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天真烂漫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无穷无尽的符文包裹了库卡斯和焰火女王他们。在他们不到的地方,那些符文锁链编制成了一个虚幻的世界模样。而这虚幻的世界缓慢的转动,疯狂的侵蚀着整个世界。

    一条条时代锁链从虚无之中浮现,这些时代锁链交织在一起,疯狂的绞杀着那符文世界。但是符文世界中涌出的符文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整个世界的能力,都没有办法跟那些符文想抗衡。

    一些符文锁链从虚幻的世界之中浮现出来,这些符文一点点融入到当前这个时代,融入到这个世界之中。

    虚弱的时代锁链绞杀那些符文,但是效果异常的微弱。这些符文对时代锁链的抵抗能力异常的强大,往往被绞杀了,破碎了,但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再一次出现。

    一些符文融入到虚无之中,勾动了一块块巨大的时间长河碎块出来。

    那些被勾动出来的时间长河碎块被拖拽到符文形成的虚幻世界之中,然后一点点的变得真实起来。

    一个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虚幻的符文世界之中,在那漩涡中心则是一块块正在实质化的过往投影世界,而在漩涡的背后,则是一个个强弱不一的时代。

    库卡斯和焰火女王根本不知道这些,他们正在苦苦的抵挡着那些符文镇压。

    一些通天杀狱的碎片想要主动聚集在他们身旁,联合他们的威能一起跟那些符文抗衡。

    “因你而被算计,当杀!”库卡斯眼冒红光,一脸狰狞。

    “不斩杀你,我若真的被镇杀了,却会后悔万分。”焰火女王也不是一个轻易忘却仇恨的人,哪怕此时她们本应当联手抵挡灾难,但她却不那样做,反而足踏虚空,伸手斩杀那些破碎的通天杀狱去。

    通天杀狱的碎片见库卡斯和焰火女王如此疯狂,也不敢再朝他们身前汇聚了。反而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碎片汇聚在一起,再一次形成了石柱出来,朝远处一点点的移动。

    “我为你抗衡这些符文,你去镇杀那通天杀狱去。”库卡斯低吼一声,到焰火女王双目之中流露出来的不甘和愤怒,心头一热,却是强行催动秘法,再一次让自己的力量恢复到巅峰状态,而后不顾灵魂力量的消耗,一个人庇护了焰火女王,一步步朝那通天杀狱追杀下去。

    “谢谢!”焰火女王感觉压力一轻,四周围不断挤压过来的符文锁链全都被一辆辆巨大的金色战车给抵挡后,就知道自己是被库卡斯给庇护了。

    她知道对方庇护她的心思,心中很是感动。但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她只是深深地了库卡斯一眼,紧随了库卡斯的步伐,朝那通天杀狱追杀了下去。

    在那无穷无尽的符文之中追杀通天杀狱也不知道多久,为了支撑防御禁制,库卡斯的身躯蹦灭了一次又一次。而他的灵魂力量的消耗,比跟通天杀狱争斗时消耗的还要大。

    焰火女王在库卡斯的庇护下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当她到好似钢铁巨人一样的库卡斯开始佝偻了身子,光秃秃的脑袋上长出一头白发后,心中的感激之情更是无法言语了。

    “速度镇杀那杀狱,我支持不住多长时间了。”库卡斯紧皱眉头,一头白发无风自动,这些白发摇曳,贯穿到他的防御禁制中,跟那些威能越来越是强悍的符文抗衡着。

    “啊!”焰火女王猛吸一口气,身后烟火收回到体内,体内冠冕消失,整个人瞬间被炙热的火焰给包裹了。

    在那炙热的火焰中,有凶兽咆哮声音响起,下一个瞬间,库卡斯就到一头三足怪鸟冲了出来,这三足怪鸟羽毛华丽,摇首摆尾间,充满了高贵和典雅。

    三足怪鸟展翅高飞,刹那间强行撕裂了千万里的符文锁链缠绕,直接出现在那通天杀狱身旁。

    三足利爪落下,牢牢的抓住了那通天杀狱。无数的禁制符文化作火焰,疯狂的灌输到这杀狱石柱当中。

    那杀狱石柱上浮现的神辉暗淡了很多,此时面对巅峰时期的焰火女王,根本没有能力抵挡。不过坚持了几个呼吸时间,那通天杀狱的防御就被焰火女王和符文锁链联手给强行撕裂开来。

    诡异的禁制和符文锁链疯狂的撕裂着杀狱已经破碎过一次的本体。

    而此时,库卡斯却察觉到无尽的燃烧虚无之中,那些符文的威能骤然增加了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之多。

    在他们不到的地方,时间长河碎片引发的漩涡一个接一个的炸裂开来。一个个时代横渡虚无,一点点的融入到这个时代之中。

    无尽的规则疯狂地冲突起来,在不同的时代里,都有相似的符文锁链交织缠绕牵引。一刹那间,一个个过去和未来的时代被强行拉扯到了这个时代之中。

    时代之间的碰撞,引发的灾难是根本无法估量的。

    亿万万晶系在一刹那间接连蹦灭,无尽的生灵没有感知到任何预兆,就随着蹦灭的晶系永恒的消失了。

    在主位面世界中争斗的世界之初生灵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异常的变化,他们各自舍弃了对手,联手朝他们所在的星球退了回去。

