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雪原突击战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豆芽也称芽苗菜,是各种谷类、豆类、树类的种子培育出可以食用的“芽菜”,也称“**蔬菜”。 在宋朝时,食豆芽已相当普遍。西方称豆芽是中国食品的四大发明之一。另三个分别是豆腐、酱和面筋。其实,中国之食品发明,远不止此四种。历史上豆芽据说也是李鸿章在光绪庚子后使欧时传入西方的,因有“李鸿章杂碎”之说,以至于加拿大魁北克一带,干脆就称豆芽为“杂碎”。可惜的是,现在李鸿章还老实的呆在国内,所以发豆芽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菜色还没有传到欧洲。

    库罗帕特金在美美的吃了一顿豆芽菜后,在翻译的带领下参观中**队的蔬菜供应基地,这也算是他投降的一个附加要求。库罗帕特金掀开帐篷,印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绿色,大大小小的木架上摆放着一个个水槽,库罗帕特金面有土,但一颗颗绿色的菜苗长势喜人,帐篷里面还有数个士兵正忙着培育这些绿油油的蔬菜。库罗帕特金急问这都是什么菜,为什么没土也能长这么大?

    翻译抓来一把黄豆给库罗帕特金解释豆芽菜的种法,只要有水就可以让黄豆发芽,进而长大。库罗帕特金想想自己满仓库的黄豆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冤枉呀――

    黄豆是好东西,可磨豆浆,稀了做豆腐脑,干了做豆腐。种下去可以发豆芽,长过头了是豆芽菜……这都是李明在田庄台的后遗症,啃土豆啃怕了。于是各种保障军需果蔬供应的方法应运而生,豆芽仅是其中最便捷的方式之一。

    坏血病就是维生素c的缺乏导致的。而维生素c主要就是靠果蔬提供。然而黄豆能用来发豆芽,吃豆芽菜能治败血病。但俄国人跟本不知道还有豆芽菜这东西,所以得了败血病的伤病员没法动员。据说历史上日本进攻旅顺最后俄国人投降的原因。也是因为坏血病的蔓延,而且和今天一样,也是满仓库的黄豆干放着。

    看来历史的惯性还是很强大的,自己真能改变历史吗?李明陷入沉思中。

    王士珍没有时间思考,战争打的就是分秒必争。伊尔库茨克投降的消息刚传来,他立刻召集海军总参谋长进行战略评估。当伊尔库茨克、赤塔等地投降消息落定,我军各部开始接收城市后,王士珍立刻向前线各部下达了五条作战命令:命令新西伯利亚城前线各部立刻发起进攻,一路强攻直到攻不动就止就地转为防守。命令寿山所属东北各部立刻装车前往新西伯利亚城前线增援。收降等事务全部交由朝鲜军队完成,由宪兵队监督。命令西北大将聂士成立刻发动进攻,务必牢牢的拖住扎鲁巴耶夫所率领的俄军南线部队,西北军所属全部藩属**队由聂士成指挥,不必顾及弹药存量。命令刘盛休立刻率本部经伊犁南下攻占阿拉木图,此役务必完全收复满清割让之地,彻底剿灭所在残存俄军,并伺机推进。命令兰芳舰队撤离马六甲海峡,海军舰队主力做好接战准备。

    西伯利亚的俄国全面投降。直接导致中俄两国战略发生跟本性的逆转,中**队彻底摆脱了后方的牵制得以全力应对正面战争。王士珍相信俄国一但得知这个消息必然会发起全面攻击,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以攻对攻。没有在收复西伯利亚的战斗中消耗弹药物资,还顺手拿到了俄军的物资。凭借我军强大的火力和充足的补给,必然能打俄国突击部队一个措手不及。将战线向俄国方向推进,不仅能打乱俄国的战略部属。最重要的一战打掉俄国人必胜的信心。在战争中的任何时候,战略主动权都必需牢牢的握在自己手中才可以。

    发布这样的作战命令。参谋本部不需要请示皇帝和宰相府。参谋本部只需要皇帝和宰相府下达开战和停战的命令,至于怎么打、什么时候打这都是参谋本部的责任。必竟战争也是一项很专业的工作,作为外行的皇帝和文官集团们必需也要有这个自觉,他们同样不能越权。

    攻城略地是武将的责任,那治理一方就是文官的本份。原计划预计到四月底才能全面占领的西伯利亚却因为投降提前结束了战事,这让吏部措手无策,原计划派往西伯利亚的地方官甚至还没有到齐。

