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何止是下马威!

作者:烈焰滔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随着这一记军刺的强势绽放,高伴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腹部被穿透,重重刀幕登时被打散!

    他万万不敢相信,有了寒虎刀对自己的战力加成,竟然还会败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男人身上!

    是的,对方不仅轻而易举的守住了自己的攻势,还能游刃有余的伺机进攻!

    “我说过,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苏锐的眼睛微微眯了一眯:“来,很简单,但是要走的话,就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说罢,苏锐手中的军刺骤然回撤,在高伴虎的腹部留下了一个方形的伤口!

    军刺上面专为放血而生的血槽开始极大的发挥作用,汩汩鲜血顺着高伴虎的腹部流了出来!止也止不住!

    虽然不是要害,但是只要被军刺伤到,就足以让他彻底失去战斗力!

    高伴虎还是难以置信的看着伤口,他出道以来,从不曾遭受过如此的重创!

    “你还得知道一件事情,不是所有头上纹着老虎的人,都是老虎,比起地炮来,你还是差得远了。”

    苏锐的眼睛里面流露出轻▲↘,蔑的神情,一脚重重的踢出,脚尖正中高伴虎的腹部伤口!

    这一脚让伤口表面的鲜血瞬间炸开,伤口也被扩大,血液流出的速度几乎已经是之前的一倍了!

    高伴虎那高大强壮的身躯被踢飞了四五米,而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之前威风八面的薛家第一高手,就这样被苏锐一招打败!

    而透着耀眼锋芒的寒虎刀,今天居然连血都没沾,就已经被重重的摔落一旁!

    “我本可以把这把刀给毁掉,但是现在看来,不如留下,回到西方交给地炮好了。”

    苏锐说着,便走到一旁,捡起了那把雪亮长刀。

    他定睛看着刀上的寒芒,眯了眯眼睛,没有谁发现,在苏锐看这把刀的时候,他眼中的精芒甚至要盖过这刀身的寒光!

    “刀是好刀,可惜刀的气质不怎么样。”苏锐说着,在那把柄的末端一按,寒虎刀瞬间缩回了刀柄内!

    看到苏锐把这把宝刀很随意的塞到了裤子口袋里面,高伴虎差点没疯掉,他捂着肚子上的伤口,撑着身体,满脸狰狞:“把刀还我!寒虎刀你不能碰!”

    “你是没输过吗?”苏锐的脸上露出嘲讽之色:“都这样了,你还让我把刀还给你?”

    停顿了一下,他从口袋里面掏出那把刀,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还给你好了。”

    说罢,寒虎刀再次出鞘,苏锐随手一甩,这把刀便旋转着飞向了高伴虎!

    嗤!

    面对苏锐的甩-刀速度,重伤的高伴虎根本无法抵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寒芒插进了他的肩头三角肌!

    在这一刻,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和胳膊的联系好似被切断了一般!锋利之极的寒虎刀很轻易的便切开了他的肩关节!几乎没有任何阻碍!

    哪怕日后能够休养好,这条胳膊也已经是半废掉了!绝对不可能还像之前一样发力!

    高伴虎一声低吼,想要拔出肩膀处的长刀。

    可是苏锐的手已经放在了刀柄处,轻轻一拔。

    这寒虎刀的锋利程度似乎都不在龙凤呈祥双刀之下,即便称之为削铁如泥也不为过,苏锐在拔刀的过程中,还顺手在高伴虎的肩膀处划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很快的刀。”苏锐眯了眯眼睛,他刚才在肩膀上划拉的那一下,几乎都没用什么力气,就已经割到了对方的肩胛骨!

    薛胜男坐在楼梯上,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在她的眼里,高伴虎就是个无敌的存在,为什么遇到这个年轻人,竟然会这样干脆利落的战败?

    “别再用你不甘的眼神看着我了,现在带着薛胜男滚到医院里还来得及,否则的话,你的血就要慢慢流干了。”

    高伴虎看了看捂住腹部的手,那里已经被滚热的鲜血布满,身子下面的地板上也有了一小滩血!

    苏锐眯了眯眼睛:“你我本是无冤无仇,我并不想杀你,但是……滚!”

    听了这话,高伴虎只能把所有的不甘压在心底,他知道,苏锐这确实是手下留情,否则的话自己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高伴虎咬了咬牙,强忍着伤口疼痛,冲向了楼梯!

    “跟我走!”

    高伴虎说着,单手一抄,便把上身依旧裸着的薛胜男给抗到了肩膀上!

    薛胜男反应了过来,心中涌出浓浓的不甘!

    她使劲捶打着高伴虎的后背:“你个懦夫,你个蠢货,我薛家养了你那么多年,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连辱我的人都杀不掉,我要你有何用!”

    薛胜男的拳头虽然没多少力量,但是有一拳却直接砸中了高伴虎的肩膀刀口,疼的他身体一颤!

    听着薛胜男这样骂自己,高伴虎的眼中全是阴霾,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依旧快步朝外面跑去!

