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一十八章 不留后患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西乡从道悠闲坐在横须贺港的办公楼静心的品味着茶水的清香。

    说到茶自然要提到中国,中国在茶的发现和使用已有四五千年历史,且长盛不衰,传遍全球。茶是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发于神农,闻于鲁周公,兴于唐朝,盛于宋代,普及于明清之时。原始公社后期,茶叶成为货物交换的物品。到武王伐纣之时,茶叶已作为贡品。沏茶、赏茶、闻茶、饮茶、品茶与其说是习惯还不如说是一种礼节的象征。饮茶时的一举一动无比有着深意,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全在这一杯茶中。

    可做为茶文化的发源地的清国皇帝却偏偏喝茶喝出笑话了。说是光绪与众臣饮宴,正式开始之前都是要上茶的。一切都很好,直到侍者为皇帝大臣们呈上茶碗之后。光绪大大咧咧的把碗往边上一放端起茶碗也不管别人自己就开始喝了,直让其它大臣面面相觑,这茶是喝还是不喝呀?好在有李鸿章这位与皇上吃过饭的人在,知道这是皇上“不拘小节”(其实就是不会喝茶),所以他只能示意其它大臣开始品茶。结果礼节繁杂让光绪直问:喝个茶哪来那多讲究。还让人给换上大茶缸,小杯喝起来不过瘾。

    想到这西乡从道就想笑,茶关键就是一个“品”字,从茶中喝出人生的意义≮◇,,追求的是一种精神境界。自从茶传到日本后,就形成了茶道这种禅门艺术,和、敬、清、寂。禅茶一味,道在茶中行。象清帝那般牛饮。就不是在喝茶,是喝水。

    所以。西乡从道喝茶一向是自冲自饮,从不假手于他人。赏着茶色、闻着茶香、品着茶韵,西乡从道此刻的心里无比平和,虽然二天前的深夜被紧急召进皇宫后告之: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于旅顺外海战败,六艘被俘,十五艘击沉,仅有六艘逃离,而清国虽多舰重伤,但一舰未沉。

    虽然消息令人震惊也得到了外国公使馆的确认。但西乡从道认为这种时候更应该保持冷静。所以做为海军部长的他亲自来横须贺来第一时间确认舰队情况,即使向他通报联合舰队已经返航,他依然保持着平静的心态。直到侍卫闯进他的茶室,神色慌乱的向他报告:联合舰队可能出事了。

    “慌什么?”西乡从道怒斥慌乱的侍从。在他看来,强大的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糟糕的战绩?!

    西乡从道本来就是来迎接联合舰队的,现在舰队已经抵近他自然要去码头上。西乡从道安稳的整理好自己的服饰,踏着悠然的步伐向码头走去,浑然不顾旁边已经急的跳脚的侍从。

    可当西乡从道在码头上举起望远镜后,要不是旁边军官拼命阻拦。恐怕他早就跳到海里。此刻他心急如焚,他要问问山本权兵卫,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在哪?!此刻同样站在码头上的日本水兵和军官都张大嘴巴瞪着眼珠,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斑驳的舰身。残缺的炮塔,倒塌的烟囱,光秃秃的甲板。破洞和爆炸留下的痕迹到处可见。尤其是是敷岛号,明明前主炮正对着舰首。可一根炮管偏偏指到旁边,关键是还有一根炮管哪去了?

    六艘。只回来了六艘,还是伤痕累累的回来的。无论他们如何向远处眺望都再也没有发现一丝烟柱,西乡从道的心顿时掉到了东京湾深处,难道说旅顺外海战的结果是真的?

    并没有公布战果的日本水兵和军官并不知道实情,他们只是在心里一遍遍的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只剩下了六艘战舰,其他的军舰呢?他们在那里?

