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 血脉永恒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到眼前种种异常,库卡斯瞬间有所明悟。()

    “哈哈!原来你只不过是一个借助生灵信仰而苟活于世的垃圾罢了!像你这种垃圾,却是没有资格存活在这世界上。”

    库卡斯狰狞,满脸的嘲讽。不过话虽如此,但他心中还是极其佩服对方的手段的。

    要知道,掌控一个种族充当自己的炮灰并不算什么大的本事,但若是能够掌控一个种族,并让这个种族狂热的信仰自己,那才算是大的本事。

    而且按照眼前的情况来,这个可能是天国之门第三百多位继承人的生灵,能够用信仰来封印自己的身体,从而让自己在世代交替中存活下来,这也算是一种逆天手段了。

    “垃圾不垃圾,却不是你说了算。”站立王座之上的金发年轻人冷哼一声,伸手朝库卡斯指点过去:“我以天国之门的名义,审判你有罪。”

    “本座无罪,没有任何生灵能够审判本座。”库卡斯大吼,一身斗气冲天而起,把四周围数百里范围的空间震碎,彰显出滔天气焰来。如此手段,却是在抵挡那金发青年话语中蕴藏的规则攻击。

    “你杀戮众生,泯灭人性,万众生灵诅咒你。你当该死。”金发青年微皱眉头,他没想到自己掌握的律令秘法被对方如此轻易破解掉。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他必须要斩杀掉库卡斯。哪怕对方很有实力,是一个有资格可以跟他合作的伙伴也不例外。

    “本座生死,无需他人来判定。”面对金发青年的攻击,库卡斯却是有些被动。因为他在天地间行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异的攻击手段。

    伴随了金发青年的话语,成千上万的规则从虚空中浮现,这些规则凝聚成锁链,再汇聚到一起,形成一根长矛。那长矛散发出来的气息诡异无比,直接锁定了他的灵魂。

    他有心催动杀戮秘法阻拦这种规则攻击,但却清楚的知道这种规则攻击是没有办法通过杀戮手段来阻拦的。因为这攻击中,蕴藏的不仅仅是位面规则,还有很多虚空规则通过秘法交织起来规则展现体。

    “本座斩杀千万生灵,全都是因为那些生灵罪大恶极,理当该死。本座斩杀他们,不仅无罪,反而应当受到奖赏。”库卡斯大吼一声,足踏虚空,朝金发青年哪里一步步行走过去。

    “千万生灵诅咒我,却是嫉妒我,却是羡慕我。”

    “说你有罪你就是有罪。”金发青年大吼,脚下的王座不断的凝实起来,最后化作正常大小,把他托付在虚空中。

    伴随了他的话语,那即将消散的规则长矛再一次凝聚,而且在空中蠢蠢欲动,随时都有跨越虚空,贯穿库卡斯灵魂的趋势。

    “在这时代中,除了本座以外,所有人都有罪。在这时代中,只有我库卡斯一人是正确的。凡是违背我意志的,则是错误的。没有东西可以审判我。”低声咆哮,一身杀戮气息冲天而起。那杀气是从灵魂最深处释放出来的,浓烈的杀气凝聚成实质甚至是液体,化作一条长河在他四周围盘旋流动。

    规则长矛再一次动荡,有崩溃的迹象。甚至一些规则直接从那长矛上脱离出来,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虚空中。

    “我以所有的王座生灵的意志审判你,审判你该死,审判你理当被斩杀,灵魂被磨灭。”端坐王座之上的金发青年感受到那规则长矛正在消散,顿时心中焦急起来。

    虽说他刚刚从沉睡中复苏过来,但在这段时间里,足够他用秘法来了解眼前这个凶恶骑士的来历和手段了。

    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办法用律令秘法斩杀掉眼前这个光头恶汉,那他其他的杀戮秘法,更是不会有任何作用。到那时候别说他要斩杀对方了,能够从对方的斩杀中活下来,就算是极其不错的结果了。

    担心最坏的结果出现,这金发青年低吼,一身斗气完全灌输到身下王座上。让王座显得更加的华丽高贵,让王座的力量在最短时间里就达到了极限。

    “王座生灵?你们只不过是仿照永夜教会的王座祭司而创建的职业罢了。当年本座就不惧怕那王座祭司,如今又怎么会惧怕其他王座生灵呢?”库卡斯冷夏不已,覆地印的威能催动到了极限,四周围的空间轰然崩塌,数万里范围的空间,全都被覆地印的威能给震碎了。

    “杀!”端坐王座上的金发青年低吼,那规则凝聚的长矛瞬间消失,然后直接贯穿库卡斯的身体,穿刺他的灵魂去。

    “那就杀!”库卡斯狞笑连连,身后埋骨之地再一次展现,这一次埋骨之地化作一团碗口粗细的光环出来。光环转动,却是在一刹那间,就缠绕了规则长矛的穿刺。

    “我说过,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生灵可以审判我。只有我是正确的,其他的全都是错误。”库卡斯大吼。伴随了他的吼叫声,他对规则的认识和了解全都浮现出来,好像是潮水一样迅速的灌输到规则长矛中,不断的加快那规则长矛消融的速度。

