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回 刘七

作者:萧叔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时空快递最新章节!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山间的路本就曲曲折折的,眼看那些房舍就在不远的地方,可真正走起来,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赶到的。更何况,跑了没几步,万八千的那双草鞋便被他跑得散开了。他只好又停下来,再次打了双草鞋,这才继续往山下走。这回,他不敢跑得太快了,知道脚下这双鞋抗不住自己这么猛跑。

    随着房舍的越来越近,万八千渐渐看清楚了。那些房舍大部分是茅草房,这让他再次确认自己确实穿越回了古代。他从小便生活在贫困的山区,但这种茅草房,也几乎绝了迹。只有很少的地方偶尔能见到一两处,不象这里,绝大部分全是。不过,他又有点心喜的事,看这些茅草房的建筑样式,很明显不是原始社会的洪荒时期,而是已经进入了文明时代。

    万八千又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进到了这个山中的村落。见整个村落也不过十几户人家的样子,而且街道上异常冷清,不要说走动的人,连一条狗、一只鸡都没有。他不禁暗暗感到奇怪,“不会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死光了吧?”刚刚想到这里,猛然听到前面一个篱笆院里响起了“汪汪”的狗叫,不禁心中一喜,“看来还有人。没死光。”

    万八千加快了脚步,直奔那个篱笆小院而去。刚刚走到那篱笆小院的篱笆门前,见那门上贴着一张红纸。红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喜”字,不禁心中又一喜,“看来,莱温斯基并没把自己带到什么异时空去。”又见这个“喜”字很新,涂抹浆糊的地方还有点『潮』湿,很显然上才贴上不久,不禁暗暗想道,“难道这家要办喜事?还是刚刚办完喜事?”

    万八千正想换一家,免得打扰人家办喜事。院里的那条黑狗又“汪汪”地叫了起来。茅草房的木房“吱”的一声开了。   时空快递449

    “黑子,别叫了!”

    万八千一听这男人的声音,顿时更加放下心来。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灰粗布衣服,头顶上竟然盘着一根花白的辫子,不禁又是一惊,“他娘的!难道老子穿越清朝?”他一时也分不清眼前这个人到底有多大岁数,但可以肯定的是,比自己要大得多,连忙学着古礼——双手一抱拳,道:“老丈,请了。”

    那人隔着篱笆门打量了万八千一番,大概是见他打扮怪异,愣了一会儿,也朝他拱了拱手道:“客官,莫非你就是革命党?”

    万八千一听,也愣了一下,心道,“这是哪跟哪?好端端的,我怎么就成革命党了?难道已经到了清末,孙钟山已经开始闹革命了?”连忙摆了摆手道:“不是。不是。”

    那人见万八千矢口否认,又打量了他几眼,道:“我听说,山外面闹革命党,连皇帝都被推翻了,见人就剪辫子,不剪辫子就要砍脑袋,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我听咱们村的假秀才说,革命党就是你这种打扮的,你怎么不是呢?你不会是来咱们村剪辫子的吧?”

    万八千一听,忍不住笑了笑道:“老丈,你闹错了。我不是什么革命党,也不管剪辫子的事。我只是『迷』路了,想跟你打听个道。还有,我已经快一天没吃饭了。你这有没东西吃?能不能给我一口?”

    万八千从来没想到自己要靠乞讨为生的地步,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不好意思地将声音降低了下来。

    那人一听,“哦”了两声,又打量了万八千一番,见他脚上穿着一双刚刚编成的草鞋,似乎相信了他的话,这才伸手打开了篱笆门,道:“不是剪辫子的就好……不是剪辫子的就好。这辫子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怎么能说剪就剪了呢?客官,你说,是吧?”

    万八千笑了笑,点了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

    那人将万八千让到了屋内。万八千见屋里虽然破旧,家具也很残破,但打扫的异常干净,想来是为办喜事特地打扫过了。万八千被让到了东里间屋,坐在了炕上。那人连忙搬了张旧桌子,放在了炕上,说道:“请稍等一会儿,你先喝口水,呆会儿,我让丫头去烧火做饭。”

    万八千笑道:“不用那么麻烦了,随便有点吃的就行。”

    “我们这村子一年到头也没个外人。你来了就是客。正好,用前两天打了只野兔子,一直还没吃呢。呆会儿,我让丫头炖上。你稍坐一会儿,我这就让丫头烧火去。”那人说完,不由万八千分说,便转头出去,站在堂屋里喊了一声,二丫头,快点去烧火做饭,咱们家来客人了。把我前天打的那只兔子炖上,好招待客人。”

    万八千知道山里人都淳朴得很,听到这喊声,不禁暗暗摇头笑了笑,也不好再出言相拦了。就听一个山铃般声音,应了一声,万八千心想,这大概就是二丫头了。

    那人喊完,过了一阵,端着一个粗瓷黑碗进来,递给万八千道:“先喝口水。一定渴了吧?”

