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三十七章 悲喜各不同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琪木格,女,哲里木盟科尔沁右翼前旗札萨克图郡王乌泰独生女。光绪十八年秋以男子身份应征入伍,因训练成绩突出被调任中央侦察连。光绪二十年在清日甲午战争中因优良成绩授予智勇勋章。随后接替因伤离队的中央侦察营营长之职,之后在各战场成绩依然优秀。光绪二十二年春,调任皇家禁卫营长……

    光绪拿的是琪木格的简历,上面写了琪木格自从军以来所有的经历,厚厚的一叠。这与之前琪木格皇家禁卫营长的时简历除了性别外并没什么差别。但另一份说明则说,琪木格之所以能以男子身份参军,主要是其她带着她的三名侍女也同时参军。因为她出具有哲里木盟的推荐信,所以也特意安排她于三位侍女同住,加之她与其它战友并不合群,所以一直没能发现她的真实身份。而她之所有哲里木盟的推荐信,一则是乌泰从小把她当男孩养,最重要的原因是草原上的不孩子没中原女子的娇气,她更想证明自己的能力。

    光绪将琪木格的简历放回桌上,白了眼坐在对面的杨枣儿,没声好气的说道:“我不纳妃的原因早就跟你说过了。后院争斗可能再所难免,但决不能影响男人在外拼杀。尤其咱们是皇室,牵一发而动全身。琪木格是王女,还是蒙古人,满蒙联姻那是自太祖起就有≥,的规矩。我之所以会娶你除我们能说的话外,更重要的就是你的汉女身份,娶你就是为了消除满汉间的对立。富白美子是日本人。即便我再宠幸她,她的孩子也不可能立为太子。但琪木格的孩子就不一样了。你这肚子里太医说可能是女孩,万一琪木格率先生下男孩怎么办?贵族会要求朕将琪木格的孩子立为太子。因为这代表着正统。但现在朝堂上多是汉臣,汉人已经实际掌握了整个国家,他们必然会支持有汉人血统的皇子继承大统。如引一来这势必导致朝野争斗,现在的国际形势跟本没有让中国停下来的时间,只要朝堂一但开始争斗,整个国家的发展就会陷入停顿。外国势力必然重新扑进中国,那时毁掉的可能就是中华的未来――你呀你,我把家里交给你管,这纳妾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说一声。”

    听着皇上满腹怨气的话语。杨枣儿真的有些怕了。做为一个从小生活在很传统家庭中的女性,三从四德的教育可是从小接受的。虽然大了以后接触到了西方思想,但传统观念哪里能轻易改变。民间大户人家妻妾成群本就是稀疏平常之事,更何况天室皇家。刚入宫时什么都不知道,总是小心意意。等她熟悉宫里的情况,等到能全部掌握内宫大权,尤其是当她怀孕之后光绪晚上总是时不时的在也身上蹭呀蹭的,她就萌生了给皇上纳妃的事。虽说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只是个说法,但做为皇帝总得有三妻四妾才行。虽然她心底也认为这些女子会跟她争宠。但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只是平民家出生的女儿,才入宫年余,皇帝太后都宠着她,所以杨枣儿跟本没有意识到。皇帝的一举一动都有着深深的政治目的,包括娶她为后。

    “好了好了,也不是没有办法。”看着一脸委屈的枣儿。光绪心又软了:“对蒙古攻略即便一切顺利,琪木格回宫也要等到下个冬天。你也快要生了。等生完这个女儿咱们再努把力,争取在琪木格回宫前怀上个男孩就没问题了。另外。我已下令国安局盯死乌泰,只要他生下男孩就地灭口,那乌泰就没有男孩来继承王位。我会在纳妃之时宣布琪木格的长子将继承乌泰的王位。那么即便她再生儿子也不太可能被立为太子。如此一来希望朝堂能平稳渡过。”

    好不容易劝住了委屈的杨枣儿,光绪才将她扶到房中。怀孕的女人干什么都显的笨拙,所以枣儿睡前起后的更衣换鞋,光绪从来都是亲自上手。直到美子进宫这才将这些事接了过去。

    美子为皇上更完衣后就退出皇后的房间,杨枣儿本来要让光绪去美子的房里,但光绪却抱着枣儿躺了下来:“今晚陪你。”

