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九章 :加更:星痕之伤、月票、千红票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是不是曾经有人羞辱过你,而你发誓要报复他们?然后等你强大了,就把曾经羞辱过你的人,彻底的灭杀了?”童颜巨、乳的女学者歪着脑袋,一脸好奇的着库卡斯笑问起来。

    “有的曾经报复了,有的却没有。”库卡斯笑了笑,说实话,他记得自己放过很多狠话,但能够实行的,却少之又少。有时候是他懒得去实行了,而有的时候是没有机会。

    “好了,过些日子我再去你们家族做客。而我,现在要去那个遗迹,我总感觉那东西很诡异。”说这话时,库卡斯深深的扫了那名年轻的黑袍巫师一眼,而后就再一次凝聚了晶系走廊出来,通过晶系走廊,瞬间穿过千百个晶系,再一次返回了那跟巫师有关系的遗迹之地:昔年的星辰宝藏。

    等库卡斯再一次降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因为他到自己刚刚布置下没多久的禁制和法阵,已经被人破开了,而这样做导致的后果则是大量的冒险者们鱼贯而入,疯狂的朝那遗迹之地中涌进去。

    而那遗迹之地并不是很大的裂口,此时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吞金兽一样,疯狂的吞噬者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冒险者们。而踏足其中的冒险者,一个也不曾从其中逃出来。

    “你到底要消融多少生灵呢?”着自己的禁制被破开,却没有丝毫的感知,这让库卡斯的心情异常的糟糕。按照他当初的设计,他的禁制法阵至少需要上万无上大能联手攻杀几个日夜后才能破开。

    而现在他的禁制就好像是一块巨大的光幕被撕裂了一个小洞一样,大量的冒险者,在穿过那小洞时,还指点头顶上的禁制光幕低声的嘲讽着什么。

    “有煞、笔想要独自占据这个遗迹,但却失败了。可怜那个煞、笔现在还不知道他已经失败了。”

    “一个狂妄的垃圾,还想阻拦大势?千万冒险者都指望着这个遗迹发财呢,又怎么能够被一个人独自占去?”

    “那会有一个浑身包裹了紫水晶的家伙从其中钻了出来,然后气急败坏的布置下了禁制。阻止其他人踏足其中。但是他却没想到,在他布置了这些垃圾禁制每过多久,就有神光从遗迹中钻出来。这些神光照耀在他的禁制上,轻易的就撕裂出一个巨大的裂缝出来。”一个守在遗迹入口旁的冒险者一边跟其他冒险者们交易药物,一边飞快的介绍着他所知道的一切:“这位老兄,你进去后,如果有了天大的收获,就一定要出来告诉我。赏给小弟一些用不上的垃圾,也不枉小弟低价给你提供各种药物了。”

    而在遗迹入口四周围,也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在出售药物,还有更多的跟风者。当然,出售报名道具、魔法武器等物品的商贩,数量同样很多。

    他们借助这遗迹是第一次打开的缘故,疯狂地兜售着各种假冒伪劣的物品。借此赚取巨额的财产。

    例如一名商贩吆喝的紫金离火锥,说是一名传奇施法者亲手炼制的道具,其实不过是一小块蕴藏了离火的铁锥,上面用秘制的方法烙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花纹和线条,又在其中幻化出一些强横的气息出来。

    而这样的道具,如果使用一两次,还能够展现出威能来。但是使用三五次的话,绝对会露馅。

    一些年轻的不知底细的冒险者在跟这些商贩斤斤计较很长时间,最后用自己的全部身家换取了一件假冒伪劣的魔法道具后,就自以为自己得到了奇遇,然后兴致勃勃的踏足遗迹入口送死去了。

    库卡斯就那样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之中,在秘法的笼罩下,着下面冒险者们的千奇百态,心中唏嘘不已。