    万八千接过了道了谢,接过来,也确实有点渴了,一口气便将碗里的水喝了下去。那人一见,又接过碗来,出去重新给他端来一碗。坐在那旧木桌的另一侧,陪着万八千说起话来。

    俗话说,受人点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要想报恩自然要知道对方的姓名,万八千问道:“不知老丈尊姓大名?”

    那人一听,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咱们山里人,有什么尊姓大名的?我们这个庄子里的都姓刘,我排行老七,大家伙都叫我刘七。不知客官高姓大名啊?”

    万八千也笑了笑道:“我叫万八千。”

    “万八千?难道客官在家排行老八?”   时空快递449

    万八千笑了笑道:“不是……不是。我家中就我一个。”

    “哦……”刘七长长地哦了一声,沉了一会儿问道:“客官打算去往何处呢?”

    听他这么一问,万八千心中,“我哪知道自己要去呢?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心中这样想着,沉『吟』了一下道:“但不知这县城怎么走?”他不敢说大地方,怕这山里人不知道,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县,只好含糊着这么一问。

    刘七闻听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笑,道:“客官不怕你笑话,我长这么大,也没去过县城。只知道从我们这到县城有三天的路程。这样,你稍等一下,我去问问假秀才。我们这一个庄子就他常往县城跑,他一定认识路的。”说完,站起身来就出去了。

    万八千坐在那里呆了一会儿,觉得很无聊,听到堂屋里,有人抱柴烧火的声音,便站起身来走了出去。见一位穿着粗布红衣的女孩子蹲在灶膛前,背对着自己正弯腰正在烧火。万八千看不见她的相貌,想来这就是刘七口中的二丫头了。二丫头显然也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扭过了头来。万八千一见,不禁微微一惊。

    那是一张如此纤尘不染的粉面,天然无瑕,恰似白玉一般,五官精巧细致,最为动人的是,那张樱桃小口。万八千也是见过美女的人,尤其是象伍霓裳那样祸国殃民的美女,都见过,但象这位二丫头这么美的樱桃小口,还是第一次见到,让人恨不得立刻上前咬它一口,将它吞到肚子里去。万八千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句老话,“这可真是深山出俊鸟啊!”

    二丫头一见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禁娇羞地粉面一红,慌忙站起身来,低头玩弄着自己的衣角,不知说什么好了。

    万八千一见他娇羞的模样,感觉更加可爱,不禁笑了笑,道:“你就是二丫头?”

    二丫头细如蚊蝇地“嗯”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

    “那你大名叫什么?”

    二丫头听到这话,抬头看了他一地叫头低下了,又轻轻摇了摇头。

    “难道你没有大名?”

    二丫头又轻轻“嗯”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

    万八千还想再问些什么,就在这时,火从灶膛中着了出来。二丫头娇羞得光顾玩弄自己的衣角了,根本没注意到。万八千却看到了,喊了一声,“火……着出来了。”

    二丫头闻听,急忙转过身去,弯腰飞快地抓起那着火柴草,将它塞进了灶膛,心不由得“咚咚咚”地狂跳了起来,低头继续烧火,再也不肯转过头来了。

    万八千深知,此时的女孩子受“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的束缚,根本不象自己那个时代的女孩子,一见面说不上三句话,就敢跟你搂搂抱抱,认识不到一个小时就能上床了。有她不肯再转过身来,自是不好再招惹她,站了一会儿,便转身回里屋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外面篱笆门响,随着脚步声,刘七回来了。刘七一进门,便道:“我问过假秀才了。他说,从这往东,走一天的路,然后再往北走大半天,再往东,走一天多就到了。我说,让他过来给你好好说说,他说家里有事,还说,你要是不清楚的话,可以过去问他。”

    万八千反正也没什么具体的目的,也就不想去问他了,笑了笑道:“我差不多听明白了,就不去麻烦他了。”

    二人坐在炕上又闲聊了一会儿。肉香飘了进去。又过了一会儿,二丫头端着一个粗瓷盆子走了进来,里面是香气扑鼻的兔子肉。她低着头,将盆子放在那张旧木桌上,便低着头快步出去了,始终也没看万八千一眼,这让万八千多少有点失望。虽然他不敢自夸自己玉树临风,但至少也不难看,而且在自己那个时代,也曾美女环绕,更了伍霓裳那样的绝『色』美女陪伴,没想到,今天却难入一个山里妞的法眼。

    肉端上来了,过了一会儿,饭也端上来了。刘七张罗着万八千吃饭。万八千也确实饿了,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饭一入口,便觉跟自己平常吃的大不一样。刚刚吃了两口,便听到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外面的篱笆门一响,一个恶声恶气的声音便出来了进来,“刘老头!”

    刘七一听,脸『色』顿时大变,慌忙站起身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时空快递44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