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零六章 怨念

作者:鹏之飞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中华苍穹最新章节!

    不等刘树棠上前问话,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已经进来。他走到知府身边低声的问:“你可是宁波知府刘树棠,可认得此物?”这么问是因为整个房间里就他一个穿官服的人。

    刘树棠大惊,因为他看到的是从那人袖子里滑落的一块金牌上面有两个字――大内(实在不知清宫宫禁腰牌内容,以此代替)。刘树棠一脸恐慌的看着背着长枪的士兵进门,双腿一软就跌坐在地上,等待钦差大人最后进来宣判自己的命运。

    “大人这是何故?为何坐于地上?快快请起。”杨东子将宁波知府搀扶起来,却一脸好奇的问。一块大内金牌不至于将一位知府吓成这样吧。

    “你……你们不是奉钦差大人之命来拿我的吗?”刘树棠小声的问道。

    “我等奉命护卫小姐而来,为何要拿大人?难道大人有不可告人之秘?”杨东子一脸警惕的看着满头虚汗的知府大人。

    “这位大人说笑了,您是知道的,这官场上要拿一个人并不一定是此人有错呀。”原来不是来拿自己的呀,这就放心了。刘树棠一脸后怕的拍拍了自己受惊的小心肝,又低声问道:“不知钦差大人在哪,好让下官前去相迎。另外不知大人护卫的是哪家的小姐,好让下官前去拜见。”

    这下杨东子纳闷了:“有钦差大人到了吗?在下不知。至于小姐,已经来了。”

    这时,整个后堂里人全都站了起来。在这些文人的眼里。知府衙门可是很高大的存在。知府大人能请他们进后堂参议国事,虽然只有他们是这么认为。但这就是对他们的认可呀。经过数千年的中央集权统制后,衙门――已经是普通民众认为高不可攀、不可亵渎之地。他们根深蒂固的认为。除了打仗以外,没人可以不经通传冲进来。可就在今天,一群当兵的丘八公然冲入知府衙门的后堂,这已经让人无比震惊了。

    杨岐山当然也被震惊了,他不知道知府大人为何慌乱的坐在地上,也不知道知府大人说了什么。一声“爹爹”的呼唤让杨岐山从震惊回过神来,自己的女儿回来了,还把母亲也带来。可这兵荒马乱的,妇道人家来这干什么呀。

    杨岐山强称着陪着笑说:“这是在下的妻室和小女。”说完快步上前一脸惶恐的对女儿说:“快走。带母亲先回。”

    杨冬子看出来这里的人对他们的到来有莫名的担心,于是他走前去:“老大人请放心,我等受我家少爷之命护卫小姐回府。此间举动虽不合衙门规矩,实在是卑职职则所在。还请见谅。”说完杨东子礼了个军礼后,令其它人退了出去。

    杨岐山指着正在关门的军士说:“这些就是你在信中说的,要来咱家给你提亲的那个军中大将的部下?”

    杨枣儿才点完头就被杨岐山在脑门上拍了一巴掌:“死丫头,你吓死爹爹了。还以为又打仗了。”说着并对知府与众学老施了一礼:“小女顽劣,惊扰诸位实在罪过。这丘八过于蛮乱了。”

    其它学老自然回礼,口中称无妨还恭喜岐山贤弟得一良婿。唯有刘树棠眯着眼睛看着杨枣儿想事情。联想到那块有大内二字的金牌,联想到两日前闽浙总督周馥周大人在视察马尾船厂打来的电话,突然恍然大悟。皇上要娶汉女为后的事在大清官场不是秘密,远在江南的宁波府也是有所耳闻的。皇上大婚之期自然要昭告天下。皇后要回家省亲自然有京中有同僚传出,只是没人告诉他是哪而已。但前两日前闽浙总督周大人特意打电话警告他近期要绥靖地方,切不可出现斗殴事件。否则他这个闽浙总督倒霉,宁波知府就死定了。原来还不理解总督大人的意思。但有那块大内金牌就全明白了。再大的将军也不能调动大内侍卫。能调动大内侍卫来保护自己的未婚妻的,眼下除了皇上还能有谁。那眼前这位杨岐山的女儿身份就豁然而出――当今皇后。

    刚走出一步本想行礼的刘树棠。却直直的走到杨岐山面前。笑着说:“岐山贤弟,没想到令爱不止是学识出众,更是生的如此美艳。如今又许了一位朝中大将,以后愚兄可靠贤弟提携一二了。”刘树棠明白,既然皇后自称小姐,那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为官多年的他怎么不知,这马屁从侧面拍的效果才好,所以杨岐山就成了贤弟。

