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底线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停战了,总算停战了。”李明躺在床上长舒一口气。

    别看中国现在是大杀四方看上去威风八面,谁又知道此时的中国却是如履薄冰是战战兢兢。距离的遥远和简陋的道路,让补给物资的输送变的极为困难。自从鄂木斯克战役开始之后,可以说前线的军队几乎是在极限状态下获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这也是为什么每一次战役到新一次战役发起前,中间需要间隔很长时间的原因。想想后世朝鲜战争中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志愿军,不就因为补给中断而被美国从37线赶回了38线吗?李明之所以忧心忡忡的是原因就是担心俄国人会亡命反扑,一但前线某支军队顶不住俄国的反攻而战败,这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这将影响到战后的政治格局。

    梁华殿兵团位于铁路线上,他这里实际上也是一个物资中转站,所以不用担心。袁寿山兵团距离梁华殿兵团很近,补给方便且互以为援,也可以不用担心。聂士成兵团距离虽远一些,但他在巴甫洛夫尔击败俄军中线主力兵团后,一路上并无强敌,所以消耗并不大加上马队日夜不停的运输,聂士成兵团进攻也许不足,但防守还是没有问题。最让人担心的就是刘盛休兵团,地处偏远不说,遥远的距离就让陆上运输变的非常困难。

    空中补给成了刘盛休兵团最大的物资补充途径,但空军那每天300吨不到的物资不仅要供应刘兵团主力近五万人的作战所需,还要供应藩属国近十万各种武装力量所需,而且天气不好时跟本无法进行空中补给,这就让刘盛体手里的物资变的捉襟见肘了。然而就是这支装备最弱的刘兵团却又是各兵团中战绩最突出的部队,其攻击距离最远、歼敌最多、掠地面积最广。他们从伊犁出发朝西南方向进军,克阿拉木团、攻比什凯克、战恒罗斯、进驻塔什干,然后转向西北急行军攻克阿克纠宾斯克,并派偏师占领乌拉尔河的里海入河口城市阿特劳,完成对俄国乌拉尔地区的完全进攻战略态势,同时也让刘兵团处于补给线最远的那端。

    此时的俄**队经过一连串的失败且精锐部队被德国拖在东线,而在为数不多的精锐部队被中国消灭的情况下,俄国不仅没有反攻的实力连反攻的想法都没有了,这就给了刘盛休可趁之机。刚刚占领阿克纠宾斯克的刘兵团补给已经见底,明知守不住的刘盛休却向参谋本部建议,趁着俄国新败之机继续进攻:“仗打顺了,兔子也敢撵狼。若不趁机向西向北进攻,将来一但俄**反扑我军连战略缓冲空间都没有。”

    参谋本部最后同意的他的想法。也因为中国的武器与俄国不同,战场经验丰富的将士能从声音中听出武器的型号,于是刘盛休将原配给藩属****的全部武器弹药收缴而来,至于藩属****,有大量缴获的俄军武器足以满足他们配合进攻和维持地方治安的需求了。然后刘盛休亲率领本部主力占领了乌拉尔斯克,日本军占领奥伦堡。也许是俄国听出端倪,也许俄国被打怕了,战事结束后俄国没有发动反攻,给了刘盛休充足进行补给的时间。以至于俄国再发起进攻时,让刘兵团有了抵抗的实力。

    否则一但刘兵团战败,那不仅仅只他所占据这个西部突出部的全面丢失。刘兵团进军最南的地方只到了塔什干,而塔什干以南的撒马尔罕、杜尚别、阿什哈巴德等与英国势力交界的地方,依然有大量的俄国驻守部队。他们被中国在北部连续的胜利给打怕了,他们生怕自己的反攻会引来报复的中国人,中国人在战场上屠杀反抗者的威名赫赫(或者是臭名昭著)让他们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处境,所以他们现在只是在观望。但只要他们得知刘兵团战败俄国开始反攻,他们势必也会发动进攻,到时则是从阿克纠宾斯克到阿拉木图的整个西南方向的全部丢失。因为这些地方连藩属****的主力部队都没有,想要靠地方维持治安的武装力量来抵挡俄国的攻击无异于是不可能的。

