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加更:homon123、月票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w“放心好了,如果你们配合我的实验,到时候我绝对还你们自由,不会索取你们的性命。”就在那神灵抱怨刚刚结束,库卡斯的声音传到这些人耳边。

    下一个刹那,一个两丈多高的盔甲就出现在这些人面前。而这些人虽说刚才抱怨过,但此时面对库卡斯却一点也不担心被惩罚,因为他们经历过很多次了。知道眼前这个被盔甲包裹的恶汉不会惩罚他们。

    “真是奇妙的演化啊!”库卡斯上来先摸索了这些传奇和神灵的身体,查他们身体中的规则碎片积累速度。一番查下来,他发现这些人收集规则的速度达到了他的预想,因此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催动秘法,勾动那缠绕在他们身上的锁链,强行抽取了他们不能感悟的规则碎片出来。最新小说百度搜索“”

    大量的规则碎片浮现,不过却没有被库卡斯掠夺到自己体内,而是被他用秘法灌输到水晶球的那三个神国当中了。

    得到一部分规则碎片的融合,那三个神国变得更加坚固了,但是在面对那血液神辉的照耀,仍然十分的吃力。

    着规则融入到那些神国之中,库卡斯的注意力全都放到神国跟那血液上了。而大多数的精力,则是放在血液上。最新小说百度搜索“”

    那一滴血液,是他从那名女性传奇身上搜刮出来的。当初这血液就被封印在紫色水晶球中,而那三个神国,则是他后来用秘法融入进去的。

    库卡斯还记得自己当年第一次见到这血液时的情况,那时他搜刮了那个女性传奇的一切,在发现这水晶球后,那水晶球中封印的血液竟然给他带来了熟悉的感觉。随后,就有一道意念撕裂封印,直接降临到他灵魂深处。

    根据那一道意念,库卡斯得知这一滴血液其实是混杂了一名即将踏足无上意志的存在的精血。

    而精血的主人,真是他当年所在的主位面世界破碎后,按照位面战场的规则建立学院位面时见到的那个陨落的无上大能。

    根据意念得知,这无上大能当年陨落,一些精血坠入大地深处,打算在哪里耗费一些时间重新复活过来。

    但是没想到深渊联盟跟天国之门之间开始了疯狂的战争,战争中,学院位面破碎,整个位面都被当做材料填充到虚空堡垒中,作为堡垒的一块基石而存在。

    在此期间,这无上大能的精血被无数的禁制流光打磨,最后只剩下了这最珍贵的一滴鲜血:无上意志级别的鲜血。

    后来掌控虚空堡垒的生灵或是踏足传说中的世界之初,或是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陨落,而这一滴精血,则沉睡在大地深处一直没有能力重新恢复。

    再后来,时代变迁,强大的时代规则跟虚空堡垒发生了剧烈的碰撞、抗衡,在这抗衡中,虚空堡垒惨胜,堪堪战胜了初生的时代规则,而代价则是沉睡在这虚空堡垒中的上千意志陨落,整个虚空堡垒完全瘫痪。

    在这次战争中,这一滴精被时代规则强行封印起来,磨灭了其中大部分的意识,最后辗转反侧,在虚空堡垒崩塌后,它这才重见天日。

    那女性传奇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得到了封印它的水晶球。直到再一次落在库卡斯手中。

    当年得到这水晶球后,库卡斯就一直隐秘的进行研究,想要跟那个女性大能一样,利用这无上意志的精血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耗费了数百年光阴,他也只不过是勉强撕裂了这水晶球封印,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利用那无上意志的精血。

    因为这精血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强大到随便泄露出一丝气息出来,就能撕裂他的身子。

    数百年的研究,让他终于找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借助水晶封印和三个神灵的神国力量,一点点跟那一滴意志精血碰撞,而他则收取因为碰撞而是从精血本体上脱落下来的那一丝一毫的血液力量灌输到自身当中。

    数百年时间过去,计划执行到这里的时候,他前前后后从这水晶球封印中,抽取了五丝无上意志的血液力量。

    虽说每一丝血液力量不过相当于那无上意志力量的千分之一,但对库卡斯而言,每一次抽取这力量,都是一次生死间的抉择。成功了,那就活下去,若是失败了,则永远的消失,甚至连转世重生的机会也不会有。

    这一次,按照以前的规律,库卡斯知道又有一丝精血力量被分离出来。而他来这里,则是为了抽取那一道精血力量。

    秘法催动,封印了那六个传奇级别生灵的所有行动,甚至连他们的心神波动也都强行封印起来。

    做完这些后,他不敢耽搁时间,怕那三个失去力量支撑的神国破碎掉,因此又匆匆忙忙的催动秘法,开始抽取那被分理处的一丝丝精血力量。

    水晶球剧烈的颤抖着,每颤抖一下,都有无数的规则锁链和禁制流光在那水晶球中穿梭浮现。与此同时,那一滴精血好似感知到了危险,一下子暴躁起来。

    砰!砰!砰!

