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大叼哥哥、月票/千红票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深渊骑士9_深渊骑士全文免费阅读_第九百八十一章 大叼哥哥、月票/千红票来自书()

    数十种杀戮秘法轰杀,勾动出来的虚空乱流几乎在短短几个呼吸时间里,就遍布了整个位面世界。【书 高品质更新 】

    一条条的虚空乱流足足有数万丈粗细,巨大的乱流横行世界,肆虐过一座座山峰,席卷了一座座海洋。无尽的生灵,在刹那间被这些乱流夺取了性命。

    强横的爆炸力量,让近千名大能一再后退,一些弱小者,甚至被那些爆炸力量震碎了内脏。好在他们同伴众多,见情况不妙,立刻求救,到也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这些那恶魔一样的东西应该死了吧!”有大能低语,绷劲的情绪一下子放松下来:“等回去以后,再也不随便跟人出来装逼了。若是再遇到这种凶人,贸然出头,被斩杀掉却是冤枉之极。”想起那两个瞬间死亡的大能,这些人心中颇为有些不是滋味。好在死亡的不是他们,心中颇为侥幸。

    “可惜了,这个位面世界就此被毁灭了。等虚空乱流消失后,也不知道这位面世界中还有多少生灵能够存活下来。”有大能低声悲叹,着乱流肆虐世界,造成无尽的伤亡。那些伤亡虽说不是他们造成的,却因他们而起。因此心中很是不舒服。因此这些心怀慈悲的大能也竭力出手,施展各种秘法打碎虚空乱流,或是庇护一方,尽量的减少普通生灵的死亡。

    破碎的苍穹足足等了七八个呼吸时间才恢复了正常。当那苍穹恢复正常后,在场所有的大能们全都惊呆了。因为他们到在那原地,被黑色水晶包裹的恐怖大魔王仍然悬浮在苍穹之下,在他四周围,缠绕了数百条秩序锁链。

    “怎么?你们就这点本事吗?如果真的只有这些手段,那斩杀起来实在是太没有成就感了。”库卡斯的声音好似恶魔低语一样,在这些大能们的心头浮现:“若有来生,望你们做一个普通人,茫然无知的生活在大地之上。”

    说话间,库卡斯的身影模糊了,等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直接出现在那些大能们的头顶上了。

    在库卡斯的脚下,黄金宝藏倒转起来,连绵数百里,好似一座巨大的山岳一样,锁定了这些大能们的祭台,不急不缓的压制了下去。

    轰鸣声阵阵,无尽神光散落,金戈铁马呼啸而出,山岳宫殿尽情坠落,黄金沙砾席卷苍穹,亿万禁制流光缠绕虚空,牢牢的锁定了方圆数百里的空间。

    无尽的威能镇压下去,封锁了四周围的空间。那些大能们在惊恐之下,隐藏在心头深处的愤怒彻底的爆发出来。

    “一个人跟我们数百大能一起抗衡,真是疯狂到了极点。难道我们这些大能真的全都是垃圾不成?数百人也不能跟你一个老古董抗衡?”

    怀着这样的念头,很多大能咆哮起来,他们催动了自己最为强横的杀戮秘法,尽数朝头顶上的黄金宝藏撞击过去。

    近千道各式各样的秘法轰击在那倒转下来的黄金宝藏上,一刹那间,也不知道有多少金戈铁马被磨灭,也不知道有多少山岳楼阁被消融。

    整个黄金宝藏在巨大的撞击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随后又演化出千万流火,坠向大地。

    轰!轰!轰!