    现在刘兵团再次用胜利证明中**队的强大,俄国也在对外战争中的失败和国内叛乱的局势下终于低头认输。但这并不意味着前线部队可以马放南山,向前方运输物资依然要进行。不过总算尘埃落定,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为了在战后替中国营造一个较好的外部环境,有些妥协也是必需的。就在俄国发出请求和谈电文的第二天,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中俄两国之间的战争是到了应该停止的时候,中**队如果不受袭击将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同时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中**队将解除对叶卡捷琳堡的包围,并对城中居民提供尽可能的帮助。这个声音的发表,引来了国际上的一片赞誉。

    事实上从21日起,梁华殿兵团就开始向秋明撤军,拆除了全的部营房运走了全部的弹药,但留下了几座大型仓库,里面装满了当初剥削而来的冬衣和大量粮食,而拆除的营房废墟上大量的木材可以当作燃料,有了这些物资加上后方运送的补给品,足以让叶卡捷琳堡的官员渡过这个冬天。但是无人值守的仓库却引发了叶卡捷琳堡内的官民发生激烈的冲突,大量留存的物资被付之一炬,加上俄国为镇压叛乱对叶卡捷琳堡的救援不利,到了来年春天整个叶卡捷琳堡内因饥寒至死的人数高达近三万。不过这都不关中国的事了。

    袁寿山兵团也是从21日起开始撤军,不过仅驻有部分军队的车里雅宾斯克,有序的接收了中国留下了少量的粮食,并收集了一切可以过冬的物质,最后安全的渡过了这个冬天。

    聂士成兵团则最简单,20日当晚就发出停止攻击的电报后,乌法便和平了。21日早分散出的军队便向马格尼托哥尔斯克进发,冬天到了,中国人也需要一个温暖的地方过冬。

    但东部战线则不然,首先乌拉尔斯克被中国空军几乎炸平,段祺瑞只能指挥着驻守的藩属国重建房屋以过冬。而前突的刘盛休兵团为了将来谈判的需要,依然留驻于伏尔加河以东的伏尔加斯基。对于来自俄国的抗议中国方面解释说:刘兵团突进距离过远,很难在大雪来临前撤回乌拉尔斯克,所以他们将在来年春天撤回。

    中国在外政治口碑一向不错,言而有信是必需的,也符合中国人所说的仁义大国的形象。所以各国在再次得到中国政府的保证后,也给予默认。孰不知,中国正组织一切力量向刘兵团输送物资、装备并大量建造渡河船支,近十万的俄国俘虏被充当劳力修路铺桥,因为刘兵团将是后面的政治谈判中,中国政府最直接的威慑力量。

    然而对于中国撤军,俄国的第一反应却是,除在伏尔加格勒留下了三万军队外,将前线与中国对峙的军队全部召回用于平定叛乱。以至于中**队面前已没有了俄**队,这让中国的将军们目瞪口呆,自有史以来这恐怕还是第一次。中国的将军们也第一次发现,仁义大国的形象也有不好的地方。

    不过中国方面并没有趁势进攻,反到是提出为协助俄国保持国内稳定,愿意出售一批枪械给俄国,而且价格仅为市场价的三成,不过条件是:只接受黄金支付,钱到发货。

    尼古拉二世很恼火,中国人居然把从俄国人手里缴获的枪枝买给俄国?!但为了能尽快平定叛乱,他还是接受了这个条件,忍痛将仓库的黄金装车从铁路运向中国。

    9月25日,英国,朴茨茅斯

    经过英国“不懈努力”的调停,中俄两国终于在朴茨茅斯坐下来商谈战后事宜。俄国全权代表谢尔盖?维特抵达朴茨茅斯,中国全权特使、外交部长唐绍仪正乘坐着最快闻香号驱逐舰还在路上,所以前期谈判由中国驻英公使汪大燮(xiè)展开。

