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回 绑架

作者:萧叔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龙王传说大主宰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时空快递最新章节!

    “八哥……老公……万八千……”

    冯蔷蔷激动一进院门就喊了起来,连那辆自行车都顾不上停了,往地上一扔,便一路叫喊着叫着冲进了楼内,见楼下客厅里没有人,连忙飞步往楼上跑。刚刚跑了两步,就见一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冯蔷蔷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八哥。”这话也出口,也看清楚,那人根本不是万八千,而是一个自己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冯蔷蔷立即警觉了起来,喊了一声,“你是谁?怎么到我家来了?”

    “嘿嘿……”

    听到那人一阵冷笑,冯蔷蔷吓得连忙往后退,转身就要往外跑。可她的动作明显没有对方快。冯蔷蔷刚刚跑了没几步,就觉得头发被人猛得一拽,疼得她“妈呀!”叫了一声,身子被对方拽得后退了两步,情急之下,她想起了常看的电视剧中的情节,猛得用脚往背后那人的脚上狠狠地一踩。

    冯蔷蔷穿得是一双细高跟鞋。那细细的高跟就象一把锥子一样,这一脚差点把对方脚踩穿了,疼得他“哎哟!”大叫了声,连忙蹲身去抱自己那只脚,抓着冯蔷蔷头发的手也松了。冯蔷蔷借机连忙往外就跑。   时空快递132

    冲出了楼门,跑到院子里,连忙向院门跑去,眼看就要跑到院门口了,手都快抓到院子的大门,猛听到背后脚步声起,吓得她拽开大门,就想往外跑。一只脚刚刚踏出大门口,身子还没冲出去,脚步声就已经到了背后,就听有人低声喊了一声,“想跑?”紧接着,脖领子就被人抓住了。冯蔷蔷挣扎了几下,还想故计重施,两脚往后连蹬了几下,只感觉脚下一空,原来她被人硬生生地拎了起来。冯蔷蔷忙扭头往后一看,见身后站一个足有一米九几的大个,象拎小鸡子一样,拎着自己的脖领子,勒得她顿时喘不上气来。她连忙含糊不清地喊了两声,“放开我!放开我!”刹时间,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嘴张得大大的,可就是喘不上气来,舌头不由自主地往外直伸。

    “他·妈·的!臭婊子,还想跑?老子看你往哪跑?”大个骂了一声,见冯蔷蔷两眼一个劲地往上翻,舌头一个劲地往外吐,丰满的酥胸一个劲地起伏,也怕把她弄死了,不好交差,随手一甩将她扔在了地上,伸手一把,又将院子的大门关上了。

    冯蔷蔷倒在地上,根本顾不上身上的疼,张开大嘴,连连喘了好几口气,这才缓过劲来。想站起身再跑,可大门已经被那大个堵住了,根本没地可跑,慌忙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随着这话音,刚刚被冯蔷蔷踩了一脚那个家伙一瘸一拐地从楼里蹦了出来,恶狠狠地朝冯蔷蔷吼道:“老子先打你个臭婊子!”

    “叭叭”两个大嘴巴重重地打在冯蔷蔷嫩白的脸上,顿时泛起了两个红红的巴掌印子。冯蔷蔷被打得疼得叫了一声,立刻蹲在地用哭了起来。

    “他·妈·的!老子让你哭!让你哭!”随着骂声,冯蔷蔷身上又挨了对方两脚。幸好他的脚刚刚被冯蔷蔷重重地踩了一下,这两脚踢得还不算重,可就是这样,冯蔷蔷也被他踢倒在了地上。这家伙又骂了几句,又在冯蔷蔷身上踢了几下,这才对那大个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臭婊子捆上,把咋堵上?”

    那大个应了一声,连忙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绳子上前三下五除二将冯蔷蔷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也不知从哪弄了块脏了巴叽的破布塞进了她的嘴里。冯蔷蔷恶心得直想吐。

    “他·妈·的!这臭婊子真他·妈狠,这一脚差点把我的脚废了。”说着,扭头看了眼泪水帘帘的冯蔷蔷骂道:“等会儿,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老子非把你屁.眼『插』穿不可!”

    一听这话,那大个立刻接过了话茬道:“那可不行。老大说了,让咱们把这娘们带回去,不许胡来。”

    “就你知道?老子吓唬吓唬她不行啊!用着你当护花使者了?还不赶紧打电话,让他们把车开过来。你想把她扛回去呀!”

