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开学了

作者:白衣子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级微信最新章节!

    周培章已经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了,具体再深层的秘密他也不是特别清楚,或许有可能他整个家族也就是如此了,程敬尽管不知道周培章所言的秘密到底是不是全部,但是他能保证现在周培章告诉他的都是真的,周培章没有撒谎。

    “再也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吗?”程敬还想要继续问。

    可是周培章却摇摇头,告诉他已经不可能了,他没有那么多的秘密可以再说出来,一切能说的都已经说了出来。

    “谢谢你了周叔叔,你们朝歌周氏的秘密对我来说很有帮助,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跟你们成为非常好的朋友。”程敬对周培章充满了敬意,不管怎么说对方也还是帮助了自己,所以他应该表达出自己的谢意。

    “十,一卷,宋祥兴后三十年,偃文知之。昔有匠神临世,造福万民。又有墨翟现身,响彻寰宇。然匠神、墨翟之苗裔历千年征伐,假政者屠戮生灵,二者曰:此地未可征伐,当迁。时过三岁,寻可迁之所巧得坤围日绕之理,若无用者当寻匠人。”

    “洲,三卷,宋祥兴后三十年,偃文知之,固有海中镜,大雾难分,舟行百日不见其踪,终上岸而满目新城,曰乐土,曰仙境,云集巧匠三千,又召家室往返,外人不得入之,入之皆无返,实为春秋世家主食用民脂。”

    “志,四卷,宋祥兴后三十年,偃文知之。乐土匠人有不悦者,曰返乡,皆屠戮。然有幸者逃,误入雾霾而往复难返,若言巨子污者亦殒命,后匠人听命,无返者。着黑衣以为遮体之料,遂与乡间断,各自为家。”

    程敬把自己所知道的秘密拿了出来,然后问周培章:“周叔叔,您知道这些东西吗,或者说您以前有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呢?我有一个二卷现在还没找到,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在哪里?”

    周培章摇摇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偃文这个人您也没听说过吗?”程敬又问道。

    “没听说过,偃文这个名字单纯看名字的话肯定知道他是偃家人,但是毕竟他已经是宋朝人了,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偃家人几乎不会在正统的历史书当中出现的,除了偃师以外。”周培章用自己非常和善地语气回答道。

    “好吧……那谢谢您了……”程敬也只好对周培章道谢,然后便去干其他的事情了。

    现在基本上可以看得出来,周培章所了解的也只是一些关于偃师偃家的事情,他似乎都不清楚‘洲’‘志’‘十’是什么玩意,但是程敬知道,这个三个东西跟那个古老的偃家有关,那个名叫偃文的宋朝人一直都在竭尽心力想要告诉后人一些秘密。

    经过了程敬的款待之后,周培章也离开了燕南市回家,而程敬还要被那些所谓的秘密继续侵扰着,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搞明白这些秘密,但是他明白自己的最终目的可能就在眼前,已经很近很近……

    暂时没有什么情况发生,该整治的敌人也已经整治过,程敬接下来想要继续寻找那个所谓的卷二也没有头绪,所以暂时只能放弃。

    暑假很快过去,程敬马上就要迎来自己的高三生活,魏思蓓已经去帝都上大学,临走的前一天她还跑到程敬的房间里尽情索爱,仿佛以后再也不能被程敬宠爱一样。

    魏思蓓的哥哥魏超也已经出狱,不过在他刚刚见到程敬的时候便说:“敬哥,有件事我必须要跟你说了。”

    “什么事情?着急吗?”程敬对魏超还是很感激的,当初为了报复赵长生而让魏超去下钩,为此还让他失去了一年的自由,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程敬对魏超都比较有愧疚,不过现在还好,最起码魏超所拥有的已经比之前的要好很多。

    “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但是你一直没时间,今天好不容易碰上了,我就跟你说吧,赵长生减刑出狱了……”魏超说出来了一个让程敬目瞪口呆的事情,国土局的赵长生竟然已经出狱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程敬有些着急地问道,当然程敬不能责备魏超为什么不早点把这件事情告诉他,毕竟他们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这段时间也确实比较忙,没有时间跟魏超聊天并不是魏超的责任。

    “我跟他住的一个监狱,他出狱的时间比我早半个月,不过经过多方面的打听,我知道这个营救他的势力是一个叫做黑暗政宗的组织。”魏超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让程敬有些不知所措。

    程敬的记忆力并没有缺陷,他知道黑暗政宗这个组织就是曾经在巴黎切利亚跟自己提起过的那个组织,主要是控制贪官以及邪教的机构,相当程度上贪官和邪教都跟这个组织有关。

    “赵长生现在在干什么?他去哪里了?还在燕南市吗?”程敬现在都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了赵长生,如果杀了的话也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现在倒好,被救走了不说,还不知不觉地跟一个叫黑暗政宗的组织扯上关系。

    “赵长生现在混得比较不错,他在滨西县当县长……”魏超告诉了程敬一个他永远也无法接受的事实。

    “卧槽!”程敬不禁破口大骂,他突然间喊了出来:“一个已经入狱的贪官被减刑,然后又出来当县长了?你是在逗我吗?”

