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神话故事

作者:白衣子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级微信最新章节!

    在克罗研究所里虽然程敬享受到了赞誉,但是这一次他也只交到了何江这一个朋友,何江在得知荣家的产业都被他吞并之后便说以后在di du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找他帮忙,虽然说他家不是望族,但是在di du还是吃得开的,程敬的人在di du人生地不熟的只要有用得到的地方开口就行。

    例会就这样结束,有贾山川出席的例会总是会把会议室塞得满满当当的,不过例会结束后除了要在这里工作的研究员以外大部分人还是都离开了,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中去忙活别的事情。

    青市也是在齐鲁省境内,这里距离孔垂信所在的至圣市并不算太远,程敬原本想要顺道去看看孔垂信,但又觉得现在过去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打扰,所以便决定没有过去了,只是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询问上次他要求孔垂信翻译的那段文言文怎么样了。

    那段关于洲的文言文程敬是真的想要知道具体意思是什么,这关系到他父亲的下落,希望jing通文言文的孔垂信可以帮到自己。

    在收到程敬的微.信后孔垂信直接打电话过来。

    “你让我看的那个东西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你现在要答案吗?”孔垂信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程敬问道。

    “好吧,按照我对文言文的理解,这应该是一个神话故事当中的一部分,这是这个故事当中的第三卷,一个姓偃的人写的,这个故事当中的说有个地方是类似于天庭的天堂,那里的人都是会做各种手艺的神仙,凡是进去的人都不能再出来,哦对了,作者写这本书的时间是宋祥兴后三十年,也就是宋朝灭亡后的第三十年,是元朝时期了吧。”

    “元朝?神话?”程敬对于孔垂信的解释是无法相信的,怎么扯来扯去又扯到了神话上面去了?父亲费尽心思留下来这些东西只是为了讲一个神话故事?开什么玩笑。

    “是的,祥兴是宋朝最后一个年号,不过看得出来作者并不觉得自己是元朝人,所以采用了祥兴后三十年来代表时间。”孔垂信又说:“要说文言文水平的话,这段文字的作者还真的是挺没水准的。”

    “按照你这么说,想要看到这个完整的故事需要找到其他部分了?”程敬问。

    “是的,当然要找到其他的部分,不过我确定这种书没太大的用处,因为我都没有看过,我没看过的文言文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传播的价值。”孔垂信对于这段文字充满了相当的不屑。

    孔垂信可是具有真才实学的人,自幼饱读各类古籍诗书的他很少有没看过的文言文了,所以他知道这个东西有没有文学xing价值。

    “好吧,我知道了,你照顾好自己,别再整什么大事了,好不好?”程敬也没有再继续为那段文字纠结下去,他开始安慰起最近情绪状态都不太稳定的孔垂信。

    “嗯,你放心吧,照顾好垂怜。”孔垂信挂掉了电话。

    在挂掉程敬的电话之后,孔垂信并没有把手机放下,他还在盯着程敬发来的那段文字,他死死地盯着那段文字的第一个字,洲!

    &nhun秋,世家,民脂,蒙古,铁木真,匠人,亡国,亡国,亡国……妈个逼!”

    最后那三个字是孔垂信怒吼出来的,他怒吼的时候还把桌子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响起了很大的声音。

    凡是认识孔垂信的人,知道他平时连‘滚’这个字都说不出口,可是此时他竟然讲了这么严重的脏话,不是气到一定地步的话他肯定不会如此讲话的,能让孔垂信生气说出这样的话也着实是不容易的,最起码程敬所认识的孔垂信不会如此讲话。

    “垂信你怎么了!”巧妍哭着从孔垂信身后抱住他,只见此时孔垂信正在流泪。

    “垂信你别吓我……”巧妍自然也被孔垂信这怪异的举动给吓得不轻,除了哭着安慰她什么也做不到。

    孔垂信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转身用大拇指抹去巧妍的泪水。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孔垂信默默地念叨着我没事这句话,他说他没事也不可能有人相信。

    巧妍哭诉着说:“我求你了垂信,你就算是为了我们的孩子也好好的吧,我求求你了……”

    巧妍已经身怀六甲,肚皮已经微微隆起,正是不能被惊吓的时候,这对她以及她腹中的胎儿也非常不好,当然她最不能接受的是孔垂信自从结婚后行为就有些怪异了,虽然以前孔垂信在正常人眼中也是怪异的人。

    “我出去溜达溜达,你好好休息吧。”孔垂信把巧妍抱到床上,然后一个人开车出门溜达去了,他来到了至圣市的至圣广场,这里有全世界最高大的孔子像,孔垂信打开车门下来,抬头凝视着孔子像:“祖先,你会怪我吗?”

    与此同时,程敬也把耳机摘了下来,他刚刚一直都在用超级微.信的强制视频功能观察着孔垂信。

    “我就知道你在骗我。”程敬自言自语,觉得非常无奈。

    自从孔垂信把那段文字说成是神话故事的时候程敬便发觉对方在骗自己,既然孔垂信要骗自己那么也就是说他是知道真相的,程敬暂时是这样想的。

    他不知道孔垂信在摔茶杯前所念叨的那些词汇是什么意思,他也不知道孔垂信为什么就勃然大怒,他更不知道孔垂信为什么会在孔子像面前伫立凝望发问。

    这些疑团都需要程敬慢慢去解开,但是现在最起码程敬完全有理由相信洲跟孔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许这也跟孔垂信这段时间的怪异行为有关。

    “算了,还是先回去吧。”程敬已经来到了青市的机场,他登上了飞机准备回家,但是在飞机上他却盯着至圣市的方向,心中默念:“垂信,千万别出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