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加更:逍遥飞、月票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一道道大能的气息携带了无尽的威能,铺天盖地的朝库卡斯所在的区域冲了过来。成千上百道强横的心神力量肆无忌惮的扫过位面,一次次的在库卡斯身上扫过。

    而此时的库卡斯爆发出无尽的杀戮气息出来。这些杀戮气息在他四周围演化成伏尸百万、血海翻腾的场景出来。那些大能的心神刚一碰触到这些场景,瞬间就收缩回去,却是被那凝聚到极致的杀戮气息给震撼了。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杀戮恶魔,这恶魔也不知道亲手屠杀了多少无辜生灵才凝聚了如此强大的杀戮气息。”

    “我到了他斩杀大能如捏杀鸡仔一般轻松,他屠杀亿万生灵如吃饭喝酒一样简单。这种人我们根本招惹不起。”

    “我到他身后有白骨累累,无尽生灵的头颅在其中沉浮、诅咒着他,但他却在那中强悍的诅咒下活到了现在。”

    “我到他横行无数世界,虐杀无数生灵,作威作福,当真是世界上最邪恶的恶魔。”

    无数的信息和念头在那些大能们之间彼此传递着,一些大能心中胆怯,尚未抵达到目的地,尚未真正的见识到库卡斯的手段,就萌生了退意。

    也有大能见库卡斯杀戮累累,见他罪孽深重,起了正义的念头,激发了斗志,势必要借助众人的力量斩杀那恶魔。

    但更多的大能却下意识的选择了观望的想法。他们收敛了自己的心神探测,隐晦的表达出一丝丝善意。

    “想要跟我库卡斯争斗吗?你们真的有这个胆量吗?”身后千万尸体沉浮,无尽血海涌动,库卡斯的情绪变的异常的糟糕。他今天要用鲜血来告诉这个时期的生灵们,让他们知道谁是这个时代的真正主宰。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到我们这个位面中撒野?难道你身后的主人没有告诉你,贸然闯入其他位面世界,是一种挑衅吗?”有脾气暴躁的大能在发现库卡斯身上没有任何势力的印记后,就知道这个罪孽深重的家伙斩杀后无需遭遇后续的报复。因此冲的最是靠前,凝聚了杀戮秘法准备给库卡斯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跟本座这样说话?”库卡斯怒极而笑,双目之中金光收缩不定,一个个虚幻的法阵影像在他双眸之中流淌过去,不停的转动,却是没有一个重复的。

    “该死的,我们是这个位面的守护者。没有我们的允许,任何闯入这位面的,都要被斩杀掉。”脾气暴躁的大能咆哮着,手中细剑在空中点出千万剑影,铺天盖地的朝库卡斯笼罩下去:“不遵守规矩的人,必定要消亡。”

    “遵守规矩?是谁制定的规矩?没有本座的参与,谁敢制定规矩?是了,漫长的岁月过去,你们这些后人却是不懂得尊重人了。”库卡斯呵呵的笑着,他着笼罩下来的千万剑影,连闪避的念头都没有升起,任由那些剑影碰撞在他身上。

    叮叮当当一系列的爆响中,那大能手中的细剑被黑色水晶上缠绕的秩序锁链给撕裂成碎片。强横的斗气力量横贯虚空,直接灌输到那名大能的身体当中。强大的斗气力量在刹那间就禁锢了这名大能的身体,甚至连他的心神力量也强行禁锢了。隐约间,这大能都感觉他好似失去了思考的念头。

    “告诉本座,是谁在制定规则?是你吗?如果是你制定了规则,那就告诉本座,是谁给予你的权利?”库卡斯的肢体虽说在自我封印之下没有能力移动,但强大的斗气和心神力量,却可以操控了自己掌握的各种规则做出很多事情来。

    “对了,我忘记说了,你有一个呼吸时间来回答本座的询问。如果你的回答不能够让本座满意,那么很抱歉,本座会马上撕裂你的身子。好了,一个呼吸时间过去了,你消失吧!”

