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斩杀自我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吼!”数千丈大小的岩浆巨人发出愤怒的咆哮声,想他们岩浆巨人一族,从古至今,血脉中就流淌了极其高贵的血液。【】而现在,他们这一个种族,却被人说出仆从垃圾,这却是这头岩浆巨人所不能容忍的。

    “你找死。”巨人咆哮,祝他虚空,没有任何表情的面上,竟然浮现出明显的愤怒情绪来。

    愤怒的岩浆巨人头顶通天杀狱虚影,伸手穿刺虚空,拖拽出一根防止了通天杀狱而打造的火焰柱子出来。

    他挥动了燃烧的柱子,大踏步朝神座上的库卡斯冲了过来。每一步,他气势强盛一份,每一步,头顶上的通天杀狱就清晰一分。

    “死不悔改,终将让你消亡。”库卡斯冷声怪笑起来。

    他秘密流转,催动了神座之中蕴藏的一滴精血和誓言出来。在他秘法的催动下,神座之下出现一头数百丈高大的岩浆巨人。这巨人手持火龙,足踏火蛇,他只是静静的站立在哪里,四周围的虚无都剧烈的燃烧起来。

    “吼!”神座下的岩浆巨人背负了神座朝那头顶杀狱的岩浆巨人咆哮起来。

    伴随了这咆哮声,那头顶通天杀狱虚影的岩浆巨人这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动荡不已。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不断地在他脑海中咆哮着。咆哮他应该臣服于眼前的生灵,咆哮他应该协助眼前的生灵去斩杀他的仇敌去。

    与此同时,他只感觉自己血脉之中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随后就感应到了无数的信息出现在他灵魂深处。

    在那灵魂深处,他到了自己先祖们在一苍茫大地上,跟无数生灵搏杀争斗,最后失败不得不托庇在一强大生灵的庇护之下。而那强大的生灵,就是眼前端坐在神座上的生灵。

    这生灵自号库卡斯,他带领岩浆巨人一族以及千万其他弱小种族,在那苍茫世界中艰难的存活下去。直到成为那苍茫世界中最强大的一批势力之一。

    有生灵不断地在他灵魂深处咆哮着,让他臣服眼前这个男人。然而,他却不甘心就这样臣服于其他生灵。

    “当年里面弱小,立下了束缚整个种族的誓言。而现在我们已经足够强大了,根本不允许任何生灵让我们臣服。”头顶通天杀狱的岩浆巨人咆哮起来。

    无尽的火焰燃烧着,他体内的血液沸腾起来:自从数十个时代之前所立下的誓言,被疯狂的灼烧着。

    “你们立下的誓言只是属于你们那个时代的誓言,对我们这些后裔而言,那誓言,不过是过往云烟而已。”

    “不论过往如何?我只是知道,我已经远比他更加强大了,凭什么还让我因为那所谓的誓言、所谓的恩情还要臣服在他脚下?现在,要臣服的是他而不应该是我。”

    头顶通天杀狱的岩浆巨人愤怒的咆哮起来。伴随了他的咆哮声,无数的誓言文字从他血脉最深处崩裂出来:“任何一种誓言都不能阻拦我。我当傲立于天地间,而不是向他人跪伏叩拜。”

    “那就再杀一个又何妨?只不过是依仗了通天杀狱而如此强大的,杀戮起来到也不用心疼。”端坐神座之上的库卡斯笑了。

    十二具斗气盔甲轰出十二条时间隧道出来,穿过时间,他们去斩杀那岩浆巨人过往的强大投影。

    而他本体则催动无穷无尽的斗气通过神座灌输到那被神座完全演化出来的岩浆巨人身体之中。

    随着库卡斯的力量灌输,这虚幻的岩浆巨人身体不断的凝视起来。而且他的神智也开始渐渐的清晰。

    “誓言不能废弃,就像雄伟的宫殿一样,永不能被废弃。”虚幻的岩浆巨人仰天大吼,伸手贯穿虚空,住了三五个位面凝聚成战斧和盾牌,然后凶猛地朝自己的后裔扑杀过去:“凡是违背誓言的,必将陨落。”

    两头岩浆巨人争斗在一起,一个依仗了通天杀狱作为后盾,而另外一个则依仗了最起初的盟约而为根基。

    两头岩浆巨人杀的天翻地覆,杀的泯灭而复生。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头顶通天杀狱的岩浆巨人实力不断地下降起来。特别是当十二具斗气盔甲联手斩杀了他所有的过往投影后,这岩浆巨人的实力一下子衰弱到了极限。