    不管一个官员到底有多大的势力,在因为**问题上入狱之后便不可能再有翻身的机会,这种事情当然不是程敬印象当中所能想象出来的,他如果没记错的话在自己的印象当中的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黑暗政宗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实力现在程敬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能让一个已经被判刑的贪官从监狱里走出来然后又堂而皇之地去当县长,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类能想象到的事情,程敬已经算是比较牛那一号人了,他也不敢这么做。

    虽然知道只有望族才有机会有实力去做到这样的事情,但是望族为了不给自己抹黑所以也不会去帮助一个贪官来做这种事情,程敬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缺乏想象力了,这简直就是比电影当中的情节还要波澜壮阔。

    “赵长生到滨西县当县长之后还有什么动作吗?”程敬又问。

    “没了,听说他挺安静的,手脚也比以前干净多了,不过我们隔得这么远也没有办法知道得特别清楚。”魏超说道。

    “算了,暂时先不要管他。”程敬不禁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他考试考虑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赵长生竟然就这样度过了自己的监狱生涯。

    作为强拆自己家的最主要责任人,程敬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但是现在直接去杀掉赵长生似乎也是不太理智的行为,所以他必须要好好考虑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怎么办,尤其是要考虑那个所谓的黑暗政宗到底有多么强大。

    真是麻烦事总是积攒起来聚集到一起来的,本来程敬还想要继续踏上自己寻找秘密的征程,现在看样子只能告一段落。程敬大概不是特别清楚黑暗政宗的实力,但是他想要了解,这个组织的架构以及行事作风到底是怎样,以及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现在情况并不是特别好,不管程敬到底是怎么想的事情都不可能会按照他的想法继续进行下去,这样不管怎么样都还算是不错,可是这个仅仅算作是不错到底应该如何来对待呢,程敬说实话还真的不是特别清楚。

    第二天,程敬算是遇到了一件让他非常想不通的事情,周培章死了,而且还是死得特别蹊跷,他是在燕南市飞往朝歌市的飞机上逝世的,一同去世的还有飞机上的其他人员,至于飞机上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这需要把黑匣子找出来才可以。

    “为什么……为什么……他……”程敬不可思议地看着电视上播放的画面,这确实是一件让他根本就无法理解的事情,因为周培章是在跟自己说完他所得知的秘密之后就死了,而朝歌周氏好歹也是望族,周培章身边不可能没有特殊的安保人员。

    飞机失事这种事情会让周家的安保人员查不出来?这简直就是笑话,他们专业就是干这个的,怎么可能查不出来呢,所以这一切必定是一个阴谋,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林云舒绝对会认定这是一个阴谋。

    “到底周培章是怎么死的,幕后凶手是谁?”程敬虽然问出来了这样的疑问,但是他可能比较了解一下事情的真相,他甚至可以猜得出来,周培章的死亡跟他把秘密对自己说了有很大的关系,甚至还有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

    如果说周培章是因此而亡,那么程敬倒是开始怀疑暗杀他的那帮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甚至可以说监控到了他们的谈话。

    关于偃师的磁系科技自然也是这个世界上的秘密,所以程敬知道周培章遇害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可是原因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岂不是就可以说明真的有人在监视吗?

    难不成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那个势力的监控之下?

    就在程敬苦思冥想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电话号码竟然是他的女老师葛菲打过来的。

    “都开学几天了!你怎么还不来上学!你是想要被学校开除吗!”葛菲在电话里对程敬一顿咆哮,搞得程敬吓了一跳。

    要不是葛菲这一顿怒吼,程敬都差点忘记自己已经是一个开学的高三学生了。

    “啊……对不起,葛老师我这就去……”程敬回想起来这阵子自己遇到的这么多事情,忙活得他都快要忘记学校长什么样子了,所以赶紧去往学校。

    程敬上高三了,那么苏琼琼也就是上了高一,为了能跟程敬一直在一起苏琼琼特地选择了继续在钻石中学上学,她的闺蜜米秀秀也是一样,非常幸运的是她们竟然还是一个班的同学。

    程敬出门就跨上自己的大哈雷开始往学校狂奔,跟他一起狂奔的还有依丝卡。

    为了可以更好地跟程敬在一起保户他,依丝卡也成功地又在钻石中学开始上课,虽然之前发生了各种各样的误会,但是依丝卡也还是有权力在这里继续上学的,尽管她所有的心思都不会在上学这个方面上。

