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背弃、遗忘、遗迹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伊萨格的过往投影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叹息一声,并没有正面回答库卡斯的话语。“本站域名就是<strong></strong>全拼加,请记住本站域名!”

    “送我到世界之初吧!你有这个能力。”库卡斯伸手凝聚了一丝世界之初的气息展现出来。

    “其实在外面的时代,以及在我这个投影时代之中,你都有机会踏足到无上意志的。贸然用本体踏足到另外一个时代,是要受到整个时代的反杀的。除非你舍弃一切力量,或者或是拥有奇异的宝物。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办法躲避。”伊萨格的过往投影沉声说道。

    “我想去找一些人,而那些人,就在世界之初中。是了,或许他并不叫世界之初,但是有关系吗?我要找的人就在哪里,无论哪里是什么地方,我都要过去。”库卡斯无所谓的笑着:“我为了成就无上意志,已经等待了太多时间了。而这个时代却在一直拖延,我厌倦了,而且,在这个时代我也等待不下去了。”

    “走吧!让我你所采集的世界信息在哪里。”伊萨格的投影没有笑,反而又是一声叹息,因为库卡斯的话语,让他想起了当年他所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伸手采摘了库卡斯手上的那一道气息,这伊萨格的投影稍微辨认一下后,就踏足虚空,携带了库卡斯一刹那间横渡了亿万晶系,降临到一处虚无之中。

    这虚无之中有无尽的雷火翻滚,有数不清的黄沙卷动,有海量的生灵残存的气息化作人影仍然在厮杀着。

    “这是一处战场,是从上一个时代留下来的。”到这一片虚无,库卡斯低声嘟囔起来。他在那些气息之中,感受到了上一个时代生灵们的气息。

    “是的,一处战场:一处不甘和愤怒演化的战场。”伊萨格的投影沉声说道:“我不知道当年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根据这里的气息,我能够感知到当年踏足这里的生灵们,是多么的不甘和愤怒。或许世界之初只是一个骗局。”

    “骗局?如果是骗局的话,那也是一个完美的骗局,至少欺骗了整个时代的生灵。而我,也愿意这样的骗局是什么。”库卡斯微皱眉头,当年他曾经到的,跟现在有很大的不同。而这些,伊萨格的过往投影是知道的。

    “这里是他们真正踏足世界之初的地方,而你当年见到的通道,不过是一条崎岖的道路而已。这里是捷径,但这捷径异常的危险,所以,当年才有那条崎岖的道路留下来。哪里虽说有点困难,但却要比这里安全很多。”

    “呵呵,好在你遇到了我,否则单独是你的话,即便是成就无上意志,即便是你那个宫殿之中坐镇三五万意志,恐怕也没有办法闯入这里。”

    “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强大吧!”库卡斯深吸一口气,他张嘴吞掉头顶上的众神宫殿本体,反而把数万个里众神宫殿留了下来。那些里众神宫殿失去了本体,就变得可以被人掌控了。

    “我的强大从来不需要他人观。”投影笑了,他伸出手指来,轻轻的虚点在虚空之中。

    一个十三芒星法阵缓慢的浮现出来,这十三芒星法阵浮现后,就开始缓慢的转动着,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一样,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来,缓慢的转动着。

    无尽虚无之中,相互厮杀的残存气息们察觉到了那十三芒星的异常,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厮杀,转而一股脑的朝那十三芒星法阵扑了过去。因此随着十三芒星的转动,那虚无之中,竟然出现一条数万丈大小的裂缝出来。而在裂缝的另一端,则有一个虚幻的世界若隐若现。

    有凶兽怒吼的声音从那世界中响起,一头千翼眼龙横渡虚空,在虚幻的世界边缘徘徊着,咆哮着。

    “死!”投影伊萨格口中说出一个古怪的音节来,那音节库卡斯虽说从来没有听过,但却能够知道其中的意思。而让他感到更加诡异的是,这音节在某些方面,跟巫师文字十分的相似。

    伴随了投影伊萨格的声音,十三芒星法阵猛的变得虚幻了。下一个刹那,喜欢的法阵就烙印到了那虚幻的世界之上。

    在世界的另一头,那张牙舞爪的千翼眼龙哀鸣一声,数十万里大小的身子好似是被人残忍的撕裂了一样,瞬间支离破碎,连一块灵魂碎片也不曾留下。

    “可惜了,我只是一个投影,终究没有办法展现出本体所有的威能来。”投影伊萨格笑了笑,他身上缠绕的模糊感觉一下子少了很多。库卡斯一时间好似到了他的真容,但在下一个刹那,又模糊了,而脑袋中关于对方的容貌,也快速的消退模糊起来。