    国家的领土内怎能没有朝廷的官吏来治理?既然还没有到齐那就从随近的县市抽调!身为宰相的李鸿章发话了,严复和各部拿着官员花名册开始点人。

    “朝廷任命不容违抗,凡是违令拖拉不肯前往的就地免职,终身不得录用。”严复黑着张脸在骂人:“前往西伯利亚就职的官员全部随军队行动,如果这点苦都吃不了,那称早回家种田算了。”

    这次派往西伯利亚各地出仕的大多是年青的学子,这些人有热血有斗志,更重要是他们在官僚横行的内地,许多志向没办法施展。西伯利亚虽然是苦寒之地,但新国土内旧有势力还来不及伸过去,空旷的新国土正是这些年青士子们施展报复的好地方。而长年在富庶地方为官的官吏却对西伯利亚怀着深深的恐惧,认为那是一个可以冻死人的地方,所以接到调令的很多官员都借口体弱多病等各种原因加以推迟,以至于严复不得不下严令。

    此刻的李明却心安理得的品着红酒吃着大虾。打仗是武将们的事情,治理地方是文官们的事情,作为皇帝所要做的仅仅是为国家指明一个方向,再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地方赋予合适的权利而已。如果是在和平时期,皇帝需要平衡文与武、中央与地方、官员与百姓等等内部利益之争,自然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小心应对。但战争时期,从皇帝到百姓所人有的利益都是一致对外的。这时国内团结一致、利益一致,自然作为皇帝也就更加轻松。这也是为什么老话总说。打天下易守天下难的道理。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战胜的基础上。因为只有战争胜利才有足够的利益。从目前的形势上看,中国怎么都算获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那作为失败者的沙皇尼古拉二世就立刻燥动起来。

    尼古拉二世的国内改革失败,国内矛盾激烈,战争是他转移国内矛盾的办法。如果能够获胜并摄取远东利益,国内矛盾自然得以缓和。可眼下的局势却是大败,还丢掉了整个西伯利亚。国内矛盾得不到缓和反而会更加激烈。

    因为还没有开打所以西伯利亚的电话电报线路就没有切断,得知伊尔库茨克投降的消息尼古拉二世顿时跳了起来,他召集群臣在大殿里指天骂地,痛骂库罗帕特金是个废物蠢材。丢了斯拉夫人的脸。然后咆哮着下令要求鄂木斯克前线统帅阿列克塞耶夫和南线统帅扎鲁巴耶夫立刻向中国人发动攻击。

    对于沙皇陛下的旨意,大臣们当然要听从,可当大臣们离开宫殿之时却是相视一笑。大臣们很清楚俄国目前的情况,但自从沙皇陛下固执己见的下令舰队远征开始,大臣们就没有心思和沙皇陛下去建议什么。舰队是陛下的舰队,那陆军也是沙皇陛下的陆军,既然沙皇陛下坚持要教训那群黄皮猪,那就去教训好了。十年前陛下也是这么说的,修西伯利亚铁路时也是这么说的。好像倒霉的都是俄国,现在居然也是这么说……大家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高官大员们怎么想的那是他们的事,对于前线普通士兵来说他们只能听从军令,即便是已经身为团长的尤登尼奇也是如此。沙皇陛下的命令传到了前线。统帅阿列克塞耶夫立刻下令军队开拔。作为先遣部队的尤登尼奇带着他的团就出发了。

    刚出发的那几天还是艳阳高照,不想今天又开始飘起雪花了。尤登尼奇下令部队就地休息,找个背风的地方开始生火做饭。冬天需要不停的进食来保证体温。更何况他们还跑了一早上。从雪橇上取出燃料的功夫,士兵已经清理出了地面。架好了帐篷。放好干柴浇上煤油,当火点着以后。火焰散发着橘红色的光芒驱散了寒冷。火焰舔拭着锅底,锅里的雪化成水渐渐翻滚起来。

    “吃完午餐休息十五分钟,然后继续前进。”尤登尼奇将手上的碎屑拍了拍,把手伸向火堆。然后抬头看了看天气,雪好像又大了一些。

    尤登尼奇烤了十五分钟的火,士兵却要拆掉帐篷重新再装上雪橇。等他们干完了活,十五分钟时间也就到了。士兵就是这样,打仗要冲在前面,军官们休息的时候他们又有无数的工作要做,这在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尤登尼奇起身拍拍屁股,下令军队继续前进。三月的西伯利亚的温度已经回升到零度左右,如果不起风还算是比较暖和的。可这时偏偏一阵寒风吹来,吹得刚烤暖和的尤登尼奇一阵哆嗦。