    他经历过类似的事情,那就是踏足位面战场上的时候经常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那个时候,商贩们还都是好商贩,他们出售的各种货物都是货真价实的,绝对不会用残次品的充当高档品来敛财。

    然而在这个时代,以次充好,以假充真,却成了常态。

    “人心败坏啊!不,连昔日那些单纯的异族们,也败坏了。”库卡斯到昔日忠厚老实的牛头人把各种废弃的药渣混合在一起,然后充当疗伤圣药出售,席卷了一个又一个冒险者的所有财产,这让他唏嘘不已。

    “幸好我不是出生在这个时代,幸好在我们那个时代还没有这种垃圾商人,否则不要说成就无上存在了,恐怕我连高阶都不曾晋升,就会死在这种假冒伪劣货物下了。”

    默默地观察者下方的冒险者,库卡斯最起初只想着马上清理掉遗迹中的隐患,但在降临到这里后,却又改变了注意。从而选择等待着。

    当然,他选择的等待其实不过是本体等待而已,并不是真正的等待着着这些人陨落。

    在等待中,他飞快的用心神探测着,探测着下方的冒险者们,想要在那些冒险者当中找到一个合适的载体。然后通过那载体,让他那庞大的心神力量降临上去,在某种程度上,达成分身或者说是投影的效果。

    时间不长,一头三丈多高的巨人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这巨人身穿重型全身铠,脑袋上的头盔有两个弯弯的犄角直刺天空。在这巨人的肩膀上,一左一右,坐着两个身穿红白法师长袍的女性施法者。

    这两个女性施法者体型较小玲玲,一个拥有一头白发,一个拥有一头红发。姣好的面容和那法师长袍都没有办法遮挡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让她们很是吸引人的注意力。

    库卡斯的注意力并没有落在那两个红白女法师身上,因为他经历过的女人,比她们诱人和漂亮的太多了。在他来,那两个女法师,不过是刚刚成熟的黄毛丫头而已。

    心神落在那头被全身铠包裹的三丈巨人身上,在这巨人身上,库卡斯感受到了熟悉的血脉波动力量。仔细感知,那血脉波动,跟他埋骨之地中圈养的生灵十分的相似。

    千万年前,他建造了祭台从埋骨之地中抽调最为强大的血脉拥有者不断的降临到主位面世界中。后来主位面世界中的战争虽说结束了,但他仍然每天都要召集一些拥有他血脉力量的人类从埋骨之地中出来。不过那时候,一天他也只召集三五百人而已,比在战争期间,少了百倍之多。而这样一来,召集出来的生灵,显得更加强大一些。

    千万年来,那些修炼了他血脉力量的生灵在主位面世界中繁衍者,日子就了,就渐渐的跟其他生灵进行结合,从而诞生出混血种出来。

    而大多数的混血种,在通过一些时间的修炼后,就又慢慢的变成纯血种。那是因为他们修炼血脉力量,从而驱逐了其他种族的力量的缘故。

    不过也有一些后裔们则放弃了血脉力量修炼,转而修炼其他力量,从而仍然维持了混血种的身份。眼前库卡斯见到的这头三丈多高的小巨人,则是一个修炼了其他力量的混血种。

    强大的心神力量通过特殊的方式疯狂的灌输到那小巨人体内,只是刹那间,就彻底的压制了这小巨人的灵魂,从而顺利的接受了他所有的记忆。

    庞大的身子稍微停顿了一下,那坐在肩膀上的红白女法师们则轻声疑惑道:“怎么了?铁塔?”