    好不容易快马加鞭地赶到了学校,程敬却被葛菲抓起来狠狠地批了一顿,也不知道为什么依丝卡跟他一样,葛菲偏偏就让依丝卡去教室里上课了,只有程敬还在这里继续被骂。

    葛菲当然对程敬有怒意,因为她非常清楚程敬是这个世界上在自己十岁之后唯一一个见过自己裸身的男人,她早就想要好好整治程敬一番。

    在葛菲的心里,她是有怨气的,不管怎么说那天她都是被占了便宜,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但是在她的心里却好像是昨天一样。

    要说心理不平衡那么葛菲一定会是非常不平衡的那一个,可是她也没有任何办法,谁让那天她喝多了就是做出那种事情来了呢。

    所以葛菲心中的怨气也都开始对着程敬撒,也不管程敬到底是做得好还是做得不好,总之她就是要有怨气。

    训了程敬一通之后葛菲也不知道自己算是撒气没有,但是看样子一时半会她也没有撒气的必要了,这种事情也只能如此解决,没有任何办法。

    被训了一通的程敬总算是可以回到教室去上课,他未尝不知道葛菲为什么这么喜欢训斥自己,他当然明白,不过这难道能说透吗,再者说来他是个大男人,何必跟一个女人置气呢,这是一件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所以他也不会特别地去关注葛菲对自己的怒意到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正当程敬准备抱着葛菲上楼的时候,却发现葛菲醉醺醺地看着那些房间列表,眼神迷离地她说:“我要这个,我要住这个圆水床的房间……”

    这个房间是水床房间,葛菲刚刚被放上去之后立马感觉到下陷了许多,她童趣地叫道:“好好玩。”

    谁知道此时葛菲吐完了之后还用力拍了拍程敬的肩膀,响起了‘咚咚’的声音,“嗯,这个柱子不错,好结实啊。”

    葛菲是把程敬当成了柱子在扶着,她迷离地眼神扫了一眼这个房间,看到门口的服务员,说道:“你们干嘛在我的房间,出去出去,我要抱着柱子睡觉了。”

    “葛老师,先洗干净吧。”程敬知道没办法跟葛菲讲道理,面对她把自己当成柱子也只能忍着。

    “咦,柱子怎么会说话,好可怕。”葛菲又抬头看了那两个女服务员一眼:“你们赶紧走啊,我还要睡觉呢,不要打扰我。”

    “葛老师,我去卫生间清理一下。”程敬想要把葛菲放到床上,谁知道葛菲死死地抱着程敬,“柱子你不要走,让我抱一会。”

    程敬先把自己身上穿着的校服脱下来,脱的时候不小心把校服裤子也弄脏了,他看着上面那些恶心的呕吐物和难闻的酒气,只好先放到一边,此时他只穿着一条内裤,为了避免尴尬就围上了一条浴巾。

    可是葛菲这里怎么办呢,她趴在气床上口里呢喃地喊着:“柱子,柱子,我要抱着柱子。”

    可是由于闭着眼,程敬不小心就触碰到那柔软的地方,葛菲嘤咛一声:“嗯哼,柱子怎么这么色,跟班里的程敬一样色。”

    “这么可爱的糖第一次见到,一定要拍照留念。”葛菲接过手机便打开了照相功能,程敬叫苦不迭,真害怕葛菲清醒了之后会羞愧难当进而跟自己同归于尽。

    葛菲叼着避孕套拍了一张,觉得不尽兴,然后又道:“我要跟柱子合影。”——

    葛菲还记得自己当初跟程敬到底是怎样经历了一段不清不楚的夜晚,她虽然在那天意识非常不清晰,但是现在还是可以回想起来的。

    想想自己又是娇羞又是闷骚的一面被程敬看到她便觉得非常尴尬,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程敬当时甚至还用舌头允吸过自己胸前的某个部位,那可是从来都没有男人触碰过的禁地……更不用说舔。

    可是没办法,葛菲也只能是如此地接受了,每当想到自己在意乱情迷之中被学生占了便宜她就非常不忿,可是没办法,她也只能是如此接受了,她只能把自己觉得吃亏的地方用训斥程敬的方式来讨回,没有其他的办法。

    “这个程敬!真该死……真该死……真该死……啊!!”葛菲在办公室里忍不住开始用圆珠笔戳程敬的照片,那照片还是他们整个班级的合影,就这样被葛菲戳来戳去……

    “表姐……你怎么了?”葛菲突然听见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