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拆

作者:白衣子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级微信最新章节!

    “啪嗒!砰!”

    一个沾满灰尘的校牌随着它的主人一起摔在地上,这校牌上不单印着一个男生头像,还写着这男生的名字以及班级------燕南市第七中学,高一二班,程敬。

    倒在地上的程敬身穿校服,后背还背着书包,书包里的教科书散落一地,他是被一群陌生的大汉从自己的家中扔出来的,当他从地上捡起自己那副有裂痕的眼镜时,才发现在自己的家门口早就聚集起一堆人了,而这群人身后的墙上,还有那个很久之前就画上的那个大大的‘拆’字。

    程敬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太阳还没下山的下午里,在自己刚放学回到家中的时候,会有一群光头纹身的大汉冲进自己家里将自己架到门口扔出来,而这群大汉的身后,居然会站着一群身穿制服手持透明盾牌的防暴jing察。

    “这是我们‘拆迁办’的文件,你签个字,这份文件就可以生效了,补偿款还是之前说好的每平米两千块。”一个比自己高一头的刀疤脸汉子在程敬面前举起一张纸,还给他递过来一支笔,提示他可以签字,让这份文件生效。

    ‘强拆!’这是程敬刚刚意识到的,他万万也没有想到,强拆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程敬冷眼地看着这个刀疤脸大汉,紧紧地抿着嘴唇,从嘴里透出一丝丝牙齿摩擦的声音,两个太阳穴上也有血管暴胀的迹象。

    他认得这个刀疤脸大汉,这大汉名叫李虎,人称‘虎哥’,在整个燕南市都比较出名,在混子里面算是老油条了,基本上可以召唤起半个燕南市的小混混来为自己办事。

    这李虎之前早就来找过自己,一开始还笑呵呵的,后来看程敬根本就没有打算搬家。

    程敬只有这一个住处,倘若把这里拆掉,那他可就是无家可归了。

    “我很久以前就告诉过你,不签,这是我的家,我不想搬走,你们凭什么要我搬走。”程敬一边说话,一边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轰隆——

    一声巨响,程敬扭头一看,自己家房子的外墙,已经被不知道从哪来的钩机推倒了,一阵一阵灰尘从地上砰的一下扬了起来,灰尘的味道非常刺鼻,呛得周遭的人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和鼻子。

    程敬就这样看着自己家的一面墙被拆掉,而所有的家具以及衣服都还在里面,在房顶轰塌的时候,程敬所有的家当都掩埋在废墟之中。

    “李虎!你!你别欺人太甚!”程敬也只能这样叫嚷一下。

    砰!

    只见李虎一脚踢在程敬的肚子上:“李虎这个名字也是你叫的么?连你们学校高三的老大见了我都跟孙子见爷爷一样,我看你是活腻味了,赶紧给我签字!”

    忍着剧痛,程敬咬牙切齿:“不…不签,有种你杀了我。”

    这栋二层小楼是程敬从小长到大的住处,只不过两年前在程敬上初二的时候,就一直是他一个人住了,那时候程敬的技术员父母给他留了一封信,说去美国出差,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只不过每个月按时都给他的银行卡里打来生活费,逢年过节的时候会用不知道哪里的号码打一个电话过来。

    本就没有亲人在身边的程敬一直都感觉很孤独,如今,还有人将他最后的归宿也拆掉,就连那些熟悉的家具一件也没有给他留下,全都被砸得坑坑洼洼。

    这都不算什么,遭遇地震也不过如此,只要生命还在,还可以重建家园。可这不是天灾,一群人硬生生地将自己的家拆掉,还要以羞辱地方式来让你同意他们的‘壮举’,尊严就这样被轻易践踏。

    “你不签?那我替你签了。”李虎似乎根本就没有在乎过程敬的感受,直接就用笔在纸上签下了程敬的名字,如此地越俎代庖,他也不是第一次。几乎每次强拆李虎都会做一两次这种代替签名的事情。

    “我要报……”

