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廿二、大龄剩女孙舞空

作者:哀伤的鲍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娘西游最新章节!

    (3000推荐票的加更,嗯,现在是29号了,今天仍然有一章1000收藏的加更,另外推荐票似乎又要到4000了,于是筒子们继续砸推荐和收藏吧!多多益善!)

    油灯晚餐似乎比烛光晚餐更加浪漫。

    山中的夜里,在这个几近入秋的季节终归还是微凉,被挤在屋门口挡风的吴克裹紧了僧袍,哪怕喝着热腾腾的肉粥还是浑身发冷。

    肉自然是孙舞空之前在路上顺路打的野味儿——大圣少女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会不会吃胖的样子,发下了自打五行山出来以后连吃一年荤的大宏愿。

    这家民家倒还算是富裕,当初似乎是这附近有头有脸的猎户,不过现今搬到了更繁华的城里,这边的房子留给这位不愿离了故居的老妪独身居住,隔三岔五来人照料。

    今日刚好碰上那无人的时日,于是吴克庆幸地发现今天终于不用睡树林了。

    “老祖宗,您多吃点儿,这些年在那山底下可受了不少苦吧。”

    白发苍苍的老妪拖着身体恭恭敬敬地给孙舞空上菜,脸上的皱纹都笑得舒展开来,看得一旁的吴克好一阵头疼不已。

    “哎呀哎呀,小姑娘,你也坐下来和人家还有师父一起吃呢!”大圣少女没察觉到这样子到底有什么不对,一边兴冲冲地啃着烹煮得当滋味香甜的山鸡,一边招呼着白发苍苍的小姑娘坐在她身边。

    “我……我说……”被这样的对话噎得半晌没把口中这一小口肉粥吞下去的吴克,在勉强地动了动喉结后,好不容易才开口,“关于这个称呼,是不是有点……”

    “哪里哪里,老祖宗当年从天而降落在那五行山下时,我曾曾曾祖母都还是个小姑娘,现在我老婆子称呼一声老祖宗也是应该的。”对于吴克的提议,老妪虽然并不赞成,倒是也没像最初见面时那样地破口大骂。

    唔,当然,吴克觉得现在的他也算是地位尊崇了,毕竟,这位称呼徒弟为“老祖宗”的老人家,如果真要称呼他的话,那可又要高上一辈才行……

    “……说起来,还真要谢谢唐长老将我这位老祖宗从山下解救出来……”

    所以,吴克最讨厌的就是和尚的身份!不管辈分有多大,到最后只能被人称呼一句“长老”了事的这个设定实在是太可恶了!

    “哎呀……师父为什么不吃呢?小丫头做的菜味道可是很不错,喏,这是徒儿孝敬师父的!”看样子似乎是不会用筷子,挥舞着木汤勺的孙舞空笑嘻嘻地给吴克碗里连汤带水地奉上“孝敬”。

    “……”吴克有些无奈地啃着这根鸡爪,味道是不错,就是肉少了些,好歹也是徒弟的一番心意不是……

    “喏!师父!这个!”

    “……”这一次是鸡头么?刚好今天被敲头太多,补补脑准没错,吴克敲开鸡头,刺溜刺溜地吸吮着。

    “师父!给!”

    “喂!太过分了吧?!”额头一头黑线的吴克看着碗里的鸡屁股。

    “人家还以为每天总盯着人家那里看的师父会喜欢呢……”满面狡黠的孙舞空故意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失落模样,而一旁的老妪,也紧跟着将严肃而认真的目光直直瞪了过来,那眼神中所包含的意义自然是“老祖宗的面子可不能不给”云云。