    “这该死的鬼天气。” 尤登尼奇咒骂一声,将大衣又裹紧了些。可他在裹紧大衣的时候,眼睛却无意的瞟了眼前方,他突然一愣,远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尤登尼奇伸手挥了挥眼前的雪花,但挥出来的空隙很快被新的雪花填补进来。尤登尼奇定神的看了看前方,却什么都没看出来。也许是自己眼花了吧。尤登尼奇摇了摇头赶走心中那莫名其妙的恐惧感,转头向士兵们大声的说道:“都打起精神来,晚上到前面的村子里过夜。”

    尤登尼奇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驾驶雪橇的士兵也吆喝起来。可没走多久前面的士兵就来报告说:前面好像有人?

    尤登尼奇眉头一皱,难道自己的感觉没错?但仔细一想却又笑了起来。寒冬到来前,俄军全部撤回鄂木斯克过冬,中国人也撤进新西伯利亚城过冬。自己这边是刚接到远东各军投降消息第三天就出发了,就算是中**队当天出发也不可能走到这里,而且自己还是轻装前进。必竟从鄂木斯克到新西伯利亚城的路自己也才走了三分之一而已。但出于谨慎原则,尤登尼奇还是传令让前的士兵靠近探查情况。但他却没有下令部队进入战备状态。可惜的是,雪橇的吆喝声掩盖了前方传来的踏雪声。

    “警戒――”前面的士兵刚刚才喊出话来。一连串的“砰、砰、砰”的枪声就响了起来,一簇簇血花四溅开来。

    “隐蔽――”尤登尼奇迅速的趴在地上,但他很清楚的听到了炮弹破空而来的呼啸声。尤登尼奇迅速翻滚躲在一个突出物后面,那颗炮弹轰的一声就在他刚刚还趴着的地方爆炸了。尤登尼奇伸头瞄了眼那个还冒着黑烟的大坑,连连感谢上帝。

    秋山好古抽出腰刀,向前重重的一挥:“杀几给给――”

    “杀几给给――”满山遍野的军队杀声震天,原来还潜行着的日军甩开脚步,平端着长枪冲了上来。

    “这里怎么会有日本人?”尤登尼奇大惊失色,虽然他听不懂日本话。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这是日本话。中国征招日本志愿兵的事在国际上是公开的,但俄国的那些官僚们认为日本兵实在不值得一提,所以只有师军级以上军官才知道。尤登尼奇不幸的是,他的级别不够。尤登尼奇不明白为什么遥远的西西伯利亚会出现日本军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该逃跑了,全部穿着白衣白袍的日本兵在大雪的掩护下似乎到处都是,人数处于劣势的自己的部队已经出现了逃兵。

    尤登尼奇抢过跳上一辆雪橇,抢过鞭子就驱使着狗往来路上跑。狗抬起四蹄向前奔跑,拉着雪橇越跑越快。直到雪橇的速度跑起来后,尤登尼奇才朝后望去。

    完了,全完了。因为雪花阻挡了向远方眺望的视线,因为大雪为白衣白袍的日本兵提供的掩护。当发现日本兵时两军的距离太近了,近到了跟本做不出反应。白色的日本兵冲进了穿着土黄色军服的俄军当中,就如同雪崩掩盖了褐色的石头一样。大地上只剩下了白色。只有那袅袅升起的黑烟证明了那里刚刚经过一场战斗。

    “这不是我的错。” 尤登尼奇自言自语的安慰自己,回过来继续驾驶着雪橇。至少他要将日本军队出现在西西伯利亚战场上的消息传回大本营去。

    洁白无物的雪地上弹起一根绳子,绊倒了急速奔跑的狗。也将猝不及防的尤登尼奇从雪橇上甩了下来。他连忙去摸腰间的手枪,却被一只大脚踩住了。然后被人重重的翻了过来。

    “哟,还是个上校诶。这要活着送回去可是大功一件呀。”

    “你要敢送回去信不信杨头儿会把你的皮扒了,咱们的任务不是抓俘虏。”

    “别呀,小日本的军队不就跟在后面嘛,交给他们也一样嘛。活的总比死的功劳大点不是。”

    完全听不懂中文的尤登尼奇只能用俄语义正言词的说道:“我是上校团长,我要求正常的俘虏待遇。”伊尔库茨克投降的文本同样用电报传了出来,这也是投降的必要条件之一。如此看来,中**队的名声确实不咋的呀。