    一连串沉闷的爆炸声响起,无尽的神辉在水晶球内部爆发出来。一条条裂纹遍布水晶球,但又在刹那间愈合了。

    三个神国疯狂的转动着,无数盘踞在神国中的信徒们机械的祈祷着,用它们的祷告来产生信仰力,最后灌输的力量的泉源中,维持神国的运转。

    不甘的咆哮声响起,一丝弱不可查的红线从水晶球的一个裂缝中被牵引出来。

    那红线刚一脱离水晶球,就爆发出无尽的神辉出来。神辉照耀下,被封印的几个传奇和神灵发出凄惨的喊叫声。

    库卡斯封印他们的禁制秘法瞬间被神辉撕裂,然后穿刺到他们身体中。其中最弱小的一个神灵,一身血肉不断掉落,随时都有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骷髅。

    好在那不知用什么材料打造的绿色锁链颤抖,一枚枚怪异的文字从其中飞了出来,这些文字笼罩在他们身上,隔绝了大多数的神辉照耀。

    而此时,库卡斯的斗气盔甲在那一丝精血力量的照耀下,好像一块普通的铁块经历了无数岁月流逝一样,瞬间就锈迹斑驳,随时都有崩裂的可能。

    隐藏在斗气盔甲最深处的灵魂碎片也好像是遭受了亿万钢针穿刺一样,疼痛难忍。

    一个个古老的巫师文字从库卡斯口中说出来,这些古老的巫师文字跟那绿色锁链上的文字一模一样,只是排列顺序有所不同罢了。

    强大而又古老的巫师文字牵引了他大量的斗气演化成禁制流光,随后牵引了那一丝血光遁入虚空,下一个刹那则直接钻到库卡斯的本体当中。

    “吼!”血光入体,强横的力量疯狂的宣泄出来,在他身体中肆意的游走着。

    坚硬无比,堪比位面道具的身体在那血气面前,好像是纸糊的一样,瞬间被撕裂开来。血肉炸裂,白骨崩开,不过刹那间,整个人被那血气力量撕裂的破烂无比。

    金黄色的鲜血散落在地上,一块块白骨悬浮虚空。而此时库卡斯低声的咆哮着,全力催动秘法开始修复着身体的伤害。

    秘法流转,一身精血演化成禁制流光在体内游走。破裂的血肉融合,断裂的骨头重新生长出来。

    但是他这秘法终究不是用生命本源力量催动的修复秘法,因此在复原速度上,要比以前慢了很多。不过如此一来,却是避免了消耗生命本源。

    血肉刚刚融合,断骨刚刚生长,但下一个呼吸时间又重新破碎断裂开来。

    而库卡斯也不气馁,只是一次次的运转这复原秘法,一边修复身体,一边推演着这刚刚修炼的秘法中的不足之处,等以后继续改进。

    反反复复,足足数十个魔法时时间过去,库卡斯的身体这才算是彻底的稳固下来。而此时,在他四周围散落了无尽的白骨和血肉,这些都是从他身上掉落下来的。

    经过数十个魔法时间的适应,那一丝无上意志的血脉力量终于融入到他的血脉当中了,只不过融入到他身体中的这一丝血液力量,会随着时间推移一点点被他的血脉力量打磨掉。

    而等他的血脉力量打磨了这一丝无上意志的精血后,他的血脉力量就会大幅度的提升。而提升的数量,则是他数百年时间提升的血脉力量的综合。

    收复了那一丝无上意志的精血力量后,库卡斯随手召回了那几乎都要破碎的斗气盔甲。

    这斗气盔甲虽说破烂不堪,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但撕裂空间,横渡虚空,却是一点也不碍事。

