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5章 上山拿人!

作者:烈焰滔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对于苏锐来说,这口气绝对咽不下去。

    别说王莹武是他的属下,哪怕是个陌生人,遭遇了姜怀雄的这种对待,他都要出手管一管的。

    看着苏锐快步在夜色之中行走的样子,王莹武的眼睛里面涌现出复杂的神色。

    似乎这一辈子以来,都没有人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他。

    “大人,要不明天早晨咱们再去吧,今天你也忙了一整天。”王莹武歉意的说道。

    “这种仇,哪里还能过的了夜?”苏锐走到车跟前,问道:“你还能开车吗?”

    “开车没问题。”看到苏锐愿意这样为自己报仇,王莹武的心里说不感动都是假的。

    事实上,苏锐确实很担心,如果他们去的晚了,那个仁动的尸体会不会被处理掉。如果这样的话,所有的证据就都没有了。

    “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不要等了。”苏锐坐在了副驾的位置上:“你把车开到距离山顶最近的位置,尽管走最好走的路,不用担心被发现。”

    “好。”王莹武开着车,一路默默无言。

    这卿罗山虽然是有盘山公路的,但是由于姜铁山的阻挠,公路却没有修到山顶,大概也顶多到了半山腰多一点,便没有了路。

    下了车,王莹武犹豫了一下,还是对苏锐说了两个字:“谢谢。”

    他很不擅长这样说,但是内心之中翻涌着的情绪让他本能的去这么做。

    这个名叫苏锐的男人,值得他用一辈子去追随。

    有很多人都会认为苏锐在笼络人心方面很有一套,但是实际上完全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苏锐所做的这一切完全是由心而发,他见不得别人受委屈,见不得别人被诬陷。

    苏锐和王莹武就这样行走在林间的路上,根本不怕被任何人发现,或者说,他们要的就是被发现。

    是的,此时林间似乎只有两个人,周显威去哪里了呢?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喝,突然打破了夜间的宁静。

    三个身穿卿罗山练功服的弟子从林间走出来,对苏锐和王莹武虎视眈眈。

    “就是他!”其中一人指着王莹武,大喝一声:“就是他杀死了仁动师弟!”

    三个人毫不犹豫,挥动着手中的长棍便攻击了过来!

    然而,这里是茂密的树林,他们的长棍完完全全的施展不开,被苏锐三下五除二的就全部放倒在地。

    他们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甚至都没有看清楚苏锐的长相,便已经不省人事了。

    王莹武再次说了一声“谢谢”,而后道:“大人,其实不用您亲自动手的,这些普通弟子我还是能够对付的了的。”

    “我还是怕你下不了手,毕竟这是你以前呆过的地方。”

    苏锐抬起头来,望着眼前月光之下的朦胧山影,微微一笑,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的嘲讽之色:“而我和你不一样。”

    王莹武本能的感觉到苏锐和卿罗山一定是有着什么不算愉快的往事,但是苏锐不说,他也就不方便细问了。

    这一路走下来,他们一共遇到了几十个人,这些人都是在搜寻着王莹武的踪迹,碰巧和苏锐撞上了。

    当然,他们的下场也都是显而易见的了。

    事实上,在这山路附近搜索的人还是偏少的,姜怀雄把大部分的搜寻主力都放在了后山。

    终于,在苏锐和王莹武即将走到卿罗山派的大门口之时,又有两个守门的弟子喝止住了他们。

    对于这种小角色,苏锐自然不会再多浪费时间,皆是一脚踹飞一个,对着山门,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姜怀雄,王莹武在此,你给我滚出来!”

    姜怀雄小院的门骤然便开了,他当然听出来这并不是王莹武的声音,不过还是非常诧异。

    他刚刚洗漱完毕,正准备睡下呢,没想到,王莹武竟然还敢找上门来!

    就算找了帮手,也不至于如此嚣张!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姜怀雄一挥袖子,冷冷的喊道:“所有人全部集中!给我拿下逆贼!”

