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没有起始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世界的力量开始消散起来,无尽的神辉从苍穹之中降临下来,朝库卡斯笼罩过去。{请在百度搜索<strong>飄天</strong>,首发全文字阅读}在那神辉之中,有无数的强悍规则,在那神辉之中,有无数的奇异物质。

    这些东西降临下来,想要融入到库卡斯的身体中。

    “我不需要你这世界的馈赠。”面对那降临而来的神辉,库卡斯并没有接引它们到自己的身体之中,而是伸手牵引了那无尽的神辉和其中所蕴藏的规则以及一些奇异物质,把他们凝聚成了一个小巧的圆球托付在手中。

    这小巧的圆球在库卡斯的秘术操控下,演化成了一方小巧世界出来。世界之中规则缠绕翻滚,竟然一点也比次于一般世界中蕴藏的规则。只可惜这世界只是一个小型的死世界,无法自行演化规则,更无法改变自身,修补残缺漏洞。

    不过这已经够了,因为库卡斯并不是要建造一座世界出来,他只是想要找一个容纳无尽规则的东西出来即可。

    世界之初降临下来的规则,在那圆球之中不断的碰撞分裂,然后再一次组合在一起。

    “我要成就无上意志,你却阻拦我。而如今无法阻拦我了,却要给予好处,算不得有本事。”库卡斯摇头笑了,他猛的伸手打爆了身前虚无,一个横跨两个世界的通道出现在他眼前。

    随手把那珠子丢到另一个世界之中,那珠子散发了神辉,在库卡斯的意识牵引下,直接落在一个女性施法者脖子上的水滴状项链当中。

    而这名女性施法者则盘膝端坐苍穹之下,正揣摩和感悟她所在的世界规则。

    “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世界之初是。”深深的了那独自潜修的女法师一眼,库卡斯低声笑着:“世界无穷,在这里没有人,在哪里一定会有你。”

    “这里的你不认我,哪里的你一定人我。”

    低声唏嘘感叹一番后,库卡斯深深的了脚下的被他认定为世界之初的世界一眼,然后仰天怪笑,一拳打爆了虚空,硬生生的崩裂出了一条时代通道出来。

    那时代通道蔓延,贯穿了无尽虚无,牵引了虚无之中一丝丝时间长河的威能,直接降临到他当初所在的时代之中。

    一座巨大的战争要塞正在无尽虚空中行走,这战争要塞缓慢的采集着虚空中的一些奇异的微小的物质,然后把那些物质积攒起来,转变成珍惜的材料或是强大的能量用于滋养一些主要的位面甚至是位面中的一些星球。

    “快哪里是什么?”要塞之中有生灵突然指点身前的魔法屏幕低声呼喊起来。

    在那屏幕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时而扩张,时而收缩,有雷火、风沙、冰霜从其中涌现出来。这些物质好似蛮横的怪兽一样,肆意的在虚空之中肆虐起来。坚固的虚空,在这些力量的撕裂下,寸寸断裂,化作了虚无。

    “有强大的生灵在这虚空之中沉睡,他现在苏醒过来了,我们要马上离开。”有生灵失声喊叫起来。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如果真的是有强大的生灵在这虚空中沉睡,那等他苏醒离开这里后,我们就可以采集到更多虚空物质了。如果顺利的话,这一次我们采集的虚空物质,可能要超越我们以前所有采集的数量总和。”

    “那些冰火,那些风沙,只要我们能够采集到一点点,转手出售,或许就可以让我们换一座新的要塞了。”

    “不错,我这里显示那漩涡中释放出来的力量,超过了无上大能们的极限,很有可能这里沉睡的一名传说中的无上意志。”

    “根据机械脑袋推演,这个漩涡也不过是刚刚打开,或许后面还有更多的好东西。去,立刻采集那些东西,哪怕只采集一点点,也能给我们带来丰厚的超出想象的回报。”

    整座要塞中,凡是察觉到这一情况的生灵,无论他们是哪一个种族的,全都疯狂地喊叫起来。

    数十艘由机械脑袋控制的小型战舰从要塞中冲了出来,这些战舰上魔法光芒闪烁,数百层防御禁制全力开动,准备去捕获一点点雷火或是其他东西。

    然而这些在要塞生灵们来并不是很困难的一些事情,彻底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数十艘战舰,尚未抵达到那些宣泄、出来的雷火、风沙面前,就被这些力量散发的威能硬生生的挤爆了。

    一声轻叹在那漩涡之中响起,下一个刹那,要塞中的生灵们就到了一个浑身缠绕了无尽灾难影像的人影从那漩涡当中走了出来。

    这人影微微扭头扫了这些要塞中的生灵们一眼,然后足踏虚空,瞬间就消失了。

    “那个生灵不见了,该死的,赶快给我去搜集那些物质去。哪怕是一点点也无所谓。所有的采集战舰全都释放出去,一定要给我采集到一些。”