    虚幻的十三芒星法阵烙印到虚幻的世界上,在哪里消融出一个巨大的裂缝来。数不清的残存气息好似洪流一样,顺了裂缝疯狂的朝那个世界钻进去。

    一些气息尚未踏足到裂缝之中,就因为消耗过多,在发出不甘的怒吼和咆哮后,就那样彻底的消失了。

    但是更多的气息,却疯狂的涌入了进去。它们落在那个世界之中,或是化作流光横渡苍穹消失,或是化作一头头狰狞怪兽茫然的在大地上行走。

    “这是一个时代,我的本体不曾见到过,而我也无法确定它是否就是世界之初,是否是所有时代的起始。”伊萨格的投影摇头叹息起来:“在我的感知中,这只不过是一个稍微有点奇特的时代而已。”

    “那里面有我想要找的人。”库卡斯闭上了双目,深吸一口气,轻声怪笑起来:“无论它是否是整个时代的起始,无论它是否奇特,我都认为它是世界之初。一个可以让人踏足无上意志,可以让无上意志踏足更强大地步的世界。”

    “或许吧!可惜我本体陨落了。而我也没有能力再一次踏足到另一个时代了。否则到那个时代之中,或许会有一些好的收获。”伊萨格的投影笑着。但是库卡斯却能够在他的笑声中,听到一丝丝压抑的不甘和无奈。

    “这个时代有什么怪异的地方?”着无数的气息冲入到那个世界之中,库卡斯并没有着急踏足其中,而是询问起伊萨格关于那个时代的特殊之处。

    “不知道,我只是感觉那地方很奇怪而已。或许只有亲自踏足其中,才能够感知到。”说道这里,伊萨格的投影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若是有机会,你能够还回到这个时代,那就找找通天杀狱。我感觉通天杀狱降临到这个时代之中,十分的诡异。或许,或许你可以解开其中的隐秘。如果可能的话,就告诉我。告诉千万个时代之后我的本体。”

    “你呢?凭借着你的强大,找到那个通天杀狱,我想比我去寻找,要容易的多吧!”库卡斯摇头叹息着。他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我的时代投影即将离开这个时代,而那个通天杀狱也隐藏了起来,想要找到它,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时间,对我而言是十分缺少的。”伊萨格的投影无奈的摇头说道:“如果不是穿越者联盟的人呼唤了更多的时代投影降临过来,或许我的时代投影,早就消失了。”

    “你我能够交谈,完全是因为那些人的缘故了?”

    “可以这样说。呵呵!”伊萨格的投影指点那缓慢愈合的裂缝说道:“踏足其中吧!再过一段时间,那个世界中一些强大的存在就会察觉到我们。到了那个时候,你再踏足其中,恐怕会耗费一些手脚。而且踏足其中后,遇到的事情也会麻烦很多。”

    “该让我怎样感谢你?”

    “把你所知道的一切,书写下来。最好能够让以后时代的我的本体能够到。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你的本体所在的时代其实已经生成了,已经固定了。”

    “但是如果有外力的话,那些固定的事情,仍然是会改变的。是的,一定会改变的。”

    库卡斯深深的了那个模糊不清的伊萨格的投影一眼,又牢牢的记忆了这个时代的气息后,就转身朝那巨大的裂缝中行走过去:“我若能够从世界之初中踏足出来,必定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书写下来;我若能够回归,也必定告诉你的本体,我所经历和到的一切。”

    “若有可能,那就隐藏了最终的命运好了。”

    “他会改变自己的命运的。”库卡斯头也不回,混杂在无数的气息之中,朝裂缝的另一端飞扑过去。

    而在他纵身踏足裂缝时,在他不到的地方,伊萨格的投影取出了一柄权杖,一下接一下的朝那个世界敲打起来。

    权杖每敲打一下,都有无尽的黑光缠绕在那虚幻的世界上,让那世界凝聚出黑水晶出来。

    而无法破开,即便是时代变迁也不曾破灭的黑水晶,在那虚幻的世界上存在不过呼吸时间,就被硬生生的磨灭了。

    “真是一个强大的时代。只可惜我无法跟你长时间争斗。只可惜你的投影时代不曾浮现过。只可惜我的本体不曾发觉过。”

    有磅礴的气息从虚幻的世界之中冲了出来,这气息化作一个模糊的人影,伸手去抓伊萨格的投影。

    “没用的,即便是你再强大,也没有能力抗衡我。因为你只是一个时代而已。”

    气息化作的模糊人影不说话,只是伸手抓来。那爪子平淡无奇,没有携带任何气息。但是伊萨格的投影却显得异常的认真。

    他口中说出奇异的语言,一些文字从他口中飞出,这些文字在他手中的权杖顶端缠绕,然后跟那个时代凝聚的人影抗衡在一起。

    砰!轻微的爆炸声响起。没有任何力量迸溅出来,只有两个同样模糊的人影连连倒退出去。

    “我抗衡过无数过时代,虽说诶有任何一个时代比你强大,但是,你同样无法阻拦我。”伊萨格的投影笑着,他足踏虚空,脚下虚无破碎,演化出一个个位面来。然而这些位面刚生成,则又破碎了。