    “中俄两国以目前军队实际控制线为界限,重新划分两国国境线。同时俄国必须立刻迁走以东的七百多万的军队和百姓。”双方刚刚才坐下凳子还没捂热,汪大燮就抛出中国的条件。

    这个条件俄国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的,但维特很清楚,这只是中国的开价而已。维特冷静的看着汪大燮,良久之后才说道:“俄国同意将把从中国清朝时期占领的土地交还中国,以此为两国新的国境线。”维特说完就静静的看着汪大燮,他也很清楚中国不可能会答应他的条件,这只不过是他对中国人开价的一次还价,他正等着中国人再次还价。外交,其实和做生意是一样的,都讲究锱铢必较。

    只是维特没有想到,汪大燮连价都不还,只是在静静的看他。如此情形让与会的英德法等国代表无不莫明其妙,作为外交官的他们见管了拍桌子骂娘的、笑里藏刀的、背后捅刀子的各种外交场合,唯独没见过两国代表冷眼相对的如此诡异的一幕。

    “哈哈哈哈――”汪大燮突然大笑起来,指着坐在身侧的驻英武官王洋说道:“如果维特先生不愿意跟我谈的话,可以跟他谈。”说完,汪大燮站起来就往外走去。

    维特有些姗姗然,他的开价却是低的有些过分了。人家中国都朝西伯利亚开始移民了,你一个战败国这是要把人家重新赶回去呀。可他开价低的原因,不过是想尽可能多的争取俄国利益罢了。

    “公使先生请留步。”英国与会代表、远东顾问欧格纳起身拦住汪大燮:“俄国的条件确实有些过分,但都是可以谈的嘛。我在中国多年且与贵国皇帝私交甚好,熟知中国乃是礼仪之邦。公使先生如此拂袖而去,可是不合中国礼仪之邦所说的君子之风哦――”

    欧格纳说到他与皇帝的私交是想靠皇权压汪大燮,他说中国是礼仪之邦是想从道义上谴责汪大燮,最后有玩笑的口气说是想表明这只是他个人的态度与国家无关。维特确实太过分了,这样的条件也敢抛出来,这已经不是价格低的问题了。俄国都被中国打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敢跟中国这么说,要是换了他欧格纳,他连看都不会再看维特一眼立马走人。但欧格纳不能看着汪大燮走出会议室,不然这场会谈谁也还不知道到要拖到什么时候。虽然英国对中国海军关闭了苏伊士运河,但中国的黑海编队依然在印度洋上朝着红海进发,所以英国议会给欧格纳的任务就是,让中俄两国尽快达成协议草案,不能给中国黑海编队以任何通过苏伊士运河的理由。

    只是汪大燮跟本不理欧格纳的那套,他只从欧格纳的脸上读出来,曾经在中国人面前耀武扬威的英国人,现在也需要赔着笑脸了。所以汪大燮只是瞟了维特一眼后对欧格纳说道:“君子之风首先便是做人要光明磊落。本官对此毫无诚意之人当面拂袖而去,乃光明磊落之举,正合先贤之教诲。”

    说就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行礼好吗?欧格纳腹诽着汪大燮向东方抱拳鞠躬的礼节,作为熟知东方礼节西方人欧格纳知道,一但东方谈及先祖并行礼之时,旁人也需要一并行礼,这点连中国的皇帝也不能免俗。于是欧格纳也很不乐意学着汪大燮的样子,抱拳东方鞠躬。作为世界第一大帝国的英国代表都鞠躬行礼了,法德美等国与会代表也站起来抱拳东方鞠躬。虽不明其意但却不得不说的是,汉家平整的服饰和宽大的袖子配合上汪大燮舒缓的动作,不敢说雍容华贵至少是行事优雅,这让自语为文明国家的各国代表有些暗自惭愧。

