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三十章 日本请和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炮声隆隆不断,东京城内外炮火整夜不停,每一次火光的闪动、每一声爆炸的轰鸣,就如同炸在山县有朋的心上将他坚硬心的炸了个粉碎。清国既然已经发表的声明是不再进攻,为何还会有满天满地的炮弹落下?

    这只是攻击而不是进攻,清军没有任何一支部队离开驻地,清军没有发起进攻。这就是清国军队的将领对日本发来询问电报的回复。可当日本向清国公使抗议得到的回复却是:如果不是来请降的,那就不要来烦我。霸道、蛮横无理。这就是清国人。难道就因为清国打胜了就可以不讲道理了?是的,强大就不需要解释。

    自从1894年清日战争的胜利与帝国失之交臂之后,帝国也曾奋起直追。与俄国人合作的失败丢掉了帝国崛起的基石――南朝鲜,穷尽帝国未来命运而贷款购买的舰队却在一战之中被摧毁。当清国军队在帝国本土上肆意烧杀、当清国军舰在东京湾如入无人之境时,山县有朋就知道大日本帝国不可避免的失败了。整夜的御前会议讨论的不再是如何抵挡清国可能的进攻,而是如何借英美等国在将来的清日谈判中尽可能的减少损失。

    ↘, 窗外的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明媚的太阳预示着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太阳无私将温暖洒向大地,可山县有朋的心却如坠冰窟。欧洲列强纷纷向日本施压要求日本立刻停止抵挡,恢复东北亚和平。虽然山县有朋并不甘心,可这就是事实。无可拒绝。

    不甘心的还有光绪。在那个世界,南京的仇不知何时得报。可在这里。如今机会就摆在眼前,只要光绪一声令下。中国的海陆空三军就会冲进东京,将日本在南京干过的事再干一遍。可事实并不允许,英美等国不会让清国如此乱来,因为他们需要日本来倾销他们的商品。大清国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做,因为这样会让战争延长,朝廷财政无法继续维持战争。所以和谈成了必然的选择。

    光绪一拳砸在墙上:我恨呀,南京的血海深仇何时才能得报!

    大清国朝会没有因为皇上未到而有任何影响,所有事务按部就班进行着。在清国外交部的建议下,英法美俄等国纷纷向日本发出调停电文。希望日本能分清现实。唯有德国很不乐意,因为他们雇佣来的清国第六师还没有把整个九州岛给占领下来。

    发完电报的各国公使全部回到了自己的使馆,因为得到清国的通报,后天清国飞艇将会从利岛直接飞回北京。所以他们召集各自的使馆工作人员和武官开始商讨如何应对事宜。

    时间的流逝总是固定的,悄悄的、无声无息的,不为外力所改变。太阳踏着日复一日的脚步从海平面渐渐升高。东京湾内、龙吟号上。

    “山县搞什么搞,不来就不来拖什么时间。他以为拖几个小时他就有办法抵挡我军了?再有三分钟就十一点了,他不来我可就走了,那边还等着安排进攻事宜呢。”冯国璋很不满意朝廷下达的停止攻击命令。这可是大清国第一次远征海外,如果能一战而克敌都,作为远征军总司令的他,那史书上绝对有他重彩浓墨的一笔呀。

    “冯总。要不咱们先回?”一旁搭话的是寿山,东路军虽然主要是牵制性进攻,但他可是第一攻上日本本土。就指望着靠此战来封妻荫子呢。当然打的越大越好。

    “那还等什么都赶紧走,老子好下手。不过说好了。先到先得。你们陆军别来抢海军的地盘。”吴德仁是真的急不可奈。朝政已经确认,以后数年将以内政为主。军事上也训练陆军为先。海军在此战后其规模不仅不会因为缴获日本六艘军舰而扩大,反而要进行全面裁撤老式舰支并出售部分旧舰支以补允建设所需。这让视舰船比命还重要的吴德仁不能接受,他可就等着这次在日本大抢一票,这样海军自己就可以不靠朝廷经费养活多余的军舰了。

    如果不是有陆军两位司令在场,冯祁免不了又要对吴德仁叫唤几嗓子。别看陆军两位司令说的好听,可坐在椅子上的屁股可是动也没动。陆军全是皇上一手带出来的部队,没有皇上的命令,陆军决对不会主动进攻。

