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绵绵情意

作者:梦翱九霄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族霸业最新章节!

    众喽啰,看了看大青山瞪大的牛眼,身子一哆嗦,顷刻间作鸟兽散。

    村民们又是一阵哄笑。

    一旁看好戏的龚磊,也不觉间同情起这个大青山来,上前就要拉住安娘的右手。

    两手相碰的时候,安娘却猛一缩手,嘴角也微微地向上扯动一下,露出了一抹痛苦的表情。

    龚磊看出了异样,不由分说上前就扯起安娘的小手,仔细端详,一看,心不由得一阵抽搐,不知怎么弄的,安娘的手心竟然布着几个黄豆大小的水泡。

    “怎么搞的!”龚磊眉头紧蹙,爱怜的语调中夹杂着责怪的激动。

    先前气焰无比嚣张刁蛮女儿,对上了自家的相公立马就慌张起来,磕磕巴巴道:“安……安娘今早帮人收稻子,不小心弄伤了手,不过相公不用担心,真不疼!”

    安娘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不假,强装起笑,还按了按手上的水泡。

    龚磊一把就拉住了安娘作着傻事儿的左手,心里一阵的难过,那只小手分明是一下下按在自己的心里。

    龚磊刚要说些什么,突然而来的一股巨力就把龚磊撞飞出去,龚磊面带惊讶地,踉跄了几步,这才算是止住身形。

    龚磊刚要叫骂,却反过来被突然而至的大青山,劈头盖脸地大骂一顿:“你个混蛋,你软货,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竟然叫自己的婆娘在外边受苦!”

    大青山回过头,又一脸心疼地看向安娘:“安娘,你要是缺钱,你咋不跟我说呢?缺多少灵石我有,我有啊,你为那个废物值得吗?”

    安娘对着龚磊温顺如猫儿,不过面对大青山的时候却不带一丝温柔,嘴唇一绞,恨恨地说道:“以后你休要胡说,我和你什么关系,凭什么要你灵石,我叫你说我家相公,我叫你说我家相公!”娇斥中,安娘的小拳头就如雨点儿般落到了大青山的背上。

    大青山不仅不躲,反而转过身来,把最柔软的胸口面向了安娘。犀利如刃的双眸却看向了龚磊,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个废物,你要还是个男人,3天后就随我进山打猎!”

    龚磊对着似要吃人的大青山,不但没有丝毫惧色,反而一脸的沉静,过了几秒,才一字一顿道:“我是不是废物,你说了不算!打猎,老子去定了!”

    话落,龚磊上前一步,拽回了还兀自愤愤不平的安娘,霸道地揽入怀里。

    安娘被拖着刚走了几步,就要挣脱龚磊的怀抱:

    “相公,活儿还没干完呢?要是不做到晚上这半天就算白干了!”

    龚磊搂得更紧了,眉头皱了皱,几乎用鼻子哼出一个声音:“回家!”

    安娘见自家相公如此坚决也不敢争辩,便任由龚磊一路搂着朝家走去。

    空地上,只留下壮硕如牛得大青山喘着粗气,干瞪着一对儿牛眼,生闷气。

    龚磊一路都沉着个脸,没说一句话,安娘越走心越慌,一路都不敢抬头。

    回了家,进了屋,龚磊这才朝安娘伸出了手。

    安娘的身子瑟缩了一下,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小步。

    龚磊有些自责的恼怒,脸色更加阴沉了,不由分说,一把就楼起了安娘,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左腿上,双手捧起安娘通红的小脸蛋儿,目不转睛地端详着。

    安娘见龚磊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这才轻吁一口气道:“安娘还以为相公生气,要惩罚安娘呢?”

    “谁说我没有生气!”龚磊的声音冷冷硬硬。

    安娘一听龚磊这话,又一阵慌张,怯生生地说道:“相公还为村里的风言风语生气吗?安娘这就找他们理论,叫他们知道相公是多么好的一个人!”

    “不,他们在我眼里屁都不是,与我何干?能让我气的只有你!”

    龚磊话一出口,安娘眉毛抬了抬,担忧之色尽显无疑。

    “我气你,对我太好,而我又太没用,我气你为何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让我心疼。”龚磊说着话,满眼爱怜地抓起了安娘的手腕,把安娘一双小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安娘怔怔地看着龚磊隐隐颤动双眸,抽了抽鼻子,眼睛一红就掉下了眼泪,龚磊一愣,急问道:“安娘这是怎么了?是相公说重了你吗?”

    安娘甚至顾不上擦掉泪珠,忙摇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不,人家是感动,安娘觉得相公的话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话,安娘永远都听不厌。”

    看着安娘如此容易满足的表情,龚磊就愈发的自责起来,作为一个男人他绝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受苦了。

    龚磊板起安娘的肩膀,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安娘,答应相公,再不可做那种粗笨活计,赚灵石有相公操心,从今往后公鸡不叫三遍不许起床,每次吃饭不许少于一碗,太阳落山就必须休息,除了给相公做饭外什么也不许做!”

    “啊……相公那不是把安娘当猪养了吗?”安娘嘟起小嘴儿抗议道。

    龚磊本来说得一本正经,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当猪养,有什么不好?那明年相公就能抱上一窝小猪羔子喽,哈哈哈。”

    “你坏,你坏,你坏……”安娘臊红了脸,扎进龚磊的怀里就撒起了娇。

    “这还叫坏,更坏的还在后面呢!”说着话,龚磊就急吼吼抱起了安娘朝着炕沿儿行去。

    已经初尝雨露的安娘怎么会不知道自家相公想要做些什么,羞得把小脑袋直接插进龚磊的怀里,如若蚊蝇地抗议道:“相公,这可是白日啊,相公可是要被街坊邻居讲究的!”

    龚磊听了安娘的话,嘿嘿一笑道:“娘子,莫忧啊,貌似你相公在这十里八村儿的名声早就烂大街了,还在乎再多上这一条儿吗?哈哈哈。”

    安娘见自家相公脸皮如此之厚,也不再挣扎了,红着脸任由自家相公胡乱施为。

    时间不大,满室春光灿烂,娇.喘连连。

    直把门儿外,尖嘴儿猴腮儿的孙二狗听得口干舌燥,孙二狗桀桀窃喜道:“诶呀呀,那个大青山叫我来趴墙根儿,瞧瞧安娘是否回家受了欺负,本以为是个苦差事儿,没想到竟是场活春宫,痛快,痛快!

    别看那个死赘婿,人不咋地,那小情话儿,可是说道倍儿溜。老子正巧与我那冤家闹矛盾,要是把这些肉.麻话说了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涛声依旧,嘎嘎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