    礼毕之后,汪大燮见各国代表也向东方施礼,所以依礼节向诸位拱手以致谢。直到此刻他才明白,皇上说的文化扩张的真正含义。

    受够了!欧格纳满肚子火气,一句话没说光行一个礼节就用了十来分钟,再多行几次礼那大家干脆光行礼节也别谈什么判了。所以为了逼免再次出现此类现象,欧格纳直接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开门见山,我也不跟公使先生客气了。俄国的条件确实无法接受,但作为战胜国的贵国是不是更应该体现大国的胸怀和诚意呢?至少我认为贵国应当先将刘兵团后撤解除对伏尔加格勒的威胁并召回黑海编队。”

    “哦,先生的意思是中国没有诚意?我国没有要求停火线外的一寸土地,难道先生以为我军攻不下乌法?莫非等我军占领莫斯科之后再退出莫斯科才叫诚意?我国也没有要求俄国一分钱的赔款,难道先生认为中国应当要提出俄国十亿英镑的赔款才叫有诚意?”汪大燮话一出口就是十亿英镑,直把各国代表震到桌底下去。可汪大燮却突然变脸笑道:“也好,我国可以直接让刘兵团撤回乌拉尔斯克,也可以召回黑海编队,那先让俄国拿一亿英镑的战争赔款来,只要钱一到帐我国立马撤军。”

    各国代表必需承认,汪大燮说的没错,中国没有要求停火线外的土地和要求赔款,就已经是很大的诚意了。所以欧格纳叹了口气后对维特说道:“维特阁下,我想各国代表也需要看到俄国的诚意。”

    维特依然是一脸平静的模样站了起来:“以贝尔加湖为界。”

    “哼,俄国果然很有诚意呀,不过在本官看来我们是谈不拢了。”汪大燮一脸藐视的说道:“那维特先生就和王洋谈吧,也许你们会有共同的话题。”说完汪大燮就往外走。

    不等欧格纳说话,王洋先说了:“汪大人,您是朝廷指定的谈判人,我不是呀。”

    “没关系,我授权给你。”

    “真的?”王洋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真的。”

    “那我可就真谈了?”

    “谈。”汪大燮说完也不走了,饶有兴趣的看着王洋他会怎么谈。

    只见王洋对维特露出的奸笑,而后操起桌上的电话,一个电话拨通了中国驻英公使馆:“门房吗,我王洋……对,帮我接通讯员……通讯员,我王洋。刚刚受汪大使受权与俄国进行谈判……此等大事我骗你何用……少费话,给我向朝廷发报,按我的话一字不错发回给朝廷……听清楚,电报内容如下:现谈判破裂,后面的可能的谈判我会坚持以停火线为新国界。所以建议陆军立刻拿下伏尔加格勒并向西快速推进,黑海编队加速……哎哟――”

    电话打一半的王洋被急步而来的汪大燮一把夺过电话,只见听汪大燮对电话咆哮道:“我是汪大燮,你要敢发一个字回国,老子立刻活埋了你。”说完将话筒砸到电话的支架上,一把将电话给砸裂了。汪大燮管不了这个,他指着王洋的鼻子破口大骂:“本官让你来谈判,你打什么电话?”