    海军不同于陆军,现在大清海军主力中除刘步蟾林曾泰二位外,其主战舰支全是当年从夏威夷过来的人。因为在夏威夷没有经过国内官场的那些门门道道,也因为无论是在夏威夷的李恩富还是回国后的皇上,都给了海军最大的支持和自主权,加上吴德仁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总司令,海军上上下下全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所以冯祁从来对这位司令都是小心提防,这可是位敢说更敢干的主。真要是吴德仁不顾军令打起来坏了朝廷大计,不管曾经立下多少功劳,皇上照样砍了。到时别说是吴德仁了,就是他这个参谋长估计也跑不了。别看皇上平时大大咧咧好像不重礼节,其实皇上骨子里是最讲规矩的。

    冯祁不由长叹一口气,自己没有程诚总参谋长的威信,不能一个眼神就让吴司令偃旗息鼓。自己只能对他吼吼了。给这么一位司令当参谋,这辈子都过的提心掉胆的。

    听到冯祁的叹息,吴德仁来劲了:“老冯,你要觉得应该打是吧。那就不屁话了,现在老子下令海军陆战准备――”

    “嗨――”冯祁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突然大叫道:“姓吴的,你就没看小日本的船已经过来吗?少跟老子昂着头装蒜,低头看左边。说你那――”

    整个舰桥里爆发出轰然大笑,就连冯祁自己都笑了:“不行,等这次回去就跟程总参谋长调职。不然老子不用死在敌人手里,也早晚得死在你手上。”

    山县有朋木然的登上龙吟号。听着舰桥上的笑声,这是清国人在嘲笑他吗?选择在军舰上和谈是山县最后的坚持。出身于陆军的他不认为帝国的勇士比清国人差,差的只是武器、差的只是装备。只果不是海军摄取了绝大部分资源,如果不是海军一战而败,大日本帝国的陆军决不会有如此惨败。

    “诸位,贵我两国激战多日,双方将士死伤无数。为天下百姓之福址计,我代表大日本帝国政府和天皇陛下前来与贵国进行和谈。”龙吟号前主炮炮管下,山县有朋向坐在对面的四位清军海陆军将领递交文件。

    “大日本有多大呀?明明是投降非要说请和,死要面子。”吴德仁一句挑衅的话就让山县有朋脖子上的青筋直跳。

    山县有朋深呼吸一口。平静的说:“各位要求我亲自前来,我来了。各位要求我们停止一切敌对行为,我们也做了。日本政府已经带着最大的诚意前来和谈,如果各位拒绝,那我们必将死战到底。大日本帝国决不会投降。”

    吴德仁还没来得及拍案而起,就被冯祁按在座位上。坐在主位上的冯国璋示意山县有朋坐下后说道:“我们只是大清前线领兵的将领,我们只负责传递皇上的旨意。我们只有三个条件,只要你们答应,我大军必然不再挑衅。至于具体和谈需你们到北京去谈。只要和谈一结束。我大军就会全部撤离日本,我国不会干涉日本内政。”

    “那么,请将军说出你们的条件吧。”

    “一:从明治开始,日本最高统治者不得称皇。只能叫日本王。不得使用朕、制、诏等皇帝专用术语,接受中央朝廷的册封。二、与我大清正在对峙的所有日本军队向清军缴械、与德军对峙的向德军缴械。三、日本必需高度体现和谈的诚意。”

    山县想了想:“如果接受大清的册封就等同于日本向清国藩属,估计英美包括德国都会反对。这点我们不敢答应。至于是称皇还是称王,只要清国不干涉日本我相信称呼什么并不重要。日军可以缴械。但需要是签订和谈协议之后再进行。至于第三点我不明白,如何做才能做到贵国所谓的高度的诚意。”

    “你说的没错。接受大清册封这件只能等到北京去谈,缴械的事我们与可以理解。但朝廷的旨意要让你们搭乘飞艇于后天一早前往北京,所以在明日日落之前,你们必需发表声宣称:为响应各国及本国民众祈求和平之意愿,日本天皇将改称日本王,不再使用朕、制、诏等皇帝专用术语,以示和谈之诚意。就是这么一句话,允或不允而忆,别跟我们讨价还价。”

    愿想不过口头答应一下先敷衍过去,反正英美等国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日本向清国藩属,等到和谈之时再借英美等国之势力争一下这事就算完了。没想到清国却要求在和谈之前就要发表声明,一但这份发表,就真正意味着日本向清国投降,清国要从心底彻底打垮日本再兴崛起的可能。

    山县有朋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我们知道了。”说完站起来行礼后就要离开。

    “慢着,还没谈完着什么急呀。”吴德仁不急不慢的说着。

    山县有朋转过身来问:“贵国提出的条件我们已数知晓并应允,难道贵国还有其它条件?”