    “有危险,这个遗迹之中充满了莫大的危险。”库卡斯学着那个铁塔的方式,回答了肩膀上的两个女法师。

    “只是一些危险而已,没有危险,就没有收获。”红白女法师对望一样,轻声笑道:“等这次冒险结束后,我们就给你找一个女冰霜巨人,让她成为你的伴侣。”

    脑海之中记忆翻滚,库卡斯瞬间就知道了自己附身的这头巨人其实就是为了一头冰霜女巨人而跟随这两个红白女法师的。当然,随着时间推移,他所附身的这个混血巨人,对那两个红白女法师也产生了深深的爱慕和欲、望。只不过那种爱慕和**,因为体型和性格的缘故,被他一直很好的隐藏了,不肯让任何人察觉到。

    “可怜的小家伙,既然让我占据了一段时间的身子,那就让我来帮助你完成心愿好了。唔!当然,我对冰霜女巨人可没有什么好的感觉。而且让我想一想,该死的,你所喜欢的冰霜巨人,并不喜欢你?唔!有意思啊!”翻着附身体的记忆,库卡斯发现对方的情感世界竟然是那样的纠葛。这让他感觉十分的惊奇。要知道,最起初他只是认为巨人类的存在,在感情上是没有纠葛的。

    “走吧!”一个红白女法师轻轻的拍打了库卡斯附身的小巨人脖子:“等这次我们有了大的收获,那就永远也不再去冒险了。我们就回到我们的家乡,建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法师塔,成为伟大的传奇法师。”

    “传奇并不是那么容易成就的,特别是这个时代的传奇。”库卡斯随口嘟囔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另一个红白女法师紧皱眉头,白嫩的小手轻轻的划过库卡斯的脖子,落在他的太阳穴上。

    “刚才有人跟我说的。我只是重复了一遍而已。”库卡斯附身的小巨人装傻充愣的摸了摸脑袋,差点把其中一个红白女法师给扫下去。

    “有人在你脑袋中说话?”两个红白女法师闻言脸色顿时白了又白,她们猜测,是不是有传奇级别或是即将踏足传奇的生灵在注视着她们。

    一想到很大可能是这些,她们的心情说不上的复杂。

    要知道,她们已经是八阶施法者了,如果被高阶职业者注意到,那不是要对她们动手,就是要对她们进行庇护。如果是前者,她们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几率要陨落在遗迹当中。当然,若是后者,那她们就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几率从这遗迹中走出来。然而无论是何种意思,她们都要踏足眼前这个遗迹。

    刚一踏足遗迹裂缝,库卡斯就发现自己肩膀上的两个红白女法师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痴迷之中。而自己附身的小巨人,也开始受到一些诡异力量的侵袭。

    他收拢自己的心神,让那小巨人的心神和灵魂作为主导,而他本人,则卷缩在小巨人的灵魂最深处,默默的观等待着。当然,恢复了自己神智的小巨人,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曾经失去过意识。毕竟他的对手是一名存活了漫长岁月的无上存在,一名拥有无数秘法的上古存在。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库卡斯到红白女法师们在小巨人的配合下,不断地搜刮着一些白骨化作的奇珍异宝,又到他们跟一些陷入疯狂的冒险者们相互争斗。

    然而库卡斯最为关注的,则是那不断侵蚀了小巨人心神和灵魂的诡异力量。

    当这种诡异的力量即将完全侵蚀了小巨人的灵魂时,库卡斯突然爆发出来。

    强大的心神力量编制成奇异的法阵,笼罩了那一团奇异的力量后,顺了那诡异力量的来源,疯狂的席卷过去。

    那诡异的力量本来正在侵蚀着小巨人的灵魂,眼就要侵蚀成功之际,从那灵魂之中突然爆发出莫大的威能出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这诡异的力量疯狂的收缩着,一刹那间,就完全从小巨人身体中剥离出来,遁入虚空,朝远处遁去,而且这诡异的力量也在急速的减弱起来。与此同时,侵蚀红白女法师的诡异力量,更是紧随而去。

    若是放到一般的传奇和大能身上,面对那飞快遁去并迅速消散的诡异力量,也只能望洋兴叹,没有追上的可能。但放到库卡斯身上,单独凭借着他无上存在的威能,也能勉强的到那遁去的力量踪迹。更何况他潜伏了很长时间,仔细的观察毫无防备的诡异力量,其效果,远比他本体降临下来观察到的效果好了数十倍之多。

