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令人烦恼的钱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元尊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当西伯利亚的寒流不再刺骨,当大地积雪开始消融之时。将军们都集中在锦州参谋部内,对于演习中出现的问题进行检讨,并提出各自的改善意见的时候。军营内却是哭声一片。

    标准的三横二竖的背包已经打好,个人用品也已经全部装好。简易的行军**坐着的三尺大汉却在不停的抹着眼泪。他是甲午之后才参的军,不是为了皇上建军卫国的思想,不是为了驰骋疆场一展男儿本se,更不是为了将来能当上校尉将军光宗耀祖,他参军只有一个很简单的理由――为了每个月三两银子的饷银。

    曾经汉族人的发祥地,哺育过汉唐盛世的关中平原。数千年来的耕作早已经使得土地贫瘠,再勤劳的双手也无法在贫瘠的土地上耕作出一家人的幸福。看着年迈的父母他如同乡中大部分年青人一样,毅然背起包袱拜别父母踏上了前住军旅的路途。

    军营中的艰苦的,军营中是残酷的。一复一ri的训练,雷打不动的**演,每天都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营床之上。军法是森严的,军法是没有情面的。他挨过军棍,他关过小黑屋,他的军事成绩在连队中还只是下等。只为了每个月三两银子的饷银能让家人的ri过的更好,他强咬着牙坚持了下来。没有上过战场的他不明白什么,为什么要把人往死里折腾,他诅咒过连长、诅咒过营长团长和更高的军官。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句话他也喊过无数遍,但也只是喊喊而已。“合理的是训练,不合理的是考验。”这句言犹在耳的话听说是皇上发明的,这也曾让他暗自咒骂过皇上:大过年的不让人回家过年,偏偏还要到这冰天雪地里演个屁习呀。

    从今天开始终于可以解脱了,演习完成的军队今天就要解散一半的人,也因为成绩一直都在下等的他也在退役之列。消息传来,他看着那些抹着泪水的哭哭啼啼的同营士兵,他心中还曾无限的鄙视过。有这哭的时间还不如想想,用五两退役的谴散费买些什么东西回家才是正经。

    今天就是他在军营的最后一天,没有军号的早上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起床。习惯xing的三横二竖打好背包,习惯xing的冲去洗漱,当他准备去**场集合,他却突然发现,再也没有习惯中那讨厌的集合声。他厌恶过那如同猪食般的饭菜,但今天军营中的最后一餐是丰盛的,只是他却再也吃不下去。他想起白天还抽他鞭子晚上却还会给他盖被子的连长、他想起那些只会捉弄他却不厌其烦为他讲解训练要领的同营士兵。他想起打他左手心却手把手教他写字的先生,他想起给他治伤大夫冰冷的眼神还有那红着脸给他换药的小娘子护士……

    冰天雪地的森林中,他不想拖累连队而完不能任务,让连长放下受伤的他。反正后面收容伤兵的后勤兵很快就会过来。“放屁。这是演习没错,但要上了战场丢下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咱们连从来都没丢下一个活着的兄弟。”想着亲自背着他的连长,他突然明白了“兄弟”二字的含义。看着即将离开的熟悉的军营,他才发现,原来他的心早就丢在这里再也找不回来。

    “集合――”**场上传来的合令让他习惯的背起背包,一如既往的冲了出去。

    “这也许会是你们生命中最后一次集合,这也许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站在军营里。我只希望,当你们离开后不要忘记在这里学习过的东西。把他带回家乡,教会更多的人……现在,作为你们的连长,给你们下达最后一条命令:就地解散。”

    相拥着号啕大哭改变不了分别的事实,分别的最后一刻连长才悄悄说明。原来不是军部丢下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成绩差,只是因为太后训政后没有拨付银两给皇家陆军。军部养不起这么多军人,只能裁撤一半的部队。带着“该死的老太婆”的骂声,穿着取走所有标示的军服,在火车的汽笛声中含泪挥别那从未认识却穿着同样衣服的人。

    持续一个半月的大清国冬季军演也正式结束的同时,也是部队解散的时刻。从山海关每天进关的十余辆火车带走的是东北大清皇家陆军七个师的近四万的退役士兵。在东北,裁撤最大的是驻守朝鲜的聂士成和刘盛休部,两个师都只能保留一个炮兵团和一个师直属营,但却给他们按照丙级地方驻守部队的要求,按编制各招募一个师的朝鲜人。其它各部都是实打实的裁撤,唯有驻守通辽的第二师不裁一人重新整编,也重新组建一个军部直属骑兵团。在江南,唯有duli炮兵师被完整保留下来,第一师和duli师也只保留三分之一的兵力。

    十个师的大清皇家陆军师此次裁撤了超过一半的兵力,这让整个朝廷都大为吃惊。世铎战战兢兢将核实过三遍的消息递到慈禧太后的手里,并一再保证消息的准确xing。然而慈禧的眉头却皱的更深的。所有人都认为,皇上要重掌朝权,这十个师将是重中之重。就连德国教官都认为保持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是光绪皇帝重掌大权的基石。然而,皇上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裁撤过半的部队?