    京城内的日子因为春节的到来日渐热闹起来,朝堂年终的各项统计工作也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似乎一切都一如平常,除了东北各部频繁的调动,大家都知道这时打不起来,战争将在年后爆发。

    火车,普经以为会震动先祖陵寝的铁家伙,现在在老百姓眼里也只不过是一种比马车厉害,一次能拉很多很多货的大铁车而已。没有曾经望而恐惧的感觉后,百姓也愿意近距离去看看甚至是去摸摸这个来自洋人的稀罕玩意儿。随着大清铁路建设的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工地上也需要更多的劳力。也因为铁路工地很多都在深山里面,铁路修筑商就用小火车拉着农闲时的百姓进工地干活,久而久之百姓们也就见怪不怪,必竟是一种跑的比马车快还稳当的家伙。将来走走远方的亲戚坐火车也快不是,就是火车票好贵。

    当然贵,越是新鲜事物前期的研发和初始投入的成本自然要尽快收回来,所以说任何新鲜事物都不是普通百姓可以玩的起的,单是一张座位票的价格就是小工厂主都觉的贵。但对于商家而已,时间就是利润,为了能争取到订单,为了创造更多的利润,车票贵也得接受呀。路近的还好,坐上半天也没什么。对于远途就难受了,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跑二天一夜,火车上有专门的卧铺车箱,但为了能省点火车票钱,只能坐在位子上看着窗外日升日落。

    第一次坐火车的杨岐山刚上车时显的有些兴奋,月台上一排钢铁显的是那么威武。趁着过年学堂休学的空档,他受宁波知府和杭州巡府的委托。去京城向他当将军的女婿打听打听,这年后教育部是如何选派进京的先生的。京城各地的小学堂正在最后的建设当中。这朝廷何时能把政策下放到地方呀?这要是争取下来不仅仅的政绩,那可就是教化一方百姓的大功德呀。

    杨岐山本在地方上就颇有些名声。加上当还有当将军的女婿,就成了进京打听消息的最好人选。既然是受官府所派,那自然不用自己掏腰包出路费。巡府大人更是大笔一挥,让他带上夫人进京。不用自己出路费还要以顺道看看即将临盆的女儿,杨岐山自然是乐意的。在巡府大人的安排下,杨岐山带着夫人在上海登上了去京城的火车。杨黄氏怎么也没想到,火车上还有睡觉的地方。

    杨岐山看着窗外变换的景色却心思沉重,本来大过年的不宜离家远行,但他实在放心不下。到不是这官府的委托之事。而是出在他怀里那张半年前的报纸。报纸上印着皇上大婚时帝后二人的画相,杨岐山每看一次都更觉得画中帝后与自己的女儿女婿更有一分相似。这次进京就是要好好看看这女婿到是底是谁。

    然而在遥远的美国,一支纤手轻轻松开,同样印有清帝大婚照片的报纸飘进了火堆。一场纯西式的婚礼正在举行,身着洁白婚纱的安茜笑容满面的在礼官的引领下走向自己的新郎,而台上穿着笔挺西装的黄兴也正含情脉脉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新娘。

    卧铺票虽然贵,但依然没有空位。车厢里满当当的全是男人,这让头一次出门的杨黄氏实在不舒服,但既来之则安之。再不适应为了去看京城的女儿也认了。二天一夜很快过去了,旅途劳顿许久终于听到车厢里的话:各位旅客,前方即将到达本次列车的终点站――北京火车站,请带齐您的行李准备下车。

    拿起只带了洗换衣物的包裹。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踏出火车的那一刻,杨黄氏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终于下车了。因为火车站有规定。除非是老幼独行,不然是不准进站接送旅客。不然抓到可是要关进班房的,所以月台上全是脚步匆忙的人群。杨岐山无所谓的看看左右。拉着夫人的手就要跟随着人群向外走去。杨黄氏突然甩掉杨岐山的手,这老夫老妻的在大庭广众之下牵手让人看到岂不被人笑话。请知夫君却一脸怒色道:“干什么?如此人多繁杂之地,万一你走丢了让老夫如何向女儿解释?”

