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2章 姑娘

作者:烈焰滔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在军师看来,苏锐这局促的样子,还真是和以往一模一样啊。

    只是,在以往,苏锐的这种局促从来都只是在面对别的美女的时候才会出现,从来不会因为军师而这样,这一次,揭开了面具的军师也终于能够享受一回这样的“待遇”了。

    听到军师要重新戴上面具,苏锐连忙拒绝:“不行不行,那怎么行呢?我还很期待太阳神殿的那群小子见到你的真容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是吗?”军师其实也很期待看到这场面,她淡淡的笑道:“可是,你这么局促,让我感觉到也有点紧张呢。”

    能够重获新生,让军师的心态都发生了很明显的改变。

    她以往很少会开玩笑,由于那个死结一直在身体之上缠绕着,让她的心灵和精神似乎都有了一层枷锁,而这一次,军师的枷锁彻底的解开了,其实,她也发自内心的不想再穿上那身标志性的黑袍,也不想再戴上那青面獠牙的魔鬼面具了。

    毕竟,军师也想生活在阳光下面。

    “我紧张什么?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苏锐拍了拍胸脯,佯装自然的转过脸来,可是,当他看到军师那漂亮的眸子正在看着他的时候,这个家伙的脸一下子便红了起来。

    看到他脸红的样子,军师一下子没忍住,竟是直接笑了出来。

    让人感觉到无比舒心的笑容从她那堪称绝美的脸上荡漾了开来,似乎让整个房间都一下子来到了春天。

    “你脸红什么?苏小受?”军师毫不犹豫的喊出了苏锐的外号。

    后者使劲的咳嗽了两声:“谁脸红了?”

    “你是第一次见到我吗?认识这么多年了,何必如此紧张?”军师打趣道。

    “其实,咱俩这关系,基本上和第一次相见也差不了多少。”苏锐说道:“怪不得以前我要跟你拥抱的时候都被你躲开了呢,真是的,我怎么连这一点都没猜到呢?”

    以往很多细节其实都能够体现出军师的性别并不是男人,但是都被苏锐先入为主的认知给忽略了。

    否则的话,只要他稍微留心一些,还是能够发现相关的端倪的。

    “而且,每次跟你执行任务,都没见你上过厕所,而且我每次上厕所的时候,你总是把脸给扭过去……”苏锐忽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我说呢,老子差点被你看光了啊!”

    这一次,军师的俏脸之上登时便腾起了两朵红云!

    以前每次到野外执行任务,男人都还好说,想要方便的话,随便就可以解决了,可是女人就麻烦多了,苏锐这个家伙大大咧咧的,无数次都当着军师的面解决问题,军师只能转身不看。

    “我没看过你。”军师小声的说道,只是俏脸更红了。

    “没看过才怪!”苏锐咬牙切齿,“我以前当着你的面脱衣服跳进河里洗澡,你敢说你没看过?”

    “我都忘记了。”军师转向一边,这一下,轮到她失去主动权了。

    毕竟,一旦摘下了面具之后,好像失去了一重保护,她的脸皮也变得更薄了。

    “唉,不过算起来貌似我是有点吃亏的。”苏锐摇了摇头:“我都被你看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看回来?”

    “去你的。”军师说道,“最好别有这种想法,否则你那一堆女朋友还不得掐死我。”

    “她们打不过你。”苏锐嘿嘿挠头笑道,一提到这个话题,这个小受立刻又怂了。

    这个时候,艾肯斯博士走了进来,他看着眼前这一对正在热聊的男女,说道:“年轻人,你的另外一位朋友已经先回去了,她说她在海滨别墅等你们。”

    他说的是纯子。

    艾肯斯博士说完,就走出了,没有再打搅他们。

    苏锐有点愕然,对军师说道:“纯子先前一直守在这里等你醒来,怎么这就走了呢?”

    女人的心思,男人很难猜得到,但是同为女人,军师便看的一清二楚了。

    “唉,纯子可能想多了。”她轻轻的叹了一声,并没有多说。

    很显然,纯子是觉得自己在这里像是个电灯泡,苏锐和军师认识这么多年了,她和苏锐才并肩作战没几次,不如就把这时间和空间全部交给苏锐和军师好了。

    当然,纯子并没有太过挫败,她现在也说不清自己对苏锐到底是怀着一种怎样的情感,而那种从内心深处缓缓流淌出来的情愫,让她稍稍的有点心慌。

    所以,这种时候,一个人静一静,好好的思考一下,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是,军师却明白,纯子对苏锐一定是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好感,否则的话,一个姑娘家,何至于跟着他一起连续的出生入死?

