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我要带她走

作者:烈焰滔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面对一群少将中.将上.将都没有敬礼的特种战士们,却用他们最简单最直接也最震撼的方法,向一个英雄、也向一个老兵,表达了他们心中最真挚的敬意!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这一次军礼,无声无息,但却铁血之极!

    随着那些特种战士的立正敬礼,十二架汇聚了华夏最尖端科技的空中猎豹直升机,全部开始调转方向,它们把机头全部对着地上那个身影,同样机头前倾,整个机身呈现四十五度角!就好像是在敬礼一般!

    这些战士与飞行员并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搞出那么疯狂的事情,但是,那个男人无疑是他们最敬重的男人,即便已经离开了五年,但是那些光辉而隐秘的传说依然在他们心中流传!那些辉煌且彪炳的战绩依然镌刻在那支神秘之师的誓师碑上,永远无法磨灭!

    他们要致敬,必须要致敬!只有军礼,才能表达他们心中的敬意!

    没有任何领导事先安排过,也没有任何战士事先商量过,他们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做出了这样的举动!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地面上的那个身影并不算太高大,但是此时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他却犹如顶天立地的战神一般!

    闪闪发光,宛若太阳!

    这并不是什么电影大片,而是真实发生在生活中的情形,也正因为此,那些大厅中的名流们才反应不过来,他们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些狠狠抽疼!整个现场的气氛空前的压抑!

    这个男人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这样的出场方式,简直要比一些国家领导人还要来的震撼!

    这是绝大多数人心中的想法!

    苏锐站在那儿,虽然打理过的头发已经被直升机的狂风吹乱,虽然精心熨过的衣服已经被吹皱,但是他的身影依旧笔直。[]

    他看着那些对着自己敬礼的战士们,同样抬起右手,回了一礼!

    简单而有力!

    在这一刻,他并没有想起自己已经被开除了军籍,也并没有想到自己曾经被驱逐出祖国五年不准入境,他就是一个老兵,一个退伍多年回来看看战友的老兵!

    “谢谢你们,我的战友们。”苏锐在心中默默说着。

    相对无言,但彼此已经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曾经是兄弟,永远是兄弟。

    分手时我不知你的去处,也不知道这辈子何时再相会。

    放下手臂,收拾心情,苏锐整理了一下衣服,才说道:“我是苏锐,我来了。”

    我是苏锐,我来了!

    他的声音并不算大,但是却清晰的盖过了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传到了大厅中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听到了他的话,整个大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苏锐?他就是秦悦然口中的苏锐?就是那个秦悦然认定了的男人?为了他,秦家丫头甚至可以反抗家族的逼婚?

    看着那个从天空出场的男人,欧阳星海感觉自己顿时矮了一截,完完全全的被比了下去!

    他的目光血红血红,看着那个身影,喉头发甜,竟然有了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他就是自己的情敌?

    看着他,平时眼高于顶的欧阳星海终于有了自卑的感觉!

    秦之章这一次出奇的没有咆哮,他看到了苏锐眼中的战火硝烟,也同样看到了那些手持钢枪敬军礼的战士们眼中的真挚情感,一些往事开始在他的心头缓缓浮现。

    曾几何时,他们也是部队中的毛头小鬼,曾经也满怀热血,在军旗下誓言杀敌报国,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世事的变迁,他们的棱角被磨平了,他们的热血冷却了,就连那些在战场上打熬出来的精壮肌肉,也都变成了声色犬马之后松松垮垮的肥肉!

    那些流血牺牲所换来的军功章,却成为了他们用以拉拢关系再进一步的筹码!

    在他们心里,荣誉已经不是荣誉,而成为了交换利益的手段!

    秦之章怔怔的说不出话来,而蒋天苍白天柱秦方华等人皆是有过从军经历,他们的心里又怎么可能会好受?

    秦悦然看着那个立于阳光之下的身影,忽然感觉到鼻子发酸,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说过他会来,他没有食言!

    此时此刻,秦悦然真的很想再次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不是因为感谢,只是因为这些军礼又给了她一种心疼的感觉。

    看着那个让人心疼的男人,看着他从阳光中走出来,秦悦然微微潮湿的眼眶之中闪过一丝迷醉的神采,此时此刻,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苏锐的关系还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或者再进一步,也只是志同道合的战友,可是,秦悦然并没有考虑这些,她只知道,自从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极柔和却极浓烈的幸福感已经溢满了她的心头!

    白秦川看着苏锐站在那里,眼中涌现出来的震撼逐渐平复下来,他苦笑着自言自语:“用不着搞出那么大的出场阵势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要遭受恐怖袭击了呢。”

    苏无限饶有趣味的看着苏锐,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