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曾经的自己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圣地的尊严?”库卡斯冷笑起来,秘法流转,身上的伤势在那位面本源的浇灌之下,刹那间就恢复到了巅峰。【】

    “那尊严是什么?在我面前,那就是用来践踏的。”

    说话间,这恶汉双目之中凶光爆射,两道凶光穿刺苍穹,在虚无之中轰出一个巨大的裂缝出来。

    一座残破的却异常庞大的宫殿从那裂缝中缓缓的浮现出来。这宫殿哪怕是残破无比,哪怕是破败无比,但散发出来的神辉,也一点也不次于那虚幻的通天杀狱。

    到自己召集了千万种族在世界之初中建造的众神宫殿在自己离开短短千万年时间就已经坍塌残破,库卡斯也只是稍微愣了一下而已。

    “这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东西存在,残破了,以后再去修补就可以了。”心念转动,他足踏虚空,化作一头数百丈大小的小巨人悬浮在那残破的宫殿之中。

    宫殿轰鸣,无数的规则锁链从其中浮现出来,这些规则锁链数十丈粗细,百里长短。每一条锁链都铮铮作响,每一条锁链都散发出皎然神光来。

    在那些规则锁链之中,有一头头强悍的生灵虚影在其中咆哮挣扎,他们愤怒的咆哮声震碎了苍穹,传遍了千百个晶系。而他们愤怒的眼神,则演化出无尽的杀戮场景来。

    “来我离开了那个世界后,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动手对付我的势力了。”

    刹那间,心中念头转动千百次,在他的低吼声中,残破的宫殿之中飞出数百块大小不一的石头来。这些石头每一块之中都蕴藏了无尽的规则,那些规则铮铮作响,相互吸引,汇聚在一起,形成一座巨大的神座坐落在那残破的宫殿最中央。而此时,连绵数百万里大小的宫殿不断缩小,很快就化作万里大小。这时,宫殿散发出来的威能更加的强势了。

    “臣服或是死亡。”头顶通天杀狱虚影的佝偻老者仍然面无表情,冷声说道。

    “这话你应该问你自己。”库卡斯冷笑起来。他伸手指点对方低声笑了起来:“本座在这个时代横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里呆着呢。现在,你竟然让我选择臣服或死亡?真是好笑。”

    冷笑声中,这恶汉低吼起来,伸手抓了一块残破的石头,直接朝那佝偻老者丢了过去。

    这石头是在世界之初中开采的最坚固的石头,本身就蕴藏了强大的规则和力量。如今被库卡斯抓起来愤怒的丢了出去,散发出来的威能比那虚空道具散发的全部威能都要强横数倍。

    呜咽的呼啸声响起,巨大的石头好似山岳坠落一样,狠狠的撞击在那通天杀狱虚影之上。

    一击之下,通天杀狱崩塌,库卡斯张嘴喷出了一口口紫金色的光芒出来想要趁机轰杀那名佝偻老者。

    然而崩塌的通天杀狱虚影又在刹那间恢复如初,面对库卡斯喷出来的紫金色光芒,这杀狱转动,硬生生的打磨了那一口紫光。

    破碎的石头散落到下方的位面中和无尽虚空中,一些无上意志悍然出手,疯狂地抢夺起这些破碎的石头来。

    “这里面蕴藏的规则强大无比,比天生地养的虚空道具中蕴藏的规则都要强大。若是得到一块,淬炼到虚空道具之中,必定让那道具的威能增加一倍。”

    “杀了这个陌生人,他身下宫殿就全部属于我们了。”

    “谁敢出手?老娘我就宰了谁。他跟圣地的庇护者争斗,我们不去帮他就已经够令人不齿的了,而你们现在还想贪恋他的宝物,想要协助圣地的庇护者们围杀一名顶尖高手,是不是脑袋都有毛病?”

    “若是他被圣地庇护者抓走,用不了多久,那圣地之中就又会增加一名顶尖高手。到那个时候,我你们该说什么?”有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手拎一条金色皮鞭,在空中狠狠地抽打了几下。借此想要镇住一些蠢蠢欲动的同类。

    “圣地庇护者已经够多了,再多一个,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影响。只要我们不招惹圣地,他们更不会主动招惹我们。”

    “先抢夺了那宫殿再说其他的。”

    “我们不能贸然出手对付圣地的庇护者,否则我们必将遭受到圣地庇护者的仇恨。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个圣殿庇护者是五百万年前,在紫罗晶系横行一时的白金公爵,他在尚未成就无上意志时,就曾经斩杀过无上意志。后来成就无上意志,镇压数千个晶系中所有生灵。其强势之处,根本不是我们能够相提并论的。”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圣地庇护者,有那该死的柱子庇护他,他更是天下无敌了。”

    一群生灵纷纷扰扰的喊叫着,但最终却没有生灵贸然加入到这战团之中。他们或许异常的眼馋库卡斯坐下的宫殿,或许十分想要杀死那圣地庇护者,但是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他们最终不得不全都放弃一些想法,强行忍耐着等待。

