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永恒石板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库卡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伤感。【】他此时才真正的明白也清醒了,知道自己想要依靠时间流逝再一次见到女医师和金发女将军她们,将会是一件永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了。

    他现在有能力去到这两个女人的过往甚至是未来。但是那又如何?这些过往和未来,知会让他更加的孤寂和无奈。因为他终究没有办法融入到那些过往和未来之中:因为他们是同一时代的生灵,是同一时代的强大存在。

    打爆时代屏障,再一次回到了主位面世界之中。在这里,库卡斯郑重的把隐秘女法师沉睡而生成的雕像交给了那一对年轻人。而这时,主位面世界也不过是过去了呼吸时间而已。他们只是到了库卡斯打碎空间,进去又回来了。

    “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必定能够结合在一起,任何生灵都无法分开你们。”

    “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的后裔像天上的星辰一样多,海边的沙砾一样数不胜数。”

    “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的后裔之中,每十万年都会诞生一名无上意志。”

    “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的后裔拥有强大的血脉,传奇的屏障根本无法阻拦。”

    “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恩爱至死,彼此间忠贞不渝!”

    “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诞生的女儿美貌如花、体香缭绕,用不衰老;祝福你们的儿子坚强勇敢,无所畏惧!”

    “我祝福你们:祝福你们终身不再衰老,祝福你们来生再聚,祝福你们永生永世都将彼此相恋。”

    库卡斯没说一句祝福,就有暗金色的诅咒文字倒转,化作一副巨大的花纹烙印到那年轻的男女身上。

    祝福的话语终究是说完了,库卡斯感觉到自己更加的孤寂了:他能够祝福其他生灵们如何如之何,却没有办法祝福自己如何如之何。

    “留着她,她会给你们以及你们的后裔,带去莫大的幸运。而任何想要抢夺她的,必定遭受到无尽的厄运。”

    用秘法转化自身无尽的诅咒力量作为根基进行祝福,这是库卡斯第一次郑重地说出祝福的话语来,也是他最后一次说出祝福的话语来。

    在被祝福的神辉照耀下,年轻的男女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见证了这一祝福的生灵们,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了自身。只是这种改变相对于那年轻的男女而言,实在是少之又少。

    库卡斯走了,在被昔日的所熟悉的人拒绝见面后,他真正的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哀伤。

    独孤中,他一个人茫然的离开了这里,行走在苍穹之下,行走在无尽虚空之中没有尽头,没有未来。

    “上面有泪水。”年轻的女孩心细,她发现了手中石像上多了一滴泪水。

    这泪水晶莹剔透,散发出七彩光芒来。着那一滴泪水,她有一种心碎无比的感觉。

    “是那个男人留下来的。”年轻的男子伸手想要擦拭了那一滴悬挂在隐秘法师雕像脖颈下的泪水,但却怎么也擦拭不掉。那一滴泪水,就好像被人硬生生的镶嵌到上面的。

    “不是,是这个雕像流淌的。她脸上还有泪痕。”年轻的女孩指点那雕像脸颊上的湿痕,轻声说道。

    “或许是他们两人的泪水融合到了一起吧!”

    年轻的女人和男人全都沉默了,他们感觉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好像是虚幻的一样。现在回忆起来,仍然感觉到是那么的不真实。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他们脑海中关于库卡斯的记忆很快就消失了。最起初他们忘记的是手中雕像的事情,然后忘记那个男人出现的事情。到最后,他们甚至忘记了一段时间的流逝,继续着在库卡斯降临之前所要经历的事情。

    四周围的生灵们,同样也都忘记了这些。他们在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后,就忘记了刚刚所到的一切。

    库卡斯茫无目的的行走在虚空之中,他穿梭了一个又一个的位面,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晶系。然而却再也找不到昔日所熟悉的地方和生灵了。

    而他行走过的地方,那些到他的生灵们,在他离去后,会在短短几个呼吸时间或是数十个呼吸时间里就将他彻底的遗忘了。即便是一些达到无上意志级别的生灵也没有能力记忆住他的容貌和名号。

    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库卡斯在这个原本想要彻底掌控的时代里行走着。然而却再也没有生灵记忆的他。即便是纸张上曾经记述过他的名号,也早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退去了所有的痕迹。

    一艘巨大的战舰出现在天空之中,这战舰一只跟随了库卡斯行走。在那战舰之中,有一个童颜爆、乳少女正捧着一本奇异的石片书籍,用一把奇异的小刀在上面雕刻着一些线条。如果仔细辨认的话,可以到那线条勾勒的正是库卡斯的形象。

