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你若安好!我心不安?嘎嘎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斩杀了双矛战士后,库卡斯心中暗自高兴。因为这双矛战士的尸体,是最后一具了。等离开这里后,他会在第一时间里,用这些九阶生灵们的血肉甚至是灵魂,来混合到祭台材料中,铸造出一座最为强悍的祭台出来。

    从而借助那个祭台,一举成为十阶中的巅峰存在。

    随波逐流,任由星光凝聚的长河携带他沉浮行走,有星光演化的怪兽朝他扑杀过来,他也不躲避,更不催动自身任何斗气,只是任由这些星光携带前行。

    说来也奇怪,在他不出手跟星光演化的生灵争斗后,四周围的星光渐渐的暗淡了下去,最后,无尽星光消散,只到一条条诡异的乱流在星球间行走。

    在乱流中,库卡斯到了其他星球间的乱流。只是那些乱流中的九阶职业者们,正在拼命的施展自己手段,跟到的星辰凝聚的生灵争斗厮杀。

    他们的斗气和魔法在空中交织,然后慢慢的被乱流磨灭,或是直接被分散成千万份,散落到各个星球上。

    因此这些人当中虽说有的人秘法强悍,只需要呼吸时间就能磨灭掉一座星球。但是当那些力量被法阵的诡异手段分散成千万份后,最多在每一个星球上留下一个大坑罢了。

    按照库卡斯的估算,即便是有传奇和神灵过来,恐怕也没有办法强行磨灭掉这些乱流。毕竟这星域中星辰无数,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每时每刻都有星球诞生,也有星球毁灭。

    所以说,想要按照强横的方法打爆这个法阵,除非有手段瞬间磨灭掉这个星域。

    伴随了乱流沉浮,每当那乱流携带了库卡斯抵达到一个星球上时,他就会选择跨入另外的乱流,或是继续被乱流携带前行。

    在他有意识的选择下,距离星殒星域的边缘越来越近,而那些想要围剿他的人,却被乱流携带着,不受控制的朝星域深处行去。

    如果他们运气好的话,说不上还能从其中飞出来,但如果运气糟糕的话,在被带入一个没有任何星辰坐标的地方,在哪里,他们很容易被困死。甚至直接被送到这密藏的核心区域,然后被那核心区域的禁制阵法给轰杀成渣。

    当然,如果这些人是在核心区域被禁制法阵给轰杀成渣,那就算是帮了他的大忙了。至少能够帮助他消耗掉一点能量。等以后库卡斯再来这里时,会显得轻松一些。

    选择了一条条的乱流,本以为能够顺利的离开星殒星域,等以后再来这里进行探索。但是没想到就在他快要脱离这个星域的时候,缠绕在他四周围的乱流猛的收缩一下,下一个刹那,就把他拖拽到一个星球上去了。

    光华散尽,库卡斯在第一时间里释放了心神朝四周围观。却是发现了两个战士一脸疲倦的出现在他身旁不远处。

    那两个战士眼神迷茫,等摇晃脑袋清醒过来后,库卡斯早就离开了。

    “刚才那个人应该是杀人狂:库卡斯吧!”一名战士不确定的用力摇晃脑袋,低声嘟囔起来。

    “应该不是,如果是,他早就出手轰杀我们了。”

    “不,绝对是。他的面容,我一辈子也望不到。”最先说话的那名战士摇头晃脑,还没有彻底的清醒过来。。

    而他身旁的那个同伴,此时却目露凶光,然后上前一步走到他身旁沉声笑道:“不管他是不是,总之我们暂时都没有办法脱离这个星球。这星球上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到时候大家联手,说不上能够逃出去。”

    “不能离开这个星球?你怎么知道?杀人狂库卡斯把咱们引诱到这里的,他一定知道这里的情况。想要跟他联合,却是不可能的事。”

    “你用心神感应刺青就知道了,在这个地方,魔被压制到最低程度了。我甚至都怀疑这里是否还有魔的踪迹。没有魔的支持,我们的斗气恢复速度缓慢无比,而且还没有办法爆发,如此一来,又怎么能够离开这个地方?”

    “这不可能。”那战士失声呼喊,低头去自己手臂上的刺青。

    然而就在他的心神刚刚碰触到刺青,接受其中的信息时,那站在他身后的战士一脸的狞笑,伸手狠狠的穿刺他的胸膛。

    “吼!”这战士也不知道是早有准备,还是其他的缘故。在曾经的同伴的手掌几乎都要穿刺到他胸膛上的刹那,他猛的晃动了身子,七个一模一样的人影出现在空中。然后这七个人影面容各异,化作道道幽光瞬间穿透了那个偷袭他的战士。

    “为什么要这样做?”七个人影合一,那战士头也不回的反问着自己曾经的同伴。

    “为什么?你不过是依仗了你的兄长的名号,强行让我来跟你绞杀那个杀人狂。现在我们都被困在这个星球上了,永远也走不掉了。是你让我落到了今日这般天地,不杀你,我难道去杀那个杀人狂吗?”偷袭不成,反被杀的战士低声的怪笑起来。

