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找不到色相代替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此时的埋骨之地中,有电闪雷鸣,岩浆流转,飓风肆虐。每一个呼吸时间,就有无数的白骨生灵陨落在这些灾难中。当然,也有一些白骨生灵从这些灾难中活了下来。

    一头巨大的血乌鸦在天空中自由的翱翔,乌鸦呱呱怪叫,一团团黄色的烟雾顺了翅膀弥漫在空中。

    这些黄色的烟雾席卷大地,把无尽的骨粉席卷到一些白骨山峰上,然后不断的侵蚀淬炼。

    时间推移,当所有的骨粉都融入到白骨山峰上后,就有白骨妙树生成。这些白骨妙树无风自动,一枚枚黄白色的果实凝结出来。等果实成熟,从其中跳出一头头白骨生灵出来。

    这些白骨生灵体格粗大,骨头坚韧细密,刚一诞生,起来就要比埋骨之地中的普通白骨强横数倍。

    这些从白骨妙树上诞生的生灵,它们奔走在大地上,追逐最为阴沉的负面情绪,行走在荒芜的大地上,直到被无尽的雷电、飓风、火焰给重新磨灭成骨粉。

    血乌鸦划过长空,每间隔一些时间,它就从天空中落下来,落在地上休息片刻。

    而在血乌鸦休息的地方,大地融化,白骨消融,不过一刻魔法时的时间,就有一个数丈大小的黄泉池诞生在埋骨之地中。

    那黄泉池是血乌鸦的天生异象的一种缩影,此时烙印在库卡斯的埋骨之地中,可以抽取无尽的负面情绪,然后把那些负面情绪研磨成黄泉之水浇灌到大地中。

    白骨大地得到黄泉之水的浇灌和侵蚀,变得越发坚固起来。无尽的白骨生灵受到黄泉之水的冲刷,自身骨头变得更加的坚固和细密。更有一些白骨生灵受到黄泉之水的侵蚀后,却是开启了一些奇异的能力。

    有的白骨生灵双臂出现变异,可以擒拿山岳巨石,可以撕裂生灵无数;有生灵双目变异,可过数千里距离,可透一个生灵的破绽和暗伤;有生灵能操控火焰,有生灵能操控寒冰。而这一切,都是黄泉之水带给它们的。

    血乌鸦呱呱的叫喊着,每过一些时间,它身上的羽毛就掉落一根。这羽毛掉落在大地上,立刻形成一片黄泉海洋。而黄泉海洋在形成不过刹那间,就会隐匿到虚空中。

    如此反复十八次,形成了十八层黄泉后,才没有羽毛从血乌鸦身上掉落了。

    而在这血乌鸦的羽毛化作的十八层黄泉诞生后,库卡斯的天生异象轻微的颤抖一下,下一个刹那,那隐匿在异象虚空中的十八层黄泉海中,开始浮现出一丝丝黑色的浓汁出来。

    这些黑色的浓汁粘稠无比,每一丝一滴,都散发出无尽的恶臭、暴虐、负面等气息。

    十八层黄泉海翻滚,掀起一道道巨浪想要把这些粘稠的黑色物质泯灭掉。但是这些黑色的物质及其的顽强。顽强任凭黄泉海席卷打磨,它们都不会消耗一丝一毫。

    当库卡斯的心神察觉到这里的异常后,立刻从血乌鸦身上脱离下来,直接演化出了身体,出现在十八层黄泉海中。

    等他的心神出现在十八层黄泉海中时,每一层黄泉海中都聚集了数十丈大小的黑色云团。每一个呼吸时间,就有一道极其微弱的黑色丝线从虚空中出现,然后融入到黑色云团中。

    “无尽生灵的诅咒,哪怕是时代变迁,哪怕是岁月交替,这些诅咒仍然不放过我啊!”、

    只是一眼,库卡斯就辨认出了这些黑色物质的来历。

    原来这些东西都是无尽生灵诅咒他而产生的。这些东西以前就缠绕在他身体四周围,隐匿在他虚空中,隐藏在他的血肉心神中。但此时却因为血乌鸦的缘故,全都汇聚在一起,被十八层黄泉海给牵引到了一起显化出来。