    黄金宝藏不急不缓的下落,并没有因为那些大能们的阻拦而有所停顿。消失的金戈铁马刹那间凝聚出来,崩溃的山岳楼阁在瞬间又浮现,漫天的黄金沙砾,好似无穷无尽一样,倾泻下来,朝下方的生灵们席卷着。

    近千大能,强行抗衡一座黄金宝藏,却没有能力阻拦那宝藏坠落。这让那些大能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心神感知。

    “不,这不是事实,我们被幻境笼罩了。千百人一起出手,又怎么会抗衡不了一个大能呢?该死的,我们被幻境笼罩了。”有大能到黄金宝藏不断下落,到那宝藏之上秩序锁链缠绕,真个人的心神,顿时纷乱起来。

    “没有人能够掌控如此多的秩序锁链,就是那些强横的虚空宝物也没有能力在刹那间展现出如此多的秩序锁链来。”有大能不甘的咆哮着。他们挥舞了的位面道具、魔法道具,在那黄金宝藏的威能下,瞬间就被撕裂成了虚无。这让他们开始怀疑起眼前这个包裹在黑色水晶雕像中的生灵,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无上存在。

    “杀!”库卡斯的声音好像是恶魔一样,在这些大能们的脑海中浮现。黄金宝藏不断下落,其中演化亿万禁制流光,亿万规则变化,让那千百大能不能抵抗半分。

    “本座自我沉睡在无尽虚空当中百万年之久,又怎能是你们这些人能够理解的?”库卡斯笑了,着那些年轻的大能们在他的威压下挣扎,他却感觉到了莫名的快感:“这个时代压制本座成为存在,那本座就压制下方的生灵们,让他们更加的弱小。”

    “呵呵!一群弱小者想要反抗我的掌控?真的是愚昧至极。”着那些挣扎的大能们被转动的黄金宝藏强行挤爆成一团血雾,这恶汉好似真的化作了恶魔一样,在那黑色水晶之中嘎嘎的怪笑不已:“掌握世界的,只有是绝对的力量,而不是什么所谓的权谋和势力。可惜,不知道你们是否会明白。”

    嘎嘎的怪笑声中,库卡斯心头的杀意却是越来越小。等那近千大能陨落差不多一半后,他散去了黄金宝藏,催动了无上秘法,用两条秩序锁链撕裂虚空,强行把那些大能们流放到其他位面中去:“弱小是罪?你们和我之间,终究是没有深仇大恨啊!”

    数百名大能悲愤而又恐惧的咆哮着,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些人,竟然会有一日落到这种下场。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近千名大能,在一名古老大能的威压下,竟然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一时间,悲哀和绝望的情绪,彻底的在他们灵魂深处生根发芽。

    位面世界安静了,没有千百万生灵的喧哗,没有人过来打扰库卡斯的等待,只有一条条连绵百万里长的粗大乱流呼啸着在位面中肆虐,然后在位面的自身愈合能力下,一点点的减弱,最后彻底的消失掉。

    静静的悬浮在苍穹之下,库卡斯默默的等待着那晶系走廊的改变。突然间,他感觉心神一震,一道隐晦的信息在他灵魂深处浮现了出来。

    “有大能陨落了?和平盟约结束了?”感知到心头的颤抖,库卡斯心神一动,瞬间明白了那道心神的含义。

    “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能够让跟我同一时期的大能陨落?莫非是遇到了这个时期的大能们联手狙杀?或者说是寿命消耗一空了?”心念转动,千万种想法在他心头浮现,但一时间却找不到一个让他感觉合理的理由出来。

    摇晃了几下脑袋,库卡斯没有再去思索关于和平盟约结束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只是悬浮在虚空之下,默默的等待着那晶系走廊的变化。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晃就是三五年时间。库卡斯所在的位面世界安稳了下来,残存的生灵们怀着悲愤和不甘,重新建立了他们的家园。而无尽生灵死亡的怨恨,却在冥冥之中,源源不绝的加持到库卡斯身上,缠绕他的灵魂,想要诅咒他,折磨他,惩罚他。

    晶系走廊中的一条秩序锁链缓慢的移动着,每移动一点位置,那晶系走廊散发的波动就变化一份。当那条秩序锁链跟另一条秩序锁链连接在一起后,晶系走廊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而后就彻底的沉寂了。