    “大人抬爱,当年若非大人举荐小女入京就学,哪来这丫头的今日。”杨岐山这边才客气完,那边就对杨枣儿说道:“你这丫头何时变得如此不知礼数,还不过来给知府大人见礼。”

    “使不得,使不得。”刘树棠脸都吓白了,连忙摆着双手止住上前来欲行礼的杨枣儿,真要让皇后给自己行礼,这官场以后还混不混了。只能解释道:“小姐如今是朝中大将之妻,下官还想请小姐为下官美言几句,哪敢受小姐一礼。”

    杨枣儿笑了笑,既然你这个知府要给朝中大将面子,那也不好驳斥。于是她就问道:“听家母说,大人请家父商议关于全民教育的事,不知商议的如何?”

    杨岐山才斥责女儿说,国家大事而需小女儿操心。这就被刘树棠给顶了回去:“岐山贤弟此话大为不妥呀。杨小姐可是京师大学堂的高才生,久在天下脚下,也算得见多识广。正好下官等议出个草案,正好请杨小姐指正一二。”

    客气话还是要说的,必竟是一地父母官,面子还要是给的。可当刘树棠将他们一天讨论的结果交给杨枣儿看过之后,杨枣儿眉头紧皱,问了几句后要来的朝廷的电文。

    “不对。这封电文发的有问题。要不是大人这么一说还真没注意到。”杨枣儿想了想说:“眼下先这样吧,过些时日朝廷会有新的电文过来。不过大人请放心。皇上说过这费用由皇室来出就会由皇室来出,此点无需疑虑。只是按照朝廷计划。全民教育要推广到宁波至少是二三年以后的事了。如果大人想要提前的话,却实少不了地方富户的支持。不过既然大人这么有心,不仅家父得大人眷顾,小女子也是受了大人恩惠才得以入京就学。小女子还是要承大人的恩情的。这里就给大人一些提示好了。”说完取过笔墨在纸上写开了。

    杨岐山虽然不曾为官,但多年与官府打交道也是有些眼力的。今天这局却实在没看懂,一像高高在上的知府大人,为何在自家女儿面前自称下官?为何自家女儿安坐如常,而知府大人却真如侍从般一旁伺候笔墨?那位即将成为自己女婿的朝中大将到是什么人,能让一地知府忌讳如斯?即便告辞之后。知府大人还亲自送行到衙门口?这实在太不正常了。

    在女儿和老妻的劝说下,杨岐山还是满腹心思的坐进这个叫做汽车的肚子里。确实舒服,这是杨岐山对于汽车的评价。柔弱的沙发,窗外后退的景物都让读书人感到新鲜。于是他暂时忘记知府衙门里的一肚子疑问,却问起这汽车的情况:“如今朝廷不思读圣贤之书,却一味专研这洋人的奇巧淫技。实不可取也。”

    “爹爹此话不妥。若非有这些奇巧淫技,我大清如何打赢日本打赢俄国。圣贤之书自然也是要读的,所以皇上才要普及全民教育呀。”

    “小丫头知道什么。如今东洋人组建了更大的舰队,都比大清国的要厉害。这就是不读圣贤书的结果。我大清当以仁厚治天下,这才是天下大道……”杨岐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见无人应话就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会才想起要问的正事:“你信中提及的那位朝中大将到底何人,竟让一地知府大人如此忌惮?”

    杨枣儿自然不会说你的女婿是当今皇帝。只能说李明是参谋本部的大将,可以调动天下兵马。没想杨岐山还是不满意:“观其兵知其将。这些护卫如此跋扈,想必这位将军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回去后直管写信于他。就说老夫不答应这门婚事。我杨家闺女自小知书达理,决不下嫁于毫无礼仪的丘八。”

    杨岐山的话让正在开车的侍卫的手抖了一下。车自然也就晃了两晃。心想这位老大人的脾气可真大,要是没有他们这些丘八。这天下早乱套了,哪里还有你们读书的地方。当然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可不敢当着娘娘的面说出。到是一边的杨母幽幽的说道:“老爷,这回你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放肆,即便是大将军又能如何,难不能他还敢强抢民女不成,这天下还有王法没有?”

