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卅四、大唐的和尚真是超脱(第二更)

作者:哀伤的鲍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娘西游最新章节!

    (第二更,凌晨还有第三更,本周三江推荐,在三江频道里有投票,请筒子们点进书页上方的三江键接,给娘西游投三江票,每天一张,鲍鱼感谢……另外,继续求推荐票~~~)

    如果说,黑风山这种地方,一定要发生了特定的事件才可以勾起吴克的回忆,那么,哪怕只是高老庄这一个地名,就已经让吴克将这一段的情节全部回想完整。

    像是这种人民群众耳熟能详的桥段,恐怕随便找出个三岁小孩子来都会知道的嘛,如果吴克再傻乎乎的不知道,那央视暑假六集连播西游记还真是白看了!

    “怎么了,师父?”眼见吴克一副浑身颤抖不能自已的模样,白龙姬善解人意地凑上前来,轻声询问。

    “该不会是看到小女孩很可爱所以产生了什么歪心思了吧?”孙舞空想的就和白龙姬完全不同了,这个和尚师父一路上的行为明显表明,他平日里修的恐怕是类似欢喜禅之类的佛法——不然要怎么解释自己一下子被吸走了大把功德的事实?

    “没有那种事……嘿嘿……”

    吴克念叨着高老庄这三个字,傻乎乎地笑了半天之后,突然反应过来,一把拉住了白龙姬正为他擦拭额头的小手。

    “白龙姬!为师说为师会未卜先知之术的话,是真的!”

    “哎?”少女大眼睛眨眨,青眸有些迷茫地望着被拉住的两手,“妾身自然是信的,只要师父您完成了取西经和教会妾身房中术的偌大功德,定然会达成功德圆满的宏愿……”

    “我不是说那个……舞空!舞空你其实是知道的吧?为师其实和一般的和尚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被白龙姬这副迷糊糊又后知后觉的模样弄得好没办法的吴克又转而向孙舞空发动攻势,“……其实,为师是……”

    “……花和尚,人家一早就知道了呢。”百无聊赖的孙舞空用手指尖绕着头发,完全没有理会吴克的意思,“师父,再不快点进村子的话午饭就要被吃光了!未卜先知什么的,现在根本就排不上用场呢!”

    “开玩笑,怎么可能派不上用场!”

    吴克对于两名少女完全无法领会自己意图的表现相当地不满……所谓的穿越者,不正是在这种“预先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的微小细节上,才可以取得远远超过普通人的优势么?

    “师父,大师姐已经进庄了。”白龙姬在一旁好心地提醒踌躇满志的冒牌唐三藏。

    “……那我们也赶快追上去吧。”

    吴克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看来,接下来自己只能够找好机会,让自己所了解的那段“剧情”,成为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轻松获胜的关键了。

    一边这么想着,吴克一边弯下腰,让白龙姬的娇躯趴伏在他的后背上。

    “骑大马,骑大马……咯咯……和尚骑大马……”

    在一群小孩子欢快的笑声和环绕之下,背负着白龙姬的吴克一头黑线地循着大圣少女那横冲直撞的身影向这座高老庄里行去,心中却在努力地回想着他所记起的每一个细节。

    这些,都是他接下来借以在今后的行程里取得优势的资本,而这个印象深刻的高老庄,自然就是吴克用来检验自己记忆力的试金石。

    “师父!这边这边!”

    远远的,似乎已经找到投宿人家的孙舞空正兴冲冲地向吴克招手,娇声道:“这庄子里最大的宅子就是这个了,赶快敲门敲门呢!”

    ……最大的宅子也就意味着中午吃得最好么?吴克几乎是立即就理解了孙舞空的思维逻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将白龙姬放下后整整僧袍,缓步上前叩响了门环。

    “吱嘎……”

    片刻过后,这大宅的正门打开,从中探出个小丫鬟扎着髻的脑袋来,探头探脑向外张望,结果一下撞见了吴克凑上前来的光头,顿时吓了一大跳。

    “呀!还道是什么人乱叫门,原来是个和尚!”

    定下神来,在看清楚了吴克的容貌着装后,这小丫鬟轻拍着起伏不定的娇嫩小胸脯,从门里走出来,冲吴克道了个福,问道:“长老到庄子里来,是想要投宿么?”

    “小丫头倒是蛮机灵的呢,赶快进去告诉你们家主人,就说大唐的高僧到这高老庄里来了,让他好酒好肉地准备着!”

    没等吴克回答,一旁的孙舞空兴冲冲地跳上来,素手已经将这小丫鬟扎得整整齐齐的发髻拨弄得一团乱,说出的话更是让吴克险些没一头撞死在这扇大门上。

    大唐高僧会带着两个女徒弟?还好酒好肉地备着?听了这话,这主人会招待自己一行人才是奇怪吧?!

    果然,这小丫鬟被大圣少女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弄得一怔,待到反应过来,脸上却是讪讪,也不敢真的将三人拒之门外,只说了句“回去请主人知晓”,便急匆匆地转了身子跑进门里。

    “舞空!都跟你说了这种时候不要胡乱说话了吧?!”

    吴克一脸无奈地望向满脸不在乎的女徒弟,口中也只能柔言软语地劝诫道:“如果这么胡闹的话,这家主人不接待我们,岂不是又要露宿荒郊?”

    “哼哼哼……他倒是敢有这么个胆子。”孙舞空脸上笑嘻嘻地不正面回答吴克的话语,素手却悄无声息地自虎皮裙下,将那条连神仙都打过的如意哭丧棒抽出来,变化了个筷子长短,在手指尖里打着转儿玩——这是吴克前些日子教给她解闷儿的法子。

    “……”对于舞空这威胁意味明显的举动,吴克当然明白其中的含义,心里只盼着这庄子的主人能够不作出错误的选择,否则,至少这一堵院墙一扇大门是保不住了。

    “吱嘎……”

    等了少时,庄门蓦地大开,从庄子里迎出了一个身穿白蜀锦衣,头带黑色绫子帽,系着条绿绸子,模样富态的老者来。

    “长老……有礼了。”这老者一出门,先是望向吴克,见穿着打扮无一不是和尚装束,自然是先作了个揖,“不知……长老身边这两位是……”

    “哦,这两个……都是我的徒弟。”吴克连忙开口解释,他可不想再被人当成花和尚呼喝着用扁担锄头赶将出去,更不想眼看着两个女徒弟被好吃好喝地款待而自己却只能露宿野外。

    “先前听丫鬟说,长老是来自东土大唐?没想到大唐的僧人竟已是超脱到如此程度……”那老者言语之间显然颇为唏嘘,倒是并没有对此有何疑窦,“小老儿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小丫鬟不懂事,先前有所唐突,还望长老勿怪。”

    话罢,这老者便摆出个引三人进庄的手势,道:“刚好此时庄里正在用饭,长老若是不嫌弃,就请协令徒在庄里歇脚一日,如何?”

    “那就多谢老施主了……”吴克双手合十,勉强自己唱了个喏儿,心里不禁腹诽不已。

    有些时候啊,这个和尚的身份还真是不得不用来着,只不过……

    只要进了这庄子,接下来的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