    虚空接连崩塌,没有任何生灵能够阻拦。

    无数强悍的生灵出现在虚空之中,然而不等他们彰显自己的威能,就因为千百万时代的碰撞而被泯灭。

    一些最强悍的直接用秘法牵引了数十个甚至上百个晶系化作封印把自己包裹起来。可是即便是如此,他们仍然被那强大的时代力量给硬生生的挤压成了虚无。

    千百万时代碰撞的灾难下,没有任何生灵能够存活下来。他们最多不过是依仗一些秘法或强悍的道具,强行镇压了自己的灵魂信息。然后就被无穷无尽的强悍力量给绞杀。

    库卡斯不知道这些,他仍然在疯狂的抗衡着四周围的符文锁连,妄想着逃脱了这些符文锁连的镇杀,然而到外界抽取位面甚至是晶系本源来补充自己的消耗。

    烟火女王低声的怒吼着,她那通天杀狱几乎被封印了,因此转身朝库卡斯扑了过去。

    “我送你到过往或未来。”焰火女王强行横渡千万里虚无,这若是放到以前,对她而言不过是心随意转而已,可是现在,连续两次横渡千万里虚空,特别是最后这一次,她的消耗一点也不必库卡斯长时间的消耗少多少。

    “你我联手,必定能够坚持下去,我就不相信这些东西无穷无尽。”库卡斯虽说已经衰弱到了极点,但昔日培养出来的强横气息,却是半分不减。

    白发横飞,根根白发,绞杀一条条符文锁链。虽说越来越是吃力,但库卡斯却一直不肯退缩认输。

    “想要镇杀我?却是不可能的事情。”一股不认输的心念支撑着他,让他不断地咬着牙坚持着,希望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定能够成功的,可能只需要一点点时间,那些符文就会消失了。”

    “不可能了。现在的压力越来越大,我们已经坚持不下去了。”焰火女王现在也是一头的白发,只是爱惜容颜的她,用秘法强行庇护了,不至于让它褪色衰老。

    “没有什么不可能。”库卡斯双目之中流露出无比的信念来。现在哪怕他到了山穷水尽,哪怕他随时都有可能要被泯灭,但他仍然不服输。

    “时代商人们那群垃圾,终有一日,我要彻底的斩杀了他们。甚至连那个世界也要磨灭了。哪怕那个世界是我前世所在的世界。”

    心头的怒火咆哮着,库卡斯对所谓的时代商人们的恨意,达到了极限。

    “想要报复他们,我们先要找个地方修复一下我们的伤势。照这样下去,不要说报复那些所谓的时代商人了,恐怕你我今天就会活活的累死在这里。”焰火女王伸手抓了库卡斯胳膊,然后强行打爆了虚无,显露出一条时间隧道出来。

    “走!”焰火女王不顾库卡斯的反抗,强行拖拽了他踏足到那时间隧道之中。

    有符文化作的锁链崩断了时间隧道,有符文化作的雷火滚动,硬生生的打击在焰火女王身上。

    然而这一切,库卡斯都没有察觉到。因为他在踏足到时间隧道的刹那,也受到了符文化作的武器的攻击。

    一把遍布符文,金光灿灿的战斧在时间隧道的另一端浮现,携带开天威能,直愣愣的朝库卡斯镇杀过去。

    双臂交错,抵挡战斧威能。然而那战斧的威能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战斧之下,他那比虚空道具都要坚固的身体,硬生生的被这战斧给劈砍成了两半。

    秘法流转,破碎的身躯炸裂开来化作无尽血雾依附在那战斧之上,不断的侵蚀着战斧。而在血雾之中,库卡斯再一次重新复活出来。

    “我是不能被斩杀的。”这恶汉即便是到了垂垂暮已之际,仍然不肯认输,更不可能朝那些时代商人们低头。

    然而就在他咆哮着自己不可能被斩杀之际,焰火女王被那符文化作的威能也撕裂成了一片血肉。

    而这一次,焰火女王没有复活,反而催动一丝威能,操控了自身血肉化作一座双耳大钟把库卡斯给庇护在其中。

    “那会你庇护我,现如今该我庇护你了。时间隧道被蹦灭,穿过其中,就可以踏足到你所说的世界之初了。希望哪里不曾被通天杀狱占据,希望哪里不曾被那些所谓的时代商人们掌控了。”

    焰火女王的声音在库卡斯耳边回响起来,随后血肉化作的大钟不断的凝实,最后竟然彻底的变化成了实质状。

    低声怒吼,库卡斯不明白焰火女王为何这样做。在他来,闯过时间隧道,他们就成功了。然而,然而对方却在这最后关头,竟然化作了一座大钟来庇护他。

    不过很快库卡斯就明白了一些事情:时间隧道之中符文化作的力量不断的绞杀过来。这些符文的威能强大无比,即便是有焰火女王化作的大钟庇护,库卡斯的身子也被打爆了数百次之多。