    “成了。”感受到晶系走廊的变化后,库卡斯心神一动,数年间的隐晦情绪,一扫而空:“终于可以踏足到进入世界之初的时间了。呵呵!只是不知道踏足世界之初后,会遇到什么。不知道那些故人是否还存在过。”

    在胡乱思索中,库卡斯用秘法取出了被他隐匿到无尽虚空中的女人,在交代了她一些事情后,就用一条秩序锁链拖拽了这女人,牵引了她一起踏足那晶系走廊之中。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世界之初。更何况那是以前的时代,那些时代已经成为了历史,已经消失了。你认为你还有能力进入那消失的世界中吗?或者说,你认为你还有可能回到昨天吗?更何况,你所说的世界之初,是数十个甚至是上百个时代以前的事情了。你练昨天也不能回去,更别妄想着回到更久以前了。你这样做,只不过是徒劳无功,白白浪费精力罢了。”被制作出来的人十分不明白库卡斯为什么会那么执着的踏足世界之初,更不知道那世界之初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

    “你虽说拥有大能者的力量,但却没有达到大能者们应有的威能。”站立在晶系走廊的入口,库卡斯笑了起来:“在这个时代,时代不断的压制着我们这些上一个时代的生灵。在这个时代中,我们可能踏足无上存在,可能踏足无上意志。但却再也没有能力像上一个时代一样,拥有无穷的寿命了。”

    “你没有拥有过无穷的寿命,所以你并不知道那无穷的寿命到底是多么的吸引人。是的,只有失去后,才会知道珍贵。”

    “踏足世界之初,我不仅有机会成就无上意志,甚至还可能成为更加强大的生灵。更何况,我要去哪里找一些人,找一些东西。如果不踏足哪里,我永远也不会有那个机会了。”

    “虽然你说了很多个借口,但根据我的推算,你的本质意思还是认为逝去的要比现在的更加美好。但是你真的不明白吗?逝去的就是逝去的,永远也没有办法挽回了。你要做的是抓紧现在,否则等过些日子,你又会怀念现在这个时期了。”被制作出来的女人双目之中各种符文不断的流转:“有人曾经踏足世界之初,但你不能确定他们是否死在世界之初了。”

    “呵呵!可能吗?上一个时代,整个时代的最强大存在们全都踏足了世界之初。你认为他们有可能消亡吗?”库卡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在上一个时代里,他们追逐世界之初,想要回到那个对职业者最为黄金的时代里。”

    “那些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库卡斯同样能够做到。更何况因为那些人的缘故,世界之初出现了裂缝。透过那裂缝,踏足其中,却是要比最起初简单了亿万倍。”

    “真不知道你的灵魂是怎么形成的,偏执,疯狂,愚昧。对了,如果你要踏足世界之初,就一定不要忘记把我的封印解开,我还要回去守卫那个位面呢!否则两个姐姐知道我消失了,她们一定会十分的悲伤。”

    “你拥有了杀生骑士的记忆,如果杀生骑士知道她的转世成了他人的奴仆,她同样会悲伤。”库卡斯扫了被制作出来的少女一眼,在深吸一口气后,就沉默着,拖拽了对方踏足了晶系走廊。

    晶系走廊之中无风无浪,没有任何波动,只有一片死寂。水晶色的通道中,遍布了各种秩序锁链甚至是时代锁链。这些锁链相互交织,若隐若现,不变化无常。

    每当库卡斯想要观那些时代锁链时,那些锁链就会崩溃,演化成无数的秩序锁链,根本不给他任何观研究的机会。

    而同时,在他不到的地方,一些秩序锁链融汇在一起,形成时代锁链。而这些时代锁链的痕迹,则是他在改变晶系走廊时,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该有的,和不该有的,现在全都有了。”低声感叹着,就拖拽了被制作出来的女人,一点点的朝晶系走廊的另一头走去。他知道,自己想要参悟和感知那若隐若现的时代规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他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

