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斩杀未来么?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跟我很久以前,用鲜血培育的一种生灵十分的相似,只是这种生灵变得更加强大了些而已。”库卡斯眯缝了眼睛,这让他想起了此时仍然在自己的埋骨之地中苦苦挣扎的那些生灵们。

    时至今日,那些在他埋骨之地中演化的生灵仍然通过击杀白骨生灵来协助他消磨无尽的诅咒力量。而那些生灵们现在展现出来的力量,也不愧对他们拥有的血脉力量。

    “让他们离去好了,这些女人们,虽说强大,但她们的数量,永远也不会超过今日了。”库卡斯双目之中规则演化,刹那间就到亿万年甚至更久之后的一些种族演化。

    “好吧!既然她们拥有你的血脉,那就让她们离去又何妨?只是希望她们今后不要招惹到我。”龟背青年双目之中寒光闪烁。其他生灵们都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相信如果不是有库卡斯坐镇,这龟背青年可能早就出手磨灭了八臂少女们了。要知道,这龟背青年在他以前的世界中,最是喜欢扼杀天赋生灵了。

    据说他后背上的背刺,完全是他扼杀了一个个生灵后,一些生灵用灵魂力量诅咒他而形成的一种奇怪的物质。而在最起初,这龟背青年其实并不龟背,而是一名英俊潇洒的少年郎而已。

    “恩。”库卡斯深深的了那些八臂少女们一眼,然后猛的挥动拳头攻击在她们上空。

    空间破碎,有漩涡凭空出现,又有秘法演化的时间长河碎片缠绕了她们横渡虚无,刹那间就出现在亿万万里之外。

    安顿了那些因为自己鲜血而诞生的生灵,库卡斯的视线迫不及待的再一次落在脚下的山脉内部。

    晶莹剔透的结晶好似在大地之中缓慢的游动着,无尽的时间规则在四周围形成各式各样的防御。

    秘法流转,小心翼翼的撕裂那些禁制和防御,目的就是为了目睹那天生的时间长河的踪迹。

    其他强横的生灵们则坚持抵挡着那些时间乱流,以求给库卡斯更好的环境。

    轰!轰!轰!一阵阵的轰鸣声在山脉之中回响起来,无数的禁制和凶险的杀阵被库卡斯强行摧毁掉。

    等他撕裂了那结晶四周围的所有禁制阻拦后,他的心神终于清晰的到了那透明的结晶。

    “该死的!”心神在第一时间就探测到那结晶之上,只是刹那间,他就到了那些结晶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结晶而已。在这结晶四周围的一切禁制和法阵,全都是被强行依附到上去的而已。

    “怎么了?”有生灵不明白库卡斯到了什么,连忙追问起来。

    “没想到一条简单的时间长河,竟然还会制作假坟墓。当真是该死。”库卡斯怒吼起来,伸手贯穿下方山脉,恼怒地强行撕裂脚下山峰。

    一些遗漏的尚未被撕裂的禁制和法阵从破碎的山脉之中飞出去,这些禁制和法阵之中每一团都蕴藏了一件宝贝。而此时,那些生灵们却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些飞去的宝贝。全都直愣愣的着暴怒的光头恶汉撕裂山脉,把一件件天材地宝全都给毁灭掉。

    “只是没有找到而已,至于如此疯狂吗?”

    “就是,我们都还不在意呢,你怎么如此的沉不住气?”

    “莫非你是怕耽搁的时间长了,你即便是得到了真正的时间长河,也无法阻止那小意思变成大意思?”

    一连串的话语声响起,听在库卡斯耳边,更是让他感觉到了烦躁。当然,他其实也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烦躁,但他却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让自己变得不是那么烦躁。

    深吸几口气,这恶汉低语道:“我们走,到下一次可疑的地方去。该死的,这时间长河还会制作假墓穴,当真是令人意外。”

    恶汉怪笑,面目狰狞,双目之中凶光闪烁不已。

    “就算是假墓穴,这里也应该有一些好东西。我下方水晶之中有一些奇异的小东西,只是你没有注意到而已。”有半人马嗅了嗅空气中的一些信息,身形晃动,直接出现在下方那起来异常普通的水晶上。

    顺了半人马的身形去,库卡斯到在那巨大的条状水晶之中,有一些洁白如玉的液体缓慢的流淌着。那流淌的速度异常的缓慢,但每一次流淌,却诡异的跨过数百里的距离。

    如果不是双眼到,库卡斯的心神根本就不会发现有什么奇异的地方。

    经过那半人马的提醒,其他的顶尖生灵们也才注意到下方那起来异常普通的水晶之中蕴藏的东西。

    “好诡异的东西,竟然能够躲避我预言类手段的查,还能够躲避我的灵魂力量搜索,真是诡异。”有一美人鱼形状的少女歪着脑袋笑了起来:“或许那真的是什么好东西。”

