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地球不更新,没有操守啊!严重鄙视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这些人私下里言语,库卡斯却是听得真切。

    “想要让我当炮灰?那就先让我轰杀了你们这对人马吧!用你们的血肉,来做为本座晋升的材料,却是再好不过了。”库卡斯狞笑连连,他也不去烙印什么印记追踪,而是直愣愣的跟随了那队人马寻了过去。一路行走,却是没有任何遮掩,摆明了一副让对方前面破阵,充当炮灰的念头。

    “我们回去斩杀了那个小子,若是任由他这样追着,等一会我们遇到困境,他突然跳出来斩杀我们,却是凶险异常。”队伍中有人提出建议。

    “不错,若是我们损失惨重的找到了密藏,他再跳出来抢夺,恐怕我们会白白给他忙活一场。”

    “不用理会这些,这个星辰密藏以前有我们位面的人来这里探索过,其中一些隐秘,却是可以让我们利用。等到前面的密藏宫殿后,单独把那小子甩进去,我们不取那个密藏中的宝物,而是到另外的密藏中去。”十一阶的职业者冷哼一声,为了保密起见,却是用秘法给身后的职业者们下达了命令,详细的讲述了一会到那密藏宫殿中的行动手段。

    库卡斯却是不知道这些,不过他见前面那些人突然沉默,也不用言语交谈,更不用心神联系,如此反常现象,让他下意识的小心谨慎起来。

    这里终究是他第一次来,其中蕴藏了什么危险和诡异之初,他却是一点也不知道。因此,他见前面这些人反常,就暗自小心。

    一路上,只见这些人穿过一座座房屋宫殿,每一次却是强行撕裂那些房屋宫殿中的禁制法阵,但却不毁灭房屋和宫殿的主体。库卡斯虽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却把这些人的做法牢牢地记忆了下来。

    也不知道穿过了多少宫殿房屋,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时间。库卡斯一直跟前面的队伍间隔了十多里的路程,并肆无忌惮的用心神观察检测着他们。

    突然,他心神中锁定的那个队伍在进入一座宫殿后,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目露金光,两道金光跨过十多里距离,瞬间笼罩在那座宫殿上。宫殿上禁制流光闪烁,威能却是要比一般宫殿上的威能强横了数十倍之多,硬生生的抵挡了他的金光照耀,让他根本没有办法穿宫殿内部发生的一切。

    “有意思,小家伙们难道是想着反杀我不成?那就让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吧!”心神转动,库卡斯却是随手释放出了自己的斗气盔甲出来。

    这斗气盔甲浮现,下一个刹那,就化作一道流光朝撕裂前方的一切房屋宫殿,好像是一根利箭一样,瞬间就跳到那个宫殿前方了。而他的本体,则用秘法直接融入到盔甲的影子中潜伏下来。

    “砰!”覆地印的威能展现,四周围空间坍塌扭曲,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拍打在那宫殿大门上。

    沉闷的爆炸声响起,那宫殿大门轰然破碎,无数的禁制流光尚未展现出它们的威能,就被磨灭成了虚无。

    一巴掌排开宫殿大门,也不犹豫和等待,直接闪身进入其中。

    他刚进入宫殿,就到不远处一根庭住旁站立了一个战士,那战士手持两柄双刃战斧,一脸不屑的盯着他。

    在这个宫殿中,库卡斯感受到自己的心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制。在这种压制下,他的心神甚至连这宫殿的全貌都没有办法探测清楚。

    “就你一个人?”站立在宫殿门口,任由身后破碎的大门快速的愈合,而他本人,则在原地冷笑不已。

    “一个人?在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你轰杀成肉酱了。”那双刃战斧战士冷笑一声,伸手指点库卡斯嘲讽道:“你一直追着我们,不就是想要渔翁得利吗?现在把你斩杀了,你还拿什么来得利?”

    “真是墨迹。”库卡斯嘎嘎怪叫,足踏虚空,手中缠绕了无尽的灰烬斗气,朝那战士打了过去。

    斗气脱手而飞,化作一道斗气斩。然而这斗气斩刚刚离开他身前不过三尺远的距离,凭空有无数禁制诞生。这些禁制流转缠绕,一层层的打磨碾压,不过刹那间,就硬生生的把库卡斯的斗气斩给磨灭一空。

    “原来不过是依仗了这里的禁制法阵而已。却是垃圾。”库卡斯冷哼一声,根本不把眼前的禁制法阵发在心上,转而足踏虚空,催动覆地印的威能强行扭曲空间,强行撕裂身前的禁制法阵。

    轰鸣连连,电闪雷鸣,每前进一步,前方的禁制流光就强横一倍。可即便是如此,在覆地印的威能下,每一下下去,数十丈范围内的禁制流光瞬间蹦灭。

    他前面行走,身后禁制流光快速的衍生出来。而那些新衍生出来的禁制流光,却比以前的更加强大和诡异。

    距离那个手持双人战斧的战士不过百余丈距离时,那战士仰天大笑,转身后退。

    只见他身子扭动几下,整个人瞬间出现在另外一根庭住下。

    “有点意思。”着对方能够在这遍布禁制法阵的空间中自行游走,库卡斯顿时有所感悟。

    “小子,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密藏中行走吧!若是三五百年时间脱离不了这个密藏,那就永远也别想着脱离了。就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当一个宝奴好了。哈哈!等以后我有心情再来这里的时候,说不上会给你带来一些好玩的东西,哈哈!”这战士哈哈大笑,身子连连晃动,却是快速的朝另外的庭住转移过去。

    “想走?既然你敢留下来,那就给我做好死亡的准备。”库卡斯冷笑一声,身后黄金宝藏转动,进一步加强了自身的杀戮威能。

    无尽烟尘!