    “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隐蔽侦查,隐蔽的对像不仅仅是俄国人。少啰嗦,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尤登尼奇没想到人家跟本就不理他,他就这样被枪口指着,看着中国人从身上翻出他们军官证,并扯下了的肩章和领徽丢进他们的背包里。然后他眼前寒光一闪,脖子一冷,一股热流从脖子里流了出来。尤登尼奇无论如何也堵不住鲜血的流出,张嘴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五个中国人重新收拾好他的雪橇,坐着雪橇缓缓的离开。他还看到那五个中国人似乎因为嫌弃雪橇跑的慢,还赶了三个人下来跟着跑。在听着小声嬉闹的中国人远去的声音,尤登尼奇终于闭上了眼睛。

    这位生于莫斯科,后世的俄国步兵上将,苏俄内战和外国武装干涉时期白卫军的首领之一,在这场中俄战争刚刚开始正面碰撞之时,就命丧荒野了。

    “请向后方发报,我军在恰内湖以北十五公里处与俄军先锋部队接触,一战而全歼敌军。”秋山好古很羡慕也很恭谨的跟电报员说道。电报员点了点头,从背上卸下无线电报机开始滴滴答答的发报。

    这是中国在日本征招的志愿第一师,师长秋山好古。整支部队全部作训人员都是日本人,只有通信兵是中国人。无线电这个大杀器不能交给其它人掌握。秋山好古与志愿第二师师长大岛健一样,同在日本大山岩大将的指挥下进入西伯利亚,作为中**队的先锋部队向俄军发起第一轮进攻。这次出任日军最高指挥是大山岩力求而来,他的本意是想看看中**队实力到底怎么样了,日本帝国还有没有重新崛起的机会。但战后他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写的却是:满清入主中原,鞑虏肆意摧残中华文明,险致倾覆之地。作为中华文明继承者的日本认为自己有必要驱逐鞑虏,重新振兴中华文明,所以才发动了甲午战争。但所未意料的是,时值满帝已死,坐在龙椅上的已经是汉帝,故甲午之战日本惨败,旅顺海战更是引来上国怒火而将战火烧至本土。这样的失败是必然的,因为继承者再强大也是旁支,不可能是正宗的敌手,只是那时日本还不知道这个事实。所以在中俄战争时期,我毅然投入中**队出征西伯利亚,这只不过是作为中华文明继承者真正投入振兴中华文明的行动当中而已……后面自然是马屁滚滚。其实这里大山岩是看清了中日两国的差距,日本除了跟随中国外,再无路可走。

    发完电报的秋山好古立刻指挥部队继续突进,战场的打扫自然由本师的辎重兵来完成。当夜幕降临时秋山好古才下令部队休息,整理营地,生火做饭。做饭前需要先挖一个坑,再架上厚厚的帐篷,以免火光外泄,同时需要等到天完全黑下来以后才可以点火,也是为了避免烟柱被敌人发现。不要向那些俄国人一样蠢,做饭的烟柱几公里外就看见了。这也同样导致了日本军队一天只有二顿热饭可吃,中午只能啃贴身放着的馒头。

    第二天天没亮就用完早餐的日军没有出发,除了哨兵外所有人都在休息。等到中午时分,日本志愿第二师才带着大量辎重急急的追了过来。他们简单的啃了几口馒头进入帐篷倒头就睡。他们将在第二天天亮后仅携带三天的口料和燃料轻装出击,然后这些辎重交给第一师。

    这是参谋本部在训练中找到了冬季快速推进的方法之一。由一个师昼行夜伏轻装突击,另一个师携带两师辎重日夜兼程。这样只需要五天一轮换,足够保证任何时候都有一个师的突击力量。先头的日军就是依靠这个办法在西伯利亚荒原上快速突击。

    尤登尼奇的先锋团没能将消息传回去,俄军还在慢慢悠悠向新西伯利亚城进攻。终于在4月20日,俄军前锋主力一个师在离开卡巴克雷之时就遭到日军的突袭,毫无准备的俄国被日军一个冲锋打的大乱,全军丢弃无数辎重狼狈逃窜。但还是让俄**消息发了回去。刚刚接过进攻任务的日军第一师再次猛冲猛打,俄军连防线还没来的急布置日军就杀到眼前,于是接连溃退,直到退到鞑靼斯克才勉强稳往了阵脚。日军一次强攻失败也退了下去。这时俄国人才想起来问,日本人是怎么打过来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