    王洋这下不服气了:“我不是文官,不懂什么谈判技巧策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一个当兵的是武官,老子信奉的是不服就打到你服为止。跟他们费什么话,一路杀下去直到他们接受以停火线为新国界为止。”

    “闭上你的鸟嘴。”汪大燮怒不可遏,然后阴着脸对维特说:“跟我谈就拿出点诚意来,不然就跟他去谈。”

    维特眼巴巴的望着欧格纳与各国代表,希望他们能为自己说句话。但各国代表此刻却闭嘴不言,如果各国不进行干涉,中国真能打到莫斯科。中国没有要求停火线外的土地和赔款,已经很有诚意了,至于俄国就差的太远了。既然各国都不愿意为维特说话,维特只能说道:“我国愿意放弃东西伯利亚和从清朝手里夺来的土地,以鄂木斯克与巴尔喀什湖为新的国界。”

    “切,稀罕――”王洋眼白一翻,声音从牙齿中冒出来,但被汪大燮一瞪便偃旗息鼓。

    “刘盛休兵团可以退过乌拉尔河以东,其突进之地我国可以放弃,以乌拉尔河和目前停火线为新国界,这是我国最低的要求。”汪大燮终于退让一步。

    “我们,我们彼此都先冷静一下吧。”维特是这样说的。只是谁都没想到,第一个提出暂停谈判的会是俄国。

    消息传至北京,中国参谋本部下令驻守于碎叶城(现托克马克市,自占领后便改回原名)的预备役的三个师、抽调驻守乌位尔斯克的一个兰芳师向南开拔,目的地为杜尚别,然后向西进军至阿什哈巴德,并明令如遇抵抗格杀勿论。同时驻扎班达齐亚的海天号及二艘驱逐舰被编入黑海舰队,并下令黑海舰队必需彻底歼灭俄国在黑海上的全部力量,一直一块木板都看不见。

    欧洲各国对中国的行为纷纷表示不满,认为中国人不能将手伸到欧洲,但中国却解释为用武力让俄国人接受现实。虽然英国依然拒绝中国海军过道苏伊士运河,但中俄两国的分歧之大似乎找不到妥协之处。汪大燮在领土问题上的寸土必争,维特却一句话不说,这让让所有参与了谈判的人都感到头疼。关键的是俄国如今根本无法抵挡中国的进攻,而各国有都不可能在和中国开战,只得眼看着休会继续,不知何时能重新开始新一轮的谈判。

    终于在10月2日,从远东赶来的唐绍仪抵达朴茨茅斯接过的谈判权。唐绍仪不做休息,利用上午的时间拜会了各国代表之后,下午两国重新坐在谈判桌前。

    “我国放弃乌拉尔斯克和奥伦堡,以乌拉尔河为界至北方停火线为新国界。”才坐下,唐绍仪就抛出中国的新条件。不等维特与各国代表说话,唐绍仪就接着说道:“各位应该很清楚,5天后的10月7日正值我国的重阳节,而在这天吾皇将登泰山行祭天大典,这是传承了数千年的中国传统,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典礼。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这天吾皇将宣布各文武将相的封赏。如果在这一天无法签署……请记住是签署而不是答成协议,那么祭天大典上我国各文武将相的封赏必将受到影响。比如我的香山侯可能会变成香山伯。我国前线各指挥官对不能参加祭天大典已是对俄国怀恨在心,若因为俄国的原因影响到他们的封赏,到是会做出什么事来,我国可不负责。”

    “以鄂木斯克为界,我国放弃哈萨克、布鲁特、浩罕、布哈拉、巴达克山、乾竺特与拉达克等原中国藩属国。”维特终于紧张了,他明白唐绍仪的意思。如果不能在7号签订协议等于得罪整个中国官员层,那是即便中国皇帝不想打仗,也会被全体官员逼的同意。

    这个道理与会各国代表都很清楚,这是涉及到全部中国官员利益的问题。但对于维特提出的条件,唐绍仪连眼都没白,直接掉头离开会议室。

    当晚,欧格纳拜会了唐绍仪。在中国驻英公使馆内,唐绍仪秘密的出示了一张地图给欧格纳看,这是一张世界地图,在俄国的位置上画了一条红线,红线旁还写了两个字――底线。

    欧格纳仔细的看过底线二字后点了点头:“这的确的贵国皇帝陛下亲手所书。”(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