    然而,这山院里面的弟子着实不算多,大部分的人都被姜怀雄派遣出去追杀王莹武了,毕竟这位轻罗山大师兄之前说了一句追不到人你们就都不要回来了。

    既然有了他这句话,所以那些弟子大晚上的仍旧在山林间搜寻,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由此可见,这两年间,姜怀雄给弟子们所造成的阴影多么的重。

    不过,这十几个仍旧呆在院中的弟子,都是卿罗山的核心子弟,也是王莹武当年的师兄弟。

    望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庞出现在眼前,王莹武的心里面已经是百感交集了。

    这些面庞,他已经是十年未曾见到了。

    “怀武,你真的不应该再回来。”一个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男人说道。

    “二师兄,我……”王莹武的嘴唇翕动了几下,然后又说道:“我想要甩掉我身上的罪名,那些事情我根本不曾做过。”

    这个时候,另外一人又开口了:“那件事情已经定了性,你甩得掉吗?再说了,你今天回来,不仅没给自己翻案,反而又让仁动师侄死了。”

    又是一个大大的黑锅扣在身上,关键是,没有人能够说明这口黑锅的真相。

    无论是十年前的案子,还是十年后的案子,真相都只有姜怀雄知道。

    “我要检查一下仁动的尸体。”王莹武说道:“我不相信我那一脚能够让他当场断气。”

    那个二师兄说道:“怀武,死者为大,你还是不要徒劳了。”

    这个时候,又是一个黑脸大汉吼了起来:“姜怀武,你现在根本就已经不是卿罗山的人了,你敢杀我们的师侄,整个卿罗山上上下下人人得而诛之!”

    王莹武的眼睛眯了起来:“三师兄,从十年前你就完全不相信我的说法,十年后仍旧如此,我真的不明白,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你会因为我而这样做!甚至当年还亲自对我用刑!”

    哪有什么深仇大恨?

    说白了,都是妒火作祟而已。

    王莹武的年龄比他们都要小,但是天分极高,练功的进展也是一日千里,远远的把这些师兄们给抛在了后面,以至于这些师兄见到王莹武,根本就没法摆师兄的架子。

    譬如眼前这位黑脸三师兄,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与世无争的,二师兄便是如此,他的话语也是这些师兄之间最柔和的。

    尽管他不相信王莹武曾经做过那种无耻之极的事情,但是二师兄却认为,今天仁动的死,和王莹武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按照常理来讲,王莹武现在已经不是卿罗山的人了,一个外人闯进派中,打死了一个弟子,这笔账他们要不要报?

    当然!

    “你们真的不相信我的话吗?”王莹武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一层无力的感觉。

    二师兄叹了一口气:“事实如此,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怀武,希望你不要反抗。”

    “让我不要反抗?”王英武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失望。

    百口莫辩,这种滋味儿真的不好受。

    偌大的一座山,上上下下居然没有一个人信任他。

    相比较之下,这才更显得苏锐那信任的宝贵。

    王莹武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是徒劳,如今的办法,就只有用拳头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姜怀雄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门前,他望着此时的场景,面带冷笑。

    “你还真的不死心啊。”他一挥手:“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杀人凶手给我拿下!”

    “我要看一看仁动的尸体!”王莹武吼道:“姜怀雄,你不让我检查,是不是心里有鬼?”

    “我问心无愧!”姜怀雄的面色骤然变的极其寒冷:“动手!”

    于是,那十几个核心子弟便朝苏锐和王莹武扑了过去!就连平日里与世无争的二师兄也动手了!

    王莹武虽然受了伤,但只要不抱着纯防守的心思,就还是有着一战之力的,已经主动和那些师兄弟们缠斗在了一起。

    至于苏锐,则是并没有加入战圈,仍旧站在原地,面带嘲讽之色的盯着姜怀雄。

    姜怀雄非常不喜欢别人这样看着他,他的眼睛里面喷出怒火来:“哪里来的小鱼小虾,帮凶一样要受死!”

    说着,他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跨越了好几米的距离,朝着苏锐凌空扑来!

    这姿势看起来极为的飘逸潇洒,但缺点就是……实在是太托大了!

    如果对上功夫不怎么样的人,这样类似于大鹏展翅的招式一抓一个准,可是苏锐又不是那种不懂功夫的菜鸟!

    要知道,在苏锐看来,这种飞来飞去的动作除了花哨,其他的一无是处!

    姜怀雄的手眼看着就要抓到苏锐的脖子了,只要这个帮凶死了,那么他就可以腾出手来去对付王莹武了。

    想到这一点,他的眼睛里面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然而,就在下一秒,他赫然发现,苏锐的身体竟然莫名的消失了!

    他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紧接着,一阵狂猛的劲风便从侧面袭来!

    好快的速度!姜怀雄的心中震骇无比!

    然而此时姜怀雄还没有落地呢,招式用老,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动作来!

    于是,他的身体受到了重重一击,横着飞出了好几米,就像是炮弹一般,重重的砸进了人群之中!

    ps:堂姐生娃,这才刚刚从医院回来,第一更刚刚写好,抱歉,晚了一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