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慈禧过的揪心年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飞剑问道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元尊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慈禧就想着,等正月初一,让大阿哥溥儁代皇上祭祀天地。那样皇家陆军解散后再经过一番运作,待明年就可以让大阿哥登上皇位了。那时,这天下才能稳稳的掌握在自己手中。可实事却是麻烦不断。第一个跳出来找事的不是东北、不是江南、也不是光绪。而是一票商人。

    已经举办过的二届皇家新年晚宴,一直都是深受中外商人的高度好评。对这些商人而言,这个晚宴是中外商人能面对面交谈并能立刻获得清朝政府支持的最好途径。是中国商人展示国产产品和引进技术的最佳地点,也是外国商人进入中国市场的最好前线。不过才一百万两银子的门票,这算得了什么。第一届除了林家外,第二届谁家获利少过一百万两。所以二个月前的皇家新年晚宴名单确认时,那场面之乱,可是让皇上动用了皇家侍卫才堪堪维持住场面。皇上依然只确认26家参于者的限定,让负责检验产品及确认名单的中华皇家科学院长吴荣光家的门槛都被踏断了。而其中只给定的10家洋商的名额,让各国驻公使倍受本国压力而来回奔波皇宫大内,就为了能多增加几个名额。而中国商人也为仅仅才16个国内商家名额而集体说动了吴荣光来给皇上请愿,要求多增加几个。虽然最后因为场地的原因今年不再增加,但皇上答应了明年或许另找更大的地方安排。

    正当中外商人期待着再一次参加晚宴,也为了能更多的签下商业协定之时。紫禁城的炮声响了。皇上离开皇宫去了中南海,然后就是太后训政了。

    中外商人大惊失色,这新年晚宴还能正常举行吗?已经交了的一百万两门票还有得退吗?但消息传来。新年晚宴还将继续举行。商人们又担心了,太后主持的皇家新年晚宴能和皇上一样吗?

    想也是多想,到了时间进去看看不就明白了吗?所以,大年三十的晚上,中外商人和各国驻华公使还是老时间进了午门。当他们看到大殿外依然按照他们原定计划摆设的陈列台时,才放下心来。原来一切照旧呀,只是从来都安排两侧的桌子今年怎么都摆到中间来了。这样一来。哪有地方自由交谈呢?

    没错,慈禧可看不上什么自助酒会。自己当朝临政,自然要重振大清国威。哪里还容的下这些洋人们的玩意儿。不仅如此,才拜过太后的商人们正打算自由寻找各自的商业目标时,遭到了来自太后的训斥。他们只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能随意走动,远远的看着太后面无表情的说话。

    不过一个时辰就结束了这没有皇上的无聊的晚宴。起因还是各国驻华公使因不满而退场。太后也生气了就干脆宣布结束。商人们闹起了大年三十。太后也在宫中窝了一肚子气。光绪买了二千六百万两的门票钱不见了,而各大商家却要求退款,特别是洋人。

    晚宴反正是参加了,钱是不可能退的。慈禧准备安下心来好好过个年的时候,那些因为太后训政而不会被停旗饷的旗人又叫唤起来。

    自去年的大年三十起,光绪皇上在**城楼下按下交流电按纽后,整个北京城的电灯就没停过。天色才黑,那还不算明亮的灯泡发出光芒。将整个北京城的大街小巷给照亮。可自太后训政的第三天起,这灯泡就没亮过。原以为是为了保证过年不出问题而检修线路。这咱事半年前也发生过一回,不过二三天时间而已,就没在意。可等到大年三十晚上这灯还不亮,这些旗人老爷们就有意见了。习惯了明亮的夜晚,突然后变的黑呼呼起来这让很多人都不适应,没有灯的晚上出个门都不方便。所以他们开始闹腾了,然后部分官员也跟着起哄,为什么紫禁城和大学堂都有电,他们却没有?

    “要保证紫禁城、中南海、颐和园和大学堂的用电,但诸位大人都看到了我就这点煤了。别说全城供电,再不给煤,三天最多五天,紫禁城也别想有电。”发电站负责人解释给世铎听:“什么?我早就打过报告了,没人运煤来我能怎么办。”

    如今太后可是爱上这电灯了,更是明着说了这电灯没有烟气味也更亮堂。总不能又让太后点上蜡烛吧。世铎开始亲自负责去买煤,但他却发现,满朝文武没有一个知道这煤是从哪买来了。他这就想起来太平洋舰队,因为军舰烧的就是煤,所以他打算让吴德仁赶紧给京城运上二千吨过来应急。