    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感知什么时代锁链,而是找到世界之初的裂缝入口,然后等待世界之初通道的开启后,想办法踏足世界之初。

    晶系走廊其实并不长,但是库卡斯却感觉自己行走了很长距离。等他走了晶系走廊三分之二距离时,到了对面有一些若隐若现的人影。同样,那些人影也到了他。

    双方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继续踏足前行。他们穿过了彼此虚幻的身体,继续前进着。

    “是发现了晶系走廊,想要通过晶系走廊进行入侵战争的是组织吗?”着迎面而来数不清的人影,库卡斯低声的嘟囔着:“真是个奇怪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很多奇怪的东西都是第一次出现:例如晶系、晶系走廊之类的东西,这在以前的时代里从未出现过。没想到在这个时代一出现,就被人发现并利用起来。呵呵!”

    “这很奇怪吗?每一个时代都会出现一些新东西,每一个时代也会有一些东西消亡。”被制作出来的女人随口回了一句:“对了,如果到了对面,那些人阻拦你,你该怎么做?”

    “他们为什么要阻拦我?如果阻拦我,那我就会告诉他们,我库卡斯并不是好招惹的。就像是前些年那些大能们一样。”库卡斯的言语间充满了笑意,因为他感觉自己距离目标很近了,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会大肆杀戮的。毕竟杀戮是罪。”

    “杀戮是罪?如果杀戮真的是罪的话,你也不会这样说了,更不会去杀戮那么多的大能。要知道,每一个大能的大能,都是极其困难的。”

    库卡斯没有跟对方再争论下去,因为他感觉这种争论纯粹是浪费时间,没有任何意义。对方不曾经历过上一个时代,不曾知道上个时代大能的诞生是如何的困难,更不曾知道上个时代大能数量相对而言是多么的稀少。

    闷头赶路,通过体内生命本源力量的流逝,库卡斯能够清晰的估算出他所尽力过的时间。

    在这晶系走廊中行走了数年岁月后,他终于从哪走廊的另一端走了出来。

    苍穹之下的太阳照射着大地,微风拂过身旁,库卡斯完全无视四周围密密麻麻的职业者们。他只是用秩序锁链拖拽了那个被制作出来的女人,静静的悬浮在苍穹之下,在第一时间里催动心神力量,横扫整个位面,感知那世界之初的裂口。

    无数的低阶职业者正在井然有序的通过那晶系走廊,对于库卡斯的出现,顿时引起了这些低阶职业者们的惊恐。但是他们却知道,自己这些人根本不是悬浮在苍穹之下的诡异生灵的对手。因为他们都知道,只有高阶职业者们才能悬浮在苍穹之下。而在他们当中,那些高阶职业者们,却从库卡斯身上感受到了极其恐怖的气息。这气息,让他们恐惧无比,根本没有半点作战的念头。

    “可惜了,这个位面中没有世界之初的入口。”库卡斯低声感叹一番,然后横渡虚空,直接用心神力量撕裂了位面屏障,瞬间就从这个位面中消失了。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够撕裂空间屏障的生灵,至少也是传奇级别的存在。”一名高阶职业者感知到那恐怖的气息消失后,发现苍穹之下出现了一个小巧的裂缝。那裂缝正在愈合,随便一眼去,他就在那裂缝中又感知到了那恐怖到极点的气息了。

    “传奇?你小子什么也不懂啊!”一旁有一名起来沧桑无比的高阶职业者低声冷笑起来:“那个生灵撕裂的不是什么空间屏障,而是位面屏障。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据说只有传说中的大能们才能做到。”

    “大能吗?传奇之上还有大能?那位面屏障是什么?为何我在图书馆中从来没有见到过关于那东西的描述?”年轻的高阶职业者着裂缝愈合,心中向往无比。他幻想着自己今后也可以肆意的行走在苍穹之下,肆意的横渡苍穹。