    库卡斯冷漠到极点的话语还未说完,那名被禁锢的大能精神顿时崩溃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扑杀过来,最强大的杀戮秘法都施展了出来,但那杀戮秘法造成的结果,让他在一刹那间就彻底的绝望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仍然在睡梦之中修炼幻境秘法。

    然而直到自己被彻底的禁锢了,他这才算是清醒了。

    “不,我不要死。我还要掌控一个位面世界,成为一个神系的主人呢。我不要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呢。”在那一瞬间,这大能想到了很多事情:有不甘心,有悔恨,更多的则是疑惑。他疑惑对方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把他禁锢起来,疑惑对方为何如此的强横。

    纵有千万不甘心,纵有亿万疑惑,但随着库卡斯的话语说完,一切的一切,全都化作泡影消失了。没有人再会在意他在思索什么,也没有人在意他的死亡对他后裔们的影响。他们在意的,只是一个大能的瞬间死亡,给了他们极其强烈的信息提示。让他们知道了这样的生灵并不是他们单打独斗能够相提并论的,让他们知道了对方的恐怖之处。

    “告诉我,小家伙们,你们气势汹汹而来,打算做什么?想要跟本座讲规矩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本座的名号是库卡斯吗?难道你们不知道,只有本座才可以说规矩吗?”库卡斯就那样直愣愣的悬浮在空中,透过黑色的晶体,他凝望着那些表情各异的大能们。

    “为了显示本座的宽容,我允许你们交付出一些物品作为你们赎命的报酬。当然,你们可以选择拒绝,但你们拒绝后的下场,就是跟这个人一样。”黑色晶体缓慢的转动了一下,阴森森的语调从其中传递出来。

    近千名大能,在那话语下全都沉默了。他们到了冲杀过来的大能的破碎尸体,到了那大能破碎的魔法道具和位面宝物,到了尚未完全蒸发的灵魂碎末。

    这一切,都让这些大能们起了一些想法。一些大能如果不是畏惧身后势力的缘故,恐怕早就离开这里了。

    “你是什么东西?真是好笑,你一个人在勒索我们上千名大能?真是好笑,你难道以为趁人不备,斩杀了一个弱小者,就能够把我们所有人都斩杀了吗?千名大能啊,恐怕是站在这里让不反抗,让你斩杀,也会把你给累死吧!”有起来十分年轻的大能冷笑一声,伸手指点库卡斯,又指点身后的众多大能低吼起来:“大家一起上,不要说是灭杀这个鬼东西了,就是整个位面都能够被我们磨灭掉。你认为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有理由惧怕他吗?”

    “本座不需要你们惧怕什么,只是想用你们的鲜血,再一次书写出本座的名号来。记住本座的名号:库卡斯,有人称呼本座为恐怖大魔王库卡斯。”包裹在黑色水晶中的光头恶汉怪笑一声,下一个刹那,那大能身后空间裂开,一柄散发了无尽神辉的金戈从那裂缝中钻出来。

    这金戈散发的神辉照耀天地,甚至连天空中太阳的光芒都被这神辉给遮挡了。一些大能惨叫一声,双手捂住双眼急速倒退,无数的禁制防御在他们四周围升起,想要抵挡那神辉的照耀。

    然而在神辉的照耀下,那些禁制防御、防御道具,好像遇到烈火的雪花一样,在刹那间就被蒸发掉。

    首当其冲的那名大能,只感觉身后炙热无比,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金戈就轻轻的划过了他的脖颈,整个人的血肉和灵魂,在那金戈的威能下瞬间燃烧着。

    不过呼吸时间,这年轻的大能在惨叫声中,被灼烧的只剩下了一个白骨头颅。那头颅四周围缠绕了火焰,火焰扭曲,凝聚出:库卡斯这三个文字出来。

    这燃烧的火焰,是在规则的作用下,勾动了那陨落大能的生命本源而燃烧起来的。正常情况下,只有等那大能的生命本源消失后,这火焰才会慢慢的消散掉。

    金戈消散,无尽的神辉也在刹那间隐去。然而那些大能们,仍然感觉到眼前一片明亮,那天空中太阳的光辉,完全被燃烧的骷髅头散发的光芒给遮挡了。哪怕那骷髅头的光芒,不过相当于一个简单照明术的光芒。

    “猖狂、疯狂、恶魔。”一连串的念头在那些大能们的脑海中浮现出来。这些大能想到了很多死亡的方法,但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在身死后,会被充当照明灯悬浮在苍穹之下,一部分大能心中的退意更加浓烈了。

    “还有人有意见吗?我的意思是,你们选择奉献祭品?还是选择死亡?放心好了,给予你们的死亡,是有尊严的死亡。”库卡斯笑了,他感知到了一些人的惧意,也感知到了这个时期大能们根本上的软弱。

    要知道,在上个时代甚至是这个时代的黄金时期,那些大能们,即便是明知道死亡,大多数也不会选择退避和恐惧。他们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表现出一种兴奋和斗志。他们即便是死亡,也是选择有尊严的死亡,而不是在恐惧中死亡。