    “杀!”库卡斯的咆哮声再一次响起,他端坐在神座之上,开启了当年隐藏在神座之中的禁制法阵。

    法阵转动,不断的抽取了四周围残破的宫殿,只是几个呼吸时间,那宫殿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数百丈高大的神座。而库卡斯,也化作百万丈巨人端坐在那神座之上冷眼凝视那名佝偻老者。

    无尽的虚影从神座之中流淌出来,好似洪流一样,朝那通天杀狱扑杀过去。

    这些生灵虚影或是狰狞,或是美貌无比,或是平凡到了极点,或是阴险毒辣。但此时此刻,他们全都在库卡斯的驱使下,展现出无上意志所拥有的威能来,尽数朝那通天杀狱轰杀过去。

    好似洪流一样,连绵不绝的生灵虚影,全都是当年建造众神宫殿的千万种族中陨落的无上意志们的虚影。

    那些无上意志们虽说因为各式各样的缘故陨落了,但是他们一族的精血、气运和誓言全都烙印在众神宫殿之中。

    因此即便是本体死亡了,他们的一些烙印,也会在冥冥之中被众神宫殿收集,成为守护众神宫殿的生灵,并默默的等待着复活的日子的到来。

    如今众神宫殿的主人在驱使他们,哪怕他们还保存了一丝丝心神理智,但却不得不被驱使,一个个的奋不顾身的朝那通天杀狱轰杀过去。

    通天杀狱接连被打爆,但是在刹那间,又恢复如初。

    这一幕幕,让这个位面中的那些强大生灵们震惊无比。特别是他们到几乎是无穷无尽的无上意志的虚影从那神座之中钻出来时,他们更加的震惊了。

    “我要永恒的镇压通天杀狱,谁若是阻拦,那就是我的仇敌。”

    “凡是我仇敌的,也必将会坠入到永恒的虚无之中,在孤独中消亡,在绝望中疯狂。”

    库卡斯双目紧盯着那佝偻了身子的老者,手中凝聚了一根由三千暗金诅咒文字形成的长矛,默默地等待着出手的机会。这一次,他是不出手则以,出手则必杀对方。

    通天杀狱被蹦灭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但是恢复的速度不仅没有加快,反而有所缓慢。

    库卡斯双目之中浮现出无数的规则光芒来,那些规则转动演化着,推演着那通天杀狱虚影跟那圣地庇护者之间的联系,并尝试着借助这通天杀狱虚影,去找到它的本体所在地。

    数万无上意志的虚影在那通天杀狱四周围一起自爆开来,强大的爆炸力量直接泯灭了百万里范围的虚无。那通天杀狱蹦灭,而那佝偻了身子的老者则发出非人的咆哮声,从他头顶上喷出光束,想要再一次凝聚新的通天杀狱。

    而就在此时,又是一批无上意志虚影自爆,强大的爆炸力量,硬生生的斩断了那老者头顶上的光束。

    库卡斯出手了,手中的金色长矛猛地投掷了出去,长矛划过虚无,直接撞击到那圣地庇护者的额头上。

    有通天杀狱的烙印从那额头上浮现出来,但在那金色的长矛面前,也只是抵挡了一个刹那,就被击溃了。

    长矛贯穿了那庇护者的头颅,三千暗金文字,刹那间就遍布了他全身。头颅之中的祭台崩塌,灵魂在那诅咒文字的作用下灰飞烟灭,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杀了圣地庇护者。”有无上意志失声喊叫起来。

    “这不可能,那些圣地庇护者不死不灭,没有任何忍生灵可以斩杀他们。”

    “我到了那圣地庇护者的灵魂被泯灭了,到了那所谓的通天杀狱的印记消失了,这陌生人,一定轰杀了那个圣地庇护者。”手拎皮鞭的中年妇人一脸的惊喜。

    这些生灵们在兴奋着、惊恐着、怀疑着,而库卡斯则重新凝聚了一根金色长矛出来,端坐在神座之上,着那个圣地庇护者消失的地方皱眉不已。

    “我虽然到了你的死亡,但却没有感受到你的死亡!出来吧,让我,失去了通天杀狱的你,是否还能够抵挡住我的杀伐。”

    库卡斯平静而又冷漠的声音在天空中回响起来,他的声音传遍天地四极,传遍数个晶系。

    无数的生灵因为他声音中充满的威能而震惊,也有无数的生灵因此而愤恨。

    “呵呵!感谢你让我挣脱了那通天杀狱的枷锁。为了表达我的感谢,我决定亲手打爆你的脑袋。”

    在库卡斯的声音结束后,那所谓的白金公爵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在那漩涡之中,库卡斯到了那个本应该死去的佝偻老者,从那漩涡之中慢慢的浮现出来。只不过这一次,他头顶上再也没有了那通天杀狱的虚影了。反而那虚影,出现在他身后了。

    “挣脱了通天杀狱的枷锁?如果你真的挣脱了,那又为何成了这般模样?”库卡斯冷笑起来,他这是在离开世界之初后,第二次遇到危险。而这危险的气息,则是那白金公爵传递给他的。