    “你要报jing?我没听错吧,哈哈哈哈哈。”李虎和他的那些手下们以狂妄的笑声打断了程敬的话语,然后指着自己身后大手一挥:“那一群全是正儿八经的防暴jing察,你去找他们报案吧,要是他们有人管你,我跪在地上给你叫爷爷。”

    “我跟你拼……”程敬原本打算要说,我跟你拼了,可是在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那群光头的混混就已经将其围住,直接按在地上一顿拳打脚踢。

    “拼?小娃娃你是不是喝三鹿长大的啊?你一个人跟我们一群人拼?”李虎一边挑衅地说着话,一边看着自己手下施虐。

    当程敬站起来的时候,鼻梁上刚刚架好的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打飞掉,浅蓝se运动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十几个脚印,就连鞋都被打丢了一只。

    程敬趴在地上,看着自己眼前一点一滴的血迹,那血液是从被打裂的嘴角当中流出来的,同地上的尘土混在一起,成了灰红se的泥。

    不知是被打得不能动弹,还是已经昏迷了过去,程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李虎则是蹲下来,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揪着程敬的脸,将他的视线带到了另一个地方。

    程敬的眼睛看到了一百米外,一群防暴jing察簇拥着的一个肥胖中年人和一个西装革履面目白净的年轻人,远远看去,那个年轻人倒是显得风度翩翩。

    “臭小子,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那是燕南市国土局的赵局长,他身边的年轻人是荣盛集团的三公子,这块地已经被荣盛集团买下来了,老子拆你家是看得起你,再闹的话,我不介意再给你放放血。”

    李虎根本就没有想跟程敬讲道理,或者说,他们这一次决定来强拆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了。

    程敬摆着一脸脏兮兮的愤怒盯着李虎所说的那两人,那两人谈笑风生地指着这一片废墟,双手在比划着什么,看那样子大概就是在谋划未来这块地皮的蓝图,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这废墟之前的主人被人按在地上。

    只不过是一百米而已,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到,他们依旧可以谈笑风生的原因不过就是因为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尤其是那个看起来比程敬也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那个所谓荣盛集团的三公子。

    基本上强拆的任务已经完成,等到灰尘都落了落,赵局长和那位三公子就往程敬这边走,走到还有二十米的时候,大腹便便的赵局长就喊道:“虎子,差不多得了,别闹得太大厉害,让你的人去领钱吧。”

    这时原本按着程敬的那些混混们听到了领钱之后都一哄而散,根本就没人再搭理程敬。

    就在这个时候,程敬抓起来一把砂石,狠狠地向赵局长和那三公子扔去:“**!”

    可是,被打成这样的程敬哪里有什么力气,他竭尽全力也不过就是刚刚扔到了那二人的面前而已,对于赵局长和三公子来说,只不过是一阵风吹来了一些灰而已。而那荣三公子,只不过是一个侧身,就躲过了大部分灰土的侵袭,只不过是被弄脏了衣角而已。

    “荣公子,您没事吧!”赵局长非常焦急,这可是自己的财神爷啊,要是因为这点事怪罪了自己可就不好弄了。

    这位荣三公子紧皱眉头,从西装内兜里掏出一包纸巾,轻轻地掸一张出来擦拭着自己的衣角上被弄脏的地方,擦完后,又掏出一小瓶古龙水在自己周身喷了喷。而他面前的程敬,则是又被那些没走远的混混们聚起来一顿暴揍。

    此时程敬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他似乎已经不知道疼痛为何物,而又抓起来一把砂石,朝着荣三公子和赵局长扔了过去。程敬并不是被打傻了,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报复行动,就是如此而已。

    荣三公子摇摇头,看着程敬,感觉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而正在此时,程敬身边有一本散落的,残破不堪的生物书,被风吹开了页码,定格在一篇讲述进化论的课文上,上面还有达尔文的插图。

    荣三公子将这生物书的这一页撕了下来,然后将达尔文的画像对准程敬的眼睛。

    此刻,荣三公子显得非常温文尔雅:“你有怨气,对吗?你很不服,对吧。可这就是社会,达尔文这一课你不是没学过,弱肉强食,对吧。在你没有实力之前,不要考虑什么权利的问题。因为对于弱者来说,就算是用纸把你拷上,你也得没有挣脱的权利。”

    &n ren看,仿佛是在看蝼蚁一般。

    这一番话说完,荣三公子将这页纸狠狠地按在程敬的脸上,程敬挣脱了一番,用不清晰的话语说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怀着绝望的心情看着自己的家也被这样拆掉!”