    “大小姐!我们都跟了这个怪人数十日时间了,为何唯独你能够描绘出他的面容来,而我们却做不到?”一个面容清秀的侍女歪着脑袋咬着手指低声说道:“他是不是你的情人?一个能够独自行走在虚空中的情人,这想想都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你再胡说什么?我也记不住这个男人的面容。但是我可以一直着他画下去。好了,被打扰我了,一份心,我根本没有办法完整的描绘出来了。”

    “我们把他邀请到战舰上,让大小姐仔细的描绘一下。”喜欢咬手指的清秀侍女歪着头嘟囔着:“能被我们大小姐上,并亲在永恒石板上描绘下他的面容,想必他一定感到异常的骄傲。”

    想到就做到。这清秀的侍女异常的天真,也异常的认真。她没有跟自己的大小姐说她的建议,只是跑到一些房间中,吩咐操控战舰的成员准备用接引光束把外面行走在虚空中的男人弄到他们战舰当中。

    那些战舰操作人员知道这清秀的侍女是他们大小姐身旁的最重的人之一。虽说他们感觉到其中可能有危险,但是考虑到这战舰中的一些强大设施后,就把心头的哪一点不安全都压制了下去。

    接引光束是这个时代的生灵们在一残破的位面中发现的传送光柱而研究出来的一种手段。在这接引光束的照耀下,不要说是一个强大的生灵了,甚至是一座小型的位面,都可以强行吸纳了。

    当初有无上意志测试这种接引光束,在有意识的抗衡下,即便是无上意志也不能长时间抵挡接引光束的牵引。

    一道光束从战舰底部喷了出去,直接照耀在库卡斯头顶上。

    茫然行走在无尽虚空中的库卡斯感觉到有一股微弱的引力在牵引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顺从了那微弱的牵引力,横渡虚空,直接出现在这战舰的内部。

    牵引光束把库卡斯牵引到了一座巨大的白色房间中,房间中空荡荡的,到处都是白色,不到任何生灵。但库卡斯却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他只是默默地悬浮在半空中,好像是从来不曾在意自己的环境变化一样。

    被称为大小姐的童颜爆、乳少女发现了自己想要描绘的那个生灵竟然被自己战舰上的接引光束给弄到一座牢笼中后,顿时焦急起来。

    “快,快把他放出来。难道你们察觉不到这个人身上有巨大的危险气息吗?他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大小姐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爱胡闹的侍女,竟然把一个异常危险的生灵弄到自己的战舰中了。

    “算了,我亲自把他放出来。”大小姐身穿黑色神父长袍,腰间用镶嵌了宝石的腰带束腰,整个人起来有一种异样的美。

    她打了个响指,让其他人用牵引光束直接把她送到库卡斯所在的房间。那些下属们虽说万分不情愿,但却无法违背命令,只好调集了他们当中最强大的人,并开启了所有的内部禁制和法阵,准备庇护他们的主人。

    一道白色的光束出现在库卡斯面前,光束散去,库卡斯到了一个身穿黑色神父长袍的童颜爆、乳少女出现在他面前。在少女身后,则是七八个一脸凝重的生灵。

    “你来了。”到少女的第一眼,库卡斯就辨认出了对方的来历:“前些日子我到你的老家去你了,但是你的老家已经被毁灭了。我找了数千万个晶系,也没有找到你。没想到在这里再一次见到了你。”

    “拿过那本书来,我知道了关于伊萨格更多的事情。我想可以记述在上面了。在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伊萨格的事情了。”

    “你在说什么?你是谁?难道你认识我吗?我们家所在的位面的一直都好好的,从来没有被毁坏过。”大小姐一脸疑惑的着库卡斯,她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石片书籍说道:“你是在说这永恒石板吗?这石板上并没有记载了你所说的那个人的事情,它一片空白。”

    童颜爆、乳少女的一番话,让库卡斯彻底的愣住了。愣神好长时间,他这才摇了摇头,一脸的苦笑:“是了,我忘记了,你不可能是她,就像当年她也不是她一样。”

    “这个时代中,在也没有我所熟悉的人了,跟没有了最初认识的那些人了。”

    说道这里,库卡斯又想起了当年最初见到的那个童颜爆、乳女学者。当年如果不是因为环境和其他一些事情,那个女学者,或许也会成为他的女人。

    “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可以把身上的秘法全都撤销了?我总是记忆不住你的样貌。”大小姐挺了挺胸,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来:“我想把你雕刻在这永恒石板上。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能够影响我记忆的人类。我想你一定有资格在这永恒石板上留下痕迹。”

    “永恒石板?”库卡斯愣了一下,他的思绪不断的从灵魂深处被整理好,很快,他就彻底的记忆了当年所有的一切:“这东西当初并不是被称呼为永恒石板的。”

    “那是什么?你对我们家族的东西很熟悉?”大小姐一脸的疑惑,她上前几步,想要跑到库卡斯身旁,但是却被她的下属们给阻拦了。

    “恩,当年的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名字也一样。既然它现在被称呼为永恒石板,那就当做是永恒石板吧!”库卡斯左右晃动了一下光秃秃的大脑袋嘟囔起来。他总不能说,当年那本奇异的记载了强大的伊萨格名号的书籍,竟然没有名字吗?

