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你百一十七章 皇上,你的将军还没有全部阵亡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 )奉天城内的激战一直持续到傍晚都没有停止过,当南门再一次报告确认清军约一个团的兵力已经进城,所用的武器及其古怪。北门也再次确认清军约有三百余新力军投入战斗,这才让俄军的指挥官重视起来。可是俄军自大的指挥官从藐视敌人转变到恐惧敌人只是一个念头。清军在城内埋伏了兵力,清军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将俄军拖在城下,好让其它部队合围自己。奉天城下俄军团以上军官集合开了个小会,当提到清军第二师并没有出现在增援奉天的路上反而失去了消息这一情报时,大家纷纷认可清军企图在奉天城下包围俄军的意图,决定集体电报总督大人请求撤军。

    请求撤军的报告让骑兵送了上去,却遭到总督大人的斥责:一群蠢货,丢了奉天黄皮猪会比我们更麻烦。必须要在第二天清晨前夺下奉天。并且为了加大攻击力度,总督大人把自己的亲卫部队都派了过来,现在正在路上。

    看着总督大人的手令,各部队只能无奈的再次发起攻击。原以为所有军官都要求的撤军会得到批准,所以各攻击部队都在慢慢撤出城内。尤其是北门方向,所有俄军已经全部撤出了北门,清军在城墙上都已经那建立好了阵地。却没想到等来的会是这个结果。还好有个东门还在俄军手里,也不知道清军为什么攻击一下子中断了。已被压缩到城门楼脚的俄军也因为清军攻击的突然中断而再次站稳了脚跟。

    莫明其妙的不只是俄军指挥官还有清军。寿山其实更纳闷,虽说第十团新到,还有新武器的优势,但第十团毕意已经二天一夜没有休息了,而且进食也不足。如果俄军继续与清军时行高强度作战不用到夜间清军必然崩溃,而此时俄军偏偏主动撤出城内。北门推进速度快比东门快,所以北门重新占领后东门也才推进到城楼下。寿山和参谋们评估了一下战局,一致认为俄军此时突然放弃攻城是很不明智的选择,我方援军主力抵达最快也要到明天。那俄军这么做的最大可能就是后力不足想要跑了。

    寿山立刻给进攻东门的第一营下达停止攻击的命令,并以东门为圆心500米处建立环型防线。清军有新式武器的优势,弹药也很充足。把东门留给俄军,看看俄军到底是什么想法。如果俄军真想撤。那他们就会主动丢掉东门后撤。寿山还为了防止俄军狗急跳墙,从南北两门各调一个连回守西门,并把参于东门攻击的师直属连收回重新进驻市中心广场作为预备队。

    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战例世界历上都屡见不鲜,也因为这些战例中闪光的智慧所以让人津津乐道。最让人熟知的就是三国演义里的空城计,可又有谁知道诸葛亮实行此计更多的是无奈的选择。以弱胜强,以少胜多其实都是弱、少的那一方迫于无奈最后的保命手段。胜了被人铭记,而更多的失败者却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了。现在已经不是春秋战国那一战可定乾坤的时候了。一次战役中的以少胜多不能改变战局走向。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计谋是可笑的。抗战中每次行动都被白崇禧料中的日军很好的解释了什么叫做――一力降十会。

    计谋可以帮你赢得一次、二次、甚至三次战斗的胜利,但不能帮你赢得整个战役最后的辉煌。曾经赌赢甲午、赌赢对马、赌赢珍珠港的日本还是在中途岛折戟沉沙。没有哪个将军元帅愿在有绝对优势时还走奇经怪道。即使是计谋百出也只能牵扯敌人正面战场的力量,决定最终胜利的还是正面战场狂暴的对决。这个时候比的不是哪方统帅的计谋更多,而比谁犯的错更少。

    虽说清军没有夺下东门为后续防守增加了压力,但清军必竟没有犯俄军那攻的不坚决、退又不果断的错误。守住阵地,你不上来我也不去出。清军坚守待援的命令被很好的执行下去。而且有着火力优势的防守一方,就连工兵都更加专业。所有机枪射角内的障碍物被清除,密集的投射火力使俄军一次次的攻击中止在进攻的半路上。