    从神座中走出来的岩浆巨人抓住机会,一圈磨灭了对方的灵魂。而后,这从神座中彻底苏醒过来的岩浆巨人低吼着,张口硬生生的吞噬了自己后裔的尸骸。

    吞噬了自己后裔血肉的岩浆巨人变得真实无比。一些金色的岩浆在他心脏处诞生,这些岩浆在他身上流淌着,而他庞大的身躯,也在不断的收缩起来。

    “想要复活吗?算了,愿意复活,那就复活好了。”库卡斯低声叹息起来。其实在他到众神宫殿因为战争而破坏衰落后,就知道昔日依附在他手底下的种族们有了脱离他掌控的心思。而现在,一头几个时代之后的岩浆巨人更是一点也不记得他们的祖先曾经臣服的场景了,更不记得当年的信誓旦旦立下的誓言了。

    “再好的誓言,也会有褪色的那一天。”库卡斯摇头笑了笑:“若有可能,我必定制作最为强大的誓言出来。那誓言,将会延续千万时代而不褪色。”

    心中念头转动,因为那众神宫殿,因为那千万种族的事情,他的心情一下子变得低落起来。

    下方位面之中,数万无上意志有心思灵活的,撕裂空间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但是更多的无上意志们,仍然矗立在位面之中,等待着什么。

    “去吧!吞噬他们的血肉,重新出现在这真实的世界上吧!”库卡斯轻轻的拍打了身下的神座。伴随了他的话语,因为各式各样原因而陨落的世界之初意志们借助库卡斯的力量显化出了他们的身形。

    这些渴望复活的狰狞生灵们,化作一条洪流,直扑下方的位面。

    一时间,整个位面完全被无数早已经死亡的意志虚影给包裹起来:他们撕裂位面屏障,斩杀意志,吞噬他们的血肉复活重现在这真实的世界当中。

    数万无上意志,除了一小部分选择臣服的,其他的全都被杀死了。无上意志的血肉成了世界之初生灵们复活的根本。近万世界之初的生灵们吞噬了足够的血肉完全复活了过来。而这些生灵们,对库卡斯的心思异常的复杂。

    “在那世界之初中,我不知道你们为何发生了内战。但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不会追究什么。而且,我也懒得再去追究什么。”

    “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是都想脱离我的掌控,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时代已经不同了,你们从世界之初来到这个时代之中,在某种程度上也算的上是一种新生了。”

    “而在这个时代或是以后的时代里,凭借着你们的强大力量,没有什么生灵能够威胁到你们了。”

    “当年的誓言也可以抹去了,你们拥有自己的自由,不再会受到我的庇护。而我,也不再会庇护你们了。”

    “不过在这之前,你们必须协助我镇杀了通天杀狱。否则我不介意亲自出手,把你们再一次抹去。”

    近万世界之初的生灵们沉默了,很长时间后,有生灵突然开口说话:“我等在世界之初时就受到你的庇护。平日里为你做过的事情,也不过是收集一些材料而已,如今协助你镇杀仇敌,也是我们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此最好不过了。”听闻这些,库卡斯心中暗自松了口气。他迫切的想要得到一些强大的无上意志们协助他镇杀通天杀狱。他知道,单独凭借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镇杀那杀狱的。只是他不知道,那巫师世界是怎样镇杀杀狱的,那伊萨格所在的时代,又是任何镇杀杀狱的。

    根据那些投靠他的无上意志们带来的消息,库卡斯发现这个位面之中,根本不曾存在中通天杀狱的本体。在这里,只有杀狱降临过的痕迹。

    库卡斯考察了那些痕迹,他发现当初的通天杀狱降临到这里,在这里开采了一些物资才离去。然而他用追溯本源的秘法,只能够到通天杀狱破空而去的场景,却不到它在这里到底开采了什么东西。

    虽说在这里没有发现通天杀狱的本体所在,但却成功的摧毁了它的一个分身:一座汇聚了无数生灵信仰力的仿制品。并斩杀了在这里镇守的七八个所谓的圣地庇护者。

    这些圣地庇护者们,都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沉睡着,他们在有同伴死亡后,才有人选择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或者说是被通天杀狱在冥冥之中唤醒过来。

    每斩杀一个所谓的圣地庇护者,库卡斯就要吞掉自己的一个过往投影。

    而每当他吞噬自己一个过往后,他就会发现自己对规则的认识深刻一份。而体内蕴藏的力量,也就增大一分。

    “斩杀了自己所有的过往,并吞掉他们。”一个疯狂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只有这样,我才是唯一。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唯一的存在是。”

    这疯狂的念头好像是野草一样,疯狂的滋长着,怎么也无法停止下去。

    “只有斩杀了所有的自己,汇聚了自己过去的一切力量,才能够真正的强大起来。成为这世界,不,成为无尽虚无之中,最为强大的存在。

    心念转动,他再也遏制不住这一疯狂的想法了。

    十二具斗气盔甲低吼一声,打爆了虚无,演化出时间隧道来,踏足其中,直接去斩杀自己过往在时间长河之中留下投影的时间段去。

    而他的本体,则端坐在神座之上,按照在那圣地位面之中得到的一些零散的信息,朝通天杀狱可能存在的下一个晶系扑杀了过去。

    岁月如梭,库卡斯穿过了一个个的晶系,跟随在他身旁的无上意志数量时而增加,时而减少。

    越来越多的强大敌人出现在他前进的道路上。这些强大的敌人们,全都是那通天杀狱依仗了他的威能所折腾出来的怪异生灵。

    他们没有太多的感情,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有的只是守卫某个区域的念头。

    而随着库卡斯走过一座座晶系,他的十二具斗气盔甲也在不断的斩杀着他自己的过往。而每斩杀了自己的一个过往,他就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异常明显的增加着。