    在库卡斯来,造成这两种不同的选择的缘故,完全是因为彼此的心神和意志不同造成的。

    要知道,在上一个时代,每一个无上大能,都至少是耗费了数十万年甚至百万年的时间才晋升成功。而在这个时代,那些无上大能们,不过在短短千年时间甚至数百年时间,就晋升成功了。如此短暂的时间里,那些大能们的心神和意志,根本没有达到上一个时代那些大能们的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如此巨大的差别,才让这些大能们成了这种模样。

    “你太猖狂了。”一旁被封印的女人用秘法跟库卡斯交谈:“这个样子,你得罪的不仅仅是这个位面的守护者,还有他们身后的各个庞大势力。”

    “那又如何?这个时代现在的组织,还没有一个能够让我感到有威胁的。哪怕是那些组织全都联合起来,也没有能力奈何我半分。”库卡斯笑着:“那些组织的掌权者们,大多数都是一群没有脑袋的蠢猪和废物。他们除了依仗手中的权柄作威作福外,其他什么也做不到。如果他们失去了他们手中的权柄,或是失去了那些下属,他们什么都不是。”

    “你很狂妄。”女人平静的说道:“那些掌权者之所以成为掌权者,是因为他们拥有一定的本事。如果没有本事,谁会让他们成为掌权者呢?”

    “或许把你放到那些掌权者的位置上,你做的甚至还不如他们好呢!”想了想,女人又补充了一句:“作为掌权者,维护自己的尊严和地位,做出一些过激的手段,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不,你错了。”库卡斯摇头笑着:“他们最起初并不是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他们是一点点从底层走到上面的。在底层时,他们或许有一点点能力,但是,在到了高层后,他们只剩下了依仗权柄作威作福了。”

    “在上一个时代,职业者们虽说在横渡一个个位面后,会受到极其严厉的监视和检查。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去让那些横渡位面的生灵们先像他们通报,然后审批的。”

    “在上一个时代,掌权者们在杀戮对手的时候,是亲自出手的。而在这个时代,那些所谓的掌权者们,全都是一群垃圾。他们的修为虽说强大,但估计连一名传奇级别的生灵都斩杀不了。更不要说去斩杀他们的仇敌了。”

    “在上一个时代,掌权者们一个念头可以造成无数位面破灭,无尽的生灵死亡,他们会承认自己的造成的。但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任何一个掌权者敢面对自己命令下的死亡。”

    “纯属胡言乱语。特别是最后一条。”女人轻哼一声,她的言语中,充满了一些情绪波动。而这些情绪波动,跟那些大能们愤怒时的波动十分的相似。

    “呵呵,胡言乱语?不,这只是事实。我想要说的是,无论是那个时代,只有真正强大的生灵才有资格制定规则,而那些弱小的,根本没有资格去制定。”

    “现在的掌权者们,都比我要弱小,为何我要听从他们的规则呢?而且还是极其苛刻的规则?呵呵!我从无尽虚空中,感知到他们拍卖我的场景,到他们把我当做货物一样交易。你认为他们有那个资格吗?”

    库卡斯笑着,神经兮兮的笑着,在他的笑声中,充满了无奈和愤怒。但更多的,则是疯狂的杀意。

    “无论是哪一个时代,没有强势的权柄,想要用所谓的计谋和政治来掌控时代,根本是错误的。我们行走的地方,终究不是普通人的世界。那普通人的世界规则,不能套用在我们这些职业者身上。”

    “呵呵,当年我极度的厌恨那时候的掌权者们,他们制定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规则,无数生灵在那些规则下死亡。但是现在来,当年那些人制定的规则,却要远比现在的规则更加的宽松,更加的适合低阶职业者们的成长,更加的让职业者们有尊严。”

    “你疯了。”女人沉声说道:“过去的终究是被淘汰的东西。如果过去的那一套行得通,现在为何会改变?那些掌权者们并不傻,至少不比你傻。”

    “不,我没有疯。疯的是这个时代,是那些掌权者。”

    “我们之间不应该再谈论什么了。你真的已经疯了。”女人重申了自己的话语。

    “如果说我疯了的话,那自从我诞生在这个无尽虚空的那一天,我就已经疯了。而且还疯疯癫癫的活到了现在。”库卡斯双眼之中浮现出一抹哀伤来。此时的他,竟然特别的想要回到自己的前世:“或许我本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就在库卡斯跟那个被制作出来的女人相互交谈之际,那些大能们不安的骚动起来。