    体型庞大的牛头人挥动了一根粗大的雪茄,大声的咆哮着。作为一名牛头人舰长,他的智慧在所有牛头人当中也许不是最高的,但却是最为抓住机会的。否则他也不会以一个牛头人的身份,成为一座要塞的唯一掌权者,更不会有那么多比他聪明的生灵追随了他在这无尽虚空中不断的游荡。

    牛头人舰长的命令下达了出去,整座要塞上所有的生灵们全都疯狂的忙碌起来:释放所有的采集战舰、护卫战舰、操控了要塞上巨大的捕获器、开启了数百年也不会开启一次的最强大防御。

    这一切都在飞快的准备中进行着,而此时,谁都不曾察觉在他们的要塞中突然多了一个生灵。而且这生灵就出现在高手最多的舰长大厅中,就出现在所有高层们的面前。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个生灵注意到了他。

    着那些生灵们兴奋着、争吵着、激动着,库卡斯则坐在一张空闲的椅子上默默的着他们。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像这样安宁过了,着这些普通的生灵们为了一点点奇异的物资奋力拼搏,他并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他们。

    “或许真的是所谓的层次不同了,考虑的事情也就不同了。”库卡斯暗自思索着。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听到了要塞中生灵们的欢呼声,到了他们采集了一点风沙的力量封存在特殊材料制作的禁制牢笼之中。

    随后他又到了这些生灵们在估算出这些力量的珍贵之处后又有爆发了内战。很多人死去,即便是那头强大的牛头人,在内乱之中也丢失了一条胳膊。

    要塞中的成员少了三分之二还多后,内乱仍然没有停止。甚至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在死亡之前,通过特殊的方法把他们捕获的奇异物质和力量的消息传递出去,引起了附近晶系一些强大势力的窥探。

    “这就是所谓的利益争夺吧!”坐这些生灵争斗,坐他们陨落消亡,坐他们后悔不甘,坐他们平息安静。库卡斯就是一个真正的局外人,默默的着自己离开后的时代中的生灵们。

    本来想询问这些生灵们关于这个时代的事情,但他最后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显露出自己的身形,就那样径直离去。

    横渡虚空,强行撕裂一座座晶系,库卡斯很快就降临到了当年隐秘女法师沉睡的位面。

    这位面历经苍茫岁月,比隐秘女法师沉睡的时候不知道要壮大了多少倍。在这位面上,盘踞了很多强大的势力。这些庞大的势力盘踞在这个位面之中,一方面是因为这位面之中的元素之脉异常的充沛,他们在这里修炼的速度要比其他大多数的位面都要快。另一方面,这位面据说是上一个时代千万强大生灵们选择的墓地。

    这些强大的势力盘踞在这里,也想着挖掘到上一个时代强大生灵们的墓地;或是找到沉睡的上古生灵,从他们身上获得更多的好处。

    重新回归到这个时代,库卡斯的心情轻松之中又混杂了一丝丝的沉重。

    心神力量小心翼翼的笼罩在这个位面上,不断地搜寻者隐秘女法师的气息波动。当然,如果他不小心一点的话,任凭自己的心神力量倾泻着,那这个位面即便是再坚固,也会被那心神威能强行崩裂。

    细致的扫过这个位面的每一个角落,库卡斯到了在大地之下,虚空之中沉睡了大量的生灵。当然,也有一些墓地。不过他并没有心思理会为何会有如此多的上古生灵沉睡在这里,更不去理会他们为何选择了这个地方当做墓地。

    在那千万沉睡或是已死亡的生灵中,库卡斯找到了隐秘女法师的一丝微弱气息。几乎是同时,他本体就崩碎了空间,直接出现在隐秘女法师气息所在之地。

    一座华丽的庄园门前,正有一对恋人挥泪告别。衣着华丽的少女,双手捧了一个女人的雕像交给她的恋人:一个因为贫穷而不得不去从军的年轻人。

    “这个雕像,是我母亲交给我的,她告诉我,如果我遇到了喜欢的男人,就把她交给对方。而持有这雕像的男人,也将会永恒的爱着那送出雕像的人。”女孩双目之中泪光闪烁:“她会祝福我们的,祝福我们无论是天各一方,还是阴阳两隔,彼此的爱,都会至死不渝。”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时刻戴在身上的。”年轻人双目之中同样也蕴藏了泪水,他知道这次离别,其实有很大的可能是永远的分别了。

    “我会等你。等有一天,你持着这雕像来迎娶我,就像是我的父亲持着雕像迎娶我的母亲一样。”女孩笑着,脸上却流淌了泪水:“没有人可以把你我分开。”