    那大个一听这话,竟然笑了笑说道:“就她这样的,我扛俩都没问题。”

    “那要不然,你就扛着!”

    那大个“嘿嘿”笑了两声说道:“还是算了吧。扛着个大活人,我怕万一让警察撞上就麻烦了。”

    “你还知道啊!那他·妈·的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打电话!”

    “那……你怎么不打?”

    “老子不是脚疼么?要不是脚疼,用得着你打?”

    “打电话用手,又不用脚,关脚什么事?”

    “他·妈·的!你哪那么多废话?让你打你就打!要是误了老大的大事,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他这么一说,那大个不敢再争辩了,掏出手机打了出去。工夫不大,就听到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声音,拉开大门往外看了一眼,回身将冯蔷蔷从地上拎了起来,出了大门。那汽车的门早已经打开了,那大个一把将冯蔷蔷塞进了汽车内,随后自己也钻了进去。刚刚被冯蔷蔷踩伤的那家伙也一瘸一拐地从里面蹦了出来,上了汽车。   时空快递132

    “怎么了?想当铁拐李呀!”有人开玩笑道。

    “他·妈·的!真他·妈倒霉,被这臭婊子踩了一脚。”

    “原来,还是朵带刺的玫瑰,老子喜欢。”说着,响起了一阵『淫』笑声。在『淫』笑声中,汽车驶离了别墅的大门口,向小区的大门驶去。

    “你喜欢有个屁用?老大的话,你又不是没听到?”

    “老大的话,我当然是听到了。”

    “听到那不结了。”

    这是一辆中型面包车,冯蔷蔷就被扔在车的地上,眼睛朝后,根本看不清前面说话的那人的长相。尽管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可这车的地板上还是很凉的,这晚上就更凉了。工夫不大,冯蔷蔷便冻得哆嗦了起来。几个家伙再说的那些污言秽语,她根本再没心思去听了。她现在心中想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自己又没钱,他们绑自己干什么?还有就是听他们说话的口气,他们还有个老大,他又是谁?他为什么要绑自己?他们绑自己难道不是为了钱?难道自己跟他们有仇?

    冯蔷蔷又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在这玄都市内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更谈不上有这样深仇大恨的人。

    不是为钱,不是寻仇,难道是劫『色』?想到这里,冯蔷蔷不由得心里激灵了一下。她对自己的相貌还是满有信心的。而且听这几个家伙的口气,越听越象。

    “他们真要劫『色』该怎么办?自己是一死相拼,还是先假意顺从,然后再找机会逃出去?要是自己不从的话,他们会不会恼羞成怒杀了自己?可要是自己假意顺从了他们,那将来自己怎么做人?怎么面对万八千?……”

    就这样,一连串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在冯蔷蔷脑海里蹦了出来。冯蔷蔷越想越多,越想越怕,再加上地板上的寒冷,她哆嗦得更加厉害了。要不是嘴里塞着布,她的上下牙早就打颤了。

    “他·妈·的!你哆嗦什么?害怕了?刚才你不是挺横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吓成这付『操』相了!”被冯蔷蔷踩过一脚的那家伙,一边骂一边又踢了冯蔷蔷几脚。这几脚踢得到不重,冯蔷蔷感觉并不怎么疼。又骂了几句,他忽然“嘿嘿”一笑道:“他·妈·的!老子『摸』『摸』,看看吓『尿』了裤子没有?”

    此话一出,车厢内顿时响起了一阵哄笑。

    冯蔷蔷感觉一只手真得向自己下面『摸』了过来,吓得她连忙往后挪了挪身子。

    “哈哈……”又是一阵得意的『淫』笑声。

    “怎么样?『摸』着了没有?”

    “这臭婊子还会躲呢,估计还没『尿』呢。”

    “你又没『摸』,你咋知道?是不是不敢呐?”

    “老子有什么不敢的!老子现在就『摸』给你看!”说着,那家伙将手又朝冯蔷蔷下面伸了过来。冯蔷蔷再想往后躲,可车厢内地方有限,已经是退无可退了。她急得将头一个劲地连摇,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可因为嘴里塞着布,喊的是什么,根本没人听得明白,当然也没人想听明白。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