    杨岐山重新拉着夫人的手才发现,少女时代的滑嫩的双手如今已经老茧成片。杨岐山轻轻的抚摸着夫人的手,不由感触的说道:“夫人操持家务,辛苦了。”

    杨黄氏害羞道:“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话。莫被人听去惹人笑话。”

    “老夫管他何人笑话。只要夫人不笑话就好。”杨岐山拉着夫人的手笑呵呵的跟随着人群向外走去。

    杨黄氏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夫君也有许多温柔,被夫君牵着手感觉好像回到当年少女时代一样。听说洋人都把这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叫浪漫。

    在杨黄氏的记忆中,除了新婚头两年外,自己的夫君好像从来就没有牵着自己的手过。如今被夫君牵着手走在人山人海之中,杨黄氏心里平静极了。多想这条路走不完呀――

    下楼梯,走地道,在灯火通明地道的那头是检票口。杨岐山出示两张火车票后,便牵着夫人走了出来。因为不熟悉地方,他没有随着四散的人群,按女儿信中所写出站后直直的往前走。

    “父亲――”一声悲喜交集的呼唤在前面响起,那里站着正着已经嫁做人妇的女儿。

    杨黄氏看见女儿立可丢下夫君的手跑上前去,将女儿抱在怀里好声音安慰:“不哭不哭,这怀孕的妇人可不能哭的。让娘好好看看你。”杨黄氏上下仔细打量一翻:“好好,脸色红润人也富态了许多,看来李明待你尚好。”

    “娘,女儿看见爹爹牵着你的手了诶。”杨枣儿很八卦的问道。

    “都是你爹爹这个老不羞,说是怕你娘走丢了非要拉着。你娘这么大人了怎么丢的了?!”杨黄氏这也就是嘴上硬。

    “哼!”一旁的杨岐山不乐意了,等女儿过来见礼后才说道:“李明未何不见。老夫大老远来看他却不来迎接,还让你一怀孕的妇人来接是何道理?”

    “女儿代您女婿给您赔罪了。这不是朝政繁忙实在抽不出空来。”

    在一群精壮汉子的护卫下,杨枣儿一家来到停车厂。坐车离开火车站。坐在后座上的母女说着体自的话,杨岐山坐着前座上看着窗外的京城。果然繁华。

    “前面就是紫禁城了。”杨枣儿在车中告诉父母,不一会车就从天安门前驶过:“今日先回家好好休息,明日女儿再陪爹爹过去看看。”

    “胡闹。”还好这是在车里,不然杨岐山非得当场跪下不可:“此乃天子居所,不得胡言。”一句话却让开车的侍卫笑了。杨枣儿笑着也不答话,心想不知等到爹爹见到皇帝女婿时会是一副什么场景。

    车队拐了个弯,卫兵的检查过后,在太阳收起最后一丝阳光只剩天边余辉时。驶进到处是穿黄马褂卫兵的地方。车队停在了瀛台桥北,就在杨岐山下车的那一刻,北面的国务院也正好到了下朝的钟点,一身龙袍的皇帝在大臣们的簇拥下从大门里走出来。杨岐山跟本来不急看皇上长什么样,第一反应就是赶紧低头跪下,还不停的招呼夫人女儿一同跪下,千年来的帝王统治早已深深的扎根在这些文人士子的心底。

    “岳父大人快快请起。”光绪上前搀扶起杨岐山。

    可没想杨岐山才站起一半突然又跪求下,口里战战兢兢的说着:“皇……皇……皇……草民叩见吾皇万岁……”

    “岳父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岳母大人也快快请起。”光绪搀扶起杨岐山时才发现。岳母杨黄氏早就昏厥了过去。这才抱拳道:“小婿公务繁忙,未能亲自至火车站迎接岳父岳母大人,还请泰山大人海涵才是。”