    强横的心神力量横渡虚无,紧随而去,即便是那诡异的力量最终彻底的隐去了踪迹后,库卡斯也推演出了那诡异力量的根本所在地。

    心神横渡虚无,降临到那诡异力量的根本所在地时,整个昔日的星辰宝藏,如今的遗迹星球猛地颤抖起来。巨大的轰鸣声好似炸雷一样,连绵不绝。

    无数诡异的力量从冒险者们身上倒卷回去,有的甚至强行剥夺了那些冒险则们的灵魂和心神力量。为此,一些冒险者或是因为失去心神力量而成为弱小的生灵,或是因为失去大量的灵魂力量,成为白痴、植物人这种存在。

    遗迹星球发生的突然变故,库卡斯有所了解,但却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眼前所处的场景。

    此时,他那追踪而来的强横力量正处于一个巨大的空间当中。这空间里中央只有一枚缓慢旋转的水晶棺,除此之外,就是在水晶棺四周围的一百多根黑色柱子。

    那些柱子上缠绕了锁链,而这些锁链,则在水晶棺四周围布置成一个禁锢法阵。那法阵转动,散发出一丝丝神辉,不断的压制着水晶棺,不让其中的生灵破棺而出。

    库卡斯的心神力量降临到这里,根本没有办法凝聚出形体来。而且因为本体仍然被封印的缘故,也不能凝聚投影或是呼唤斗气盔甲。

    心神一动,库卡斯强横的心神又顺着来路倒卷回去,打破虚无,也不知道磨灭了多少在虚无之中穿梭而归的诡异力量后,直接在他附身的铁塔身前打出一个三丈多高的裂缝。随后所有的心神力量一股脑的钻到那铁塔体内。

    “你们现在这里等待着,我进入其中。”库卡斯附身的铁塔低吼一声,伸手把两个红白女法师从肩膀上取了下来。

    说了这话,库卡斯附身的铁塔也不等两个女法师说什么,就直接踏足裂缝,直扑另一端的诡异空间。

    而在他踏足了裂缝之后,两个红白女法师还不等反应过来,就发现那裂缝又在刹那间愈合了。

    “怎么回事?”两个红白女法师相互对望一眼,心中虽说全是疑惑,但也只是摇了摇头,在原地坎坷不安的等待着。她们感觉到,铁塔并不是她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他很有可能是一名传奇,或者说是即将踏足传奇的生灵。”少许,白发女法师不确定的猜测。

    “这不可能,如果他真的是一名传奇,不,一名即将踏足传奇的生灵,绝对不会像奴隶一样驮负着我们。”红发女法师摇头:“他或许是感应到了什么,你也知道,像这些巨人们,恩,哪怕是小巨人,他们体内也有可能流淌着其他奇异的血脉。或许是那些血脉力量在牵引着他吧!”

    两个红白女法师并没哟察觉到她们那会的异常,更不曾察觉到自己差点被诡异的力量完全操控了。

    就在这两个红白女法师胡乱猜测之际,库卡斯操控的铁塔横渡空间裂缝,再一次出现在那巨大的空间中。而这个时候,空间内有一个狰狞的好似章鱼一样的怪物出现在他眼前。在那怪物体内,他到了沉浮不定的水晶棺椁,到了百余根柱子在游走移动。

    “外来者,你闯入了囚禁杀戮者的场所。马上离开这里,否则遵照巫师盟约,我将你放逐到无尽的永恒虚无之中。”章鱼般的怪物低吼着,口中说出当今这个时代的言语。

    “外来者?呵呵!恐怕你才是外来者吧!你不属于这个时代,却降临到这个时代之中。”库卡斯附身的铁塔嘎嘎的怪笑起来:“那个棺椁中的女人,我是认识的。所以,你必须要把她交给我。”