    “那不过只是朝廷的条件,我们军队的条件还没说呢?”冯国璋站了起来:“中日是一衣带水的邻帮,也曾受我中华文明之恩惠。我们也别绕圈子了,山县首相应该也熟知中国历史,我中国大军在外征战得胜而归,按例是要向吾皇上贡的。”

    “不知贵军需要多少钱财,如果不多我可以答应。”

    “要是拿了这钱,你们一定会到处宣扬说已经赔给清军赔偿了。山县少打小算盘,赔款那是和谈的事,咱不管。你们日本抢了不少我中华国宝,必需交出来由我带回国。”才说完冯祁拍出一张名单。

    山县有朋无比惋惜,他确实有这个想法。只是当接过名单一看却不由怒火攻心:“这些都不是抢的,是买的和贵国前朝赏赐的。他们留在日本已经超过一千年了――”山县不激动不行呀,名单上所罗列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国宝更日本传世之宝,包括南宋著名画家马远的《寒江独钓图》,王羲之《妹至帖》、《定武兰亭序》、《十七帖》、《集王圣教序》,前凉时代的《李柏尺牍稿》,全都是难得一见的稀世文物珍品。还包括世界上传世唯一的一个五弦的琵琶――钿紫檀五弦琵琶。

    “那没办法,多少给二件。不然我们如何回去向吾皇交旨。”吴德仁一脸赖皮像:“除了财宝外,还要有美女。”

    山县强忍着怒火:“你们要多少?”

    “一个就好,我们希望贵国在对华和谈时由此女出任谈判团长。”吴德仁奸笑起来:“听说明治有个十八岁的女儿叫富白美子,很是漂亮。记住,除非我国提出,否则她只是一位代表,你明白吗?(前文已修改)”

    山县有朋带着一身伤回去了,就因为他“八嘎”了一声音,就被吴德仁给揍了。

    “陛下,清国条件还请陛下圣裁,清国说他们可以自己来拿。此外清国将军们不希望公开公主殿下和亲一事,一到清国人自己提出。另外,我这一身伤就是清国人的警告。”山县有朋口述清国条件后,就退下去疗伤。独自己留下明治黯然神伤。

    为了帝国的命运,降皇为王不是问题、拿国宝给中国也不是问题,唯有这个女儿,明治真心舍不得。清国如今点明要人,自己再不舍得也要往外送呀。明治思良许久,还是决定先与皇后商议后再告诉美子。如果她不愿意,明治宁可迁都再战,也不会把美子送走。

    皇后一条美子的寝宫早在几天前被轰炸,可一条美子宁愿住在这里也不愿搬离。当明治来到皇后寝宫却看到皇后正伏在案上哭泣,女儿美子正在一旁劝慰。

    “父皇,您不必说了。美子愿意嫁到清国。”

    第二天正午,日本发表声明:为响应各国及本国民众祈求和平之意愿,日本天皇将改称日本王,不再使用朕、制、诏等皇帝专用术语,以示向大清恭谨之意,并示和谈之诚意。同时按清国要求派遣以皇长女富白美子为代表,首相山县有朋为副代表,全权代表日本国赴大清展开和谈。

    “李相,咱这么干万一让皇上知道了,怕是吃不了要兜着走呀――”王士珍忧心忡忡。

    李鸿章哈哈大笑并不回答,到是一旁的礼亲王世铎满不在乎的说道:“王总长勿需忧虑,老夫将此细报两宫太后之时,两宫太后大悦,还夸王总会办事。皇上子嗣事关帝国兴衰,两宫太后早对皇上不纳妃子心怀不满。此事太后已经照准,待和谈完成之后两宫太后会亲自下懿旨纳富白美子为皇妃。那时皇上答不答应都得答应。”

    “那皇后怎么办?”林启兆也很不放心,他们都是新贵,朝中没什么根基。要是皇后吹吹枕头风,这后果……

    “此事关大清未来之战略,是由皇上一手决之,我等臣工不过选择一个更好的办法而已。老夫自会找机会亲自向娘娘进柬。皇后娘娘乃是一代贤后,深明国家大义之所在,不会不同意的。”李鸿章到是满不在乎。(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