    “我一定会回来的。”年轻人着心上人泪流满面的样子,心疼万分。但是,他却知道,自己这一次离去后,将不再可能会活着回来了。因为战场的残酷,他早已经通过某种渠道得知了。然而生活所迫,他又不得不踏足到那残酷的战场中。

    分别的男女没有在意庄园主人的怒视,也不曾在意其他人的嘲讽的眼神。他们只是在默默的注视着对方,想要在最后时刻,把对方的容貌完全刻印到自己的心头。

    空间破碎,好像玻璃被顽皮的孩童用石头砸碎一样突然就破碎开来。

    在那破碎的空间中,库卡斯踏足出来。

    他的视线落在那年轻人和年轻女人手中的雕像上,在到那雕像的瞬间,库卡斯就知道,这就是沉睡的隐秘女法师。

    然而当他想要踏足上前,把那隐秘女法师化作的雕像取到手中的时候,雕像之上却有一道光芒闪现,然后一头钻到了他的额头中。

    没有阻拦那光芒,任由那光芒钻到自己脑袋中。这光芒在他脑海中炸裂开来,呈现出一副影像出来。

    影像之中,隐秘女法师身穿当年跟库卡斯相遇时的长袍,眉目间充满了哀伤。

    “在我封印的第一个百万年时间里,我一直渴望着你能够找到;在第二个百万年里,我仍然是那样的渴望;然而等我自我封印了第十个百万年里,我却突然不想让你找我了。”

    “第三十个百万年里,我终于明白了,你我之间的相知相识,也不过是当年那一段时间的经历而已。”

    “在度过了那一段岁月后,我们就已经注定了结束。”

    “那段岁月已经过去了,无论在那段岁月里,我感觉是多么的美好,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说道这里,隐秘女法师的影像就定格了,然后开始一点点褪色变淡。

    “谁说过去的已经回不去了。我可以带你回到过去。”库卡斯无视其他生灵们惊讶的目光,上前从这对分别的恋人手中夺取了隐秘女法师化作的雕像:“若你愿意,我们甚至可以永恒的呆在那过往。”

    说道这里,库卡斯挥动拳头,狠狠地砸在身前的空间上。空间崩塌,时代通道再一次出现。从那通道之中流淌出无尽的神辉来。这神辉散落在四周围生灵们身上,瞬间就改变了他们的体质。而这些生灵们得到的好处,也远远不是体质得到了改变,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了无穷的潜力。有了无穷的可能。而这,则是库卡斯的无心之举而已。

    手捧雕像,库卡斯踏足了那时代通道之中。通道之中,无数的画面一一闪现,他却没有分心关注,只是默默的着隐秘女法师化作的雕像,徒步行走着。

    “轰!”通道的尽头破碎开来,库卡斯手捧隐秘女法师化作的雕像,再一次出现在世界之中。

    在这世界之中,库卡斯到了自己和隐秘女法师初次相遇的场景,到了隐秘女法师那时候的表情,到了自己的过往。

    然而即便是他站立在那过去的自己面前,过去的自己,也不曾到自己。即便是这个时期的一些强大的生灵们,同样也不到他。

    库卡斯就这样静静的手捧隐秘女法师的雕像跟随在过往自己的身旁,着他跟隐秘女法师的所有交往。

    期间,有无上意志的气息扫过这里,在扫过他所在的位置后,有所察觉。但是在库卡斯释放了一缕气息强行轰碎了对方的气息后,那些无上意志们的气息就再也不扫过库卡斯所在的区域了。

    库卡斯的本体跟隐秘女法师分开了,到了这里,他也不再继续下去了。

    “瞧!我们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回到了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

    说这些时,库卡斯一直在关注着手中的雕像,然而隐秘女法师化作的雕像,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只有那一丝丝熟悉的气息在石像中回荡着。

    沉默了,库卡斯就这样手持雕像,着自己的过往在这世界上所经历的一切。直到他到自己的过往在被伊萨格的投影送到所谓的世界之初。

    悬浮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中,着过往慢慢的远去褪色,库卡斯低声的笑了起来。

    在这过往之中,他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然而仍然不曾感受到化作雕像的隐秘女法师主动苏醒过来。

    “那就再经历一次过往吧!让我,过去的你是怎样度过的。”

    库卡斯低吼着,再一次打爆了虚无,踏足到了过往之中。而这一次,他则一直跟随了隐秘女法师的过往,甚至连金发女将军和女医师的过往,他都不曾查过。

    重新经历一次过往,到隐秘女法师自行封印沉睡,库卡斯彻底的明白了一些事情。

    “是了,你在恨我!恨我对你不闻不顾,恨我跟你分别。”

    “是的,过往终究是过往,我们再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了。你说的对,过去的美好时光,再也回不去了;过去的错误,也没有办法纠正了。”

    “或许你想永恒的沉睡下去,或许我真的不该再来这里了。”

    “正如你所分离的一块灵魂碎片所说的那样,或许你一个人就很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