    杨岐山义愤填膺的指东骂西,杨枣儿低头而笑不答,父亲哪里知道,你的女婿就是王法。唯有杨母一脸尴尬的不知何如是好,憋了半天进了家门让下人们全部退出去,在给老爷端上茶水后这才小声说道:“你闺女已经怀了人家的种了,你不答应还能怎么样。”

    看不上满院的财货,刚刚坐下的杨岐山如同屁股上装了火箭般的跳了起来,指着一旁笑嘻嘻的女儿就骂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我杨家虽算不上是书香门第,但也是读书人,却不知为何生出这你忤逆之女。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还有脸笑的出来,你还有没有点廉耻。让老夫打死你以还我杨家清白。”

    杨岐山说到做到,这就操起少扫帚就要来打。杨枣儿吓的躲到母亲身后,杨母此时大叫起来。听到屋内叫嚷一片,杨东子推开门上前,左手抓住扫帚,右手持枪对准杨岐山。要是娘娘凡出点意外,估计他一家人都跑不掉,只能先吓住老大人再说:“卑职职则所在,还请老大人见谅。”

    “好呀,竟然敢拿枪指着老夫。干脆一枪打老夫好了,省得受世人唾骂。”说完也不管不顾的去了自己房间,还重重的把门关上。

    杨枣儿这会是真笑不出来了,因为父亲真的生气了,杨枣儿爬在母亲怀里就哭泣不止。

    “不哭不哭,这怀孕的妇人可不能哭,为了腹中孩子也不能哭。父亲那边为娘自有手段让他同意,你只需安心养胎就好。”杨母看着哭泣的女儿,母亲的天性爆发了。安排好的女儿就气冲冲的进了房间,然后房间内便是冲天的大吵,不一会儿杨父亲垂头丧气的出来了,看到女儿这才重重的哼了一声,却被杨母一瞪把嘴里的话给瞪了回去。

    下人们正在准备饭菜,杨枣儿亲手给父亲端上茶水:“这可是从皇上平日喝的贡茶,您女婿听女儿说父亲最喜喝茶特意从宫中拿来孝敬您老人家的。”见父亲虽然不满但还是喝了一口,就知道父亲已经原谅她了,只是气还没消。于是杨枣儿跑到父亲背后讨好般的为父亲轻轻敲背:“女儿知错了,还请爹爹息怒。过几日您女婿就来提亲了,您先见见再说嘛。”

    “哼,从小就没有给爹锤过背,如今却为了夫婿才好讨好爹。真不知这个叫李明的给你灌了什么**汤。好了,不会敲就别敲了,坐下来跟爹说说。”

    怨念是强大的,从宁波海边爆发出的怨念很快传到了北京城。正在上火车的光绪一脚就踏空了,不是身手敏捷扶住了车厢,还不得摔个狗啃泥呀。

    通过女儿的描述,杨岐山认为这个李明除了是个丘八外,其它无论身世还是学识都还算是入得了自己的眼。满院子的财货,也说明这个李明身家丰厚,至少女儿衣食不愁。看在腹中外孙的份上,也只能认了。可嘴里说的可不是这样:“敢怀我女儿清白,看老夫不打断他两条腿。”

    “您要真打断了人家的腿,女儿还不得一辈子照顾个瘸子。你这是女儿的好爹爹吗?”

    看着撒娇的女儿,从来心疼女儿的杨岐山一脸无奈的模样:“好了好了,不打断他的腿行了吧。就是京城太远,以后父亲想见到女儿就不容易了。”

    “要不咱也搬去京城吧。”杨母在一旁说道:“女儿说了,女婿在京城都看好地方了,只要老爷同意,随时可以搬过去。”

    “胡闹,如此一来还不得让亲家笑话,此有违礼仪之事岂是我辈读书人所为。要是他敢欺辱我家女儿,到时老夫可真会打上门去。”

    “咳咳咳……”才喝下一口茶火车刚好启动,摇晃中光绪被茶水呛了一口。今天这是怎么了,如此不顺?光绪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发封电报给枣儿问问,莫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小姐,少爷发来的电报。”杨东子递上电报,杨枣儿一看就笑了,提笔写了几外字就挥手让他下去。

    “何事如此可乐,你刚写了什么?”看女儿笑个不停的样子,杨岐山放下茶碗问道。

    “李明问女儿到家如何了,您对他怎么看。女儿告诉他,父亲说你坏了人家女儿清白,在家等你上门挨揍。”

    “哼,老夫爱女因他未婚成孕,老要要揍他,他也只能受着。你再跟爹说说,为何你对朝廷这全民教育之事如此清楚,一个将军怕是管不了这事吧。”

    “您女儿可是大学堂的先生。等女儿生下这腹中孩儿可要出任教育部侍郎的,也是朝廷从二品的大员了。”

    “自古以来,天下学士无不以教化为已任。如今天子圣明,强军以御外侮,又普及这全民教育乃是大德行。为何要让一女子入朝为官,这是何道理?”

    “关上窗户。”光绪拎着电报遍体身寒。什么情况?(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