    “这就是耗资几千万英镑,被誉为远东第一舰队的大日本帝国主力舰队?”西乡从道不等旗舰金刚号停稳就窜了上去,一把揪住如同魂魄分离状态的山本权兵卫的衣领问道:“你到是说话呀――”

    “说,说,说。你要我说什么?”失神的山本如同突然推开西乡从道,大神附体般的咆哮道:“我早就说过三年之内要不和清国接触,你们谁听过我的。现在搞成这样,关我什么事――”说完却又号啕大哭起来:“帝国完了,帝国再无兴盛的机会了。”

    “八嘠。”西乡从道一把拉起山本挥手就是一巴掌:“你是帝国海军司令,要振作起来。即使失去海军,帝国还有百万陆军。”

    “帝国的百万陆军连海都下不去,能守的住本土就不错了。”在帝国参谋大本营会议上,陆军军令部长大山岩对帝国陆军的能力表示怀疑。

    这不能怪他,辽河一战把他是彻底打死心了。在拥有绝对兵力优势的情况下都不能突破清帝的防卫,清国陆军的战斗力绝对超过帝国陆军。甲午一战,帝国陆军丢掉了全部的装备空着手回到日本,之后的又是赔款又是购买军舰,帝国从列强贷来的款项基本花光,留给陆军那可怜的经费只是恢复了七个师团的武装,还仅仅只是甲午年的水平。可海对面的清国陆军,人家都已经装备上了152毫米口径的重炮了。一支拿着单发村田步枪的军队与一支装备有大口径火炮的军队交战,大山岩看不出有什么赢的机会。

    “八嘠。”山县有朋怒斥道:“大山岩君,你身为帝国陆军部长,对自己的军队一点信心都没有吗?”

    大山岩没有答话,其它人也有说话,整个会议静的吓人。自从山本权兵卫回到东京向大本营叙述了战败的经过后,就被打入监牢。从多方面收集的信息来看,帝国联合舰队却实因为训练不足导到编队混乱和命中率不足,值得肯定的是,帝国海军依然进行了激烈的抵抗。但失败的结局却让日本步入的深渊。至此,清国海军可以将他们的陆军投放到帝国任何一处海岸线。而帝国跟本无法应对。随后传来山本在狱中企图自杀谢罪,却被狱监发现最后自杀未遂的消息。让整个大本营弥漫着失败的情绪。而大山岩的话让他们陷入了近乎绝望的地步。

    “内阁已经收到英国方面的传话,清国要求帝国将最后六艘战舰做为战争赔偿交给清国,诸君是什么意见?”山本见无人敢挑起反击清国登陆的担子,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一下如同刺痛了日本内阁全体成员的心,帝国绝对不能将这最后的军舰交给清国,不然帝国将失去海军也再不能走出这遍布火山的小岛。虽然这六艘军舰已经残破不堪,但却是帝国最后的希望。所以,在场的内阁成员都明确表示不能答应清国这个要求。但对于清国后续可能的打击却没有办法。

    “清国后续有什么计划,可曾有探听到消息?”

    “只有从英国方面传来的消息。如果帝国愿意赔付军舰,清国应该没有进攻日本的计划。”面对山县有朋的问话,做为参谋次长、同时也是日本情报头子的川上操六却摇了摇头:“帝国已经无法直接从清国高层那里搞到情报,只能借助其它国家使馆和民间现象来分析清国动向。”

    川上操六没有请罪,也没有其它内阁来问罪,因为这是事实。自从甲午年宣战之后,日本在中国潜伏了数十年的情报系统被一网打尽,只留下了汉口乐善堂一处。川上操六知道清国就是要借着这最后一地来监察帝国间谍,他不是没想过让汉口乐善堂来吸引清国的注意力。而自己另起炉灶。可他如何绞尽脑汁想尽办法向清国派出间谍,九成间谍如同消失了一样再无音讯。少量逃回来的间谍带回了消息,他们只要一进清国就遭到监视,有的才下船就不见了踪影。他们甚至感觉他们才出现在帝国的港口就有被监视的感觉。为了加强对清国情报上的侦查,川上操六甚至动用了民间力量――玄洋社。玄洋社企图利用暗杀清国皇帝或者文武大臣来搅乱清国部属,可玄洋社一连向清国派出了六波刺客。最后一次玄洋社大头目头山满都亲自出发,结果他们都没回来。甚至连听说清国有哪位当朝大臣受到过刺客的惊吓都没有。到是清国多次打击企图作乱的日本侨民。这样的结果,整个日本内阁也毫无办法。

