵,全速。”

    “满舵左。航向180,全速!”航海长对着铁皮管子,一边回答舰长的命令,一边下令。舵手也同时飞快的转动轮舵。

    全速转弯的舰船往往会向一侧倾斜。这是对舰船结构设计的最严峻的考验。一点设计和制造上的缺陷和操作上的失误,就有可能导致倾覆。麦克金森的脸都白了,他对自己设计的信心还是不足。必竟不是国际上通用的结构设计,小水密舱和重点防护这两个全新的设计概念到底是否有效,这是之前从来没有人经过的。

    这样做很危险,但又很实用。在新舰设计过程中,光绪就一直强调舰支的机动能力。因为舰支的机动与灵活性能。在更高的航速配合下就能在激烈的交战当中,更快的抢到t字头上的那一横。小角度切角的机动能力,

    在最重要的t字线姓战术中,由于海战双方都处于移动状态。要想迅速抢占t字位,不仅需要速度,也需要利用舰船本身的机动姓和灵活姓,进行小角度内切角或者外切角机动,来达到抢占先机的目标。但是转弯的速度越快,产生的离心力肯定是也越大,如果一旦超过了当初的设计要求,那么……

    舰体倾斜的越来越厉害,比不了这些常年在海上跑的这些海军将士们,那些测试人员个个都神色慌张,即使就在两侧巡航以防出现万一的两艘驱逐舰也不能安定他们的心思。冯祁这个出身于夏威夷的参谋长自然心静如水,战火纷飞的战场这种事也不是干了一次两次了,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当他悠然自若的四下观看的时候却不由紧张起来,麦克金森那张死人脸吓了他一跳。

    你他n的,你自己设计的军舰你怕个屁呀,你连这信心都没有吗,。想归想,冯祁不动声色的向舱门移动了几步并观察好了地型,他要确保自己能第一个跑出去。

    轮机舱内,轮机长、工程师等等所有人都保持着绝对安静。他们仔细的听着四台蒸汽轮机发出的阵阵尖啸,他们企图从这些尖啸中分辨出是否有异音。只要没有出现异音,那一切就都在掌握。

    军舰终于调过头来,舰体开始恢复平衡。舰桥上的人是松了一口气,但轮机舱却不敢有丝毫松懈。才恢复平衡的舰体再次转向:“右满舵,全速。”

    然后再是左满舵,这一左一右要测试十个回合,才算是完成测试。不过现在舰桥内已经不再紧张,除了连续急转弯再来的不适。直到第九次右转。

    “报告,轮机舱报告,有一台汽轮机过热了,需要立即停下检查。”大副才说完就被秦寿盯的心里直发毛,小心翼翼的说道:“轮机舱的工程师说,可能和航速过快有关。”

    “航速过快?如果现在正在交战或是驰援战场,他也敢叫我停机?”秦寿眼睛一瞪:“告诉他们,只要不会爆炸那不许停。这是在测试,坏了回去换新的。”

    改进后的一台汽轮机的造价是三十多万两银子,秦寿眉头都不皱就要换新的,这让才接手海军装备部长的黎元洪气得手脚直发抖。自从吴德仁被任命为大清海军司令后,这群王八蛋从司令开始就没把银子当回事。这要真搞坏了,让他如何向皇上交待。

    银子可不秦寿考虑的东西,对他来说为了完成任务一切代价都不是问题,即使是测试。所以十个回合的急转弯测试结束后,舰体才恢复平衡。他也不管其它人的反应就下达了全速状态下的火炮射击测试。

    冯祁很满意秦寿的表现,且不说这些已经吐的满地的测试人员,就是他这个舰队参谋长腹中都敢到不适。唯有秦寿和他带领的那些经过严格训练的官兵们依然如标枪般站立。

    经过短暂而快速的检查,在没有发现问题的情况下。一号主炮塔抬高到最大仰角齐射,三联装火炮迎来了它第一次海上射击,然后其它主炮塔也分别开火。不同仰角射出的炮弹,被海天一线处的别两艘驱逐舰仔细的记录着炮弹着点位置。不久后,经过仔细测算后的数据发回葫芦岛号的舰桥上。

    “最大射程一万二千米,着弹点散射超过一百米。射程一万米,散射50米左右。射程八千米,散射在三十米以内。”散射三十米意味着什么?那就意味着命中,因为所有大型军舰的宽度都大于这个数字。

    “好。”随舰参加测试的南洋舰队司令林永升大叫了起来,他明白一艘航速最快射程最远的巡洋舰就代表着海上无敌的存在,依靠这速度和射程,可以让轻巡洋舰去挑战战列舰。没捞着和俄国交战的林永升,此刻本应赶回南洋去安排南洋巡航事务。却为了试验舰留了下来,但眼见新舰的性能,却让他大呼过瘾。林永升握着三联火炮的设计师意大利人皮埃尔的双手激动的说道:“恭喜你皮埃尔先生,你创造了全新的火炮时代。”

    “不,您应该感谢的贵国的皇帝陛下。是他解决了火炮散射问题,才让三联装火炮成为现实。”皮埃尔很谦虚。

    测试到现在,葫芦岛号的表面全部让人很满意。直到最后一项测试开始前,坚持全负荷工作了103分钟的汽轮机终于在随舰工程师的手中停下了一台,再不停下来就有爆炸的威险。这使得整舰的速度一下子降到了十七节。

    “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汽轮机的表现已经很好了。即使少了一台,也不影响最后的测试。”冯祁阻止了还要发彪的秦寿。

    最后一项测试是所有火炮齐射,这不仅仅是四座主炮塔的齐射,还包括所有副炮和机枪。这是对舰体强度最艰难的考验。八千米,随着各炮位就绪的报告上来,秦寿下达了开火。

    “轰、咚……”这一刻,葫芦岛号展示它所有的火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