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行走中的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通天杀狱当消亡。”库卡斯大声的喊叫起来。

    通天杀狱的阴影,前所未有的压制在他心头。对于通天杀狱,前世他是自傲,因为那通天杀狱给了他前所未有的荣耀和力量。而今生,他只感觉到通天杀狱给予他莫大的危险和压力。

    “圣地永不会消亡,它从上一个时代,甚至更早的时代就一直延续了下来,又怎么会消亡?该当消亡的是你这种老古董。”白金公爵低吼着,他手中双剑转动,化作两道瀑布朝库卡斯席卷不已。

    残破的众神宫殿翻滚动荡,一块块破碎的石头从其中掉落下来,这些石头化作千万禁制流光,化作千百规则流淌,无休止的镇杀着敢于阻拦它的一切。

    两人厮杀,一个剑气如虹,一个战斧如龙,双方厮杀,不曾停歇,也不曾后退。

    血肉横飞,骨断筋折,残肢断臂崩裂,越来越的无上意志们横渡晶系甚至是数百个晶系前来,目的就是为了一圣地庇护者跟一个强大而又陌生的生灵的厮杀。

    “如此强大而又凶猛的生灵,为何从来没有听闻过?”

    “这等凶人,应该在历史上留下他的痕迹。可是为何我翻了千万传记,不曾听闻过他?”

    “我用秘法追溯他过往,但却只到了一片虚无,其他的什么都不到。”

    “这种凶人,不太可能是这个时代的生灵,也不太可能是上一个时代的生灵,应当是极其久远时代的生灵。”

    “不错,这等凶人,只可能在数十个时代之前的一些强大时代里诞生过,也唯有此,才能解释他在这个时代为何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圣地的庇护者怎么如此的强悍?如此强大的圣地庇护者在,我们永远也别想着踏足圣地了。”

    “狗屁圣地,那不过是一处囚禁人的监狱而已。一群可怜人被抓捕起来,成为那里的奴隶,又怎么算是圣地庇护者?”

    “当年我行走过那所谓的圣地边缘,到白骨累累,到昔年无数强大生灵们的白骨堆积一地。如此凶残邪恶的地方,又怎么算得上是圣地?”

    越来越多的无上意志参加到争论之中,一些人几乎都想要出手来证明谁错谁对。但是鉴于库卡斯和那白金公爵展现出来的威能越发显得强大,他们强行压制心头怒火,紧紧的注视着两人的争斗,想要从他们的争斗之中感受到一些从未感受过的规则变化。

    白金公爵身上开始浮现出一层白色的全身铠出来。有了那全身铠庇护,这公爵的威能更加的强势起来。

    “斗气盔甲吗?那就让你,什么是斗气盔甲。”库卡斯低声狞笑起来。他身后空间崩塌,十二具形态各异的斗气盔甲发出非人的咆哮声,从那虚无之中浮现。

    有三足金蟾口吐毒液,有百足蜈蚣横行虚空,有白鹿摇头摆尾,有千翼眼龙低吼不已。

    十二具斗气盔甲,每一具,都相当于一名强大无比的无上意志。

    十三名无上意志一起围杀那白金公爵,一时间,竟然让杀的白金公爵肢体断裂,血肉横飞,即便是演化了通天杀狱秘法出来,也抵挡不住自身颓势。

    杀!杀!杀!

    通天杀狱疯狂的转动着,残破的众神宫殿轰鸣不已。两道杀气凝聚的强大建筑在主人的操控下,接二连三的撞击不休。每一次撞击,天地摇晃,晶系动荡。下方的位面如果不是有数万无上意志出手庇护,早已经崩塌了。

    “能够跟圣地庇护者厮杀如此长时间,并杀的圣地庇护者如此狼狈的,古来未有。”

    “恐怕从今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砰!砰!砰!库卡斯连续轰碎那白金公爵的身躯,每一次都磨灭对方一部分灵魂印记。

    然而这白金公爵强横无比,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竟然在每一次都恢复了自身被磨灭的灵魂印记,相当的难缠。

    “依仗通天杀狱又如何?本座回到过往,先斩杀了你的过往再说其他。”恶汉杀的疯癫时,三具斗气盔甲脱离战团,然后挥拳打爆了虚无,轰出一条时间隧道转身就踏足其中。

    “可笑,轰杀我的过往?那过往不过是虚幻,斩杀了又如何?”白金公爵仰天大小,他依仗了通天杀狱的力量,不死不灭,相信着世间上,没有任何生灵能够斩杀他。

    “斩杀了又如何?那就让本座,斩杀了你所有的过往后,你又能如何在这世间存活。”

    三具斗气盔甲横渡时间隧道,超前行走千万年之久。在这里,他来到了白金公爵诞生的时候。

    三具斗气盔甲一起出手,释放了无尽规则强行真实了过往,然后磨灭了年幼的白金公爵和他所在的位面。

    而后又到其他时间段中,强行真实了某一个时间点,借此来轰杀这些过往。

    三具斗气盔甲穿梭时间,轰杀了千百个白金公爵的过往。而他们的每一次轰杀,那在跟库卡斯本体对杀的白金公爵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虚弱一份。而那虚弱下去的灵魂,即便是通天杀狱,都不曾让他恢复过来。