    “这不可能,外来者!这个杀戮者是遵从巫师盟约而被流放到这里的。没有任何生灵,可以违背巫师盟约而释放她。”章鱼怪兽咆哮着,低吼着。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库卡斯笑了,他指点水晶棺椁笑道:“我不知道什么所谓的巫师盟约,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杀戮者,我只是知道,她是我所认识的一个故人。现在,你要么主动释放她,要么让我本体亲自降临过来,把你磨灭成虚无。”

    “吼!你这是在威胁遵从伟大的巫师盟约的忠诚者吗?”章鱼怪兽低吼着,巨大的触手在空中挥舞,切割了空间。但是在库卡斯来,这章鱼怪兽,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它拥有的力量,也不过是那诡异的可以侵蚀生灵心神和灵魂的力量,至于本体的力量,也不过是跟传奇生灵相仿而已。

    “巫师盟约早已经消失数十个时代了,在这个时代当中,恐怕也只有我听说过巫师盟约。”库卡斯笑了,他感觉到这章鱼怪兽的胆怯了,感知到这章鱼怪兽内心的恐惧了。因为在他说要降临本体过来时,那章鱼的气息波动,极其隐晦的动荡了一下。

    “不可能,巫师盟约是不会消亡的。巫师是这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存在。”章鱼怪兽挥动着他的触手,低声的咆哮着:“当初伟大的巫师把这个杀戮者放逐到无尽虚无中,告诉过我,巫师永远不会消失,而巫师盟约,也将会恒古长存。”

    “放逐到无尽虚无中?可笑,为何放逐到了无尽虚无之中,你却在这个时代出现了?千万年前,我曾经到过这颗所谓的星辰宝藏星球。而千万年后,你又出现在这个地方,并让我遇见了你。告诉我,这就是无尽虚无吗?”

    “无知的弱小者,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每一个时代,都是无尽虚无和上一个时代结合而演化出来的。在被放逐的时候,这个时代所处的位置,还是一片虚无,死寂的虚无。除了时间长河缓缓流淌,就没有其他任何生灵存在了。”章鱼怪兽冷笑连连,手中的触手挥动着:“不要招惹巫师,这是每一个生灵都应该知道的。”

    “可笑,若是每一个时代都是由上一个时代跟无尽虚无演化出来的,那告诉我,第一个时代是怎样诞生的?为何有人能够到无数个时代之前,能够到以后的时代?”库卡斯冷笑一声,根本不相信对方的话语。

    “第一个时代是怎样诞生的,不要说是你了,就是伟大的巫师们,也只是有一个隐约的猜测。只是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所以并没有公布于众。”

    “至于追溯过往和追溯未来,那你能够相信的只是过往。因为追溯到的未来时代,不过是当年时代推演出来的后续变化而已。”

    “你若是能够到下一个时代,那你只能相信下一个时代一半的真实性,而再下一个时代,能够让你相信的只有百分十甚至更少。至于再后面的,那完全就是虚幻的。”

    “到未来,对巫师们而言实在是容易的很,但是他们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和尝试,早就发下了未来的时代是虚幻的,是虚假的。”

    “你难道没有察觉到吗?历代的强大生灵,他们可以把本体的所有威能都降临到以前的时代里,但却只能够携带本体威能的一半甚至更少的力量,降临到以后的时代里。这一切你还不明白吗?”

    “如果你不相信,那就去遨游时间长河,顺着你所在的时代朝下方行走,那些时代是否真的存在,那些时代是否真正的跟你所想的一样。”

    “时间长河早已经破碎了。”库卡斯冷笑着,他虽说不相信对方的话语,但却把那些话语牢牢的记在心头。

    “我曾经见到过今后时代的生灵出现在我眼前,见到过过去消失的生灵出现在我眼前。难道这一切都是虚妄吗?这个时代之后还没有真正的时代诞生,那为何有以后的时代生灵降临到我眼前?”

