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共同的敌人

作者:白衣子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级微信最新章节!

    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的程敬异常兴奋,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兴奋了,对于能够马上见到梦想当中的人程敬自然是很开心,不过再之后应该如何程敬就不知道了,总之不管怎样也要先见到才可以,至于以后的事情也只有以后再说了。

    当马丁看着程敬说完这一大堆话,佩服地竖起大拇指,然后说:“程先生您可真是会谈判……”

    “抓住他的心理就可以了。”程敬当然知道要抓住爱德华的心理,爱德华的心理是什么,当然是要让爱因斯坦安安全全地苏醒过来,既然如此,那么程敬当然会如此说了,冬眠苏醒剂对于人有益的那句玩笑话也是他故意说出来的,可是爱德华就是上套了。

    “那我就去准备您所需要的单晶硅了,至于跟爱德华先生怎样交流我就不管了,希望您可以游刃有余一些。”马丁则是给了程敬最后一句嘱咐然后便要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毕竟要找到高纯度的单晶硅也是程敬的事情。

    第二天,爱德华在深夜来到了芝加哥,刚刚下飞机的他马上便打了程敬的电话。

    “我已经到芝加哥了,在哪里交易?”爱德华如此说道。

    “您来找我们还是我们去找您?”程敬一边开心一边如此问道。

    “我去找你们就好了,告诉我地址。”爱德华为了自己的安全,如此说道。

    程敬则是把自己所居住的酒店说了出来,同时也让顺奇和依丝卡准备一下,接下来他们要迎接的可是非常重要的客人。

    没过多久,爱德华便已经来到了程敬所居住的酒店,同时他身上还带着一份冬眠苏醒剂,他现在比较庆幸自己还没有给爱因斯坦用,真用了的话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呢。

    程敬听到敲门声之后便马上跑过去打开门,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身穿西装马甲。并且还带着高帽的五十多岁老男人,从他胸前还有眼镜的装扮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典型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欧洲绅士的打扮。

    “马丁呢?”爱德华先是如此问道,毕竟他是因为要跟马丁交易才会过来的,对其他人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此时看到一个华人在这里他已经感觉出有些不对劲了。

    不过之前跟他打电话的人也是一口华语口音,所以爱德华也没有当回事。

    “马丁先生马上就过来了,您可以先在这里的等一下。”程敬很客气地把爱德华请进房间内。同时又问道:“红酒,茶,咖啡,白兰地,请问您需要哪种饮料?”

    “白兰地。”爱德华就连饮品的喜好都是那个时代特有的,现在哪里还会有人在做客的时候喜欢喝白兰地呢。

    越是这样程敬越是兴奋。他看爱德华就好像是在看一件刚刚从土里刨出来的兵马俑一样,那种感觉是很难以描述的。

    爱德华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房间内还有几个华人以及一个白人女孩的时候便更是感觉不对劲了,但是由于他对冬眠苏醒剂的需求导致他还是继续选择相信程敬了,没有办法,毕竟让爱因斯坦苏醒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的苏醒也就没有意义了。

    就这样跟程敬闲聊了半个小时。爱德华不耐烦地问道:“为什么还是没有见到马丁,他不应该是这样不守时的人。”

    很显然,爱德华对于马丁迟迟没有出现是感觉到很纳闷的,黑市商人最重要的就是信誉以及守时了,他对马丁还是比较了解的,让自己在这里等半个小时很显然是不太正常的。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程敬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他知道再装下去也是没用的。所以他直接说出来了欢迎语:“欢迎您来做客,爱德华?爱因斯坦先生。”

    爱因斯坦是个姓氏,那个科学家的全名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所以爱德华的全名应该是爱德华?爱因斯坦。

    突然被叫出来了全名,爱德华也感觉很纳闷,他的深情瞬间就紧张了起来,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对马丁说过自己的全名。甚至目前这个时代认识自己的人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全名,偏偏这全名就被程敬说了出来。

    “你是谁?”爱德华紧张地问程敬,他怀疑程敬是十枢洲的人,虽然他和他父亲爱因斯坦的冬眠是比较隐秘的。但是也不排除有十枢洲的人知道,尤其是程敬一副华人面孔,他更加觉得对方就是十枢洲的人了。

    程敬则是一脸灿烂地笑道:“我叫程敬,不过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你父亲。”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爱德华希望赶紧装糊涂蒙混过关,此时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被骗,但是想要离开也是没有办法的,身边有这么多人他怎么可能还会离开呢。

    “不要再伪装了爱德华先生,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要跟你谈谈关于你父亲的事情。”程敬还是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毕竟对方是爱因斯坦的儿子,所以他对对方还是比较尊重的,如果有更好的办法他也不会选择把对方骗过来。

    听到这话了,爱德华也知道自己再伪装也不可能再伪装得下去,所以只好问道:“所以,所谓的冬眠苏醒剂有新产品是一个骗局了?所以马丁出卖了我?”