    “不感不感。”杨岐山依然震惊在自己的女婿真是皇帝的震撼当中,对于前来与国丈见礼的百官只是机械的应答。主楼内,杨岐山夫妇给两宫太后见礼。因为皇上总说一家子要过的热热闹闹的才显红火,慢慢的太后们也喜欢这样的氛围。所以晚膳是坐在一张大圆桌上吃的。只是杨岐山夫妇无比拘束。整个亲家见面的过程就是太后们在有停的说,杨岐山夫妇在不停的点头答应。只有太后们夸赞皇后贤惠时。杨岐山夫妇才显出些许笑容。皇帝、太后们一举一动带来的威严感,让杨岐山夫妇备感压力。

    也许看杨岐山夫妇太过拘束。太后们早早的回颐和园休息去了,皇上也被大臣们叫到前殿去了之后,杨岐山才想来好像自己还没给皇后见礼。

    枣儿自然拉着父母不让行礼,让下人退下去后才细细的说道自己当上皇后的经历和这一年多的皇宫生活。

    皇上依然要每日上朝,枣儿就陪着父母乘车游览京城。因为临盆在即,没有远行,就在京城内走走。各路大臣也纷纷携带礼物来拜见国丈大人。杨岐山夫妇不仅第一次看到了皇宫大内雄伟的模样,也第一次听皇上亲口述说皇帝的悲惨人生: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干的比牛多……原来皇帝的日子只是想象中比较好而已,经过切实的近身接触和了解,杨岐山现在是这么认为的。

    一年又一年的更替,新年晚宴一如往常的举行,今年歌舞更多了一些。有传统的中国舞乐,有洋人曲艺,百官员们坐在前排谈论着对着高台上的各类舞曲,品尝着桌上的百味。商人们在后面的场地时谈论着自己的商品与别人的商品。往年的大清皇家新年晚宴是由皇上主持的,但今年换成了总理大人。因为皇上需要陪着皇后,这可是大清皇后第一次出现在新年晚宴上,万万马虎不得。

    一切都有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再有一个多时辰就是新年了。却在此时,皇后突然腹痛不止,裙下流出一摊水。不好羊水破了。

    年三十晚上皇后就突然要生了,晚宴也顾不上。瀛台内乱糟糟的处到是焦急的人群。太医院来人了,京师医院来人了,至于稳婆,三个月前两宫太后就找好一堆,如今早就进楼内了。最后两宫太后火急火燎的也赶来了,这才有人主持起宫内大小事宜。

    等待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熬的。听着屋内一声接一声的惨叫,每叫一声,光绪的心就抽紧一分。这都叫了快一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反应?光绪急的满头冒汗。

    终于听到屋内枣儿的声音了:“好痛呀,我好痛呀。我不生了――”

    “好好,不生,咱不生了……”光绪急的在外大叫,却被东太后一巴掌拍在地上。

    看着一盆盆的热水被端进去,一盆盆被鲜血染红的血水端出来,光绪急了,抢了把侍卫的枪端在手上。但凡皇后出点事,屋里的人就都别活了。

    就在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就在新年烟火在天上绽放、照亮天地的那一刻,屋里终于传来孩子洪亮的啼哭声音。终于生了,稳婆出来了:“回禀皇上,回禀太后。娘娘生了位公主。母子平安。”光绪听完松了口气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心的笑了。

    瀛台内闹翻天了,太后迫不及待的进屋看她们的孙女去了,杨母也进去了。

    寇连材喜气洋洋的来到晚宴上,向焦急的满堂宾客宣布,大清的公主出世了――满堂中外官员商家无不向大清的皇家总管道喜。这自然是可喜可贺之事,也是要公告天下之事。李鸿章乐呵呵的代皇上感谢众位的恭贺,然后召集朝臣朝瀛台贺喜去了,只是他们心中却总有一丝丝的不甘。消息传至王公贵胄家中,他们松了口气开始准备贺礼。消息传至参谋本部,值守的王士珍长叹了口气,将刚刚包好的由黄金打造的枪炮军舰给收了起来。开始另外准备贺礼。

    瀛台内,杨岐山来到皇上身边却有些叹息的说道:“皇上还年青,时日还长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