    身形模糊,库卡斯跟那个战士之间的空间猛的出现一条数丈粗细的破碎空间通道出来。下一个刹那,一道青灰色的光芒从那战士的额头上一闪而过。最后撞击在一根庭住上,硬生生的把那根庭住给炸出一个大坑来。

    “你杀了我,永远也别想着离开这个密藏宫殿。”那战士双眼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惊恐,但他却知道,自己已经活不下去了。他不想死,特别是死在这种地方。如果让他的后人知道他陨落在密藏宫殿中,恐怕他的后裔们,对他的记录,怕是极其的底下。甚至不会把他的名字书写在家族中的族谱上。

    “不杀死你,你也不会让我离开宫殿。为何不让我杀死你呢?用你的鲜血来成就我的威名,这应当是你的荣耀。”库卡斯的身子在不远处的庭住旁浮现出来。

    身形浮现,足下斗气肆虐,数十丈范围的虚空坍塌,无数的禁制崩塌泯灭掉。

    “不该!”这战士低语,最后有青灰色的光芒在他额头上朝四周围蔓延,瞬间化作飞灰散落在地上。

    “可惜了,可惜了一具尸体。”低声叹息,他催动了覆地印的威能,一下接一下的轰在身前的庭住上。

    这庭住足足有两人多粗,但是在库卡斯的轰击下,很快就坍塌了。

    庭住坍塌,宫殿内有数十处的空间突然爆炸,无数的禁制泯灭消失。不过下一个呼吸时间,那庭住再一次复原,而蹦灭的禁制流光,同样再一次浮现出来。

    浮现出来的禁制流光比以前更加的强大和诡异,一道斗气劈砍到上面,却是被那些禁制流光一点点的给碾压消磨掉。

    “无穷无尽?还是有所限制?”冷哼一声,这恶汉低吼,足踏虚空,再一次强势摧毁了那根庭住。

    这一次,他摧毁庭住耗费的时间,却要比上一次多了一点点。

    微皱眉头,懒得再跟这再一次复原的庭住较劲。转而朝前方笔直的走过去,寻找这宫殿的出路。

    行走好一会,但见身前庭住转动,不仅连出口找不到,就是以前进来的入口也找不到了。让他感到诡异的是,四周围更是没有任何墙壁存在。

    有意思的地方是,那些庭住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无论是如何旋转,无论库卡斯走到那个地方,都会到至少三十六根粗大的庭住矗立在左右。

    懒得再摧毁这些庭住,库卡斯悬浮虚空,不断的朝上方飞行。

    刚上升数百丈,他就感受到无穷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加持在他身上,想要阻拦他的上升。

    一条条锁链从四面八方浮现,这些锁链相互交错在虚空中,强行朝他挤压下来。

    砰!砰!砰!

    举手抬足间,库卡斯强行打碎一条条锁链,打爆一层层无形的屏障,不断的上升,却是要庭住有多高,这宫殿有多高。

    “杀!杀!杀!”无尽杀戮声从四面八方浮现,喊杀声中,无穷无尽的虚影浮现,这些虚影演化成千百个不同的奇异影像。影像流转,却是想要影响了库卡斯的心智,让他无法辨认方向。

    埋骨之地浮现,化作一道白森森的寒光朝四周围胡乱卷动,每卷动一下,就有无穷的虚影被卷走。

    也不知道打碎了多少锁链和屏障的阻拦,到最后,却是有一层黑色的固体出现在他上方。

    无穷无尽的禁制法阵从这些黑色固体上钻了出来。这些禁制法阵刚一浮现,就被库卡斯强行打爆。反复几次,从其中钻出来的禁制和法阵越发显得凶悍和坚韧。但是在库卡斯面前,却依然无法避免被磨灭的下场。