    这异常让那白金公爵察觉到了不安,他想起了库卡斯那会说的话语,顿时疯狂的朝那时间隧道的裂缝轰杀过去,想要磨灭时间隧道,结束自己的过往被斩杀的惨剧。

    然而他本来就被库卡斯压制到了极限,只是依仗了通天杀狱残存下来而已。如今他想要反杀库卡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轰!时间隧道自行崩塌,库卡斯的三具斗气盔甲从那破碎的时间隧道中跳了出来。在这三具斗气盔甲身旁,漂浮了数千个头颅。

    仔细去,发现那些头颅都跟白金公爵的相貌一模一样,就是上面散发的气息,也一模一样。

    “我要杀了你。”白金公爵低吼起来。

    然而他的灵魂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根本没有办法再跟库卡斯相抗衡了。只是此时依仗了通天杀狱的威能,仍然强撑着而已。

    “我以千百位面作为祭品,极限亿万生灵,化作无尽诅咒,展现我的怒火。”库卡斯狞笑起来,他伸手贯穿虚无,一座座位面被他强行抓取出来。

    这些位面刚出现在他身旁,瞬间就爆炸破碎了。十二具斗气盔甲也一同出手,穿刺虚空抓了位面过来充当祭品进行祭献。

    然而他这一次不再是祭献某一个时代强横的存在了,而是在祭献他自己。他用千百位面的本源力量和无尽生灵的本源力量充当祭品,从而祭献自己。

    “我库卡斯已经是最强大的了,何必要去祭献其他生灵?我就是我,任何生灵都要仰望的存在。”

    恶汉咆哮着,低吼着,所有的本源力量在他手中化作三千暗金诅咒文字,这暗金诅咒文字炸裂开来,演化成他一个虚影出来。

    他这虚影身高百丈,身后有十二头狰狞怪兽的脑袋。行走虚无,规则演化,位面诞生又泯灭。

    砰!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抽打在白金公爵身上,一巴掌下去,就抽碎了那白金公爵的身躯。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磨灭对方的灵魂印记,反而张开大嘴,一口口吞掉了这公爵的血肉和灵魂印记。

    如此凶残狠辣手段,只让四周围的生灵们的目瞪口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陌生的凶人,竟然活生生的吞了一个圣地庇护者。

    吞了那白金公爵身躯的虚影低吼一声,身子变淡崩溃,刹那间就消失了。

    而此时,库卡斯的本体则横渡虚空,强行降临到杀气凝聚的通天杀狱跟前。

    他伸出大手,不顾血肉迸溅,强行穿刺到通天杀狱当中,从其中硬生生的抓出了自己前世的过往出来。

    他的前世跟他今生长得一模一样:光头,满脸的疤痕,赤、裸的上身,同样也遍布了伤痕。

    那前世的双目,比他今生散发的光芒更加的凶残。

    “你已经消散了,我已经是过去了,你为何还要出现在通天杀狱当中?”库卡斯咆哮起来,伸手抓了自己的过往,张开大嘴,硬生生的把自己的过往给吞噬了。

    吞噬了自己前世的过往,库卡斯脑海之中多了无数的感悟。他感觉自己身体中的一些枷锁断裂开来,一身力量,疯狂的暴涨起来。

    “这是哪里出来的凶人?他的过往在通天杀狱当中,莫非他曾经是从通天杀狱中出来的不成?怪不得圣地庇护者无法伤害他,更没有办法斩杀他。”

    “管他是通天杀狱出来的,还是从其他时代里残存下来的老古董,今天,我等一起出手,轰杀了他。否则圣地追究下来,我们今天在场的人,全都要死。”

    “不错,圣地的强势,根本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抗衡的。我等还是联手斩杀了他,或者把他送到通天杀狱哪里,否则我们必定要被牵连到。”

    “一群混账东西,若是把他送到通天杀狱里,那他必定会成为那里新的庇护者。到时候,你们该如何面对他?”

    “吼!”吞噬了自己前世过往的库卡斯怒吼起来。他扭头凝视下方位面中的生灵,仰天怒吼不已。

    “随我镇杀通天杀狱,否则我就亲自动手,用你们血肉协助我镇杀通天杀狱。”库卡斯冷笑起来。他足踏虚空,瞬间出现在一个叫嚣着要斩杀他向圣地请罪的无上意志跟前。大手伸出,一把穿刺到这无上意志的头颅之中,硬生生的捏爆了对方的灵魂印记,磨灭了他在这世间的一切气息。

    “杀了这种凶恶之徒,他比圣地的人更加的凶残。”有意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低声的大吼起来。

    “谁敢杀我?谁能杀我?”库卡斯低声的咆哮起来,身形晃动,随了一道心神感应,刹那间就出现在那名无上意志身旁。大手挥动,好似一柄巨大的攻城锤一样,狠狠地抽打在那个年轻的无上意志脑袋上。