    正月十五夜里扬言要君临天下、要乾纲独断的皇帝,没有了这十个师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气呢?慈禧想不通也没有深想这个问题,因为她要再一次面对一个同样的问题――朝廷的财政。

    新年晚宴的收入只留下了三百万两,办完晚宴后结余却不足十万两。其它的二千三百万两只是在帐上走了一圈全部转入东北用于开矿修铁路和建军港,而皇上卖电的钱却全部拨入科研院。慈禧虽然有意扣下从内宫拨往大学堂的钱,但她还没敢。因为大学堂现在成为士子们第二条进入朝廷的途径,她实在没把握这么干会不会引发士子们对朝廷的反弹。

    “启禀太后,大清银行beijing总行内仅有不足三万两银子的存款准备金。其它的都已被皇上向洋人兑换成黄金存入金库,为将来发行纸币做准备。”新任命的大清银行行长盛怀宣在大殿上启奏。

    支付了太平洋舰队第一个月的三百万两银子后,太平洋舰队又要走了第二个月的二百万两。加上过年发了饷银后,这年前才送来的六百万两这就见了底。吴德仁没多要,在皇上当朝时也是这么多费用。慈禧也想不明白,一支太平洋舰队一年费用为什么会高达二千六百万两之巨。

    “先从哀家的内府拿出五十万两把这个月给应付过去吧。给吴德仁传旨,让他减少军舰的训练、裁撤部分人员、停止军港的修建。告诉他,朝廷下个月只能拨付一半的饷银。他一个人管了这么大支舰队,也当为朝廷分忧才是。另外,盛怀宣你让各地大清银行将存银上交总行。两江和东北支使不动,其它各地总能支使的动吧。若是还不行,就动用大清银行里的黄金吧。”慈禧长叹一口气,她现在是明白过来了了,原来皇上的底气就是这财权。一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皇上没怎么动过朝廷里的官员,却把这大清银行给换成了自己人,又改由大清银行代收各地税赋后,一把拿住了朝廷的七寸。内宫的慈禧盯着朝廷的局势,却没留神这银行新来的事物对朝廷有这么大的影响。

    “启禀太后,这黄金怕是拿不出来。”盛怀宣解释后慈禧才明白,大清银行的银库虽然在大清银行内,却是由一个专门的出纳库房来管理。他们只管进出库的数量和账目,认章不认人。要想动用这笔黄金,就必须要有皇上、总理、户部尚书和大清银行总行行长的全部签章,不然强冲金库会被守库官兵当场枪杀。而这些人却不归行长管。

    皇上会同意动用这笔黄金吗?当然不会了。慈禧只能咬牙先等着看各地大清银行能缴入多少银子。皇上真是好手段呀,不动声se的就把哀家给逼到这份上了。

    不逼行吗?一个慈宁宫每天的花费就是三万多两,md整个皇宫一个月也才三千两呀。光绪皱着眉头看着秘密送进来的财务报告。十万部队裁撤成了四万,还把太平洋舰队这个最大的吞金兽丢给了慈禧,两江和东北的税收用于建设后还是不足以供给,折子上到是列出公路、水利等可以暂缓的建设项目。下面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必须要保留足够的军事力量来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为此,他们愿意减缓发展速度。

    速度不能减,还必须要加快。有了公路,货物才能流通起来。有了水利,粮食才有保障。可钱从哪里来?光绪眉头一皱:“唐绍仪还在江宁吗?传旨给他,所有建设项目不能停。让他向英国贷款。”怎么会没人回答?光绪抬头一看:“额娘?您怎么来了?那老太太放您出来的?”

