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炮击在继续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自从当上舰队参谋长的程诚一向很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他认为做为更多考虑战略方面的指挥官不应该再像舰长一样衣冠不整呵五呵六。.尤其是参加了夏威夷王国海军成立仪式后,程诚就更注意这些方面,因为当他走上台去发言的那一刻就代表了整个舰队在世人面前的形像。但看过江田岛烈焰的程诚却身体僵直的跌坐在地上,厚重的呼吸声表明他现在非常紧张。

    终于调整好呼吸和心态的程诚站了起来:“现在我以舰队参谋长的身份下令舰队全体:对于江田岛使用特种炮弹一事列为舰队一级机密。任何人不得有丝毫泄露,违者以泄露机密罪就地处决。”说完还不放心的程诚转而对还是目瞪口呆的吴德仁说道:“吴司令,虽然我知道你们能在原则问题上严守军法,但我再一次提醒你们。虽然舰队获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所有的战斗都偷袭而来,舰队并没有经过实力相当生死一线的考验。所以保持武器的先进姓对战时双方实力有着巨大的变数,因为请务必让整个舰队保守这个秘密。”

    从巨大震惊中回复过来的吴德仁,听着这个平时都是老吴老吴叫着的程诚,突然用如此严肃的神态,称呼着正式的官衔。吴德仁明白这事关重大,如果真像说明书中写的那样,火焰可以融化钢铁,可以在水上燃烧。那一但两军交战,这种就是可以让舰队去挑战更强实力舰队的底气。所有吴德仁也重重的点头回应:“请参谋长放心,舰队全体必将严守机密。”然后下令清点剩余特种弹的数量。

    很快数量上报上来,每门炮还剩二个基数。

    “够了,剩下吴港、神户、大阪、名古屋各打半个基数。火焰造成的伤害能够给曰本造成足够的冲击力。但是必须夹在普通炮弹中打出去,尽量避免被敌人直接发现。”程诚定下了基调,吴德仁也点头同意。

    陆战队全体完成登陆的报告传到了指挥舱。此次登陆行动是出发前李恩富再三强调,必须要进行的行动。其目的只有一个,彻底杀光所有曰本海军学校学员,务必使甲午之战后的曰本海军找不到一个合格的海军军官。对此,舰队参谋长程诚有着深刻的理解。无论什么样的武器,无论武器有多先进,去**作武器的始终是人。所有人就能为一切的关键,眼前的北洋舰队即使拥有二艘重型战列舰,却依然被只有巡洋舰的曰本舰队一再击败,其原因就是“人”出了问题。所以对于登陆并杀光眼前的曰本海军学校学员,程诚是无比赞同的。如此一来,别说曰本才定购了二艘最新式的万吨战列舰,就是再给他二艘,程诚也敢凭借着现在太平洋舰队的实力去挑战去消灭他们。因为一只再强大的舰队,没有合格的海军军官,将在未来的海战中无论战术安排还是战时协调,都将出现不可避免的致命的失误,而这种失误就是可是去消灭他们的底气。因此,此次行动带上了一千名海军陆战队官兵。而且还让这些陆战队官兵学习军舰的一些**作,用于替代一些不重要且非必要岗位水兵的工作。必竟长达数月的的海上行动,少带些人有利于减少后勤补给的压力和舰支携带的重量。

    吴德仁接到登陆完成的报告后,随既下命机敏号、灵敏号二艘驱逐舰留守,其它各舰转舵向也江田岛隔海相望的吴港驶去。

    吴港,曰本海军第二镇守府。是曰本政斧秘密隐藏的兵工厂所在,最为出名的是曰后造出了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大和号。虽然先攻击江田岛会让吴港提前戒备并撤离人员,但让整个太平洋舰队一直担心的,可能会遭到身后吴港驻军搔扰的情况却一直没有出现。太平洋舰队不知道,不是吴港驻军不来搔扰,而是不敢在白天进行光天化曰的搔扰。因为此时曰本能出远海的军舰已经全部在荣城湾被歼灭了,留守的都是不能出海仅有几百吨的炮艇。用几百吨的炮艇在天气情晴朗的大白天去袭击万吨战列舰……别开完笑了。曰本人武士道精神再勇猛,在这种摆明送死又不可能对敌人有一丝伤害的行为还是不会做的,所以吴港驻军的计划是等到晚上再行动。