    散落在地上的血肉被斗气盔甲给吸纳一空,在吸收了这些血肉后,破碎的斗气盔甲快速复原,不过数十个呼吸时间,那斗气盔甲就恢复如初,而且在本质上,还有所提升。

    修复完全的斗气盔甲再一次出现在宫殿最深处那囚禁了传奇和神灵的密室之中。在这里,那几个传奇和神灵又开始了以前的工作,继续吸收这天地间的力量,然后转化成自己的力量,最后再灌输到那三个神国当中,跟那一滴无上意志的精血抗衡着。

    他们不知道这样的囚禁和劳役还要持续多久,他们只是知道,如果自己偷懒让那神国崩溃的话,他们的下场绝对会比现在更加凄惨。

    “各位,很高兴你们又活了下来。继续努力吧!等这水晶中的血液消失后,我就会放你们离去。”库卡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些传奇和神灵的身体,发现他们那会被血液散发的神辉破坏的身体已经完全愈合后,顿时放松下来。

    “大人,你应该再找一些人过来帮我们分担。单独凭借我们六个,支持那三个神国,真的十分的艰难。”有一个神灵实在是忍受不住了,他低声的像库卡斯祈求起来。

    “不,这个愿望恐怕我不能帮你们实现。恩,我的锁链只有这六条,它们恰好能够囚禁六个生灵,若是再多一个,我没有合适的方法囚禁他。”

    “如果你们真的愿意让我再找人过来,那我只能说每添加一个人,你们当中就要有人随机死亡。只有这样,我才能用这锁链囚禁他,而不会影响他吸收天地间的力量并供应那三个神国。说实话,你们很幸运,若是当初我只是得到五条锁链,现在你们当中的一个人早就死亡了。”

    库卡斯眨了眨眼睛,嘿嘿地怪笑着。

    “这锁链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如此诡异?能够限制我们的杀戮手段,但却不限制其他呢?”

    “它是我在你们所说的黑暗动乱时期捡到的一件残破的虚空宝物。恩,是从一座好像是巫师的遗迹中发现的。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囚禁生灵,然后抽取他们的力量来为主人服务。”一拍脑袋,库卡斯低声笑道:“当然,若是你们有机缘的话,或许可以从这锁链上感悟到一些属于巫师时代的信息。或许那些信息会让你们脱离这锁链的控制。如果你们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到时候我绝对不会为难你们,会把你们放走的。”

    “黑暗动乱时期捡到的虚空宝物?你是黑暗时期的生灵?你经历了千年混乱?呵呵,怪不得你如此的强大,我们在你面前连一丝反抗的能力也没有。你就是传说中的无上大能吧!”女性传奇脸色苍白的着眼前的盔甲人,她突然间感到无比的绝望。因为她在这个位面闯入一些禁地中探索宝物的时候,曾经得到过关于千年混乱和黑暗动乱时期的信息。

    一个经历了黑暗动乱和千年混乱的生灵,这根本不是她能够抵抗的,甚至整个荒古世界中所有传奇级别的生灵聚集在一起,也没有办法抗衡这些经历了这两个时期的生灵。

    “你知道黑暗动乱?唔!是了,这个黑暗动乱是你们后来人给那个时期制定的一个名号,有人知道,其实也不是太过稀奇。”库卡斯摇头笑了起来。

    而另外五个生灵则一脸茫然的着那个女性传奇,希望她能够给他们讲述一下关于黑暗动乱和千年混乱时期的事情。

    “呵呵,在我们这些后来人的说法中,黑暗动乱是几个庞大的组织为了抢夺一件宝物而相互杀戮,最后导致这个荒古世界中的生灵遭受了莫大灾难。无尽的生灵陨落,鲜血化作血雨笼罩了整个世界,历经数百年不曾停息。”

    “而千年混乱,则是在黑暗动乱结束后一段时期里,一群传说中的无上大能们争夺掌控区域的事情。那千年混乱,同样磨灭了无数的生灵,只不过远远不如黑暗动乱残忍。”

    “是这样的吗?”说道最后,这女性传奇歪着脑袋紧紧的着库卡斯,等待这从他口中说出话语。

    “你们说是那就是。过去的终究是已经过去了,至于其中得对错,作为后来人的你们,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库卡斯摇头笑道,他懒得跟这些人讲述曾经的过往。至于这些人把曾经的过往书写成什么样,他更是一点也不在乎。

    “呵呵,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传说是错误的。”那个女性传奇摇头笑了起来:“不过终究是一个传说,无论对错,像我们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去验证什么了。”