    数十个呼吸时间的打击,但见身前的禁制流光仍然无穷无尽,这让库卡斯恼火无比。

    “星辰密藏,本不应该是这种布置,怎么这里却成了这样?莫非是被人做了手脚?”想起以前那些时代里关于星辰密藏的说法,库卡斯最后只能确定这地方是被人为的进行了改造。

    心神转动,把黄金宝藏一下子展现了出来。这黄金宝藏转动,好像是一座金山一样,慢慢的打磨着黑色固体中钻出来的禁制法阵。

    而他本人,则悬浮虚空,开始用心神一点点的推演那些禁制流光的变化和形成,想要找到其中的破绽一击必杀。

    心神推演千百遍,在心平气和下,没有多久,他就找到了其中的一些破绽。

    破绽浮现,在一刹那间,库卡斯就催动了无尽烟尘的威能,强行轰杀到黑色固体上。

    咔嚓一声脆响,灰青色的光芒在黑色固体上不断的流转,刹那间,就流转到数百丈区域。

    光芒爆发,黑色固体破碎连连,一道炙热的光芒降临下来,照耀在库卡斯身上。

    阳光!透过破碎的黑色固体,库卡斯到了外界照耀进来的眼光。

    有禁制流光闪烁,那破碎的黑色固体不断的复原。库卡斯心神一动,纵身从破碎的空间中脱离出来。

    扭身观,到下方那普通无比的宫殿上有窟窿愈合,库卡斯微皱眉头,反手催动斗气不断的轰击在身下的宫殿上。

    连续轰杀数十次,他却是发现这宫殿异常的坚固,坚固程度要比其他起先毁灭的那些宫殿强横数百倍之多。

    “莫非这真的是密藏?来随着岁月流逝,一些密藏的改变却是再正常不过了。”思索一番,最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既然其中有宝藏,那就轰碎这个密藏,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奇异宝物。”心有所感,他开始围绕了那个裂缝,疯狂的轰击起来。

    几乎每一个刹那,都有黑色的房顶被他轰碎,不过每轰碎一块碎石,就有半块碎石凝聚浮现出来。

    如此反复,那房顶上的窟洞越来越大,一些禁制甚至从宫殿内部浮现出来,化作一头头恶龙从这窟洞中钻出来朝库卡斯扑杀了过去。

    “真是难对付。”到这些禁制竟然主动的从宫殿中钻出来攻击,这让库卡斯对起先判定的星辰密藏的认识更加的不敢肯定了。

    “不错,难以对付。真希望其中蕴藏的宝藏能够有一些好东西。”思索一番,库卡斯手中斗气凝聚越来越多,一道道斗气,好像不要钱一样,疯狂的灌输下去,轰击在宫殿的房顶上。

    心神转动,不断的推演着宫殿中的禁制变化,每当有所发现,就会直接用无尽烟尘进行强制轰杀,如此一来,却是让宫殿屋顶的破损越来越大。

    连续挥动数百次拳头,施展了近百次的无尽烟尘。最后整个房屋轰然倒塌,从其中飞出无数的禁制流光来。

    双目爆射金光,那两道金光刹那间就扫过所有的禁制,瞬间,他就辨认出那个禁制中蕴藏了宝藏,那个禁制中没有宝藏。

    只是随意的一扫,他却是发现了三五道禁制中有宝藏,至于其他的禁制中,却是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团强大的能量盘旋其中,维持了禁制流光的运转。

    足踏虚空,瞬间跨过数十里距离,伸手探入一道禁制流光中,从其中抓出一团七彩流光的器物出来。

    也来不及观那器物有什么用处,更不在意那器物的效果,这恶汉低吼一声,转身朝另外的禁制流光冲去。

    双手交错,也不用斗气护体,也不用秘法庇护,只是凭借了双手的强度,强行撕裂那些禁制,把蕴藏在其中的宝藏全都抓了出来。

    所有的宝藏全都抓出来后,他这才有心情观获得的宝藏。

    他一共得到了四个宝贝,其中有盾牌、巴掌大小的战斧、双刃长剑、和一个小巧的铃铛。

    心神探测,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宝贝的用处。其中那盾牌只是一个单纯的防御物品,虽说防御强度极其的强悍,但相对于他的身体而言,却是太过弱小了。而那个双刃长剑,则能够加强持有者跟魔沟通的效率。

    至于巴掌大小的双刃战斧,则是一个一次性的杀戮器械。这东西的威能,跟他上一个时代用神材打造的杀戮金戈相差无几。如果使用得当,斩杀一个十一阶的职业者,并不是什么困难的。

    而那个散发了七彩流光的铃铛,则是一件奇异的辅助道具。摇晃铃铛,可以让一定范围内的魔动荡,给职业者造成很大的麻烦。当然,若是其他人得到了这东西,恐怕会把它当做一个鸡肋。但掌握在库卡斯手中,这对他来说则是一个强悍的杀招了。

    毕竟他的一切手段,都不需要魔支持。因此摇晃铃铛,只能够让敌人受到损伤,他却不会有任何损失。

    对于自己的收获,库卡斯十分的满意。他在这些器械上烙印下了自己的印记后,则默默的等待着,等待着那破碎的宫殿重新凝聚踹后,则再一次踏足其中,想要再按照起先的办法,进行一次搜刮。

    然而这一次他却失算了,在那建筑生成后,他冲进去,却是发现跟以前的建筑没有任何差别。其中的禁制法阵被他随手破去,直到打碎了整座宫殿,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

    想起起先那对人马的行为,库卡斯稍微思索一下后,则开始一个宫殿一个宫殿的行走进去。

    这一次他不再打爆那些宫殿,而是单纯的撕裂宫殿中的禁制流光,尝试着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