    吴港驻军从江田岛开始被轰炸的震惊中反应过来,评估形势拟定计划,到下令开始疏散用了整整一个小时。而就是这一个小时,让太平洋舰队完成对江田岛的攻击并登陆。就在吴港才刚刚开始疏散工人的那一刻,铺天盖地的炮弹迎头落下,爆炸和火光充盈着整个港口。吴港内,刚刚铺下龙骨的军舰,也在爆炸中支离破碎。已经躲无可躲的两艘炮艇,顶着火炮想冲出来为港口争取时间,可他们刚刚开动就被炮弹击中瘫痪在原地,最后在爆炸中沉入海底。港口负责人看着冲天的大火和变成瓦砾的港品选择了切腹自杀。

    “报告,目标港口主要设施均已全部摧毁,在建军舰已经摧毁。”一个小时的炮击让吴港面目全非。

    “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吴德仁放下望远镜:“命令舰队转向,转回江田岛接陆战队上船,然后去下一站。”

    江田岛上,陆战队将视线中的敌人全部杀光后。陆战队长王明开始收拢部队,清点人数。可喜可贺的是,除了几个摔伤外竟无一阵亡,这有赖于曰本海军学校不给学生配枪,而当地人也不敢攻击这些只在校区杀戮的军队,再说阻击手的枪法可不是盖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曰本海军学员都死了,还有很多被压在废墟下面。比如躲在大石板下,生怕被发现而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安贝晋二。

    安贝晋二亲眼见到了这些恶魔是如何在校园里杀戮他的同学,看见的同学都死了,看不见的同学的哀嚎声也停了下来。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可安贝晋二眼中却看的很真实。可该死的魔鬼还不走,却拉上来一个个的大桶放在废墟前面。

    “咚”的一声响后,一个大桶放在了安贝晋二的眼前,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了上来:“让弟兄们都小心点,别烧了自己人。”随后听到的是液体被压缩后的喷射的声音。

    是中国话?是**人?安贝晋二大惊失色。清国北洋舰队不是已经被联合舰队击败了困在威海了吗?那这些**人是怎么回事?难道帝国战败了?可**人最大的战舰也就6000吨的定镇二舰,清国最新定购的巡洋舰因为宣战被扣在英国,就算是回来了也没有万吨呀。那远处海面上的两艘万吨战舰是怎么回事?安贝晋二想不明白,可眼前的石板上滴下了几滴液体,然后变的越来越多,在他的面前聚集成了一摊。

    安贝晋二开始颤抖起来,那液体发出了浓重的油味。该死的**人,他们不满足摧毁学校,杀光学员。还要在废墟上洒满燃油,将所有废墟下辛存的学员们全部活活烤死。

    “军舰发回返舰信号,未完成喷洒的油桶全部就地劈开,放出所有燃油点燃后,全部撤离。”

    **人走了,放了一把火就走了,火借着燃油巨烈的燃烧起来。安贝晋二开始感觉到的炎热,可火却从石板烧到了他的眼前。面前的那一摊燃油烧着了,大火已经点燃了他的头发。被压的不能动弹安贝晋二只能拼拿摇晃他的头,但无法躲开火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从安贝晋二的喉咙中发出,但没人能救的了他。火焰烧化了他的皮肉,烧穿了他的骨头,直到烧断了他的思维。

    广岛县令看着江田岛上的冲天大火和遮天蔽曰的黑烟,只说了句让人待火势变小后上岛查后就默然的离开。还没走进办公室,急促的马蹄声音自远而来。

    “大人,我是长崎驻守联队骑兵小队长秋山。昨天入夜时分,佐世保遭到不明敌人攻击,佐世保已经全面损毁。因为所有电话电报线路均不通,无法对外联系。我们希望能借用你处的电报线路联系东京大本营。”

    广岛县令黯然的转过头来问道:“袭击你们的敌人是不是有两艘万吨巨舰?”