    在这规则的碰撞中,库卡斯明显的落在下风。但那金发青年用秘法凝聚出来的规则,也因为他本心的认识,导致力量大幅度的减弱。因此在这规则碰撞中,双方却是各退一步,谁也没有占据上风,同样,谁也没有落入下风。

    “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想要本座陨落,最好还是杀戮秘法见真章。”库卡斯大吼一声,随即催动了覆地印威能展现。

    这一次,他在覆地印的威能中加持了杀戮规则的一些认识。一条条规则碎片混杂在覆地印中,如山似岳,狠狠的镇压过去。

    “那就让你我培育了数千万年的血脉的力量吧!”金发青年眼睛猛的收缩一下,一头金发无风自动,伴随了他念头转动,数百万里范围内的磐石族生灵的身子猛的炸裂开来,一道道金色的光线跨越空间,瞬间汇聚到他体内。

    在得到那些金色丝线的加持后,金发青年的实力以一种异常的方式疯狂的提升着,这种提升,完全违背了这个时代的规则限制。但却没有遭受到这个时代的规则压制。

    “数千万年的血脉力量?呵呵!恐怕是数十亿年的血脉力量吧!”库卡斯冷笑一声,无尽烟尘和灰烬灼烧这两种秘法也接连施展出来,秘法施展,每一次都混杂了部分规则碎片。

    虽说他混杂的都是规则碎片,总体威能并不比整条规则强大,但因为一种杀戮秘法中往往混杂了数十种甚至上百种规则碎片,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而言,这样的杀戮秘法,在杀戮方面更加的极端和诡异。

    光华碰撞,流光交错,一条金光从金发青年心口钻出来,这金光围绕了他身子游走,最后缠绕在他手臂上。

    “帝王拳!”金发青年气势骤然变化,他虽说在冥冥之中感应到自己不是库卡斯的对手,但在此时此刻,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其他退路了。

    对他们这种生灵而言,言语不和,杀戮相向,却是再正常不过了。往往这种杀戮开始后,根本没有任何停下来的可能。除非有一方落败而逃,或是陨落消散。

    正是因为如此,金发青年刚一出手就催动了自己最强大的手段,直接朝库卡斯轰杀过去。

    帝王拳!截取了帝王一怒,伏尸百万的意境。

    在他催动这杀戮手段后,身后千万生灵伏地祈求的景象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血海飘橹,伏尸百万的场景。

    砰!砰!砰!

    一刹那间,两人碰撞交错数十次,光芒散去,库卡斯身形摇晃,大半块身子都被金光炸裂开;而金发青年更是凄惨:身下王座若隐若现,随时都有蹦灭的可能。而他的身子更是几乎全都被磨灭,只剩下一颗头颅满是血污的悬浮在王座上。

    “只是这种手段,你就不当从沉睡中苏醒,理当永恒的沉睡下去。”库卡斯大吼一声,秘法催动,破损的身子瞬间复原,同时,斗气铠甲足踏虚空,撕裂了空间从金发青年后方出现,催动了黄金宝藏的秘法化作一辆战车朝对方撞击过去。

    “天国之门的继承人,宁可战死,也不能窝囊的沉睡下去。”金发青年头发暴涨数百丈长,然后猛然断裂开来,化作一条丝带席卷缠绕,硬生生的阻拦住黄金战车的冲击。

    而他的本体,则散发出无尽神光来,也在刹那间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再一次跟库卡斯争斗在一起。

    双方争斗,只打的日月无光,星辰崩溃。

    双方争斗三天三夜,金发青年不断的恢复本体,消耗了大量的灵魂力量。到最后,一个疏忽,却是被库卡斯直接打碎了他的身躯,抓住了他的灵魂。

    “你到底是谁,若你真的是天国之门的继承人,为何只是这般实力?”几个日夜的争斗,让库卡斯对这金发青年的来历越发疑惑。

    在他来,若是对方真的是天国之门的继承人,那绝对不会如此轻易被他斩杀掉。观对方争斗时的秘法,他能拿出手的,也只有那帝王拳而已。而那帝王拳,也不过是被他修炼到小成阶段罢了。

    “哈哈!天国之门都已经消散了,你说我伪装成天国之门的人有何用处?我的身份来历,说的再是真实不过了。你若相信就相信,不相信,那任凭我说破了嘴你也不信。”只剩下一颗头颅的金发青年嘿嘿的怪笑着,他起来并没有因为死亡而有所恐惧,反而在他的眼神中,有一丝解脱的神情。

    “为什么你实力如此弱小?”