    这些诅咒化作的黑色物质越多,对库卡斯的影响就越大。目前库卡斯就知道自己每一次晋升受到位面的压制和阻拦,有很大的可能都是因为这些诅咒的缘故。

    那些诅咒他的生灵,哪怕是死亡,哪怕是永恒的泯灭,也不愿意他强大起来。

    而这种愿望,则随着时间推移,越发显得凶悍。

    着那些极其缓慢凝聚的乌云,他冥冥之中感应到当这些诅咒力量形成的乌云超越了十八层黄泉海后,就是他彻底消亡陨落的日子。

    “单独凭借诅咒想要磨灭本座?却是妄想。”心神感应,瞬间遍布十八层黄泉海。

    那十八层黄泉海虽说是血乌鸦演化出来的,但在这天生异象埋骨之地中,却是完完全全受到库卡斯的掌控。

    此时他心神转动,十八层黄泉海顿时感应起了变化。

    一朵朵洁白如雪的妖艳花朵从黄泉海中诞生,那些妖艳花朵随波逐流,上下沉浮不定。

    一段段古老的经文从库卡斯口中飞出来,这些经文都是各个时代清除诅咒的秘法。

    此时被库卡斯烙印在黄泉海上的妖艳花朵上,借助黄泉海的威能,来催动这些经文浮现流转。

    每一朵妖艳花朵上烙印一部经文。当所有的经文都浮现后,则凝聚成一部经书,然后化作流光落到黑色云团中。

    成千上万的经书落在云团中,每一个呼吸时间却是能够消融半丝黑色物质。虽说仍然没有能力彻底的把这些诅咒的力量给消融掉,但却大大的减缓了这些诅咒力量扩张的速度。

    只是如此一来,那十八层黄泉海为了催动经文生成,每时每刻都要耗费埋骨之地中的无尽负面情绪。如此,却是大大的减缓了埋骨之地的发展和壮大。

    “传说中,被诅咒的生灵没有一个能得善终,恐怕就是因为这些东西的缘故吧!”着翻滚不定的云团,库卡斯表情阴暗不定。一连串的念头在他心中浮现又消失,一时间却是找不到彻底解决这些诅咒力量的方法。

    “罢了!这些诅咒的力量扩张,不知道何时何日才能够彻底的占据十八层黄泉海。说不上等不到诅咒力量淹没黄泉海,我就消亡了。”

    低声叹息一番,也懒得在这里担忧什么,只是转身跨出十八层黄泉海,再一次把心神依附到那在埋骨之地中遨游的血乌鸦身上。

    这血乌鸦是他当初在星辰密藏中挑选的宝物,本来他想借助这血乌鸦的黄泉异象来跟埋骨之地完全融合,让血乌鸦成为他埋骨之地的坐镇杀手。但此时却因为被诅咒的力量的缘故,他的计划不得不发生了变化。

    “不愧是巫师时代的生灵,你竟然可以演化出十八层黄泉海这种东西出来,更是能够把被诅咒的力量显化出来。”库卡斯心神转动,开始跟血乌鸦交谈起来。

    “嘎嘎!你也不想想我的主人是谁!在伟大的主人的调教下,本帝王什么事情做不到?嘎嘎!只不过是一些被诅咒的力量而已。等以后你就会知道本帝王其他手段了。”

    乌鸦噪舌,言语间充满了自傲。

    “你的主人如果真的伟大,又怎么会任由你被封印到祭台中?充当巫师们的奖品?”库卡斯冷哼一声,对于这血乌鸦,他早已经了解透彻了。知道这东西就是一个自高自大的货色,如果不随时给它一点打击,这乌鸦猖狂的更加无边无沿了。