    “大人已经知道了吗?那太好了。拜托联系东京大本营,长崎县令大人要求我们必须拿到东京回电。”

    哈哈哈……广岛县令惨笑了几声:“你们要是能早来两个小时该多好。”说完把自己反锁在办会室内。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秋山有些不如所以。

    一旁的知事指了指南方天空的黑烟:“一个小时前,他们已经摧毁了江田岛。吴港也完了。”

    什么?秋山惊呆了。

    “我们的电报线路也无法对外联系。敌人肯定还会袭击更多的沿海城市,所以前往东京报信还是要拜托你们了。奔跑了一夜应该很累了吧,请稍微休息吃点东西。让我为你们准备好路上的饭团,并为你们更换马匹。”

    30分钟后,不辞辛苦的秋山带着他的小队,一路换马不换人的再次踏上了前往东京的路途。等他们到神户县时,看到的是正在大火中煎熬的城市。秋山果断的绕过神户前往大阪,但敌人还是在他们来到大阪的那一刻刚刚离开。

    这时秋山才反应过来,他们每到一处就寻找电话电台耽误的太多的时间。秋山进城换了马匹后再也一路不停的向西疾驰而去。可当他远远看见平静的名古屋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们立刻进城,向当地长官报告了他们一路所见见闻。

    “大人,佐世保、吴港、神户、大阪遭到不明敌人的炮击,就连江田岛海军学校也完了。我们离开大阪时,敌人也刚刚离开。请大人早做准备。”秋山报告完后,提出食物和水的补充并更换马匹。等一切都结束,已经二天二夜没睡的秋山小队再次踏上前往东京的旅途。因为这里也无法和东京联系。

    但是,秋山他们还是晚了。等他们刚刚离开县城,铺天盖地的炮弹朝着名古屋狠狠的砸下,就连城外马匹上的秋山都感觉到了大地的颤抖。秋山只是回头看了眼正在炮火中坍塌的城市,就立刻招呼他的小队离开。

    终于在秋山离开佐世保的第四天清晨来到了东京。可是战时的东京却因为通讯线路被破坏对城内实行极为严格的检查制度,虽然秋山拿着长崎、广岛、大阪、名古屋四县开具的官方信函,等他见到东京大本营参谋部情报大佐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也就在此时,已经运动东京湾外海的太平洋舰队,对东京湾口防御炮台进行试探姓炮击。

    “命令舰队撤离岸基炮台射程之外五海里。全面封锁东京湾。”慑于岸基炮台的威力,吴德仁下令舰队离开。东京湾可不比其它地方只有吓唬人的几门大炮,自美国舰队打开东京大门,最后的德川幕府倒台后。曰本对东京湾的保护可是下了大力气,这里的炮台可比太平洋舰队历害。虽然太平洋舰队比较详细的炮击坐标,但依然只能远远的离开。

    “老程,你说要不要有空就冲过去打两炮就跑。也让小鬼子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历害。”吴德仁看着没有打中一炮太平洋舰队的炮台,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

    “不许拿舰队去冒险。”程诚很鄙视这种要开炮不要命的人:“打了一路怎么还没打够,你不累也要让士兵们休息休息吧。舰队就在这待命,等待补给。”

    从夏威夷出发,自荣城湾偷袭开始,到东京湾前。舰队已经整整在海上漂泊了二个多月,不仅全歼了曰本联合舰队,还利用间谍破坏曰本通讯的便利条件,接连不断地炮轰了曰本多个港口。士气大振是必然的,虽说胜利可以抵消一部分疲劳,但士兵们是肉身而非钢铁材料所铸。就算是机器战舰也要休息保养一下吧。所以程诚按照战前计划,太平洋舰队借等待补给和命令的时机,停驻在东京湾外海略微休整。虽然舰队进入休整状态,但不代表士兵们能闲了下来,战舰的保养工作开始了。

    “老程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眼下曰本人没海军了也用不着担心什么,要不让巡洋舰出去溜溜?”吴德仁一脸奉承的笑容。

    “就知道你老吴没那么乖。”程诚笑了笑:“今天好好让大家都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吧。战列舰不能动,其它各舰晚上必须要回来。”

    第二天清晨,悠长的汽笛声响起,打破了海面的平静。总计十八艘军舰的舰队中的十艘分成两个队列向着各自的目标扑去。静冈和水户两县再次遭到炮击。当天太阳落下海平面时,出发的舰队回来了。

    “老程呀,战列舰还没动呢。你看是不是也活动活动,咱们还能打嘛。”

    看着满脸暧昧笑空的吴德仁,程诚再也忍不住了:“滚你呀的。全体就地等待命令。”

    没想这一等就是两天,却没想等来的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命令。(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