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严复为官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俗话说:不插八月禾。()七月底的江南早稻早已收割完成,如今整个江南都是遍地插秧的场面。杭州城外亦是如此。

    农民们头顶着烈日,弯着腰将手上的秧苗插进松软的土地里,一排排、一行行都是那么整齐。田间小路上,一位身着便服的中年人正坐在田埂上与一位抽着旱烟的老者交谈着,身边站着七个学生模样的人边听还在边在手上的本子上记着什么。

    这位中年人就是新任杭州知府,原京师大学堂教导主任——严复。另外七人,则是他从大学堂中精挑细选出来优秀学子,跟在他身边去学习并帮他参谋公务,将来干的好也许可以出任一任地方。其实这也是皇上的意思,一则可以打破千年来官员唯一出仕的路径——科举独霸的局面,向民间传递一个信息:出仕为官并绝非只有八股读的好才能为官,其它方面好亦可择优而仕。因此这七人都是算数或机械或会计等学科的优等生;二则,如今官场暮气深深,让年青人的热血冲动也正好去冲一冲,并寄期望于他们能推开新时代公务员的大门。当皇上将旨意告诉他时,他也在学堂内或明或暗的着实细细挑选一翻。然后带着皇上的旨意就出来了。

    历史中刚毅是在甲午战争爆发后,以候补侍郎入值军机的,而现在出于对光绪的戒备和朝局的稳控,慈禧提前走出了这步棋。光绪自然明白慈禧这步棋的用意,无非觉得在洋人面前光绪变的越来越重要,而且唐绍仪居然懂得用洋人来压制朝廷。只是慈禧还不甘心,放着军机处那么多心腹不算,还把刚毅调入军机来牵制自己。你慈禧派人盯着光绪的言行,光绪也有人盯着你慈禧。

    经过了一年半的历练,光绪其实早就看开了,慈禧无非玩的就是已经玩了几十年的那套牵制打压,让自己永远只能在权利中枢的边缘徘徊。无所谓,朝政之事,光绪本来就还要向慈禧学习,再说光绪也没那么多精力陪你玩制衡的那套游戏。

    而光绪这次也聪明了,之所以能这么做,人员的问题上光绪可是找的礼亲王商议,当礼亲王提出让选原来的杭州知府出任江苏巡府,光绪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做为交换,礼亲王自然也会同意光绪选出的人员。这样一来有世铎的同意,那太后慈禧那关也就不会反对了。可当大家都以为光绪会选跟前红人的唐绍仪时,光绪出人意料的选的却是京师大学堂教导主任严复,一时间众人皆不明所以。而唐绍仪却跟没事人一样每天来往宫中与各国公使馆,脸上依然笑呵呵的。

    自然会有人去问唐绍仪,唐绍仪却只是笑笑,避而不谈。唐绍仪明白,其实只要他点个头,这杭州知府就是他囊中之物。因为光绪跟他说:没让你去当这杭州知府是不是心中有所不快,如果是这样,你只要点个头你就是这任杭州知府。唐绍仪摇摇头。他知道自己的长处不在处理地方事物,而是在外交方面。()虽然他心中也曾有点想法,但光绪的话很好的开解了他。光绪说:放眼整个大清,能懂得外交事务的除了李鸿章也就是你了,而李鸿章为地方总督,眼下朝局如此,朕身边也只有你了,如果让你出仕地方那朕将无人可用。朕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务需要人来协助,所以请原谅朕小小的私心。

    即便如此,还是为防万一,唐绍仪出了个主意让光绪做了一点小小的手脚。眼下新军改制在即,慈禧突然调刚毅入值军机,谁知道会生现什么变故。所以光绪在旨意的写的是:新任杭州知府严复交接完成后,原杭州知府再与刚毅交接,而后刚毅再返京述职。而严复更是出京后没有直接去杭州,而是在杭州府地上转了一圈,一面了解地方情况为将来好配合皇上施政,二来先把上任时间拖上一个月。这样等刚毅交接完回京再与各部公卿大臣相互拜访完,时间至少到了十一月了,那时新军改制肯定已经结束。说到底光绪在内政上还是怕了慈禧。