    “去搜刮我的灵魂吧,哪里埋藏了很多秘密,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能够搜刮出来。”金发青年仰天大笑,下一个刹那,灵魂开始迅速的崩溃起来。

    “无趣。”到这所谓的天国之门继承人灵魂蹦灭,库卡斯也不敢怠慢,连忙催动秘法开始搜刮对方的灵魂。

    可惜他的速度终究是慢了一点,而且在那青年灵魂上,还蕴藏了无数的禁制法阵。这些禁制法阵强横无比,所说有点残破,但却阻拦了他一些时间。

    如此一来,让他得到的消息少之又少。

    不过虽说从这金发青年的灵魂内得到的消息很少,但这一次也不是没有收获。

    搜刮对方的灵魂,他不仅得到了帝王拳的修炼秘法,还得到了关于对方为何在刹那间提升了大量实力的秘法。当然,也得到了一部分关于他为何没有进入虚空堡垒,反而选择独自沉睡的缘故。

    仔细的研究了那些信息,库卡斯发现这个天国之门的继承人其实就是一个可怜虫。

    原来在天国之门中,所谓的继承人只不过是天国之门中的顶尖掌控者们的后备身体罢了。

    那些顶尖掌控者们在无数位面中挑选了大量的顶尖天才,然后对这些顶尖天才的灵魂施展了奇异的禁制。

    如此一来,当那些掌控者们意外陨落后,就可以通过那些灵魂中的禁制,轻易的转世重生,夺舍他们的身体,从而再一次踏足无尽虚空。

    那些缠绕在灵魂上的禁制和法阵,同时也牢牢的限制了这些继承人的晋升。让他们止步于十二阶,再也无法进展。除非他们能够破解灵魂上缠绕的禁制和法阵。

    而刚刚被库卡斯斩杀的这个继承人,耗费了二十亿年岁月,才勉强的破坏了灵魂上的一些禁制法阵。

    本来他都要彻底成功了,如果库卡斯不出现,他或许再过三五年就会完全破解灵魂上的禁制法阵,从而冲击传奇甚至更加强大的存在。但是,这一切都因为这位面的神矿的缘故,导致了他的失败。

    “为了获得自由,耗费那么多心机留到这个时代,该说你聪明?还是说你倒霉?”一遍遍的检查了这金发青年的记忆,库卡斯心中颇为有些唏嘘。

    在那些残缺的记忆中,最让他感兴趣的并不是什么帝王拳的修炼秘法,哪怕那帝王拳修炼到极致能够超越灰烬灼烧的威能,他也没有在意。他在意的,则是一段诡异的秘法。

    那秘法,是这金发青年翻阅了无数的书籍和秘法自行推演出来的一种手段。

    这手段按照推演的结果而言,强大无比,如果一直修炼下去,不要说是成为传奇或神灵了,就是成就无上大能甚至是无上存在都不是不可能的。

    只可惜那金发青年一直没有办法撕裂灵魂上的禁制,没有能力继续晋升。所以这秘法的威能一直没有真正的展现出来。

    “血脉永恒!”

    这秘法,正是那个金发青年自己推演出来的。

    借助这秘法,使用者可以在自己的血脉中植入一些信息,然后再把这些植入了特殊信息的血脉植入到其他生灵体内。

    随着时间推移,被植入的血脉慢慢去取代了被植入生灵的血脉,从而成为真正的后裔。

    而这后裔体内血脉力量的强弱,最后都要回归到秘法使用者的本体中。

    如此一来,却是可以借助其他生灵,来为自己修炼血脉。

    当然,虽说掌握了这种血脉的修炼秘法,但真正的要修炼下去时,库卡斯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样做。

    一方面是因为他对血脉力量认识不深刻的缘故,另一方面则是这血脉力量的修炼耗费的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了。按照金发青年的记忆,他培养的磐石族生灵,足足耗费了数千万年时间,才有了当年规模。

    而这千万年培育的磐石族生灵,最多不过是让他的血脉力量修炼到了第一层罢了。后面的,因为实力的问题一直没有机会尝试修炼,只能在脑海中不断的模拟操作。

    按照金发青年的估算,若是成就传奇,就可以真正的彰显出血脉力量的威能来。到那个时候,血脉力量的修炼,就在不局限于阶位了。

    更重要的是,到那个时候,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他一丝血脉力量的存在,哪怕是灵魂被磨灭,血脉的真正主人也可以再一次重生。并且可以完美的获得重生前的一切资质和三分之一的所有力量。

    “好厉害的手段,不愧是上一个时代经过层层挑选的顶尖天才,不愧是那些顶尖掌控者们准备夺舍的材料。只是依靠一些书籍和知识,就能够推演出如此强大的秘法来,当真是逆天。如果不是有灵魂中的禁制限制,恐怕他早就成为无上大能甚至是无上存在了。”

    反复研究那血脉永恒的秘法,库卡斯却是唏嘘感叹不已。

    “血脉永恒的力量必定要修炼,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彻底占据了这个位面,找到那神矿后。再修炼也不迟。”念头转动,他感叹一番后,就把金发青年残存的灵魂丢到天生异象中了。那些灵魂碎片,是否会演化出一些强悍的白骨生灵出来。就是金发青年的头颅,也被他丢了进去。

    在他来,像这种顶尖天才,在十二阶甚至更低阶的时候就能掌控规则,想必他们的身体在化作其他生灵后,也会展现出一些天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