    可还没等他的电报写好,吴德仁的电报就发过来了。电报上写的是:太后答应给的三百万两为什么只到了一百五十万两,还有一半是哪个王八蛋给扣了。

    世铎一看,不把吴德仁那一半款项给补上,要煤是别想了。可是另一半是补不上了,是世铎他自己扣下来给太后修园子去了。当然了,这里面的门门道道也是很多的。世铎回了一封怒气冲冲的电报给吴德仁,告诉他那一半是要报效太后的,这是惯例。你能拿到一半还是看着忠心太后的份上,原本北洋舰队都只能拿到三成。

    吴德仁没有再发回电报,而世铎正和军机们商议去哪买煤的时候,太后传旨让所有军机慈宁宫见驾。

    慈宁宫内,慈禧冷冷的摔了一张电报纸在世铎的面前。世铎拾起来一看心中大骂吴德仁,吴德仁没有回电报给世铎,而是直接发到御书房,电报上清楚明了的写着是给太后的。

    电报全文内容是:请太后让大臣们把他们贪污的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发还给太平洋舰队,不然太平洋舰队就亲自来京城拿,到时为太后‘清君侧’。如今舰队和数万精锐海军陆战队已经准备完毕。一个时辰没有看到银子,太平洋舰队将视为太后被大臣蒙蔽,立刻发兵进京效忠太后。直到为太后清完了君侧之前。不再接受任何命令。

    世铎那个悔呀,悔不当初。世铎那个恨呀,恨死吴德仁了。

    “哀家快要连这个朝廷都坐不住了,还修什么园子。”慈禧放下一句狠话转身走了。

    世铎没有办法,已经到了大臣们手里的银子是不好意思去拿也拿不回来,太后的园子可以慢一点但也不能不修呀,他只能重新再拨一百五十万两出去。

    煤还得想办法去买。世铎拨去款项后只能再去问吴德仁要。没想到吴德仁满口答应下来却又伸手要钱,海军的煤都是有数的不能白送人,但可以拿钱的买。世铎气的又砸了个杯子。这个吴德仁是水火不侵,这点官场的规矩也不懂。没办法,还得拉拢他,所以世铎还是乖乖的送钱过去。终于赶在断煤停电之前把煤给买了回来。北京城的夜晚再次亮了起来。

    但令慈禧揪心的事情没完。新任两江总督刚毅为了太后年也不过就赶去两江上任。行进至徐州之时发回一封电报:皇家陆军藐视朝廷。不但只派了一个连长迎接,连碗饭都没给。还出言不逊警告他说,如今两江军演正烈,因为派不出保卫人员,希望大人等在徐州待军演结束再行上任。若大人执意前往,路上有事就非他们之罪。然,刚毅以效忠太后之心为念,决定第二日照旧前行。然后就是。再也没了消息。

    “算算日子,刚毅应该到了江宁有数日了。怎么一个电报也没发回来。”慈禧眉头深皱。朝廷还等着两江的税银过日子呢。

    “奴才问过了,严大人至今还没有看到刚大人。也许路上耽误了吧。”世铎在一旁说道。突然他想李鸿章的话来,惊慌的说:“莫非被李总理料中,刚大人路上……”

    没错,刚毅才出徐州就被埋伏掉了。只是知道的人不说,不知道的人也只能猜了。

    等了数日依然没有刚毅消息的慈禧再也按捺不住,终于在正月十五的夜里,坐上小船登上了满岛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瀛台。

    正月十五闹花灯猜灯谜自古来之以久。只是因为瀛台上没有材料做灯笼,所以改成写在纸上悬挂起来。反正电灯全开的瀛台早已是一片光亮。

    为了能收集到足够的灯谜,光绪下旨所有人都可以提供谜语。凡是提供的谜语被采纳就奖励一分钱,猜中一条谜语也奖励一分钱。为了防止串供非法获利,光绪更是规定最后没有被猜出来的谜语将再奖励二分钱。而猜出谜语最多的还将额外再奖励一元钱,第二多的奖励五角。同时为了公平起见,寇连材不参于猜谜,而做为裁判。同时当天夜里守卫瀛台的侍卫分成三班职守,以确保每个人都有充足的参于时间。

    而奖励的钱,就来自于大清朝即将发行的纸币。以一元等同于一克黄金发行。因为光绪的举动,使得大清国家发行货币的第一次出现在世面上竟然是以一种如此游戏奖励的方式出现,后世对此给于了光绪严厉的批评。

    当慈禧登上瀛台时,瀛台早已是热闹非凡。侍卫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或愁眉苦脸的思索着,或兴高采烈的跑开。慈禧的到来惊吓到了守岛的侍卫,侍卫们慌乱的给太后请安,然后跟着太后来到主楼前。

