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回 扑朔迷离

作者:萧叔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时空快递最新章节!

    伤员还算顺利地住进了圣马利医院。在经过简单地检查之后,伤员得到了相应的治疗。一些轻伤员,不需要住院,经过上『药』包扎之后,就可以回去了。一些重伤员,则被推进了手术室,进行手术治疗。万八千对医生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尽全力抢救伤员,用最好的『药』,请最好的医生,至于花多少钱,并没有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在医院里,看着每一个伤员都得到了相应的治疗,万八千见ri本人也没来sā扰,留下那一个班的人守护着这些伤员,然后才离开了,回了庄园。刚到庄园,单文便跑了过来,急急忙忙向他报告了一个好消息。

    “八爷……八爷,三位夫人……”

    “三位夫人怎么了?”

    “三位夫人回来了。”

    “回来了?”   时空快递535

    “是。”

    万八千一听这话,再也顾得其他,将马缰绳往单文手里一扔,一个箭步冲进了房间。此时虽然已是深夜,可大难逃生的刘金蝉、李五儿、花浓三女并没有睡,一见万八千,都跑了过来,扑到他的怀里,嘤嘤咽咽地哭了起来。万八千只有两只手,面对三女,顿时有点不够用了。刚给这个擦完眼泪,那个的又流了出来。刚刚擦完那个泪水,这个的眼泪已经流得满面都是了。万八千边帮她们擦眼泪,边好言安慰她们。过了好一阵子,三女的情绪才算稳定了下来。

    万八千这才问起她们是怎么回来的。一问到这个问题,花浓的眼泪顿时又流了出来。万八千忙伸手又帮她擦了擦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要是不想说,咱们就不说了……不说了。”

    花浓也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都怪我!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瞎说,金蝉和五儿也不会嚷嚷要去,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刘金蝉和李五儿听她这么一说,也连忙说道:“这怎么能怪你呢?要怪就怪我们俩,非要去城里玩。”

    万八千见三女非但没有互相埋怨,反而都抢着承担责任,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这事谁也不怪。要怪,就怪那些绑架你们的人。他们怎么突发善心,又把你们放了。”

    “我们也不知道。”三女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也不知道?那你们是怎么回来的?”万八千问道。

    三女互相看了一眼,刘金蝉接过了万八千话题,道:“我们也不知道,怎么突然看守我们的人突然就不见了。我们就回来了。”

    “你是说,负责看着你们的那些人突然就没了?”

    三女同时点了点头。花浓道:“是啊。本来他们一直盯着我们来着。后来,来了一个人,跟他们嘀咕了几句,然后,他们就走了。我们等了一会儿,见他们再也没进来,就乍着胆子开了开门,见门根本没锁。我们就从屋里逃了出来。一直逃到了家,也没人追赶我们,你说怪不怪?”

    听到这,万八千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联系在一起想了一遍,更加认定是有人捣鬼,而且越来越觉得这个捣鬼的人,很可能就是黄金荣了。“就是他……就是他,一定错不了。他见自己找上了门去,知道不放了她们,自己也不会放过他,便悄悄放了他们。免得自己再追下去,『露』出马脚来。”想到这,万八千又安慰了他们几句。天sè已然不早了,反正人已经回来了,剩下的事,可以慢慢查,万八千便与她们一起安歇了。这一夜,万八千少不得又要在被窝内安慰一下她们受伤的心灵,不做细表。

    第二天一早,万八千便命人将派往黄金荣身边的那六个士兵,直接调往了圣马利医院,让他们跟留守在那里的士兵一起,负责保护医院里的伤员。办完了这件事,又把昨天负责保护刘金蝉他们的那三个士兵找来,细细询问了一下,他们从被抓到被放的经过,以及他们被关押的地点。

    万八千正想,让他们带路去看看关押他们的地方,有人进来通报,道:“八爷,外面有人自称是上海督军府的秘书长,要求见你。”说着,将一张拜贴双手递了上来。万八千接过来一看,见上面果然写的是上海督军府秘书长梁士辉的字样,挥了挥手,道:“就说我有请。”

    “是。”

    工夫不大,一个身穿灰sè西装,打着领带,头戴一顶黑sè礼帽、脚着黑皮鞋,一付流学生派头的人跟着通报人走了进来。万八千虽然去过督军府不止一次,可从来没见过这个人,不禁微微迟疑了一下。

    梁士辉一见万八千端坐在那里,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慌忙紧走了两步,伸手摘下头上的黑sè礼帽,朝他深鞠一躬,道:“在下,上海督军府秘书长梁士辉见过八爷。”

    万八千挥了挥手,欠了欠身子,道:“梁秘书长,不必客气,快请坐吧。”

    “谢坐!谢坐!”说着,梁士辉又朝万八千点了点头,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一旁,恭恭敬敬地坐了下来。   时空快递535

    “梁秘书长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啊?”