    不过,军师也是看破不说破,她不需要提醒苏锐,后者这辈子的桃花运已经旺盛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了,就算是自己提醒了他,以这哥们小受一般的性格,可能选择的处理方式也顶多是把自己变成一只鸵鸟。

    想到这里,军师调整了一下心情,微笑着说道:“回去请纯子和丹妮尔夏普吃个饭吧,她们两个跟你着你冒了这么多危险,不容易。”

    “好,这顿饭肯定是要请的。”苏锐说道:“还有宙斯,我得一起请了。”

    “我建议你分开请,每次只请一个人。”军师说道。

    “为什么?”苏锐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军师话语中的深意,仍旧大大咧咧的说道,“我和纯子和丹妮尔夏普,那可是纵横德弗兰西岛的铁三角。”

    “什么铁三角,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军师没好气的瞥了苏锐一眼,这家伙打起仗来简直聪明的不得了,可是,每次在面对男女关系的时候,表现的都像是个永远也开不了窍的榆木疙瘩!

    “那你来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苏锐又问道。

    “听我的,准没错。”军师也懒得跟这个笨蛋解释了。

    “那好吧,我就听你的好了。”苏锐纳闷的挠了挠头,他其实也懒得在这方面多动脑子,这些年来,他已经很习惯军师来给自己指明道路了。

    “对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可以下床走动了吗?”苏锐问道。

    “可以试一试了。”军师看了看白色的被单,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眼睛里则是浮现出了为难的神色来。

    “怎么了你?”苏锐不禁问道。

    “我好像没穿上衣。”军师艰难的说道。

    “晕倒,你肯定被被艾肯斯博士看光了。”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虽然这是做手术之时所必须要做的,但是此时的苏锐还是有了一种严重吃亏的感觉!

    军师俏脸通红,不过话说回来,她倒是觉得还好,医生在做手术的时候,病人不都得这样吗?

    能活着,就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了。

    “你看看你的关注点儿到底在哪里。”军师嗔道。

    这一声,真是带有浓浓的女儿风情。

    苏锐看着军师的表情,一时间竟然好似有些痴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军师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她毕竟还是个姑娘,脸皮也很薄,被苏锐这样盯着看,她感觉到自己脸庞上的热度在直线上升。

    苏锐被这句话打断了思绪,而后说道:“要不,我来帮你穿衣服?”

    “去你的,转过身去,我自己来。”军师说道。

    “那好吧。”苏锐把衣服递给了军师,她的紧身衣已经被艾肯斯博士的助理给清洗过了,整整齐齐的叠在床边。

    他们这个团队真的很细心,但越是这样,苏锐就越是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在这什么都没有的深山老林中坚守七八年,图什么?难道真的就是因为他们有为了科学而献身的精神吗?

    目前看来,好像还真是这样。

    苏锐转过身去,军师便缓缓地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白色床单也缓缓的滑了下去。

    于是,某个背对军师的家伙便感觉到,似乎这个房间都要被军师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白色光芒所照亮了!

    等等,苏锐是背对着军师的,怎么能够感受到对方那白的耀眼的肌肤的?

    因为,在苏锐的正对面,正好是几个关掉了的显示屏,黑色的屏幕表面可以把军师的动作给展现在苏锐的眼前!

    而军师对这一切还毫无所觉!

    不过还好,这种黑屏并不是镜子,饶是以苏锐的眼力,也只能看清楚大致的轮廓而已,再具体的细节已经无从分辨了。

    “咕咚。”苏锐咽了一口口水,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觉得自己这样偷看是完全不道德的,虽然他也是不小心的,但是,这种不小心并没有什么意义。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苏锐在心中默念道。

    军师当然不知道苏锐此时所经历的心理状态,否则的话,这位刚刚恢复了真身的大姑娘还不得羞死?

    穿好了衣服,军师勉强可以正常行走,但是不能剧烈运动,否则脊椎的伤口还是会被震的很疼。

    苏锐扶着军师走了一段路,一共也没一百米,但是,这一路上,他却问了至少两百次“疼吗”、“累吗”、“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啊”之类的话,军师简直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不过,看到对方这么紧张自己,军师也不禁莞尔了,可是,这么一直喋喋不休的说下去,谁受得了?

    “我忽然想到,我是不是得给一个人打电话了?”就在军师想要抱怨的时候,苏锐忽然说道。

    “谁?”军师本能的问了一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