    夜色慢慢的降临在这片土地上,远在朝鲜的刘盛休摸着黑还在赶路。他必须要在日本抵达鸭绿江边在那里排好防线。拒日寇与国土之外是皇上最新的旨意。沿途阻击本来是最好迟滞日军的办法,可t娘d朝鲜军实在靠不住。好好的正规军平壤一战就打丢了魂,别说上去和日本人打阻击,是个人叫一句日本鬼子来了。摆好的阻击阵地立马丢了作鸟兽散。还不如一直在后方打游击的游击队,最起码人家打不过也能有序撤退。

    也就是这个夜晚,大清光绪皇帝的专列停靠在锦州火车站。皇上来了,锦州参谋本部大小官员自然全部立于站台上恭迎皇上驾临。

    火车缓缓停靠在站台上,文官下跪武官敬礼。没想到皇上连车都没下,只派寇连材出来传旨:“皇上有旨。所有官员车上见驾――”

    仅有五节车箱的火车,最中间的一节已经改为指挥室。中间长长的桌面上摆着地图。官员们分品级职务依次上车,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上车的权利,只有最核心的官员才能上车,车上分两班列于桌子两侧。

    光绪站在桌子另一头:“时间有限。就不要行礼了。称着火车补充煤、水的时间,你们来给朕说说最新战况。”

    “是。”王士珍站了出来,开始在地图上笔划:“先说外线。对马大捷的消息昨日一早就报于皇上知道,为了保护无线电这个机密,所以并没有公告。跟据舰队最新的电报,他们将在明日清晨抵达旅顺。等他们一抵达旅顺我们就可以将这个消息通报天下。同时,原北洋舰队留守对马海峡以切断日军增援。朝鲜方面,刘盛休正在退回鸭绿江,明日中午前可以抵达。介于目前朝鲜军的战力,参谋本部将集结在锦州和营口的原裁撤士兵八千余人整编为暂一师全部拨划给第七师指挥。两处部队都已于今是午时开拔,跟据日军的移动速度他们抵达鸭绿江还须四日左右,营口所部可以在一日内抵达,锦州所部也可最迟于三日抵达。另外。琉球王派出的援兵一个团也将奉命开进丹东口,预计也能比日军一日。有这些部队为支撑,加上重新收拢的朝鲜溃兵,刘盛休将日本阻于鸭绿江外还是可以预期的。”

    “目前战局全部集中在奉天。”王士珍指着奉天说道:“第八师几乎没有战斗力了。全凭着弹药充足与敌抗衡。今日上午,第四师师长寿山亲自带第十团从南攻入城中。曾一度夺回北门,并靠近东门。但俄军经过初期慌乱之后重新调整攻击,于下午四时再度攻陷北门,东门防线也失守正在步步后撤。十分钟前来电南门也即将失守,但俄军始终没有对西门发进过攻击。”

    “奉天关系此战之全局,臣已电令第十团务必坚守。同时第十一团距离奉天还有不足20余里,因为他们要携带大量弹药辎重,所以行进速度较慢。他们将于今日子夜时分抵达奉天城下发动攻击。第十团虽然人少但再坚持到第二批援军抵达还是没有问题。另外第十一团以及师属炮团可以在明日上午前抵达。同时,原驻守锦州的第三师为增援主力。带齐所有装备补给。于昨日下午由欧阳大人新自率带领增援奉天,明日中午前将抵达奉天城。也就是说只要第十团能再坚守四个小时奉天战局将再无忧虑。”

    “只要能将奉天城下俄军逼退,俄军就将失去战略主动权。同时第三第四第八师为奉天之战的主力,此战后三个师将转入修整。后续对俄军的追击剿灭由第一师、炮兵师、第六师来成。目前第二师已经按甲计划绕过四平向长春吉林一线进发。预计要三天后才能发动对俄军的攻击。”

    “与此同时,特种营已在锁定俄军最高指挥部。目前在监视中。只待奉天之战一有结果就可以立刻攻击。俄军为增加对奉天的攻击力度,将驻守的部队抽调九成到奉天。特种营指挥官其木格报告称他们可以独立拿下俄军总指挥部。”王士珍报告完后退在一旁等皇上训话。

    光绪用手比划了几下地图后说道:“武器弹药等后勤补给有没有问题?”