    主楼前,寇连材早被一群侍卫们围的水泄不通,就连帮忙的几个小太监也是忙的焦头烂额。对于自己后面到来的慈禧太后是浑然不知,还在大叫着说这是我猜中的,不是那家伙猜中的焦急声。要不就是明明这就是答案,为何不给确认的愤怒声。

    陪同慈禧的侍卫们艰难的从人群中扒开一条通道,但汹涌的人群跟本就不是几个侍卫能拦得住的。而人群中被挤的花容失色的慈禧扶着旗头狼狈的站着,哀家这个当朝太后也没被人放在眼里了吗?但转眼看见皇上穿着龙袍艰难的从人群中高兴的挤了出来,瞬间就不见了踪迹。这还有没有主仆之分,这还有没有上下尊卑……

    终于有人认出了太后。人群部分散开,但这个变化对于庞大的整体还是很小的一部分。寇连材没有注意到慈禧太后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对于侍卫大声说的太后驾到。对于喧闹的声音来说还是经较小的。

    “没看到忙着吗?”。寇连材头也不抬,拿起拂尘敲了下一桌子:“滚,再不走咱家就要赶人了。”

    “你敢叫哀家滚?你再说一遍?”慈禧怒道。

    不同的声音还带着杀气,终于引得了大家的注意安静了下来。寇连材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忙跪了下来:“奴才是叫你滚不是叫他滚。”话才出口就发现说错了,忙改口说:“不是不是,奴才的意思是叫他留下让你滚。”寇连材愣住了。他还是说错了。所以他伏在地上:“奴才请太后赐罪。”

    “你们是皇上的奴才,哀家可不敢赐你的罪。皇上呢?”

    皇上呢?刚刚还在,这会儿抬着却看不见了。“都站着干么。都去找皇上去。”说完寇连材把太后请进主楼内。

    主楼内暖气很热,不一会儿穿着冬装的慈禧就是一身的汗。都过了一会儿了皇上还没来,可慈禧却热的受不了,让寇连材伺候她更衣。

    皇上终于回来了。皇上进门的第一件事不是给慈禧行礼。而是脱下外套挂在门边的架子上。

    “哟,是姨娘来了。”光绪径直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慈禧对面,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慈禧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淡淡的说道:“皇上好手段,哀家将皇上软禁于此并断了这桥。就是不让皇上能有一人出去。可想不到的是,皇上就是如此还依然权掌天下。”

    “你都知道朕一个人都出不去。还如何掌权天下。太后的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慈禧沉默了,良久才说话:“你额娘病了,药石无医。”

    光绪听后走到一旁,写了个条子递到慈禧面前:“帮忙带给我额娘。”

    慈禧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您不打算抱孙子了?看完慈禧笑了:“有这条子你额娘的病就有好了?皇上不打算去看看吗?”。

    “不用。心病还须心药医。这就够了。”

    “没想到皇上还想着生儿子哪。”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嘛。”

    “皇上看中哪家女子,跟哀家说。哀家这就让人把她接到这来。”

    “不用。朕会堂堂正正的把她抬进宫来。”

    慈禧又沉默了,皇上话中可是与她针锋相对,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难道皇上没看出来,哀家能来此地就是一种妥协,还是皇上底气十足跟本就不懈与哀家妥协。

    慈禧长长的叹了口气:“皇上,哀家已经老了,还能有多少日子的活头。待哀家百年之后,这天下这朝廷还不都是皇上的。为什么皇上就不能再等些日子,就要这么急着坐上这龙庭?”

    “你打算让朕等多久,万一您老人家活到一百岁,还要朕等上四十年?没问题不就四十年嘛,朕等的起。可这个国家、中华民族却等不起。”

    “再等四十年又怎么了?难不成大清还会分崩离析不成?”

    “你说对了。所以朕不能等,朕要君临天下,朕要乾纲独断。”光绪阻止了慈禧说话:“你的眼睛所能看到的,只有这宫墙之内。你看不到这泱泱华夏早已遍体鳞伤,你更看不到这个世界已经纷乱再起。你老了,这个世界不再是你的世界了。”

    慈禧走了,带着光绪的纸条走了。慈惠床前,慈禧把纸条递给了慈惠:“妹妹还是要养好身体,皇上还等着你给他带儿子呢。”说完,慈禧如同自言自语一般:“你说姐姐这次训政是不是真的错了?是不是让皇上主政会更好一些?只是,事到如今,姐姐也只能将错就错了。”慈禧站起来走了出去:“待妹妹病好了,就去看看皇上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