    这种事情对吴克而言,当然是“认真他就输了”,话说回来……其实鸡屁股的味道也蛮不错,肥嘟嘟又不失口感的这个滋味……

    “……”吃光了一只鸡屁股之后的吴克,开始用筷子在汤碗里拨弄着寻找另外的一只来,而看到吴克用筷子将鸡屁股夹进碗里的画面,孙舞空的小嘴一下子瘪了起来。

    “什么嘛……这个死和尚……”一边小声地嘀咕着一边用力用木勺子挖着饭,对于吴克居然会真的喜欢吃鸡屁股这种事情,孙舞空顿时觉得她刚刚的举动好像真的变成是在孝敬师父一样。

    不过,孙舞空这副闷闷不乐的表情落在吴克的眼里,就变成了另外一副味道。

    “……呐,舞空,这是为师……总之,尝尝这个吧,味道很不错的哦。”

    看少女那副气鼓鼓的模样,活像是自己喜欢的吃食被抢走一般,吴克下意识地认为,或许之前孙舞空真的是觉得鸡屁股是最美味的食物所以才给自己一份吧?而现在,他这种打算独吞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呢。

    “……”少女两眼发直地看着被放在自己碗里的鸡屁股半天,过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唐、三、藏!你是故意跟老娘过不去是吧?!”

    “哎?!怎……怎么了啊?哇……哇啊啊啊啊啊啊!”

    “咚!”

    好心被理解成挑衅的吴克四脚朝天地仰倒在地,孙舞空却气鼓鼓地一屁股重新坐回木凳上,将勺子重重地丢在一旁,再也没有了食欲。

    “老祖宗,这……”

    一直在一旁看着师徒二人拌嘴的老妪,在吴克给孙舞空夹去鸡屁股时只是笑眯眯地不说话,直到吴克被打得晕乎乎倒地,方才上来小声地附到大圣少女的耳边,有些为难地询问,“唐长老他没事吧?”

    “那个笨蛋和尚,就算被老娘打到满头包也没关系!”还在气头上的孙舞空干脆离了桌子进了内室,将虎皮裙一褪到底,露出两条白嫩嫩的大腿,口中嚷嚷着,“呐,小丫头,家里有针线么?这裙子怕是还得稍微再改改。”

    “……老身这便去取。”看到这幅场景的老妪心思通明,出了内室再看向地上的吴克时,眼神里也没有了最初的恼怒,而是一副上下打量审视的模样。

    该怎么形容呢?大概……就像是丈母娘在看女婿时的样子吧。

    当然,躺在地上哼唧着的吴克是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等他好不容易从那股晕乎乎的劲头里脱离出来,勉强爬起身来时,耳中只听得孙舞空正和老妪在炕边聊天聊得咯咯直笑。

    “哎呀,小丫头你不知道了吧?男人呐,就是要钓着他们的胃口才行,那么容易就傻乎乎地过了门去,就不怕今后那死鬼不重视你?”

    看样子,女孩子之间的话题永远离不开那几样关键的内容。吴克揉了揉还有些饥饿的肚子,正打算悄悄去下厨自行觅些吃食时,却听见那老妪话头一转,问道:“老祖宗,您这位师父……品行操持如何?”

    “他?他就是个不守戒律的笨蛋花和尚!”

    听到从孙舞空口中给出的评价后,吴克心头讪讪:自己倒是稍微地做了点出格的事情,但是那还不是因为身为女孩子的大圣少女和老虎少女穿着行为太过挑逗的关系?

    正待抽身离去,吴克却又听那老妪柔声道:“虽说老身对老祖宗说出这话稍微有些逾越,可老祖宗您在山下被压了五百年,老身却在这世上走了一辈子,论起阅历,怕是要比老祖宗您……”

    “哎呀哎呀,小丫头你有什么话就赶快说嘛!”孙舞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打断了老妪的话语。

    “老祖宗,老身实际上是想对老祖宗您说,青春易老,年华易逝,便是老祖宗您道行高深,这岁数……却也不小了。”

    哎哎?!

    吴克一头冷汗,没想到,这老太太居然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对孙舞空提起这事儿,这不是赤果果地在扇这个大龄剩女的脸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