    坎坎坷坷,并不是很长的时间隧道,库卡斯感觉自己走了很多年才走到了尽头。

    从那时间隧道中踏足出来的刹那,他到一个安静而又祥和的世界。但是这世界的气息波动,并不是他所认知的世界之初。也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个时代。

    察觉到了危险消失,庇护了库卡斯身体的大钟在第一时间就发出一声哀鸣,遍布裂纹的大钟不断的缩小,几个呼吸时间,就缩小到婴儿拳头大小掉落在库卡斯身旁。

    而库卡斯无力的躺在地上,到焰火女王化作的大钟掉落在身旁,却连捡起来的能力也没有了。

    休息了好一会,库卡斯这才勉强恢复了一点点力量。他稍微感知了一下这个世界,发现这世界虽说并不是世界之初,也不是他所感知的任何一个时代,但却感受到了世界本源的气息。而这气息,跟他所在的世界是一样的。

    心中稍安,把焰火女王化作的大钟放到自己怀中,他就这样席地而坐,开始用秘法恢复自己消耗的灵魂和心神力量。

    岁月流逝,一层石质渐渐的包裹了库卡斯和在他怀中化作大钟的焰火女王。

    荒凉的大地渐渐的繁华起来,最起初,一些人们对这个石头雕像十分的好奇,因为在这雕像上,他们不到任何雕刻的痕迹。一些人认定库卡斯化作的石像是天生的。

    一晃就是数亿年岁月过去,一日,有头戴十三颗星辰冠冕的少女出现在这里。她着那石头雕像,一直感觉异常的熟悉。

    然后她伸手触摸雕像,细致的触摸,最后不小心竟然扣掉了石质雕像衣服。

    衣服破碎,里面同样石化的大钟也掉落出来。

    到那石质的大钟,这头戴冠冕的少女一脸的兴奋。因为她在这大钟之上,感受到了一丝丝强横的威能。而这威能以前被衣服化作的石质包裹了,不曾被人察觉到。

    有了意外的收获后,这头戴十三颗星辰冠冕的少女一咬牙,一点点的揭下石像上衣服化作的石质。

    然而除了那个石质的小铃铛外,就在没有其他任何收获了。毕竟这石像上的衣物很少。

    “穷鬼!”少女重重的踢了石像一脚,然后把玩着铃铛,最后用自己的头发编制成了一个小巧的绳索,把那大钟化作的小铃铛给捆绑起来,缠绕在自己腰间。

    行走间,腰间石质铃铛发出叮当的声响声。这声音在冠冕少女听来,让她感觉心神舒畅,身体上的一些暗伤竟然被慢慢的清理掉了。

    “穷鬼,算你识相!他人都认为你是天生的石像,而我却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你应该是太古时代一名强大的生灵吧!据说太古时代的生灵们才能够选择这样自封沉睡。”

    “是了,我应该把你搬回去,搬到我的家族之中。当做一个镇族之宝。”

    冠冕少女说做就做,她取出一些奇异的道具来,直接缠绕在库卡斯化作的石像之上,然后破空飞行。

    一头凶悍的金雕察觉到了一个奇异的猎物,那金雕无视这种猎物为何能够踏空而行,直接怪叫一声,朝冠冕少女扑杀了下来。

    “没有脑袋的怪兽就是令人厌恶。”头戴十三颗星辰冠冕的少女微皱眉头,伸手抓了那石像朝那头金雕怪兽丢了过去。这种金雕怪兽强大无比,是天空中的王者,一般的高阶生灵们遇到它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躲避。

    而头戴十三颗星辰冠冕的少女虽说实力强大,但是跟一头能够轻易斩杀了传奇,能够跟大能级别生灵争斗一二的金雕怪兽,她还是没有太大的争斗**。

    因此她丢出石像,想要吸引那怪兽金雕的注意力。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丢出去的石像重重的砸在那金雕怪兽之上,只是刹那间,就把那金雕怪兽给硬生生的砸成了一团血雾。

    “这才是真正的宝贝。一击轰杀一头怪兽级别的金雕,如果传出去,恐怕会让所有人都为之疯狂。”

    “不对,真正的宝贝应该是那个小铃铛。可以缓慢的修复体内的暗伤。呵呵!没想到我竟然能够得到如此好的宝贝。唔!回去后,我让其他姐妹们,我并不是一个小迷糊。我是一个合格的掌权者。”

    想到兴奋处,少女在空中又蹦又跳,她收起了石像,然后继续前行。

    “可惜这石像有点诡异,竟然不能放到空间裂缝中。这样拖拽着,如果被一些人猜疑到的话,一定会出现大问题的。”头戴十三星辰冠冕的少女稍微思索一番,然后又带着库卡斯化作的石像回到了最起初的地方。

    在这里,头戴冠冕的少女大呼小叫的说要把那石像弄走,弄到自己的家族当中当做镇族之宝。

    “这石像据说已经在上古时代就存在了,甚至在远古时代就存在过。”

    “存在如此漫长的时间,石像‘没有彻底破碎,足以证明它的品质很好,我要带回去,当做我搜集的宝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