    另一个倒退出去的人影也是如此,不过他脚下演化的位面要明显比伊萨格投影演化的多一些。

    “也不过是如此。”伊萨格的投影狞笑一声,足踏虚空,手中权杖好似雨点一样,去敲打那个时代人影去。

    非人的咆哮声响起,那生灵足踏虚空,伸手抓了一团赤红色的光芒,朝伊萨格投影脑袋砸了下去。

    “砰!”没有任何躲避,只有最直接的碰撞。

    一刹那间,彼此的力量爆发出来,但又被他们约束在四周围,没有半点浪费。

    两人再次倒退,同样用演化位面来化解体内对方的力量。然后再一次绞杀在一起。

    有虚幻的影像在那时代投影身后浮现,其中有强横到了极限了百万里大小的千翼眼龙,有冷漠无比,身穿法师长袍,手拎法杖的生灵,也有三头六臂的怪兽。

    这些强悍的生灵,全都是那个时代之中曾经最强大的存在。如今他们曾经的意志和气息全都降临过来,汇聚时代投影,跟伊萨格的投影厮杀在一起。

    “杀!杀!杀!”伊萨格的投影咆哮着:“没有任何生灵能够阻拦我的步伐,唯有我才是最强大的。”

    手掌权杖翻飞,无数的光芒缠绕在权杖上,那些光芒演化成黑色和银色的符文,跟时代投影不断的撞击在一起。

    一些虚空道具浮现在时代投影身后,那些强横的生灵们抓起这些虚空道具来,展现了这些道具所有的威能,尽数朝伊萨格的投影轰杀下去。

    众生咆哮,那时代投影身后的虚幻时间越发显得明显起来。而伴随了那个虚幻时代的明显,伊萨格的投影感觉到了吃力。但是他却无所畏惧,仍然挥动权杖,征战着,不曾停歇,就像当年他的本体那样:即便是明知道死亡,即便是明知道失败,也不曾放弃过,也不曾言败过。

    伊萨格投影跟一个时代的碰撞引发了无穷的灾难。他们的力量虽说没有泄露出去半分,但他们那肆虐的气息却在当前的时代里造成了无尽的破坏。

    无数的晶系崩塌,无数的位面泯灭。一些生灵甚至在他们发展到了黄金时期,同样也被泯灭了。

    一刹那间,也不知道有多少本应该在后世里横行四海的强有力种族消亡衰败,也不知道有多少可能踏足无上意志的生灵陨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伊萨格投影跟那个时代投影厮杀的缘故造成的。

    独自一个人面对一个时代,这样的手段没有任何人知晓。即便是一些存在们,也不曾踏足到这一片战场,就被那些交错的气息给撕裂成虚无了。

    众生都以为这是一场灾难,一场突发的,没有任何征兆的灾难。他们只能选择默默的忍受,选择逃避。即便是有想抗争的,也在那绝对的强势面前,所有的努力被碾压成了虚无,就此烟消云散,不曾被人记忆起。

    “黑暗动乱!”这一场一个人跟整个时代抗衡的厮杀,被当前时代的生灵们称呼为黑暗动乱。因为这场厮杀,造成的杀戮实在是太大了。数亿万计的晶系泯灭,无数的生灵消亡。就是整个时代,也因为他们的争斗,而遭受了莫大的创伤。按照一些残存的预言师们的推演,整个时代,因为这突然的动荡,而提前发展了千百亿年之久。

    黑暗动乱足足持续了一年之久,一年后,横行无尽虚空的强横气息一点点散去,但是在一些区域,这些气息凝聚纠缠在一起,即便是没有主人支持,仍然不停歇的相互厮杀着。

    而这些气息厮杀的区域,诞生了一些异常凶险的晶系或位面。而能够在其中生存的生灵,最次的也是无上大能级别的生灵。

    岁月变迁,这时代一晃又过去了数十亿年时间。一些无上意志诞生了,一些庞大的组织灰飞烟灭了,一些曾经被人经常提及的生灵陨落了,一些曾经的珍宝化作了凡物,一些普通的生灵成就了至高存在。

    数十亿年岁月,沧海桑田,一切的一切,都跟库卡斯没有关系了。一切就像那伊萨格的投影提及的:这个时代将会彻底的把你遗忘掉,没有任何文字能够书写下你的过往,没有任何生灵能够记忆起你来,即便是你的后裔们,也会将你遗忘。因为你背弃了这个时代,因为这个时代在一点点的强大着。

    数十亿年的岁月过去,人们也忘记了以前成功和不成功的黑暗动乱,忘记了上一个时代有生灵们妄图踏足世界之初,忘记了荒古世界的存在,忘记了通天杀狱的存在。

    而被遗忘的生灵和事情,也就像是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就那样消失了,静静的,默默的在这个时代之中不见了总计。

    偶然间有生灵到了昔日的一些遗迹,他们也只是一笑了之,或是研究不出任何收获来。因为这个时代将所有的过往都遗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