    “我也是不同意将最后六艘军舰交给清国人的。”山县有朋最后说话了:“如此一来。清国必然会向帝国展开报复。下令横须贺尽快修复六艘军舰,把全部的水雷投进浦贺水道防止清国强冲。陆军开始着手防御清国可能的攻击吧。”

    欧格讷才听完回斐利曼特关于旅顺海战的分析就立刻约见清国外交大臣唐绍仪。清国外交部尚书唐绍仪很明确的请他转告日本方面:介于日本已经没有实际赔偿能力,清国要求日本交出最后六艘战舰做为此次战争的赔偿。只是这次加了一句:不然清国将全面进攻日本。跟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再次战胜的清国已经不愿意再看英国人的脸色了。

    欧格讷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回的公使馆,清国要这么多战舰想干什么?清国想要挑战大英帝国吗?

    对于挑战英国,那是必需的但还没到时候,且不说现在能不能打的赢英国,就是日本真将军舰赔过来大清也养不起呀。海军部已经商议过了,除了龙虎级等最新的舰支保留外,定镇二舰将彻底从海军现役中退出成为大连海军学校的训练舰,其它老式舰支破损的就拆卸,情况好的就以赠送的方式交给坤甸、朝鲜和暹罗,一边帮大清养着过时的军舰以备不时之需也可借此拉拢各国以为屏障。

    日本不能彻底打死,不然整个东亚可大清就没有了竞争对手,那列强们的心思就会一起投在大清的身上。虽然打赢了几仗,但不到可以蔑视列强的地步。所以就要留着日本来为大清分担列强的注意。日本欠了美国十屁股的债,英国视日本为禁脔,再想办法把德国拉过去,法国什么的也拉进来,让列强们为日本打生打死去吧,大清要发展经济没时间搭理你们。

    之所以要逼日本交出最后的军舰,就是为了彻底瓦解日本海军。只要日本没了海军,那还能成为大清的绊脚石吗?此外,还要把日本彻底轻工业化。日本这一败等于把以后的十年甚到更多的时间给全赔了进去,未来的日子日本只能全力偿还这些贷款。日本有足够的人力资源,那就让日本大力发展农桑,制衣和纺织都不是小产业。另外要求日本开放几个通商口岸的要求不过份吧,英美等国也会有这个需求,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横须贺给拿下来。估计麻烦,英美等国应该不愿意把东京的大门交给中国人,那大阪总没问题吧。列强想抢日本市场,可你的产品要经过遥远的大洋运送过来,单在运费上你们就比不过大清吧。加上这么多年对日本的渗透、走私,还有大阪第四师团做为内应,列强的产品真能比大清的强?

    为此,大清朝廷内部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构思,说到底就四个字――养贼自重。

    想法很好,也很有可操作性。现在海军大胜之后就可以将构思具体化,但前提是要得到各列强的认可,于是外交部官员在各国公使馆频繁进出。当一个个的见意和想法将构思变成条文,就等着舰队完成基本维护后逼进东京湾与日本谈判了。就在朝臣们还在努力想从日本多挖利益之时,遥远的欧洲传来了一声不甘心的怒吼。

    惧内、贪财、小气的俄皇尼古拉二世突然宣布:俄国向法国贷款十亿法郎,要在1904年前打造一支拥有二十艘一等战列舰,二十艘二等战列舰的主力舰队。世界一片哗然。

    “别忘了对马海战后俄国的疯狂,俄国建造这些军舰的目标只可能是中国,我们不能再留着日本个这个隐患。”在国务院内部会议中,光绪下达命令:“参谋本部立刻拟定登陆日本的作战计划,各沿海陆军、海军陆战师立刻集结。这次要彻底解决日本,不留后患。”(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