    “谁先得到就是谁的。”半人马站立在那水晶之上,哈哈怪笑起来。

    “最好还是平分,这东西我感觉对我们有莫大的好处。”

    “不错,我到这东西后,感觉它跟这里的时间乱流有莫大的关系。”

    众多生灵低声交谈,他们都想得到那水晶之中的奇异液体。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液体竟然可以躲避他们所有人的观察。如果不是半人马的自身天赋比较诡异的话,他们可能会永远的错过这种东西。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时间长河尸骸也说不定。那些液体,是时间长河的精华所在。”

    “时间长河的尸骸,绝对不会变化成这种模样的。”库卡斯摇了摇头,他感觉那水晶中的奇异液体,正是操控了所有禁制和时间乱流的中心。

    半人马虽说不愿意把这些液体分配出去,但是,在数十个顶尖高手的注视下,他不得不充当苦力,一点点小心翼翼的取出那些液体来,然后均匀的分开,交给众人。当然,作为发现者,他比其他人多得到了一点点。

    虽说得到的比其他人只多了一点点,但这半人马仍然异常的兴奋。因为他们在得到这些液体,研究一番后,发现这液体竟然可以让他们操控时间乱流。

    是的,令他们倍感难以对付的时间乱流,在他们使用了这些液体后,竟然不再攻击他们了。反而受到他们的掌控。

    只不过他们得到掌控时间乱流的能力时,同样也失去了时间乱流作用在他们身上的效果了。

    有得有失,不过总体来说,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还要多。

    “走吧,去下一个地方。”仔细的反复的检查了这山脉后,库卡斯他们不得不再一次踏上征途,寻找那时间长河的埋葬之地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这世界被融合的越来越多了。而库卡斯翻找了数百个可能是时间长河埋葬之地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时间长河的踪迹。

    这融合的世界之中的灾难渐渐的减少起来,这让库卡斯他们的行动又顺利了不少。

    知道有一日,库卡斯在感受到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也被融入到了这个世界之中后,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在这不断被融合的世界之中游荡了数十万年之久了。

    此时,那些跟随在库卡斯身边的生灵比以前多了一些,但此时,却再也没有人提及过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因为随着时间推移,他们都到了更多的世界不断地被融合到这里,而世界的屏障也越发坚固起来。到后期,甚至是他们联手催动库卡斯所推演出来的穿梭世界屏障的秘法,他们也无法打破这个世界的屏障。

    而且,因为各种灾难的减少,让这世界渐渐的繁华起来。大地之上,甚至可以见到一些普通人建造的帝国了。当然,这些帝国,其实还是有高阶职业者们的后裔们建造的。

    在自己以前所在的世界也被融合到了这个世界中后,库卡斯感知到了当年被他埋葬在虚无之中的冠冕少女的气息。

    “世界融合,当年埋葬在世界虚无之中的东西,全都被抛了出来。来还要再把她埋葬进去。唔!这跟我当年想的并不一样啊!来这未来,真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胡乱思索着,他行走在虚无之中,演化出一条条时间长河的虚影横渡虚无,去寻找冠冕少女的踪迹。

    而当年能够横渡世界的时间长河虚影,此时在他手中,也只能在这世界内部的虚空之中移动了。

    十分顺利的找到了仍然被封印的冠冕少女,着水晶之中依然沉睡的少女和她身上的几件饰品后,库卡斯心中唏嘘不已。最后,他却是用秘法催出了当年被他使用的神秘液体留在这后裔的体内。

    “我已经感受到了,时代在倒流,时间在倒转,一切都在朝原点回归。或许当所有的世界融合在一起,就是世界之初了。只可惜,当年去世界之初的那些人们,恐怕再也不到了。”

    想到当年为了建造虚空堡垒,想到当年死亡的无数生灵,库卡斯的心情异常的复杂。

    “如果这所有的世界融合到一起真的是世界之初,那我想当年那些生灵们,一定会感到异常的失落的。”

    想着想着,他又想起了女医师和金发女将军了。他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是否还在自己前世所在的世界之中,更不知道对方是否还会像自己记得她们那样记得自己。

    “可恨时间长河竟然自己将自己埋葬了,而我却找不到时间长河的踪迹。否则观摩真正的时间长河,必定能够推演出强大的横渡世界的秘法来。”

    “岁月啊,他就是一把杀猪刀啊!可以让人忘记了忧愁,可以让人忘记烦恼。”龟背青年他们催动了秘法紧随库卡斯而来。当他们到库卡斯从一个普通人的帝国中抢夺了一个水晶雕像中的女人后,那龟背青年立刻风骚的怪叫起来。

    “可是它却不能斩断那奸情!”龟背青年摇头晃脑的嘟囔着:“生了锈的杀猪刀啊!为何你斩不断那吃果果的淫、荡呢?”