    杭州自古来便是水陆交通要地,人杰地灵,自是繁华无比,各种商铺酒肆遍地。不管原来有多少家就自称最高档最豪华,但现在敢说这话的就一家——四海酒店(杭州分店)。四海酒店内部陈设在极具中国特色的同时,也点缀着西洋风格让人赏心悦目,就说那摆设的瓷器虽说是赝品,那也是京城琉璃厂一等一的仿品,也是值过千两的东西。更不用说这菜色口味,单就这是女服务员身上的青纯气息,怎么看都比那青楼红牌还要漂亮几分。

    这是因为京城四海酒店的盈利足以满足周勤等中情局京城人员的活动经费,所以光绪学日本人的乐善堂模式,以四海酒店为名在年初之时,在天津、上海、杭州、武汉、广州等大城市分分开设分店,不仅可以为中情局的人员做掩护,还可以通过来高档酒肆的人在聊天中获取一定的信息。一面借机会培养人员,一面可以用盈利来补贴部分中情局的费用。这里没人敢闹事,因为闹事的那主现在一家人都还在牢子里呆着。

    四海酒店开张不久,就因为名气传遍四方。一位公子哥慕名前来,公然在酒店大厅内调戏女服务生,当保安前来时,那公子哥还很嚣张的说:“你们也不看看爷是谁。我爸是李刚。”李刚是江苏巡府知事,有点副省长的味道。可没想人家酒店就没把李刚当回事,转眼就把这主给丢了出去。随即众人纷纷劝说老板敢紧跑路。当杭州官兵兵围四海酒店时,众人皆为如此高档酒店转眼化为灰烬而惋惜时,老板却反过来笑嘻嘻的安慰大家:小事不提也罢,敝人及四海酒店竭诚为乡亲们服务。围店官兵不知何故纷然散去,随后就传来李刚一家人锒铛入狱的消息。

    更让人震惊的是皇上亲自过问此事,旨意言道:去岁江苏路捐案,知县之子便视天子于无物。今日不过知事之子,再借父辈之名行跋扈之事。其子身无功名不过借其父之职,便如若高人一等,那其父更是何等乖张。此,朕亲旨将李刚一家抄没并全数投狱,若无朕亲旨胆敢放人者一律同罪。也望各地官员在洁身自好之时,不忘管束家人。切莫再让因家人横行乡里而罪连全家以至全族。

    皇上的旨意传到杭州,四海酒店老板这才出来一脸和气的说:“在京城,无论王公大臣还是洋人鬼子,在四海酒店内都得按四海的规矩来。更不提这小小知事,还是其子,在四海酒店眼里不过蝼蚁一般。”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这四海酒店的后台是谁时,一日深夜,四海酒店的女服务员独自穿过黑暗小巷回家,遭遇匪徒欲行不轨。可没想匪徒近前只见女子所穿四海酒店统一的服务员服饰,吓的掩面而逃,生怕被女服务员认出来。此事虽传为笑谈,但着实再无闹事之人。

    而今晚的四海酒店灯火通明,杭州富豪们包下整个酒店就为迎接新上任的杭州知府严复。此时严复身着三品顶戴,手举酒杯,与当地富豪们把酒言欢。这次他把学生们留在衙门内办理交接事宜,他不想过早的让这些优秀的学子们过早的接触这官场的黑暗,而消磨他们的斗志。所以独自前来。

    “众位乡亲父老,本官得皇上荣宠,有幸出任地方。还望各位乡亲父老给予大力支持,若本官能在任上真正造福地方,那本官才算是不负皇上之恩典。”说完严复举杯而尽。

    “那是那是,大人之名早已传遍杭州,能得大人为父母官。实为我杭州百姓之福。”众人皆捧。

    “说来惭愧,虽得皇上恩典但本官实为初次为官地方,又是初来杭州之地,人生地不熟,更是不懂规矩。今后若本官行事有得罪之处,还望诸位乡亲父老能于海涵一二呀。”