    “你仍然借助了通天杀狱的力量。是了,既然你借助通天杀狱的力量,那就会受到通天杀狱的控制,你仍然没有摆脱它的操控。”

    “是吗?呵呵,无所谓了。没有通天杀狱,我就没有现在强大的力量。唔!这强大的力量,真的是让人迷醉啊!”白金公爵笑了,他伸开双手,着百万丈大小的库卡斯,却是一脸的嘲讽:“而你,将会是我手底下第一个祭品。”

    “你要祭献给那通天杀狱吗?”库卡斯哈哈大笑起来。

    他从神座上走了下来,庞大的身子轰然倒塌,无尽的血肉炸裂出来,散落到那神座之上。而他缩小了无数倍的本体,则从那血肉之中走了出来。

    如此秘法蜕变,却是彻底的清理了他体内的一切暗伤,让他的状态达到了巅峰。

    神座转动,其中轰鸣声不已。无尽的种族烙印开始争夺神座上的血肉,借此来壮大自己种族的力量。

    “有意思的秘法,你是上一个时代的生灵吧!呵呵,起来,上一个时代的老古董们,到也不是一无是处啊!”白金公爵怪笑起来,他身后的通天杀狱虚影不断的收缩,在白金色的光芒下,那杀狱虚影,竟然被硬生生的改变成了一顶冠冕模样落在他头上。

    无尽的神威在那杀狱冠冕之中释放出来,白金色的斗气从这公爵身上冲天而起,剧烈的燃烧起来。

    那白金火焰灼烧了无尽虚无,把数万里范围化作一片火海。在那火海之中,诞生无数强悍的怪物出来。

    “杀!”库卡斯率先发难,他低吼一声,双臂交错,无尽的规则混杂了三千暗金诅咒文字,化作一具战斧朝那白金公爵轰杀过去。

    而那白金公爵怪笑一声,身形晃动,无尽的白金色火焰缠绕在他手中,在千万秘法催动下,那些白金火焰化作一柄利剑,然后跟库卡斯的战斧碰撞在一起。

    长剑、战斧碰撞在一起,刹那间,碰撞千万次之多。

    两人一上来,全都催动了自己的杀戮秘法汇聚在一起,好像是两个不死不休的仇人一样,疯狂的绞杀在一起。

    “杀!通天杀狱之下,没有任何生灵可以抵挡。”

    “杀!”库卡斯冷笑一声,足踏虚空,一手拎了战斧,一手穿刺虚空抓了位面凝练成武器,疯狂地攻击着。

    双方绞杀在一起,力量全都凝聚到了一点。无尽的力量碰撞在一起,也只是崩溃了他们四周围不过百里区域。

    每一个刹那,双方的身上就多一条或是几条伤痕。不过每一次,都在一刹那间,全都恢复如初。

    两人争斗不死不休,一个是为了捍卫通天杀狱,而另一个则是为了镇杀通天杀狱。

    四周围观战的无上意志们有新加入到战争中讨好其中某一个生灵,但还不等他们踏足到两人争斗的数万里空间,就感觉自身被两个凶残的生灵给锁定了。惊恐之下,不得不赶快后退,防止同时遭受两名强悍生灵的轰杀。

    两人杀到疯癫状态,无尽的杀戮气息再也压制不住,全都尽情的释放出来。库卡斯的杀戮气息演化出一座残破的众神宫殿,在那众神宫殿之中,千万种族生灵搏杀天地间,相互争斗厮杀不已。

    而这一副场景却是在不经意间呈现出了库卡斯离开了世界之初后,哪里发生的一些场景。

    而那白金公爵哪里,释放出来的杀戮气息远不如库卡斯的强大,但是那些杀戮气息却凝聚成了一座通天杀狱虚影出来。在那通天杀狱之中,同样有无尽的生灵相互厮杀争斗。

    在那厮杀的生灵之中,库卡斯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抬头向白金公爵头顶上的杀气凝聚的通天杀狱虚影,他在哪里到了自己前世的身影,在哪里到了比自己先踏足通天杀狱的前辈,甚至是到了一些未来踏足杀狱的生灵。

    “通天杀狱啊!你到底是谁制作出来的?为何如此的强势?”库卡斯低语着。

    “通天杀狱的威能你永远不懂。”白金公爵到库卡斯仰望自己的杀狱,口中大笑不已。

    他又凝聚了一把燃烧的长剑出来,两把长剑相互交错,好似两道旋转的车轮一样,疯狂的朝库卡斯绞杀过去。

    而库卡斯只是站立在原地,着那杀狱中厮杀的自己的前世沉默不语。而他头顶上的杀气翻滚,无数非人的咆哮声响起。一头头狰狞的巨人从其中踏足出来,他们抱着宫殿的石柱充当武器,挥动起来,天崩地裂,整个晶系都摇晃不已,随时都有崩碎的可能。

    “曾经的我,也在其中厮混过。那时候,我在其中也算的是一个人物。可是现在来,我在其中,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一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

    “当年我征战通天杀狱,也曾经达到巅峰,成为顶尖存在中的一员。可是又如何?最后还不是不明不白的流落到这里,而起还要受到通天杀狱的镇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