    “如果你能够现在闭嘴的话,我可以让你活下去。如果你不能够闭嘴的话,我不介意让你陪着我的后裔永恒的沉睡下去。”库卡斯擦拭着水晶封印上不曾存在过的尘土,裂嘴笑着:“当然,如果我的后裔能够清醒过来,你将会当做一名奴隶也随之清醒过来。”

    “好吧!我沉默还不可以吗?其实你跟你的后裔之间的奸、情,我是知道的,大家都是知道的,整个世界中所有的生灵都是知道的。”

    “我太寂寞了,跟着你跑了百万年岁月,让我都忘记了我最初的一些想法了。每个夜里,我都会感受到一股淡淡忧伤。这忧伤,让我沉醉,让我痛苦,让我心碎。”

    “好吧,我只是感觉实在是太过无聊了,并不是有意打扰你跟你旧情人的激情。”

    “恩,或许不是旧情人,或许是新情人。是了,你爱慕上了这个死人了。”

    库卡斯伸手打爆了虚空,一道道被他演化出来的时间长河落在那虚空之中,在那虚空当中化作无数的禁制光芒稳固了虚无。

    把当年的冠冕少女放到虚无之中,然后扭头指点一旁的龟背青年笑道:“你是自己躺进去?还是让我把那送进去?”

    “我不介意你陪着我的后裔在虚无中永恒的度过去。是了,或许以你那淫、荡的心,正盼望着跟随她一起沉睡呢!”

    “好吧,我闭嘴不成吗?”感受到库卡斯身上流露出的一丝丝杀戮气息,龟背青年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他知道,库卡斯已经稍微有点动怒了,否则绝对不会释放出杀戮气息来。

    若是放到百万年前,他并不会惧怕库卡斯,因为那个时候,即便是他不是库卡斯的对手,但也能够在他手中逃脱了。

    但是百万年过去了,现在的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恐怖的男人面前,根本不是对手了。因为这个恐怖的男人,每日都在斩杀自己的过往。而他每斩杀一次自己的过往,他的实力就会大幅度的增加一些。

    现如今的库卡斯,早已经比当年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了,这样的生灵,即便是随意的一击,也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重新愈合了虚无,库卡斯脚下演化出一条时间长河来,这长河携带他横渡虚空,朝下一个可能蕴藏了天生时间长河埋葬之地的区域而去。

    “走吧,尽量不要调侃他了,现在的他,根本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抗衡的。”半人马脚下也浮现出一条长河来,紧随了库卡斯的步伐前行。在他们这些人当中,也唯独他能够紧紧的跟上库卡斯的速度,其他人,在速度方面都已经落后了很多。多到他们如果没有半人马留下的信息来,他们根本无法跟随上库卡斯的步伐。

    “不错,现在的他,我们连他的名号都说不出来了。当年,我们可是能够说出他名号的。”美人鱼低声叹息起来。

    “现在的我们,在他眼中,恐怕就跟我们普通人一样吧!”有生灵低声的嘟囔起来。

    “哪又如何?他越是强大,我们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好处?现在的我们,其实也占据在这世界的最顶尖了。有什么好处我们不能自己获得?”一个生灵摇头否定。

    “你真傻!不要忘记了还有一群自称为众神之神的东西们在跟我们作对。如果没有他,我们说不上早就在那些所谓的众神之神的东西给杀死了”

    “那群诡异的东西,真的是太过疯狂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修炼的。短短数万年甚至百年时间,就能够达到我们这种地步。”

    “听他说,那些所谓的众神之神,其实是另一篇虚无之中的一个世界中的生灵。那个世界中的生灵们本体并不强大,但是他们降临到我们所在的这虚无之中的任意一个世界后,他们的力量就会疯狂的增加着。”

    “说起来,我一直感觉那群诡异的东西才算的上是这世界的主角。因为他们受到这世界的眷顾要明显比我们多了数百倍甚至上万倍。”

    “受到世界照顾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像狗一样被我们宰掉?”

    “可是这些东西每间隔一些时间就能够重新降临过来。除非我们能够掌控到他们降临的奥妙,在他们刚降临下来的时候就斩杀了他们。否则,否则我们永远都是被动的。”

    一群生灵嘟嘟囔囔的横渡虚无,他们在其他生灵们眼中起来好似至高无上,但是此时,却不得不依仗了同伴留下的信息,一点点的追寻着库卡斯的步伐。

    “高手有高手的烦恼,低手有低手的忧愁。”

    、“在普通人眼中,我们就是传说中的传说;在那些传奇以上生灵们眼中,我们同样是传说;在无上意志们的眼中,我们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为何在他眼中,我们就成了普通人了?”

    “若是你能够像他一样每日斩杀自己的过往,说不上你也就追上他了。”

    “算了吧!斩杀自己的过往,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恐怖的事情啊!更何况我们的一部分过往跟他交缠在一起,贸然降临过去,恐怕直接会被他的过往给斩杀了。”

    “他所有的过往都被他自己斩杀了,在所有生灵的过去,都不会再有他的过往了。”

    “或许有一日,他会斩杀他的未来。”有生灵突然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