    梁士辉闻听这话,慌忙又要站起来,被万八千抬手示意,只好又坐了下来,忙道:“在下奉了赵督军之命,特来拜见八爷。赵督军写了一封亲笔信,让在下面呈八爷。”说着,打开那个黑sè的公文包,将一个大大的信封拿了出来,站起身来,走到万八千面前,双手呈到了万八千跟前。万八千伸手接了过来。梁士辉这才退了回去,又恭恭敬敬地坐在椅子,见万八千拿过那封信后,并没急着打开看,而是又问道:“梁秘书长,不知赵督军让你给万某送这封信,是什么意思?”

    “八爷,赵督军的意思,想必信上已经写明了。八爷一看便知……一看便知。”

    万八千见从他嘴里探不出什么口风,这才随手将信打开,从头到尾大致看了一遍。原来,赵丙君写的这封信大致内容,除了一些拜会的话客套话外,中心意思是说,ri本领事馆已经向他提出了抗议,要求严惩杀害ri本人侨民的凶手,赔偿一切损失,并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件;否则,他们将向外交部提出严正抗议,并派兵来保护ri本侨民的安全。这封信妙就妙在,赵丙君只是将ri本抗议地内容告示了万八千,自己什么态度只字未提。万八千看完之后,将信轻轻往桌子上一放,问梁士辉道:“这信,我已经看过了。赵督军的意思,是想让我交出凶手,然后再赔偿ri本的损失,是吧?”

    梁士辉一听万八千语气不善,连忙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来行之时,赵督军只是告诉在下,把信面呈八爷你,其他的一概未提……一概未提。”

    万八千“呵呵”笑了笑道:“梁秘书长,别紧张嘛,这样紧张干什么?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一听这话,梁士辉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你要是老虎就好了。你比老虎还可怕!我可是听说过。”

    万八千忽然话锋一转道:“梁秘书长,万某也曾到督军府里走动过几次,可从来也没见过你……?”

    梁士辉忙答道:“不满八爷你说,在下是刚刚调到督军府,到今天为止,还不到十天。”

    “哦……这就难怪了。”万八千说着,轻轻点了点头,又笑了笑道:“不知梁秘书长以前在何处公干呐?”

    “在下自学成回国之后,便一直在běing的外交部里当个闲差。不过是帮着上司写写画画什么的,让八爷你见笑了……见笑了。八爷你的英雄事迹,在下早有耳闻……早有耳闻。在下只恨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不能象八爷你那样手刃洋人,为咱们中国人扬眉吐气……”

    万八千摆了摆手,没有再让他说下去,又笑了笑道:“既然梁秘书长以前是在外交部里走动的,那你以来看,这件事,最终将如何解决呢?”

    “在下不知……在下不知。八爷,在下才疏学浅……”

    “什么才疏学浅不才疏学浅的,只管把你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就是。就算说错了,我也不会怪罪于你就是了。”

    “八爷,你一定要在下说?”

    “那是当然。你说说看。”

    “八爷,那在下就斗胆说上几句,有什么说错了地方,还望八爷你不要见怪才好。”

    “咱们只是闲谈,没有什么对错之别,你尽管放大胆这说就是了。就算你说,万某该千刀万剐,万某也不会怪罪你。你放开胆子,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是。”梁士辉应了一声,略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道:“八爷,在下觉得ri本人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近百年来,不论是西洋人也好,东洋人也罢,在咱们的国土上一向是欺负咱们中国人欺负惯了的,今天吃了这么大亏,怎么可能就此算了呢,你说呢?”

    万八千微微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一点不错。这些ri本鬼子,没事还要找事呢,更何况有事呢?我也知道他们不会就此善罢。我现在就是想想,你有没有什么两全之策?你是出外留个学,喝过洋墨水的。你说说看。”

    u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