    “没有。”唐绍仪站了出来:“各部裁撤后,武器粮草等物资并没有缩减。炮兵师与第一师准备时间充足,来时也带来了物资,此战所用之物质没有问题。”

    “独立师呢?”

    “今日已经抵达上海,太平洋货运公司所有大型运输船正在帮助独立师连夜装船。只等明日宣布对马大捷后,先头部队就可以起程。跟据参谋本部评估。仁川是第一登陆地点。”

    “论打仗朕不行。既然已经开战,你们就有军队的绝对指挥权,朕就不瞎指挥了。”光绪挥手示意他们都退下:“你们去催催,让加水加煤都快点。随便告诉前线部队,朕将于明日中午抵达奉天城下,如果他们还没有完全占领奉天。朕将带领皇家禁卫连发起冲锋。”

    战事至此,虽说要结束还未能知期,但大局已经可以预计。就算丢了奉天,待大军齐聚之后俄军战败已是定局。如今大清已不再是甲午那个人溃兵满地的大清,需要皇上来鼓舞士气。现在所有皇家军队的士兵气势如虹。都期待着与俄军一战。即使丢了奉天,再夺回来不过多费些手脚。此大好局面皇上还要亲上前线,无事也罢。但凡出点事,就算是伤个风感个冒也不好对外解释。宋庆临死前还叮嘱寿山别上皇上亲至战场,可这一战就是为了皇上正名而战,不然不用拖到皇上亲征。只要各师齐集,俄国人能不能走过四平还是个问题。但是皇上的脾气……说一不二呀!

    “皇上且慢,微臣还有事启奏。”王士珍出班奏道:“寿山来电,第十团抓获弃守东门的依克唐阿。宋提督临终前下令斩首。”

    “宋庆……嗨。”光绪长叹一声:“逃兵杀了就杀了,依克唐阿死不足惜。至于宋庆,战后再论功行赏吧。”光绪挥了挥手,看这些人还没有下去的意思,诧异的问道:“还有事吗?没事去催催火车,快点上路。”

    “皇上,朝鲜国王李熙携世子李坧求见皇上。如今已过田庄台,明日即可抵达锦州。”唐绍仪出班奏道。

    “让他们转道奉天。告诉他们,朕明日下午将在奉天行宫召见他们。”

    皇上这话是铁了心要去奉天,而下午还要进城。这如何是好?从臣面面相嘘。

    光绪看着众臣似乎还有话说:“有话说,有屁放。朕何时变成会因言而罪的了。”

    “皇上,宋大人临终前的遗言就是不让皇上至前线去呀。”唐绍仪跪地起奏。

    “是呀,皇上。皇上乃一国之君,岂能亲身赴险。”王士珍也跪而说道。

    这一下所有人都在劝皇上留在锦州坐镇指挥。光绪笑了:“朕来指挥说不定赢的仗给指挥输了。朕没这本事,还是你们来做的好。其实你们就是不想让朕上前线,心意朕领了。但朕出京就说过,朕一定会得胜而归。不上战场何来胜利。帝王金口,岂能反悔。好了,不必再说。除非你们认定明日中午夺不回奉天?”

    “一定夺回,请皇上放心。”

    “那朕去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皇上,前线战事不平,您不能去。”海军总参谋长程诚奏道:“现在不是甲午年那必须要皇上亲临才能震慑大局的局面了,参谋本部能够独立指挥部队。如果这时候皇上都要亲上战场,那还要我们这些将军干什么。皇上,你的将军还没有全部阵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