    到后期,在那时间长河之中,每天,都有他新的过往投影诞生。为了斩杀这新的过往,他的本体也不得不出手,跟十二具斗气盔甲一起出手,才能轰杀了那些过往。

    斩杀的过往越来越多,库卡斯渐渐的开始遗忘着一些事情:他忘记了自己的前世,忘记了自己在那老骑士的教导下踏足到骑士行列,忘记了芬里尔苍狼,忘记了隐秘女法师,忘记了童颜女学者,忘记了黑袍女法师,忘记了给自己诞生后裔的那个女骑士,忘记了曾经见到过的各种隐秘,甚至是忘记了那给他带来无比震撼的伊萨格的投影以及那巫师世界中的诡异巫师,忘记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大多数的事情。

    无尽的虚空之中,一支数万无上意志组成的庞大队伍横渡虚空,穿过一座座晶系行走在陌生的区域之中。这支队伍中最老的一个成员,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是在三十万年前加入到这队伍中的。而在他加入到这个队伍的时候,这队伍已经在无尽虚空之中行走了数十个甚至上百个三十万年了。

    而如今,当年他加入到这队伍的熟悉的生灵,全都消亡了。如今在这队伍中,最年轻的,则是在三年前加入的数十个无上意志。

    行走之中,这老资历的无上意志扭头了身后的神座,他知道,再等一会,那神座上就会出现一个恐怖的男人。而这男人,他三十多万年了,从来不曾记忆下他的名号,也不曾记忆下他的容貌。他只是知道,那神座上的男人,可以轻易的捏死他,就像他捏死一个普通人一样容易。

    老资历的无上意志不知道这个队伍的起点是哪里,也不知道终点是哪里。他只是知道,在那神座的指引下,不断的超前行走,跨入一片片他从未踏足过的区域,踏足到各种危险到了极点的区域。

    “如果我死了,最好落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省的在死亡后,尸骸也要被那个男人利用了。”老资历的无上意志情绪异常的低落。三十万年过去了,他仍然不肯认清自己已经变相的成为他人奴隶这个现实。

    新加入的无上意志们兴奋的跟队伍中的一些老人交谈着,而老人们,则显得异常的冷漠,或者说是漠不关心什么。他们唯一关心的就是,自己是否可以活到下一个战场结束后。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们不愿意再去思索了。

    “除非能够找到那该死的所谓的通天杀狱,否则我们这些人,将会永恒的追逐下去。直到死亡为止。”

    资历最老的无上意志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的一些想法,可以说是永远也不能实现了。但是,他却不得不去想着那些事情,因为他怕自己彻底的绝望了,然后就会在下一处战场上死亡。

    神座行走在队伍的最前方,数十头背负了一根虚幻石柱的生灵用巨大的完全是规则和晶系碎片以及大量的虚空道具打造的锁链拖拽了那神座行走。

    老资历的无上意志知道,那些拖拽神座行走的生灵,都是一个被称为通天杀狱的势力的成员。

    而每经历一次战场,那拖拽神座的生灵就会更换一批:因为这拖拽神座的生灵们,大多数的都会跟他们昔日的同伴相互厮杀而死,少部分则成为这庞大队伍中的一员,然后也像他的前辈一样,在经历过一次次的战争后,彻底的消亡了。

    又是一座散发了通天杀狱气息的晶系出现在这老资历的无上意志眼前。

    他知道,又是异常残酷的战争开始了。他虽说异常的相信自己强大的实力,但是想到自己的对手更加强大后,他就不敢确定自己是否会顺利的活到下一场战争开始。

    “杀!”有刚刚加入到这庞大队伍的无上意志们咆哮起来,他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争,他们认为一支完全是由无上意志组成的军队强大无比,没有任何晶系能够阻拦他们。

    而经历过一次战争,或是在这队伍中带过三五千年时间的意志们,则知道那散发了通天杀狱气息的晶系异常的危险。其中盘踞的无上意志数量,一点也不必他们少,而且里面,还有更加强大的超越了无上意志们的圣地庇护者。

    拉扯了神座的数十头昔日圣地庇护者们双目赤红,冰冷的没有太多情绪和毫无情绪的双目之中突然爆发出血腥的光芒来。

    “杀!杀!杀!”昔日的圣地庇护者们,舍弃了他们拖拽的神座,挥舞了那永远也不会断裂的锁链,好似疯狗一样,越过了最起初的那数十个无上意志,率先冲入了那晶系之中开始了残忍的杀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