    “说得好!”荣三公子随后起身:“为了表彰你的勇气,我决定将你的补偿款缩减为两万元,再见。”

    说完这一切,荣三公子便扬长而去,根本就没有把程敬的威胁当成是一回事。

    程敬并不知道,刚刚给了他这一番羞辱的年轻人,只有十七岁,只比自己大一岁,可只是因为出身的问题,他们今天就成为如此的位置。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笑话,因为之前他们的补偿款协议是每平米两千块,而程敬家的二层小楼,少说也有一百五十平,怎么也有三十万元左右,而现在竟然就用两万块钱打发了,而这地段房子的市场价,早就飙升到一平米五千了。

    因为这是程敬向荣三公子扔砂石的‘惩罚’,就这样一个扔砂石的动作,就付出了这样的代价,还真如这纸上所写的‘弱肉强食’一般。

    李虎从赵局长那里拿来了两沓一万块钱的纸币,扔到了程敬的脸上:“小子,这就是你的补偿款,从此两清了!”

    不过转念一想,李虎又俯身将其中的一沓钱拿了起来,旋即从中抽出一大半来:“这些是老子今天的辛苦费,惹到三公子和老子,你小子真是活腻了。”

    说完这话,李虎又将那些没抽走的钱扔向天空,飘飘洒洒的红票散落在周围,看周围围观的人似乎有人跃跃yu试想要来捡这些钱。

    而看到这一幕的荣三公子和赵局长,只是微微一笑,全然没有把这事当成是一回事。

    房子拆完了,所有人都散了,而程敬则是一点都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仅存的一万多块钱上,他死盯着李虎、赵局长、荣三公子的身影,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的眼里此刻只有自己的仇人,他迈着踉跄的步子,想要追上荣三公子等人。

    “嘿,你看,这是老程家的孩子吧?”围观的那些邻居们聚在一起小声说道。

    “也不知道老程这两年跑哪去了,这缺爹少妈的孩子可真是倔,非得让人揍一顿才老实,要我说早点签合同早点拿补偿款不完事了嘛,何必跟个傻子似的。”

    “还说呢,以前他爸小时候不也是总挨揍吗,这一家子好像天生就是受欺负的料。早点像我这样拿了补偿款,哪用挨这份罪啊。”

    “你看你看,站起来了哎,干嘛这是,还想要追上去呢?这傻小子真不要命了。”

    “让他追吧,你看他能耐的,螳臂当车。还不如像我家这样早点搬呢。”

    “幸亏这次没拆到我家,要是拆到我家的话,我估摸着也就是拿钱走人了。”

    正如荣三公子所说,这就是社会,不管一个人多脆弱,当他们看到了比自己还惨的人,总能有优越感油然升起,那些围观的人,都把程敬当成是自己寻找心理慰藉的补品。

    程敬踉踉跄跄地走了几十米,看着荣三公子非常优雅地坐上了一辆劳斯莱斯远去,程敬的眼中已经找不到任何目标,随即心有不甘地又倒在地上,这几十米走得他恍如隔世。

    “啊——”程敬仰天嘶吼一声,似乎是要发泄什么,但是他并没有流泪,自从两年前父母离开家之后,程敬就告诉自己,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都不要流泪,要做一个坚强的人。此刻,他只好感受着越来越少的阳光。

    天se渐暗,残阳将天边的云撕碎,提醒云下的人,铭记这地上的血迹,在街道上弯弯曲曲排布,直到家门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