    此时他的争分夺秒并不是为了救薛胜男脱离危险,而是在给他自己的生命赢得时间!如果腹部伤口的血不能及时止住,那么他真的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薛胜男见捶打高伴虎没什么反应,也颓然放弃了,发出一声尖叫。

    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骄傲无限的女王式人物,此时终于彻底失态了!

    在快出酒吧大门的时候,被抗在肩膀上的薛胜男定睛看着远在二楼之上的薛如云,眼睛里面涌出浓浓的仇恨!

    “薛如云,我要杀了你,你一定会死!”她的头发蓬乱,声音尖利,宛若女鬼。

    “傻逼女人。”

    苏锐听了这话,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许多,他一伸脚,勾过身边的凳子,然后小腿猛然一甩!

    这圆凳像是一发炮弹一般,跨越了好几米的距离,重重的撞向了薛胜男!

    更准确的说,这凳子撞向了薛胜男的嘴巴!

    这张恶毒的嘴完全不是实木圆凳的对手,一击之下,薛胜男至少被撞断了七八颗牙齿!

    是的,牙齿是断掉的!整个牙床都被撞的松动了!

    此时此刻,薛胜男简直感觉她的下巴都不属于自己了!好像有无数个裂纹布满她的面骨!

    脆弱的鼻梁骨也没法幸免,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撞塌,两道鲜血瞬间从鼻孔里面涌出来,和她嘴巴里的鲜血混合在了一起!

    由于鼻梁骨断掉的缘故,薛胜男的眼泪顿时汹涌而出,满脸都是钻心的疼痛!

    她疯狂的尖叫起来,全是鲜血的嘴巴里说些什么,可是却没有人能听清了!

    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分薛家第三代最杰出女性的样子?

    等到高伴虎扛着薛胜男,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之后,在他们走过的路上,已经是留下了触目惊心的血痕。

    薛胜男的血是从口鼻里面淌出来的,在地砖上形成细而弯曲的一条线,而高伴虎就完全不同了,他每走一步,都会落下一个血脚印!

    苏锐根本就没管这些,而是转脸望向了仍旧站在二楼的薛如云,笑道:“怎么样,还算劲爆么?”

    “还可以。”望着苏锐的笑容,薛如云咬了咬嘴唇,她知道,自己必须要习惯这种血雨腥风的生活,因为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有可能处于这种状态。

    她今天本没想着对薛胜男动手,所以后者的凄惨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苏锐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眼睛微微眯了眯:“妖精,你有一点一定要明白,不管对方的阴谋诡计耍的如何顺溜,你只要拥有这个,就不需要有任何惧怕。”

    在说话的时候,苏锐右手握拳,在空气中轻轻挥了两下。

    薛如云的眸光微动,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就听到苏锐轻声说道:“我就是你的拳头。”

    薛如云重重的点了点头,泪水已经从眼睛里面汹涌而出!

    这个时候,几个男人从酒吧里面走了出来。

    李圣儒说道:“辱人者,人恒辱之,薛胜男这是咎由自取。”

    身为信义会的会长,虽然已经下定决心和薛家彻底的撕破脸,但是当李圣儒亲眼看到薛胜男被苏锐搞到如此凄惨的下场之后,还是忍不住的唏嘘感慨了一番。

    在今夜之前,这种情景几乎是他难以想象的事情,可是在苏锐的手里,竟是如此简单的便宣告实现!

    堂堂薛胜男被踩在脚底,而薛家第一高手高伴虎则是重伤半废!

    这何止是痛快,李圣儒的心里简直就如三伏天吃了冰镇西瓜一样凉爽!

    这个年轻的男人说要借着今晚给薛家一个下马威,他说了,也做到了。这件在李圣儒看来都难度不小的事情,一旦落到了苏锐的手中,似乎根本没什么难度系数可言了!

    齐啸虎一贯直来直去,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而是瓮声瓮气的喊道:“苏老弟,为什么不趁机杀了那个高伴虎?杀了他,我信义会也能少了个心腹大患!”

    苏锐闻言,笑了笑,道:“齐老哥,有些时候,想要让一个人痛苦,并不是让他死,而是让他不甘的活下去,让他心中有很多不甘,却什么都做不了。”

    齐啸虎听了苏锐的话,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跺了跺脚:“苏老弟,你比我狠多了!对我的胃口!”

    苏锐掏出那把寒虎刀,又解释着说道:“其实,主要他和我的一个朋友应该有点关系,我才没有妄下杀手。”

    说着,他再次按下了寒虎刀的开关,望着这把寒气四溢的宝刀,苏锐的眼中再次精光四溅:“接下来什么也不需要做,等着薛家的动作吧。”

    一旁的李圣儒看着无悲无喜却胜券在握的苏锐,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这何止是下马威!”

    ps:最近两天熬夜熬的有点凶,整个人状态不太好,今天一章,我调整一下,明天三章。

    看到花仙子在微信平台的留言,非常感动,正是有你们的支持,我才有机会给大家一直写下去,晚安,我们一起加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