    “大人过谦了,大人早有国学大师之名,我等如雷贯耳。大人又是皇上亲点杭州知府,我等还盼大人能为我等主持公道。”

    “本官为任地方自然要力保一地安宁。倒是诸位皆是当地名流,要起好带头之做用呀……”

    严复很谦虚,富豪们却不断拿严复往事夸赞。就这样你来我往,菜没吃几口,酒却过了三五巡。

    今天能坐在这里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有些家族更是通过官商勾结进而做大。这些家族中都有专人负责对官员的应酬,有的更是就是京城中早就安了点的。京城中但有风吹草动立马就能传回来。就在严复受召入宫奏对之时,就有敏感的人察觉出严复可能出任新杭州知府,随后各家族的人手就活动起来,严复生平喜好立马就公诸于众。而远在杭州的富商们就可以针对性的安排点活动了。

    一旁坐着的是个盐商,肥胖的身体早已超出了椅子的范围。就是笑起来,脸上的肥肉就会跟着抖动起来。肥盐商拿出本红色的礼单:“这些是草民们备下的一点薄礼,还望大人笑纳。”

    富商们这么做倒是官场常规了。新官倒任,地方士绅们总要拜见新的父母官,探探口风,以后要办什么事至少也先混个脸熟不是。而通常情况下,做为新任官员在地方士绅们第一次集送礼时,一般都会说些冠冕堂皇,义正言词,无功不受禄的话推辞一翻。然后士绅在酒后再将礼物称夜色送到衙门后门。可严复却拍拍手,伸手就拿了过来还细细的看了起了。这让士绅们一时间不知所以。

    “哟,这可都是好东西呀。有王羲之的字,还有唐伯虎的画。好呀,本官最喜这些,乡亲们费心了。想必本官来前,诸位已得知本官之为人了。”严复这话说的有些不阴不阳。

    这话怎么接,严复难道有意怪罪被人调查了。一位绢商接口回道:“大人乃当世名流,普通金银自看不上银。也只有这些书画才能配的上大人之名。”

    “诸位过誉了。这还有一处宅子。”严复指着礼单说:“看来诸位深知本官贫寒,想必这宅中也有不少美侍娇妾。这张礼单折算成现银怕要上百万两吧。”

    “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大人笑纳。”众人皆应道。可心里却开心了,他们最怕这文人死板,不通情礼。只要你能收下,那今后的事就好办了。

    “本官也不似它人表面推脱,却在背后收礼。本官当面就收下了。”严复合上礼单:“先谢过诸位之厚爱,但本官收礼却有些规矩,先下告诉诸位。”

    “请大人明言,草民们定当准从。”

    “本官乃皇上亲点,诸位想必也知道此时定有无数眼睛盯着本官。若本官今日收下礼物,明日定遭弹劾。那诸位之礼岂不打了水漂。故而本官收下礼单,这礼物本官更愿折成现银寄于诸位家中。如此他们便无话可说。”严复抱拳朝北:“皇上圣明亦有心图治,臣等自当竭尽全力以达圣意。诸位也知皇上已在直隶及东北大建工厂,故本官来前皇上召见时也希望本官能在此方面有所作为。本官承蒙圣恩,故这工厂肯定是要办的。”

    说到这严复停了下看,细细观察众人表情。只见众人一脸茫然,本来都是些商贩人家,哪个晓得这工厂如何去办?

    严复笑道:“看诸位之意想必有些抗拒。无妨事,这也就是本官愿折成现银寄于诸位家中之原因。诸位只须将礼品拿回,待本官之意再拿出银两开办工厂。如此一来,江南富商可就算是在本官号召下纷纷办起工厂了。办成自是皆大欢喜,不成也是我们没有经验嘛。诸位可明白?”

    “明白明白。”富商们怎么不懂,不就是拿我们的钱为他自己铺平官路嘛。

    “明白就好,不谈官事,只谈风月。今日当一醉方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