    历经了沧桑的高阶职业者着自己的后辈笑了起来,他伸手指点天空中快速愈合的裂缝唏嘘道:“我知道你的天赋不错,但却不要想太多。你如果能够成为传奇或神灵,那就已经代表了你有莫大的机缘了。”

    “至于大能?那东西还是不要想为好。能够成为大能的,哪一个不是天资杰出的?哪一个不是身后有大势力支持的?可即便是如此,能够成为大能的,也是百不存一。更何况你的天分还不是最好的,身后又没有大的势力支持,你认为单独依靠征战得到的奖励,就能成为大能吗?不,甚至是你连传奇都没有达到,就会在无休止的战争中陨落了。”

    “至于位面屏障?那东西我只是听昔日一个传奇随口说的。我可不敢追问那传奇什么是位面屏障。要知道,那些传奇级别的生灵们,脾气一个比一个糟糕。能不招惹他们,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他们。”起来历经了沧桑的高阶职业者低声叹息着:“说实话,在这职业者道路上你越走越是无奈。等你想要成就传奇时,这种感觉会更加的明显。”

    “无论多么的无奈,我都要走下去。终有一日,我会成就传奇,成就大能。成就一名掌权者。”年轻的高阶职业者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吊坠,低声的嘟囔着。而他所以依仗的,则是自己意外得到的吊坠。在那吊坠的协助下,他在短短数十年时间,就成就了一名高阶职业者。而且这还是在他有意压制下做到的。

    常年的压制,让他的基础异常的牢固。在同阶之中,他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对手。甚至在历次的战争中,陨落在他手中的更高阶的生灵也有很多。只不过为了隐藏一些事情,他很少暴露出自己强大的杀戮手段。

    “成就传奇?如果你成就传奇,那不要忘记我就可以。”那名历经了无数沧桑的高阶职业者轻声笑着:“说实话,在这个世界上,像你这样拥有如此大志向的人数不胜数。但是很少有人成功过。”

    “我曾经也有你这样的想法,只可惜岁月流逝,那些想法全都化作了泡影。”历经了无数沧桑的高阶职业者低声叹息起来:“岁月最是能够抹去人的理想。”

    “那又如何?只要坚持本心,终有一日,我们会越走越远。”年轻的高阶职业者一脸的坚定。而旁边的同伴了却是摇头叹息,不再说什么了。

    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活法,职业者有职业者的生活,而像库卡斯这样的,则是他自己的事情要做。

    横渡无尽虚空,强横的心神力量极其霸道的扫过一个个的位面。探测那位面中是否拥有世界之初的裂缝。

    一些坐镇位面的大能想要跟库卡斯抗衡,但是心神碰撞,瞬间就被撕裂了。

    “我的名号是库卡斯,你们没有能力反抗我。敢于反抗我的,必定要被点燃,永恒的燃烧下去。”库卡斯随口说道:“我在找一些东西,你们最好不要打扰我。否则蹦灭位面,磨灭你们,不过是易如反掌。”

    库卡斯的声音在各个位面之中回荡着,有大能横渡苍穹,想要找到位面薄弱的区域撕裂进入无尽虚空,但是不等他们找到,库卡斯的怒火就降临到他们身上了。

    一条条秩序锁链凭空显化出来,直接缠绕在这些大能们的身上,瞬间就点燃了他们的血肉,只留下一颗洁白如玉的头骨在苍穹之中沉浮不定的燃烧着,直到燃烧到他们的生命本源消耗一空,才会慢慢的熄灭。而燃烧的火焰,则凝聚出他库卡斯的名号出来。

    霸道,疯狂,猖狂,一系列糟糕的形容词落在库卡斯身上。短短不到一天时间,整个晶系中所有的位面都知道了一个被黑色水晶包裹的大能拖拽了一个水晶棺椁横渡虚空,而那名大能的名号则被人称呼为:恐怖大魔王库卡斯。