    “嘎嘎!我的主人只是沉睡了而已。一些卑鄙小人趁着本帝王沉睡封印了我,并用最恶毒的诅咒困我。否则我又怎么会被封印到祭台中?”乌鸦怪叫,却是嘴硬的反驳着库卡斯。

    库卡斯闻言笑而不语,对于这血乌鸦的来历,他却是一清二楚。要知道,当初他在得到这血乌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它的具体来历。

    原来这血乌鸦是巫师横行时代末期一名巫师的宠物,那个巫师强大不强大库卡斯却是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这乌鸦因为噪舌,得罪了巫师的一个女人,然后被那女人开玩笑一般封印起来,打算镇压一些日子磨掉它的一些怪癖。

    但是后来岁月变迁,因为一些意外的事情,导致那个巫师的女人没有及时的把这个血乌鸦放出来,或者说是为了让这血乌鸦继续活下去,那女人或者说是巫师并没有放出它来。

    后来被封印的乌鸦被另外一些巫师们得到,最后当做了礼品封印到祭台中。

    这些事情,有一部分是血乌鸦自身的记忆,有一部分则是把血乌鸦弄到祭台中的巫师们留下来的信息。

    这样,却是为了让后人清楚的掌握和了解宠物而做的手段,省的这些强悍的宠物们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欺骗或隐瞒主人一些事情。

    通过那些巫师们的手段,库卡斯对这血乌鸦的一切记忆都了如指掌。但是让他感到诡异的是,在这血乌鸦的记忆中,只有很少关于主人的记忆。至于它主人的女人的记忆,更是只有一点,而且还模糊不清。

    在血乌鸦的记忆中,库卡斯到了它落在一头青色毛驴的脑袋上,呱呱的叫喊着,让毛驴在雪地中奔走。

    他也到了一个年轻的巫师,在大地上行走,一些生灵见到那巫师,全都低头行礼。即便是那些神秘的施法者也不例外。

    在这些记忆中,库卡斯到了巫师横行时代里,那些巫师们高高在上的地位,到了一些巫师们的悠然自得,或是强悍无比的气息。到高傲的祭司臣服,到神秘的施法者俯伏在地,到强大的骑士护卫左右。

    “巫师横行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上一个时代还有巫师们存在,只是不知道这个时代,是否还有巫师。有,恐怕也比上一个时代更加的没落了。”着血乌鸦的记忆,再想起上一个时代他听闻的关于巫师们的一些信息,一时间唏嘘不已。

    “巫师不亡!”血乌鸦怪叫,双目之中爆射出一道道红光来。

    “没有不消亡的事物。如果巫师不亡,你又怎么会被封印到祭台中数十个时代?要知道,一个时代哪怕再短暂,也有千亿年岁月。”库卡斯冷笑,对于血乌鸦的嘴硬,他早就领教过了。

    “只是那些巫师们忘记了我而已。或许他们遗忘了那个历练之地。或许那个历练之地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被封印了。到你这个时候才开启。”血乌鸦叫喊着,却是不肯承认巫师时代的消亡。或者说说不愿意承认巫师的没落。

    “跟着我,如果你表现的好了,将来我带你打破岁月长河,返回巫师时代。或许还可以让你见到你曾经的主人。”库卡斯轻哼一声,催动乌鸦加快布置黄泉池。以求让埋骨之地更加的强大。

    “我还能够见到我的主人?打破岁月长河?回归巫师时代?嘎嘎!如果你真的可以让我回到主人跟前,到时候我请你吃驴肉。恩,那驴肉很好吃,是一个女人为了跟我的主人求药而贡献出来的。”

    “是的,你还可以回归巫师时代,还可以见到你的主人。只是前提是你必须想办法把我体内的诅咒磨灭掉。”库卡斯轻哼一声,把清除被诅咒之体的事情丢给了这个跟随过巫师的乌鸦了。

