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阴霾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日本东京湾横须贺军港,日本海军军令部长海军中将中牟田仓之助登上了等候已久的炮艇,然后挂上白旗,开足马力向东京湾外海驶去。他受首相伊藤博文之托,去询问和了解正封锁东京湾并摧毁大日本帝国未来希望的海军学校后,还在日以继夜的破坏日本沿海城市的舰队,是哪里的舰队,为什么要攻击帝国?

    突如其来的舰队,已经对帝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必须尽快搞清楚这是为什么。远处的舰队已经出现在眼前,小小的炮艇破开海浪,已经在全速行驶平日里还感觉蛮快的炮艇,此刻却让他感觉犹如一只慢腾腾的蜗牛。可炮艇毕竟只是炮艇,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这艘老式炮艇变成最新式的高速快船。这样的老式炮艇遇上恶劣天气甚至能不能出海都是问题,还好今日风平浪静。

    东京湾外海的太平洋舰队全部十八艘军舰,一个不少的静静的停在海面上。炮击日本沿海城市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不是他们接到停止攻击的命令,而是没有炮弹了,而且燃煤也已经不足了。

    从夏威夷出来的时候,就为了能长时间执行作战任务。不仅改装了大部分的水兵室,而且还见缝插针的多堆集各种物资。已经额外多带了燃煤和炮弹的舰队,如今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现在,燃煤仅够开回旅顺,而每门炮也只有半个基数的炮弹了。

    “桅杆报告,一艘日本小型炮艇挂着白旗正向我们全速驶来。”

    “日本人终于憋不住了。”正在喝茶的吴德仁站了起来:“命令舰队摆开攻击姿态,先给小日本来个下马威。”

    太平洋舰队动了起来,十五艘军舰的几百门炮管开始转动,全都指向那远远驶来的小小的炮艇。机敏、灵敏号驱逐舰已经从两侧靠了上去。

    “快停船,快停船。”不停挥舞的谈判旗语对方视若无睹。远处舰队的攻击举动无异吓坏了正在全速行驶的炮艇,中牟田仓之助慌忙的让炮艇停了下来。直到对方小型快速军舰一左一右的跟在两侧时,对方才打出可以继续前进的信号,并指示着炮艇靠近旗舰。当二百吨的炮艇停在一万二千吨的战列舰面前的,巨大的战舰给中牟田仓之助带了巨的心里压力。而更让中牟田仓之助震撼和害怕的是,那写在舰侧的两个巨大的符号——“龙吟”。当然中牟田仓之助并不认识汉字,但这不妨碍他知道这两个符合就是中国的汉字。这是军舰的名字,用的是中国特有的汉字在书写,什么时候支那拥有如此大的军舰?为什么帝国参谋部和情报部门从来没有得到支那有如此巨舰的情报?如果这支封锁海湾的舰队真的是支那舰队的话,那帝国联合舰队如今已经待在海底了。既便如此。对方好像还要羞辱他一般,已经停靠在战列舰面前的中牟田仓之助依然没有被允许登舰,反到是从军舰上冲下来一批手持步枪的士兵,接管了小小的炮艇。

    “我是大日本帝国海军军令部长海军中将中牟田仓之助,我要求见你们的最高长官。”中牟田仓之助忍住心中的恐惧。强做镇定的说道。

    “他在说什么?”陆战队长王明学过英语也学过德语,可偏偏没学过日语。

    王明不知道眼前的日本人说什么。而中牟田也不知道面前的清国人在说什么。问题是。日本方面一直不认为这支舰队是清国舰队,到是猜可能是英国、德国、法国、荷兰或是西班牙舰队,所有带足了各国翻译就是没带中国翻译。见无法沟通,王明只能让人去找舰队参谋长,去找个会日语的人来。

    吴德仁在安详的喝着茶,这事可不归他管。军事条例写的很清楚。舰队司令只管舰队和作战,这种交处方面的处理是由参谋长负责。而此刻的程诚却在抓耳挠腮,整个舰队竟然找不到一个会日语的。怎么办?中牟田到是想转回去找几个中文翻译来,可眼前的清国士兵不明白中牟田的意思。就是不让走。

    吴德仁和程诚来到舷梯旁,低头看着下面炮艇上的日本人。现在是谁都不知道对方说什么,好在还有手语。两边的人笔划了快一个钟头急的两边都冒出汗的时候,终于想起用旗语这个海军通用的语言来说话,这才比划明白了。

    还是得回日本找中文翻译来。可日本炮艇太慢,现在由太平洋舰队派出一艘驱逐舰带中牟田返回横须贺找个中文翻译回来继续谈。不过只能中牟田带着信号兵二个人回去。中牟田很奇怪的发现,在他登上驱逐舰的同时,从清国舰队上也来了很多人,而且他们被安排在甲板上,被人看着不能随意走动。

    贺浦水道上,机敏号驱逐舰正缓缓的向东京湾深入驶去。航速很慢,只有五节。焦急的中牟田到是想催促快点走,可拿着枪的支那士兵却在狠狠的瞪着他。他只能看着本就不比蜗牛快多少的军舰,还要“s”型的游荡。

    没错,这就是故意的。目的有三:一是机敏号看一路开过来竟然没有引导船,这是不是意味着整个水道中没有布雷?所以故意s型前进,试试航道的宽度。二是此刻的狭小的指挥舱内,已经挤满了刚从旗舰上过来的观测和绘图人员,他们正通过手中的工具观察和绘制整个贺浦水道两侧的地型和炮台位置数据。虽然早有情报人员提供了情报,但亲眼看见更能为今后可能的强攻做出更加精确的技术支持。