    “皇上不可如此。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姨娘。”慈惠话才出口,泪水如泉涌般的止不住了。接到光绪纸条的她早就想来了,慈禧却说她带一身病过去让皇上看了岂不心痛。所以她也就安心养了一个月。今ri她早就来了,不让人通报独自一人进来,就是想看看儿子在做些什么。自她进来后就看见光绪紧皱着眉头从未松过一下,一个已经被软禁的皇上还在如此**心国事,如何能让她安心:“皇上自小身子骨不好,如今轻闲下来正好将养身子。朝廷里的事就让太后处理,皇上又何须**心。到是哀家烦闷,皇上若有中意女子就接进宫来,正好诞下子嗣好逗乐于哀家。”

    生儿子就为了逗乐您?光绪一脸黑线:“儿子是必须要生的。可这确实不是国事,地方事务而已。来人,将朕旨意发往江宁。”

    “喳。”寇连材进来应了一声,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今ri朕只陪太后叙话,其它一应事务明ri再说。去吧。”光绪一挥手,亲自给慈惠倒茶。

    “皇上曾下过旨意,光绪岛上若有事务,不分大小时候必要在第一时间内报知皇上。”寇连材看着皇上瞪他一眼,摆摆手让他说下去:“火炮三联装已经完成,一次试she成功。八千米距离上散she距离不超过了三十米。工程师皮埃尔说皇上是神人。他问皇上能不能想出减小后坐力的办法,不然现在的三联装舰炮齐she时会震碎甲板。”

    光绪脸一黑,自从他提出将三联装火炮的中间炮管装上延时器,让中间那个炮弹晚上一秒半秒的打出去后,整个光绪岛上的火炮研发部门就如同看神一样看着皇上,他们想了一个月都没能解决的办法,皇帝一句话说摆平了。从此后,但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会第一时间发报回京询问答案。

    “那个绑架来的德国佬豪森内,不是提出了利用气体吸收后坐力的水压气体式制退复进器的办法吗?就不能把那个复进器装到舰炮上?屁大点的事也来问朕,难道朕养的是一群猪?”

    寇连材忍着笑退了下去,吩咐下去不让人打扰皇上于东太后叙话。而慈惠却一脸惊慌的望着皇上:“皇上绑架了洋人?那还了得,这岂不是又要闹出纠纷?”

    “额娘不心担心,不是朕让人去绑架的。是别人绑架后把人卖给朕的。”光绪抹了一把汗,这理由不够充分呀。你要不买谁去绑架呀,这不是找不到人嘛,就在黑市放了高价。不行要尽快转移话题:“额娘,您刚刚听到的可都是一级军事机密,整个瀛台知道的人连朕也就三个。事关国家存亡,切不可泄露出去。要杀头的。”

    慈惠一脸惊呀:“哀家是你额娘,也要杀头的吗?”

    “谁都不能例外。不过要是朕为了保密杀了额娘的头,那对国家来说可是最大的震慑力。”光绪笑了笑,只能先吓唬一下慈惠,要不然不小心给慈禧掏出去话来,那边人可没有什么保密的想法:“额娘不说这个,儿子闲来无事学会了做饭,反正也到饭点上了,让儿子给您做顿饭吧。”不一会儿,光绪做好了饭回来了。

    “皇上就学会了这个?”慈惠指着两碗蛋炒饭说。

    “这可不是一般的蛋炒饭。额娘请看,这里面加了火腿、肉丁,蔬菜也都切成丁了,额娘尝尝。”学会就不错了,上辈子连蛋炒饭都没学会。光绪内心惭愧一下。

    “其实不管皇上做的什么,哀家都愿意吃。”饭还没开始吃,慈惠的眼泪又开始流了。

    瀛台这里,光绪陪着慈惠说着闲话拉拉家常。养心殿内慈禧却愁眉不展,为了解决朝廷经费问题,她也想到了向洋人借钱,召来李鸿章、世铎问话。李鸿章的意思到是很清楚,想借钱洋人会借,但要大清拿出能抵达的东西。李鸿章很小心的说道:“如今英国人想修上海到长沙的铁路,要不微臣去和英国人谈谈?”李鸿章到是为了皇上着想,这条铁路皇上早就说过,借着太后的意思把它给办下来,在皇上那里也是一件功劳。

    慈禧一想也对,这条铁路英国人也提了几次,正好要过两江。“那就先去谈谈看。”慈禧点头答应了下来。可他们却不知道,唐绍仪和严复一起正在用两江的名议,与亲自送他到了江宁的英国公使欧格讷谈修沪湘铁路和贷款事宜,正谈的不亦乐乎。

    光绪把全国的钱集中起来用于建设,大头就是东北、两江的赋税,还有光绪自己的进项。而失去这些大头的慈禧却想着如何养着这些支持她的各地官员。慈禧为了理顺朝廷财政,无暇顾及皇上大裁军背后的意义。但有人却上了心,还不止一个人。(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