    一巴掌下去,打碎了对方的脑袋,蹦灭了其中的灵魂印记。彻底的把他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而库卡斯杀了这意志还不心甘,身后斗气盔甲怒吼,打爆了空间,演化出时间隧道来,横渡虚空,直扑过往,降临到时间长河投影之中,强势连续轰杀对方数百个投影。让他再也没有复活的可能。

    “跟我作对,我让你生生世世都无法复活。”库卡斯满脸狰狞,一身的杀戮气息冲天而起。

    那杀戮气息冲天,撕裂虚空,震碎了苍穹,在大地之上,在苍穹之下,化作千万雷火滚动,浩海无边。

    杀!杀!杀!无尽的杀戮气息从那破旧的众神宫殿之中流淌出来,在空中演化出一个个血淋淋的杀字出来。

    “协助我镇杀通天杀狱,或者我用你们血肉来镇杀通天杀狱。”库卡斯满目杀气。他回归了这个时代,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这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这让他感觉自己实在是真的被人遗忘了。

    “即便是你们无法记忆我的名号,即便是你们无法记忆我的强大。那我就用最强势的手段让你们所有的生灵都记忆了我的名号,记忆了我的强大。我要让你们的灵魂永久性的留下我的烙印,让你们的血脉之中永恒的流淌着我的威能。”

    心中发狠,这恶汉心随意动,一刹那间连续镇杀七八个无上意志。而他身后斗气盔甲发出非人的咆哮声,撕裂时间隧道,降临到过往的时间长河投影之中,强行轰杀那些意志们的投影,直到他们再也没有了复活的可能。

    “好凶残的手段。你就想这样让为我们臣服?”有无上意志忍受不住这种屈辱,跳了出来挥动战刀朝库卡斯砍杀过去。他那战刀是他亲手铸造的虚空道具,威能比一般的虚空道具强大三五倍之多。

    然而那战刀尚未落在库卡斯身前,就被他双目之中喷出的杀戮气息演化的众神宫殿给强行砸碎。

    还不等这无上意志反应过来,就有一头斗气盔甲横渡虚空,一拳打爆了他的脑袋。用相同的手法,让他彻底的失去了复活的可能。

    沉默,数万无上意志全都沉默了,而此时,下方的位面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有恐怖的气息从大地深处释放出来。这恐怖的气息毫无顾忌的肆意蔓延,所行之处,大能以下生灵尽数消亡,就是一些弱小的大能生灵,也被磨灭了。

    一时间整个位面陷入了混乱之中,大地和天空崩裂,有岩浆冲出位面,在库卡斯面前化作了一头岩浆巨人出来。

    这岩浆巨人跟那白金公爵的样子十分的相似,整个人冰冷无比,不过眼中却多了一丝丝莫名的情绪。

    “敢于斩杀圣地的庇护者,你是我数百万年来,第一次见到的生灵。”岩浆巨人的声音好似闷雷阵阵,又好似千万雷火翻滚。

    “敢于跟我这样说话的生灵,你是我这个时代一来,见到的第一个生灵。”库卡斯呵呵的笑了起来:“你背负了通天杀狱的罪孽,难道不感觉吃力吗?想要解脱吗?我可以帮你。而你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帮我镇杀那通天杀狱。”

    连续轰杀十多名无上意志,让库卡斯心头的怒火降低了半分。但是,这并不代表了他的杀戮意念降低了。

    “通天杀狱庇护我万古长存,而我庇护通天杀狱永久存在,我们的交易,没有任何交易可以破坏掉。”岩浆巨人愣了很长时间,沉声说道:“跟随我回去,踏足通天杀狱,成为杀狱的庇护者。”

    “我曾经从杀狱之中走出来,我曾经在其中位列顶尖,我曾经在其中杀戮亿万。你认为我还有心思踏足其中吗?”

    “通天杀狱不应该存在,除非你们所有的生灵都想着让这个时代成为杀狱的奴隶。”

    “跟通天杀狱交易你就可以万古长存?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生灵敢说他万古长存,即便是那开创世界的生灵们,他们也不敢说他们能够万古长存。”

    “臣服我,或者跟随了前面那个所谓的公爵一起消亡。”

    “你杀死的那个只不过是杀狱当中的一个普通奴隶而已,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斩杀那样的奴隶,我一根手指就可以做到了。”岩浆巨人异常的猖狂,但是他的表情却异常的冷酷。

    “哈哈!有意思的小家伙。唔!那就现在让我,你怎么对我出手。让我,岩浆巨人一族在我的庇护下存活下来后,又有什么手段和资格来反抗我的庇护。”

    库卡斯怪笑起来,他转身坐到身后的神座之上,指点那岩浆巨人笑问道:“你可曾从血脉之中得知众神宫殿的存在?你可曾在血脉之中,感受过我的名号?”

    “当初在世界之初,你们岩浆巨人一族不过是垃圾中的垃圾,没有我的庇护,你们又怎么会在其他时代存在?会去,镇杀了哪个通天杀狱去,因为只有我才是你的主人,只有我才有资格命令你去做事情。”库卡斯双目之中浮现了日月星辰,那日月星辰转动,炸裂开来,勾勒了众神宫殿的虚影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