    当横须贺港已经近在眼前的时候,机敏号反而开始加速,也不管日本方面引导的信号,大大咧咧的看准一个空置的码头就强行靠了上去。机敏号的这个行为气得日本人直发抖,这艘不到八百吨的军舰视整个军港的炮台如无物。可是没办法,机敏号反正是靠了上去。

    船还未停稳,机敏号舰长秋子山就打出旗语:限你们十分钟找个翻译来,过时不候。中牟田一面让人赶紧去找中文翻译。一而利用这点时间给前来的参谋官们讲述了他所看见的舰队情况。

    十分钟后,中文翻译来了。中牟田还是没能见到舰长,而任他怎么问,水兵们只回答说:还走不走,你不走我们可要走了。中牟田只然坐在甲板上离开。

    “叩叩叩”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了病榻上的伊藤博文。

    “首相阁下,海军军令部长中牟田阁下从横须贺发回电文。”门外川上操六轻声的说道。

    “快请进来。”伊藤博文强坐了起来,对进门的川上操六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报中说,中牟田阁下可以肯定这支舰队是清国舰队。因为不仅所有船员都是清国人,而且每艘军舰都是中文命名。中牟田阁下看到的这支舰队,包括二艘一万二千余吨的战列舰和五艘大型巡洋舰在内的一共十八艘军舰。但是这支舰队与清国舰队最大的区别的是所有船员穿着的不是清国的海军制服。而且没有辫子。”

    “只有这些内容吗?”伊藤博文的脸开始有了些潮红。清国舰队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清国的舰队没有辫子?

    “是的阁下。因为没有考虑到这可能是清国舰队,所以中牟田阁下没有带中文翻译。这是他回横须贺找翻译时发回的电文。”

    “快请诸位大人过来。”

    有栖川宫炽仁亲王、川上操六以及外务大臣陆奥宗光等人齐聚伊藤博文的病榻前。中牟田发回的电文无疑是令人振惊的,但是没有辫子的清国舰队也是让人迷惑不解的。很多设想被提了出来,但讨论来讨论去都得不到合理的解释。所在大家没走坐在这里等着中牟田最新的消息。直到天快黑的时候。

    “中牟田阁下发回电报。”守在电报房的川上操六终于回来了,用疲倦的声音说道:“对方舰队是大清太平洋舰队。他们要求我国在清国的军队立刻放下武器并投降。否则将扩大对我国沿海城市的攻击。他们给我们二十四小时考虑的时间。过时不候。”

    不可能。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帝国为了征清大业,准备了十数年。在清国前前后后派了无数间谍。从民间点滴到朝堂奏对,事无具细的收集整理各种各样的信息。可自始至终都没有听说过清国有这样一支舰队。

    就在这时,另一封电报到了。那是刚刚联系上的山东第三军发来的电报。征清第三军报告了荣城湾惨案。11月22日,刚刚登陆了一个大队的第六师团遭到北洋舰队的袭击,赶来的联合舰队正在将北洋舰队击败时,突如其来的舰队将联合舰队全部击沉并屠杀了第六师团。但第二师团背负着改变帝国命运的任务。所有第二师团全体奋勇争先,现在已经突破了清国直隶总督李鸿章在沧州的防线,七万清军被打的溃不成军。清国最后的抵抗力量集中在天津,是在辽东刚刚获胜的清国第一师。

    辽东惨败。联合舰队覆没,但是帝国还有希望,那就是第二师团。只要第二师团能打败清国第一师,那么天津就已经被踩在脚下,而清国的京城就指日可待。占领清国首都成了第二师团最后的进攻动力,因为这是帝国最后仅存的希望了。

    日军第二师团从凌晨开始攻击沧州,只是一个上午。沧州七万清军已经四下逃窜,被慈禧给予厚望的甘军提督董福祥就已经带着自己的甘军退往霸州,把天津留给了第一师。

    打败清军的日军又再次得到沧州清军留下的大量武器粮食。完成补给的日军借着大胜之威,全力向天津方向进攻。而天津第一师却已经在各个路口设好了关口,截留了全部的溃兵。对于那此想要强行冲关的溃兵直接用机枪扫射,溃兵要么留下来接受整编,要么只能穿过山区自寻归途。

    而此时的天津,早已有数支秘密小分队却向着沧州方向前进。他们就是从辽东战场调回来的特种部队,前去侦查日军的情况,为第一师既将发起的进攻做好准备。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引导溃兵后退的方向。

    得胜的第二师团开始追击溃散的清军,日军发现溃败的清军就在眼前,只要加一把力就似乎能追上清军。可再怎么加力偏偏就总是差那一点,似乎还要再加一把力就行。可却没有注意在这不经意的追击过程中,日军第二师团已经四下散开了,师团的编制已经彻底被打乱,师团本部已经无法有效的集结兵力。

    而在日本东京的参谋本部内,第二师团带来的曙光再次激励着日本。唯有伊藤博文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只是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从开战以来,伊藤博文就一直有种感觉,平壤的胜利让帝国看到的曙光,可北洋舰队却向永不散去的阴霾。击败了北洋舰队又看到了曙光,可牛庄海城之战又象再次聚集的阴霾。终于包围了清国皇帝,曙光再现之时,辽东的惨败使帝国上空的阴霾依然不称散去。随后的荣城湾海战、帝国本土遭到的炮击让这片阴霾越来越重。直到第三师团在山东半岛势如破竹,如同破开阴霾的利脸,曙光似乎再次降临。可清军第一师如同盾牌偏偏当在帝国利剑的前面。对伊藤博文而言,每次曙光来临之时,前面总有一片驱不散的阴霾。

    第二师团,帝国的命运就拜托了。伊藤博文对着清国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时,所有人都忘记了东京湾外海的太平洋舰队。(未完待续。。)</d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