    “嘎嘎!当年我的主人最是精通诅咒了,只要给我时间,我绝对可以帮你清理掉体内的诅咒。唔!到时候,本帝王就可以回归主人身边了吗?等这次回去后,我一定要吃掉主人身边那个女人所有的小宠物,让她后悔把我封印起来。嘎嘎!”血乌鸦怪叫,却是当真认为库卡斯可以送他回去。

    在血乌鸦来,这个光头恶汉却是远比他曾经的主人强大。或许真的可以借助对方的力量,回归到过去。

    当然,可怜的血乌鸦从来没有想过,时间长河破碎,没有生灵能够让本体回到过去。哪怕是无上意志也做不到。

    当然,这事情库卡斯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着那血乌鸦陶醉在他编制的谎言中,库卡斯却是莫名的悲伤起来。

    “一个巫师时代的小宠物,跟随他的主人不过十余年时间,在这个时代就强悍如此。真不知道巫师时代的生灵有多么的强大。”库卡斯思索,最后却是摇头苦笑。因为他突然间想到时代不同,规则不同,力量的展现方式同样也不同。

    这血乌鸦有一些诡异的手段,却是依仗了巫师们的手段而已。按照血乌鸦的记忆,它从来不曾修炼过。能有今天这种力量,完全是因为它的主人在它身上施展了无数巫师手段的缘故。

    他想要跟巫师时代的生灵对比,却发现根本没有参照物。在那血乌鸦的记忆中,它根本没有见到过自己的主人跟人争斗。也许是他的主人跟上个时代的无上存在或无上意志一样,抹去了一些生灵关于本身的记忆。又或许那是一个平静没有太多争斗的时代。

    血乌鸦呱呱的怪叫着,一座座黄泉池子在它足下诞生。

    无尽的白骨生灵被黄泉池洗礼,越发的强大。

    库卡斯的本体仍然在那星球上行走,收集无尽的尸体和负面情绪。

    奔走在星球上,被这无尽魔法炮火烦恼的头疼。虽说那些战舰只需要挥手间就可以打爆,但战舰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每被毁灭一艘,就有另外一艘填充进来。

    好在这个时代还没有传奇级别的生灵诞生,否则有了传奇级别的生灵,他们就可以在战舰上雕刻传奇级别的魔法或是一些低阶但却类似死亡波纹之类的禁忌魔法出来。

    如果成了那样,库卡斯的处境绝对会糟糕到极点。

    “可惜,如果当年的绿皮存在,恐怕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到时候无穷无尽的绿皮填充到各个星球上。斩杀一切生灵,就算是你有亿万战舰又如何?”思索半天,库卡斯却是没有心情在这里拖延那些位面入侵者了。但这星球却又不能少了他,因此心神转动,把斗气盔甲凝聚出来代替他,而本体则化作流光直接返回了培育芬利亚武士的星球去。

    “既然前人可以弄出绿皮这种疯狂的生灵,既然女医师可以培育出强悍无比的血腥巨人,那我为什么就不能培育出一种类似的强大种族或是生灵出来?”

    怀着这样的念头,本体返回到培育基地,在这里,库卡斯准备尝试着培育出更加强大的芬利亚武士出来。

    等再一次关注这些芬利亚武士的时候,库卡斯才发现已经有大量的七阶芬利亚武士诞生出来。

    这些七阶芬利亚武士们只是苦于这个时代的规则限制,根本没有办法晋升。否则出现八阶甚至是九阶,也不是没有可能。

    静心研究芬利亚武士,库卡斯发现一些武士被植入了武装种子。而那些武装种子,只是在这些芬利亚武士们之间流转。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些种子的力量可以在芬利亚武士的血脉之中遗传。不过遗传的只是种子的部分力量,而不是种子本体。

    但是当这些芬利亚武士血脉中的力量积攒到一定程度后,他们就会自行凝聚出武装种子来。

    而这些凝聚出来的武装种子,却是要比血腥帝国研究出来的武装种子更加的强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