    “若是现在这个时代是虚假的,那为何有以前的时代生灵拥有全部的威能出现在我眼前?”

    “各个时代早已经成型了,每一个时代都是独立的,又是相互联系的。它们存在着,只会逝去,却不会消亡。”

    “时间长河破碎了?这怎么可能?没有人可以打破时间长河的,就是当年的巫师们也做不到。”章鱼怪兽一下子陷入了茫然之中,它的触手无意识的挥动着,四周围的空间在它的挥动之下,只能荡起一片片涟漪,却再也不被切割了。

    “伟大的巫师们告诉我,他们会在这被流放之地出现在时代之中后,会通过时间长河把我们接回去的。”

    “是了,怪不得我身处时代之中后没多久,这被流放之地就横渡了一片虚无,组后仍然出现在这个时代之中,但却没有回到巫师们哪里。原来是时间长河破碎了。该死的,是谁破坏了时间长河?是了,只有伟大的巫师们才能做到。”

    “让我想想,伟大的巫师们好像是给我过这种情况的处理方案,我应该还记得。”

    “该死的,原来伟大的巫师们察觉到了时间长河破碎了。是了,他们一定是在一次次的追溯未来中,发现的。过往的巫师们虽说逝去了,只能在那个时代一遍遍的重复着过往,但也有伟大的巫师可以察觉到现在。只可惜,时间长河真的破碎了,我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好吧!我的任务结束了,我要在我的领地之中自由自在的生活了。你走吧,带着这个该死的杀戮者离开这里好了。最好让她永恒的消失在我面前。”

    章鱼怪兽回忆了自己的记忆后,显得异常的沮丧。挥动的触手完全停止了移动,好像是一个失去生命的水母一样,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中一动不动。

    “她真的是巫师时代的生灵?”库卡斯见能够带走水晶棺椁中的人,心中却犹豫不安起来。

    “废话,不是巫师时代的生灵,为什么巫师们要放逐她?”

    章鱼怪兽有气无力的嘟囔着:“而且为了镇压这个杀戮者,在这被流放之地中,可是又镇压了数十万各个职业的顶尖高手。只可惜那些顶尖高手们都一一陨落,剩下小猫三五只,没有能力镇压她了。而我才想办法用各个时代的生灵们的力量来镇压她。”

    “很残忍的手段。”库卡斯摇了摇头,他听懂了这个章鱼怪兽话语中的意思了。而这个时候,他并不着急带走水晶棺椁中的人了,而是像对方追问起自己的疑惑来。

    “艾恩废墟?你是说可以横渡虚空,甚至是时间的传送光柱吗?那东西想要最顶尖的巫师尸体才能真正的展现出威能来。只可惜,当年封印到这里的巫师们的尸体,在被流放之地拖拽到这里时间段时,全都逃走了。恐怕他们会在这个时代复活,或者是留下传承。不过你放心好了,那些顶尖巫师们全都是伟大的存在,他们虽说因为某些错误而被镇压了尸体,但他们即便是复苏后,也不会跟咱们这样的小人物计较的。他们需要计较的人,只有同类中的顶尖巫师。”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库卡斯操控的铁塔眯缝了眼睛,一丝丝杀戮气息在他体内疯狂的释放出来。虽

    “是的,虽说你的本体可以轻易的碾压我,但那些顶尖巫师们的尸体,恩,即便是无意识的尸体,也可以轻易的碾压的你。因为你在他们眼中,就像是你普通人一样。”章鱼怪兽嘟嘟囔囔的说着:“更何况那些巫师们的尸体都被镇压了很长时间了,他们的力量早就消耗一空了。恐怕能够复活或是留下传承的,应该不会有几个。”

    “为何称呼这个女人为杀戮者?既然她是属于巫师时代的生灵,为何那时候的巫师们不斩杀她,反而把她镇压起来?一直流放到这个时代?”库卡斯指点那水晶棺椁中的女人询问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