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回 猫抓老鼠

作者:萧叔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时空快递最新章节!

    “笑什么?姓万的,死到临头了你还敢笑?”窦柳被万八千笑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气得怒吼了起来。

    万八千非但一点都不害怕,反而笑得更加放肆了起来。窦柳听着他的笑声,回『荡』在夜『色』中,传死山谷中,又产生阵阵回音,反『射』回来,不由得有点发『毛』。他一把从身旁那军人手中夺过手枪,对准万八千的难道大声吼道:“不许笑!听见没有?再笑,我就一枪崩了你!”

    万八千这才将笑声停了停,道:“难道我不笑了,你就能放过我吗?”

    窦柳愣了一下,厉声喊道:“你想得美!告诉你说,姓万的,为了今天我费了多少心思,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放过你?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万八千闻听又“呵呵”一笑道:“这么说来,刚才那位卞副军长是得过你不少好处了?”   时空快递339

    被万八千这么一反问,窦柳立刻意识到自己言多语失,连忙矢口否认道:“你放屁!卞副军长,是为民除害。我们是军民合作,铲除你这个杀人的恶魔,你知不知道?为了消灭你,我们牺牲了多少战士?就算我想放过你,卞副军长也不会放过你的。他也要为他的战士报仇的。”

    “哦?为了抓我牺牲了多少战士?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你派人这一抓,我不就跟着你的人来了?哪死一个人了?”说着,万八千扭头看了看那两个军人,道:“不信,你问问他们。我一路上可是老老实实,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反抗,就跟着他们来了。你们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告诉你们副县长大人。”

    这两名军人,似乎也了解一些情况,听了万八千这话,立刻把眼睛一瞪,道:“去.你.妈.的!少在这,跟老子装蒜!你自己做的事,自己不知道,还敢在老子面前卖乖?再装蒜的话,你信不信,呆会儿,老子一刀一刀割碎了你?为我那些死去的战友报仇!”

    听着他阴森森的这些话,窦柳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万八千却没什么太大反应,并没有因为他这些话,而变颜变『色』,更没有丝毫惊慌。他仍然挂着淡淡地笑容,道:“这位兵大哥,你说这话,我可就真不明白了。”

    “少废话!那老子就跟你说清楚了吧。上次,为了抓捕你,我们一个排的战友,无一生还。我要为这些战友报仇!”说着,那家伙“嗖”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匕首,朝万八千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窦柳见他这就要动手,连忙朝他摆了摆手,命令道:“等等。”那家伙立刻停住了脚步,问道:“窦县长,你还有什么事?”

    “你先别着急动手。我还要跟这姓万的好好玩玩。”

    “窦县长,还有什么好玩的?赶快把他解决了算了。我们还要回去向卞副军长报告呢。”

    “卞副军长,刚才怎么说的?他不是让你们听从我的命令吗?”

    见窦柳瞪了起了眼睛,摆出了一付官威,那家伙只好应了一声“是。”往后退了两步,狠狠地瞪了万八千一眼,不再做声了。

    窦柳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这样就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你没听说过猫抓老鼠的游戏吗?我们好不容易把这只老鼠抓住了,要是不好好玩玩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

    两名军人虽然心里对窦柳很不屑,可毕竟有卞副军长的命令,自然是不好违抗,听了他这番话,点了点头,看着他怎么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了。

    窦柳说完,又往前走了一步,朝万八千冷冷地笑了笑道:“姓万的,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

    万八千问道:“这么说来,上次在公路上截杀我的那些人,也是你派了去的?”

    窦柳得意地点了点头道:“不错。也是我请卞副军长帮的忙。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还是让你跑了,而且还搭上了这么多好战士的『性』命,说起来,我窦柳真有点对不起他们。不过,还好,今天他们的仇,总算可以一起报了。”

    “我还有点不明白,那位卞副军长,乃是一名堂堂的少将,他怎么会甘当你的马前卒,听从你的指挥呢?”

    窦柳怔了一下,道:“这个,自然因为我们出于同一目的,为了国家,为了社会,才会精诚合作,铲除你这样的社会败类。”   时空快递339

    听到这,万八千忍不住又“哈哈”大笑了起来。“窦柳啊窦柳,你真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为了国家,还为了社会?你就直接说为了你的私欲,私心,私利不就完了?都到这时候,你还跟我唱什么高调?”

    窦柳被万八千笑得脸上又是冷一阵,热一阵的。他突然声嘶力竭地吼道:“老子就是为了私心、私欲怎么了?有本事,你也为一个试试,也让我瞧瞧?告诉你说,有权就有一切,老子就能决定你的生死,象你这样的穷光蛋,还想跟老子争?那是自己找死!”

    万八千冷冷笑了两声道:“窦柳啊窦柳,我就说你不行吧。你还真不行。刚才还跟我说什么玩猫抓老鼠的游戏,这么一会儿,就沉不住气了?”

    被万八千这么一说,窦柳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度了,顿时脸上又是一热,用力咳了两声,把气往下沉了沉,道:“姓万的。我不生气。我没必有跟一个眼看就要死的人一般见识。”

    万八千赞道:“这就对了嘛。这才有点象当官的样子!尤其是当大官的风度。”

    “少他·妈·的拍老子马屁,你还有什么要问的,要说的?”窦柳用力把手一挥打断了万八千的话茬道。

    万八千淡淡一笑道:“我想再问你一句,你是怎么跟郎鑫勾搭上的?”

    “郎鑫?那不过是我养得一条狗!我让他咬谁就得咬谁,让他干什么就得干什么。你以为,他会听你的,跟你一条心呐?别做梦了你!你要权没权,要钱没钱的,还整天从他那里揩油,郎鑫早就想除了你了。现在你总算明白了吧?”

    万八千点了点头道:“明白了!”

    “既然都明白了,你也就可以做一个明白鬼了,老子也没工夫跟你费唾沫了,该送你上了路。”说着,窦柳将手的枪又举了起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