    他们当中一些人凝聚了杀戮秘法准备朝库卡斯扑杀过去,但是更多的大能,却在用言语相劝,希望同伴们不要去冒险。

    “近千人,竟然再无一人敢出手。真是好笑。”有凝聚了杀戮秘法的大能在数名大能的劝说下无奈的散去了手中秘法,他狠狠的瞪了库卡斯一眼,仰天大笑,转身就想离去。

    “本座允许你走了吗?你们气势汹汹的找本座麻烦,现在惧怕了,就想离去?你们以为本座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库卡斯的这一番话说出来,顿时引起了那些大能们的愤怒。即便是那些心中恐惧,想要提前离去的大能们,也因为他的话语而恼怒起来。

    “怎么?莫非你真的想跟我们这些人一较高下?”有大能怪笑一声,伸手抓了一把紫金色的光芒在手中把玩起来:“既然是一场误会,你又何必较真呢?这里千名大能,你能斩杀一两个,能斩杀三五百,但真的能把我们全都斩杀了吗?”

    “我见过有生灵手持位面作为武器,也见过有生灵凝聚亿万生灵血肉充当道具。我虽说没有他们那么大的本事,但却可以打爆这个位面,我可以祭献一个位面的所有生灵呼唤出巫师时代的生灵降临。灭杀千百大能,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困难的事情。”

    “哈哈!有意思啊!千百大能,在你眼中莫非真是一堆垃圾吗?”

    “这个时期的大能,在我眼中连垃圾也不如。”库卡斯笑着。

    “杀!”数十名脾气暴躁的大能争夺了同伴的劝说,他们或是手持雷电,或是手持燃烧的火柱,或是凝聚诅咒和禁制,尽数催动自己最为强大的杀戮秘法朝库卡斯斩杀过去。

    而其他大能们虽说阻拦,但却不像那会那样疯狂的阻拦了。因为他们同样恼怒库卡斯的话语,恼怒对方轻自己。

    “传说中的存在不曾出现过。除非你是无上存在,否则别想在这数十名愤怒的大能手下逃脱出来。就算是黑暗暴、动时期的那些大能们,也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人群中,一名大能猜测着。

    他曾经挖掘过一处遗迹,在那从荒古世界中坠落到普通晶系位面中的遗迹中,得到了一些零散的关于黑暗暴、动时期的一些事情。他到了大能们相互杀戮,到了那强悍到极限的大能在成千上百的大能围杀下,不得不沉沦消失的场景。

    “千百大能斩杀一名大能,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谁都不想在一个必死的大能手中陨落而已。否则你真以为我们千名大能会惧怕你一个人?而且是一名自我封印,即将消耗一空寿命的失败者?”有大能轻声的嘟囔着,他手中也拎了一件位面宝物。如果那些冲杀的大能们能够展现出他们应有的威能来,那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冲杀上去,跟那些大能们联手斩杀眼前这个奇怪的疯子或者说是狂徒。

    数十名愤怒的大能咆哮着,他们的攻击遮天盖地,杀戮秘法的威能扭曲撕裂了苍穹,冲天的杀戮气息,遮挡了太阳的照耀,无尽的愤怒在他们身后凝聚出扭曲的影像。

    “杀戮啊!”库卡斯笑了起来,面对那数十名大能的联手击杀,他感到了久违的战意。这让他想起了当年黑暗时期,大能们之间的相互杀戮。

    在那个时期,他不止一次的受到数十名、上百名、甚至近千名大能们的围杀。他活了下来,而且活的还很好,而当年那些围杀他的人,早已经被他亲手打爆了脑袋。

    “历史在重演吗?可是为何我的战意那么的微弱?是缺乏兴趣吗?”低声的嘟囔着,在那被封印的女人惊讶的注视下,他所在的区域被数十种杀戮秘法包裹。

    空间破碎,虚空之中有无尽的乱流四处搅动,有大能冲的太快,来不及躲闪,竟然被乱流给卷走,在进入无尽虚空的刹那,把这名大能的身子给撕裂成了碎片。

    没有人在意那个倒霉蛋,无论是参与杀戮和观战的人,全都盯着那被数十种秘法打爆的苍穹。

    “杀!”又有数十名大能怀着各式各样的心思出手,他们的杀戮秘法轰击在破碎的苍穹上,引发更加庞大的虚空乱流。甚至连一旁正在缓慢改变位置的晶系走廊也被那些强横的杀戮秘法的碰撞影像了一个瞬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