    一个个的位面搜索过去,期间有大能出现在虚空之中阻拦他,或者说是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惩罚他一下。面对这样的大能,库卡斯连跟他们交谈的**也没有,直接催动秘法,勾动无尽的秩序锁链缠绕过去,瞬间就把这些人给蒸腾成虚无了。

    时至今日,他连收取这些大能们的血肉白骨融入到埋骨之地的念头也没有了。

    因为在他沉睡的百万年时间里,他的埋骨之地并没有因为他的沉睡而停止演变,反而在漫长的岁月侵袭下,那埋骨之地演化的更加强大了。

    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大量虚空材料被埋葬在埋骨之地中,这些材料在经过漫长岁月的侵蚀后,慢慢的消融分解,化作千奇百怪的矿脉甚至是一些奇异的生灵和规则,填补到埋骨之地中,让那埋骨之地变得更加的强大。

    或许是因为那些虚空材料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库卡斯掌控的规则数量不断增加的缘故,那最早被埋骨之地卷入的时间长河碎片,在漫长的岁月过去后,也开始分解演化起来。

    这时间长河碎片,在各种力量的勾动下,化作一条虚幻的长河融入到了埋骨之地的规则之中。无数的规则投影了自己的力量融入到那虚幻的长河之中。

    抽取了如此多的力量后,那时间长河碎片演化的长河虚影显得凝实了一些。一些生存在库卡斯建造的区域中的普通人在死亡后,他们生前的经历,也慢慢的烙印到那长河当中,形成了一个个的投影世界。

    这时间长河碎片的变化,不仅仅投影出了那些生灵们的虚影,更为重要的是,在那时间长河的影响下,那些白骨生灵们的数量也越来越多了。

    无尽的埋骨之地中,诞生出了一些奇异之地。这奇异每一个刹那间,都会诞生一些白骨生灵出来。

    这些白骨生灵之中有人类、怪兽、甚至是职业者的尸骸。而它们能够出现在库卡斯的埋骨之地中,完全是时间长河碎片产生的威能,勾动了无尽虚空中一些陨落的生灵降临过来的。而这些降临过来的白骨生灵,它们的资质很好,一点也不比那些修炼了血脉力量的人类死亡后,诞生的白骨生灵差多少。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比库卡斯培育的这些人类化作的白骨生灵,更加的有潜力和强大。

    而也正是因为埋骨之地中的这些变化,才让库卡斯对尸骸的搜集兴趣减弱到了极限。如果不是有必要,即便是大能的尸体,他也懒得收取了。

    灭杀一个个敢来挑衅的大能,让库卡斯的威名在这晶系之中以异常的速度迅速的传播起来。特别是在一个神系的掌权者因为他的后裔被库卡斯杀死而恼怒攻击库卡斯后,他的威名更加强大了。

    那名神系掌权者调动了上万名大能围杀库卡斯,但在短短三五天时间里,包括那名掌权者在内,上万大能,尽数陨落。而整个神系的成员,也被库卡斯用诅咒的力量强行轰杀了。

    数不清的燃烧的库卡斯名号的头颅在苍穹之下和无尽虚空中沉浮,这让更多的势力,对库卡斯的忌惮达到了极点。

    “一群可怜的小家伙们,我知道你们想杀我,但是你们能够做到吗?恐怕你们连相互联合起来,一起出手轰杀我的念头都不敢升起吧!”在灭杀了整整一个神系后,库卡斯明显的放松下来。他认为自己的杀戮已经足够震慑一些人的心思了。但是,他却忘记了,这里并不是上一个时代,这个时代的潜、规则,也跟他想象的并不一样。不过,此时的库卡斯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横渡虚空,在搜索了一个个位面后,他终于发现了世界之初裂缝的波动痕迹。

    有了这个发现后,他想都不想,直接撕裂位面屏障,释放出自己强横的威能来,强势降落到那位面之中,等待着世界之初裂缝开启的日子到来。

    深渊骑士9_深渊骑士全文免费阅读_第九百八十一章 大叼哥哥、月票/千红票更新完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