    不对,那时候是有名字的,只是那又如何?

    “你曾经见到过这石板?你跟我的祖上是什么关系?莫非是我某个祖上的情人?”大小姐一脸好奇的说道:“像你这样强大的生灵,我真想不出祖上有那个跟你是情人关系。天啊!我要记述下这事情来。”

    “我还曾经在上面跟你的某个祖上一起书写过文字呢!”库卡斯笑了起来,到熟悉的人的后代,他感觉自己一直压抑的情绪好了很多:“当年我跟她初次相见时,就见到了这书籍了。”

    “对了,她还曾经为我写过传记呢!”库卡斯拍了拍肩膀,示意这少女做到他肩膀上:“当年你的祖上就一直想要让我背负她,只可惜,那时候我懒得理会她。”

    “天啊,等等,我要把你说的全都记下来。”童颜爆、乳的大小姐取出特质的纸张和笔墨来,快速的记述着库卡斯的话语。然而那些文字刚写上不过十多个呼吸时间,全都一一的消失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小姐愣住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怎么会消失呢?对了,你刚才说过了什么?我为何记不得了?”

    “没什么。到我的肩膀上来,算是让我在你身上弥补你祖先的一点遗憾好了。”库卡斯低声的笑着。他不等对方回答,就伸手抓了这童颜爆、乳的少女放到自己肩膀上。

    庞大的身体,宽大的肩膀,完全可以让这身材娇小的少女在上面座的很安稳。

    大小姐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个陌生而又强大的男人肩膀上后,并没有表现出惊恐的样子,反而飞快打开怀中的永恒石板让库卡斯观起来。

    “上面只有我描绘的一些线条图案,除此之外,这石板上没有任何文字和其他东西。”

    “这不可能!”库卡斯不可置信的着肩膀上的少女,然后扫过那本石板书籍。

    强大的心神力量翻开了籍飞快的打开,一片片奇异的石片上全都是空白。而在这书籍的封面上,则是一些浅浅的线条勾勒了他的容貌。

    “当年这里曾经书写过伊萨格的荣耀,这里书写过伊萨格的名号,这里书写过伊萨格的过往。可是为何现在关于他的一切记述,也全都一一逝去了?”

    着那空白的石片书籍,库卡斯无声的笑了起来:“来你也将会被所有生灵遗忘。正如你在你的过往中曾经说过的那样:没有人会永恒的记忆另一个人,没有什么不是可以忘记的。”

    库卡斯笑了起来,他把那本所谓的永恒石板交给了肩膀上的少女,然后沉默了。

    “你说上面曾经书写过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和关于他的事情?可是据我所知,这永恒石板,在数千万年前,就是空白的。难道你所说的那些事情,全都是数千万年前的事情?”学者家族的大小姐对一些隐秘表现出跟她祖先们一样的好奇来。然而库卡斯却没有回答他。因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这少女和其他生灵,全都会遗忘了他曾经说过的话语。

    “你想要描绘我的容貌在上面?”

    “是的,这永恒的石板在我们家族已经存放了数千万年甚至更加久远的历史了,但是,却没有一个生灵的名字、事情能够在上面记述下来。”

    “在我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感觉你的事情可以在上面记述下来。但是我耗费了数十个时间长河碎片打磨的刻刀后,只是描绘了你半个头像而已。”

    童颜爆、乳的少女很快忘记了刚才关于石板曾经书写过另外一个生灵名号的事情了。

    “时间长河的碎片吗?”库卡斯笑了,他伸手直接穿刺到身前的空间中。无尽的心神力量释放出去,刹那间笼罩了千万晶系的虚无之中,随后,抓了数十个大小不已的时间长河碎片从虚无中出来。

    这些时间长河的碎片在他手中快速的变形,呼吸时间全都融合到一起,形成了一柄描绘了三千暗金诅咒条纹的刻刀出来。只不过那些暗金诅咒条纹在这刻刀上形成的不是文字,而是一片片精美的花纹。

    没有人惊讶这些,甚至连童颜爆、乳的少女连手中多了一柄奇异的刻刀也不曾在意过。因为他们很快就忘记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哪怕那一切在刚开始的时候,让他们震惊无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