    “好了,安心的在这里给我工作吧,说不上那一天我心情好了,会把你们放走。当然,你们可以祈求,祈求你们的同伴来拯救你们。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来,毕竟这都过去数百年时间了,以前他们不来,以后恐怕更不会来。”库卡斯仰头大笑,跟这些人交谈一番后,他那因为长时间潜修而沉闷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离开宫殿深处的密室,库卡斯再一次陷入了潜修之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这种潜修后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突破大能,踏足无上存在,或者是寿命耗尽。

    狂风骤起,雷电交加,库卡斯在感悟天地规则时,突然感知到在他的掌控区域内有生灵正在突破传奇,准备踏足无上大能级别。

    “又有一个天赋生灵要被我斩杀吗?呵呵!”低声的笑着,一具斗气盔甲凭借了本身的能力,没有耗费一点斗气和秘法,直接撕裂身前虚空,横渡苍穹直扑那正在晋升为大能的生灵所在地。

    足踏虚空,横渡苍穹,足足行走了三五个日夜,他才到达了那个晋升的生灵所在地。

    等他到达这里的时候,天空中只是残留了一点点的无上大能的气息,但却没有那大能的踪迹。

    古老的文字从他口中说出,手指轻轻的点在空中残存的一道气息上。那肉眼不可见的气息炸裂开来,形成一幅光幕出现。

    在那光幕上,库卡斯到了一头三首鳄鱼仰天低吼,一道道雷电和规则锁链缠绕在它身上。最后三首鳄鱼挣断规则锁链,打破了那无尽雷电,然后横渡虚空朝远处遁去。

    “从天地规则中感知到了我们的存在?呵呵!位面庞大无比,但天底下哪里又有你的容身之处呢?恩,让我,你这个小家伙跑到哪里了。”到那头三首鳄鱼在刚刚突破后就朝远处遁去,顿时明白了对方知道了他们这些人的存在。

    虽说那三首鳄鱼远遁而去,但库卡斯却不着急,像这样的生灵,他斩杀的实在是太多了。只要那三首鳄鱼没有脱离这个位面,他就能根据手中的一丝气息找到他。

    大量斗气凝聚的文字融入到那怪兽的气息之中,在做完这些后,那一道弱不可查的气息竟然变成了一条一丈多长的水晶丝带。丝带无风自行晃动,前端撕裂空间,露出一个黑黝黝的空间裂缝出来。

    “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让我斩杀掉你的主人,那就出发吧!哈哈!”库卡斯狞笑一声,足踏虚空,纵身进入这丝带撕裂的空间裂缝当中。

    横渡虚空亿万里,从空间一端跳出来,在这里库卡斯又收集了一点那头三首鳄鱼的气息。

    把这一丝气息融入到手中丝带中,他再一次继续追踪下去。

    一次次的撕裂空间屏障,这一追赶,足足追赶了一天一夜时间。到最后,他终于发现了那头三首鳄鱼的所在地。

    这头鳄鱼躲避在一块死亡沼泽中的一块烂泥潭中,它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沉睡之中,在那沉睡中,他自身的气息几乎完全隔绝了。

    若是一般人哪怕是从那三首鳄的身上走过,也不会察觉到它是一个活物。但是在库卡斯的强横心神感应下,这三首鳄的隐匿方法再是精妙,也逃脱不了他的感知。

    “呵呵!小家伙,你打算要跑到哪里去呢?唔!让我想想,你这种隐匿的方法是谁教授给你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三首鳄一族,虽说有天生的隐匿秘法,但却不会有如此精妙的秘法。而你更不可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就能够推演出这种秘法来。”

    “来,告诉我,是谁教授了你这种隐匿方法?”库卡斯低声笑着,他足踏虚空,扭曲了方圆数千丈范围的空间,朝那三首鳄踩踏下去。

    “吼!”沉睡中的三首鳄感受到了库卡斯的杀意,它无奈的苏醒过来,大声咆哮起来。

    在它后背上,无数的鳞片飞起,这些鳞片在空中组合成地刺的形状,强行撕裂了库卡斯的覆地印的威能。

    知道自己隐藏不下去了,三首鳄摇头摆尾从烂泥潭中飞起来。一身凶悍的气息冲天而起,强行跟库卡斯的气息抗衡着。

    “为什么要斩杀我们?”三首鳄中间的头颅开口说话。在这个头颅的中心位置,有一条金色的丝线。而这金色的丝线,也代表了三首鳄完全继承了所谓的黑暗动乱时期的祖先们的血脉:“从我诞生那一天,就知道了你们不断的在斩杀我们当中的强大存在。我们异兽一族,跟你们有什么仇恨?”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