    程敬点点头:“是的,这只是我编造出来的,马丁确实出卖了你,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请你放心,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的。”

    “这个贱种!唯利是图的小人!”爱德华也不免会骂出来这样的话,他当然知道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马丁的客人,就这样被出卖很显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不过也没有办法了,都已经被出卖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马丁是个贱种,这一点程敬也承认,尽管他从马丁这里得到了许多好处,可唯利是图的商人本性还是让程敬对马丁产生了隔阂,有些事情就是如此。想要说那么多是没用的,只有做出来才会让别人知道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说吧,你到底想要怎样。”爱德华心想都已经如此了那么自己也确实没有必要伪装下去,他也比较放松,毕竟看起来程敬确实是没有敌意。

    程敬则是继续微笑:“很明显,我想要见一下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如果有这个荣幸的话。我也想目睹他从冬眠当中醒来。”

    “不可能!”爱德华明确地拒绝了程敬的要求,他当然不可能随随便便让自己的父亲就这样被曝光出来,虽然看起来程敬没有丝毫敌意,可是他在见到爱因斯坦之后会做出来什么样子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有些情况就是如此,想要说那么多自然是没用的,所以也只好看看对方到底是怎样认为的吧。程敬也知道自己一时之间难以取得爱德华的信任。

    毕竟爱因斯坦家族是为了躲避十枢洲而进入到冬眠的,虽然说他们的冬眠也有其他的因素,但是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不要让十枢洲的人发现。

    “我不是十枢洲的人,同样,十枢洲也是我的敌人,我想要见到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就是为了可以找到对付十枢洲的办法。”程敬如此说道,希望可以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善意。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对方会选择相信自己。

    当然,如果对方选择不相信的话,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对爱德华采取强制的手段程敬是做不出来的,用枪指着对方脑袋来威逼利诱更是不可能,所以程敬才会感到难受。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爱德华当然不会选择相信程敬,空口无凭。程敬说什么话当然他是不会相信的,刚刚就已经被欺骗过了,怎么可能还会被欺骗呢。

    程敬一时间也没有办法,他不知道应该怎样来让爱德华相信自己,他确实也知道由于自己刚刚欺骗了他也会导致他没有办法选择相信自己,这还真的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不过程敬转念一想,还是想到了办法。

    程敬把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然后点开里面的相册,挑出一大堆自己跟孔垂信的合影。

    “这是我的好朋友,孔垂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像亲生兄弟一样牢固。从学校到至圣市,从上学的时光到他结婚的时光,我们都是感情非常好的兄弟,你不认识我,总会认识他吧,他可是至圣孔氏的前任衍圣公。”程敬无奈地说出来了这番话。

    原本程敬是不太希望把自己悲伤的一面亮出来的,但是为了让爱德华相信自己他还是选择了如此。

    由于爱德华的苏醒比较早,所以他还是知道孔垂信这个人的,毕竟至圣孔氏的一举一动也会牵制着世人的神经。

    “孔先生不是出车祸已经去世了吗?”爱德华如此说道。

    爱德华当然知道孔垂信,自然也知道他已经去世,但是他所知道的去世还是当初那个假消息,也就是传言当中他是出车祸去世的,后来为了不在世界引起太大的震荡,程敬自然也很清楚,宣传他是车祸去世也比较不错。

    “垂信不是车祸去世的,他是被十枢洲的黑衣人乱枪打死的……”程敬忍着内心剧痛说出来了这句话,他真的不愿意去回忆那痛苦的时刻,眼睁睁地听着自己兄弟被乱枪打死而自己却毫无办法,这确实是很难受的事情。

    “……”爱德华一阵沉默,他虽然并不知道真相,但是冥冥之中他能感觉到程敬并没有骗自己,因为以他的智商还是很容易就把孔垂信生前所作的那些事情联系起来的,能够遭到十枢洲的毒手他也不觉得惊讶。

    “我是垂信最好的兄弟,我要为了他报仇,我的敌人就是十枢洲,跟你们一样,我想要见到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先生也是因为如此,所以你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吗?”程敬的眼眶里已经含着热泪,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没有让眼泪跌落下来。

    爱德华一定能够感受到这种感觉,虽然他是一个比较古老的人,但是他很显然更懂得兄弟之间的这种感情。

    “我答应过父亲……不能告诉任何人。”爱德华已经有些心软了,如果是他自己可以做主的话他一定会马上同意,可惜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同时也有爱因斯坦。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