    在他身上,开始出现了一些裂缝。这些裂缝蔓延,呼吸时间,遍布全身。下一个刹那,无数道红光从那些裂缝中爆发出来。红光笼罩数千里范围,在这范围内,只能够到一片的猩红。等红光消散后,那出手反杀的战士则捡起对方散落在地上的刺青。

    “是吗?小瞧一个人的代价,就是死亡。没想到平日装疯卖傻,却是得到了这种意外的收获。呵呵!有意思。没想到平日里懦弱的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勇气。只可惜,你的勇气用错的地方。”

    冷笑连连,这战士随手把亡者的刺青放在自己手臂上。

    两个刺青碰触,顿时闪烁起一道道橘黄色光芒出来。

    光芒闪烁交织,好像是蚕茧一样,把两个刺青包裹起来。几个呼吸时间后,蚕茧消失,两个刺青只剩下了一个。而活着的战士则感受到自己手臂上刺青的威能一下子增加了十分之一还多。

    “来借助这个好机会,斩杀一些同类,到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等离开这里,我却是可以把所有的罪过全都推到那个杀人狂:库卡斯身上。而且人们也想不到,我这样的人也有能力斩杀其他九阶。”

    “不对,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我还缺少提升刺青威能的宝物?为什么想着斩杀其他人抢夺刺青?不对,凭什么我不能斩杀他们?他们都想着斩杀我,我也理所当然的该斩杀他们。”刚刚反杀了自己同伴的战士没有发现他的眼睛浮现了一层红光,更没有察觉到眼睛到的世界逐渐的变成红色。同样,他也没有感觉到红色的世界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世界就应该一直是这样的。

    不说这个战士时而昏沉,时而清醒,单说库卡斯这光头恶汉。

    他在降临到这个星球上,发现两个战士后,第一时间就是想要灭杀他们。

    但是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那融入天生异象中的杀戮天赋却给了他警示,因此心神转动,强行按捺下了心头的杀意。当然,他也不知道在自己离去后,那两个职业者一个被反杀,一个则昏昏沉沉胡乱的在这星球上行走着。

    察觉到这星球上不知名的东西正在影响着他的心神,因此库卡斯足踏虚空,身后释放出黄金宝藏的图案出来。

    黄金宝藏转动,山岳殿宇中散发出无尽祥光。祥光笼罩,心头莫名的杀意和暴躁,快速的消退起来。

    心神释放,几个呼吸时间就笼罩了整个星球。没多久,他就在这星球上发现了一座残破的建筑。

    那建筑被重重烟雾遮挡,心神根本探测不清楚,只是能够到一些破碎的庭住、和坍塌的院墙,详细的情况却分辨不清。下意识的,库卡斯就直接朝那处残破的建筑飞去。冥冥之中,他感应到其中蕴藏了一些奇异的物件。

    足踏虚空,刹那数十万里,不过呼吸时间,他就从星球的这一端到了另一端:废墟所在地。

    落在废墟跟前,最先吸引库卡斯注意力的,则是在废墟西北角上,有一道橘黄色的光柱直冲云霄。

    光柱不过数十丈宽大,但散发出来的威能,却远超过传奇甚至半步大能们们的气息。

    “朱恩废墟!”莫名的信息直接烙印在他心神中。没有理会这信息的出现,库卡斯转变脚步,直扑那个冲天光柱。想要这诡异的光柱是如何诞生的,又想知道为什么那会他用心神探测时不到,为何到了这里就到了。

    光柱散发的威能强大无比,但却没有给他带去任何影响。因为那光柱散发出来的威能,并没有加持在他身上,只是在四周围的空间中游走而已。

    “传送光柱?这东西早就在上一个时代就消失了,没想到竟然还有幸在这个时代见到。”仔细辨别了眼前的光柱后,库卡斯明白了这东西的来历和用处。

    传送光柱,据说是在世界之初结束后的那个时代诞生的一种传送技术。如果说传送法阵能够让一些人跨越千万位面行走,传送门能够让无数生灵跨越亿万位面距离,那传送光柱在理论上可以让通过其中的人抵达无尽虚空的任意一个角落。

    据说在上一个时代开启的时候,一些人认为传送光柱可以让人回到以前的时代里。为了给传送光柱积攒能量,一场旷日大战开启。在那场战争中,无数的生灵陨落,同样也有无数的生灵被充当能源添加到传送光柱中。不过还有一些人,依仗了同伴相助,只是被弄到被流放之地封印起来。

    虽说到了流放之地没有太多的自由,但至少要比彻底陨落和被当做燃使用要好的多。

    后来上一个时代之初的战争在以传送光柱的彻底毁灭而结束。虽说上一个时代还有地方有光柱一样的传送手段,但那些光柱只不过是徒具虚表,没有真正传送光柱的莫大威能。

    库卡斯不知道为什么会彻底的毁灭掉传送光柱这种传送利器,但那终究是上一个时代之初的事情,他并没有能力去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

    此时见这里有传送光柱,库卡斯立刻来了研究的心思。在他认为,如果能够掌握了传送光柱的制作方法,或许可以在这个时代真正的肆无忌惮起来。

    按照当年被丢到流放之地中的那些顶尖生灵们讲述的方法,库卡斯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心神渗透到这光柱中。

    然后按照一定的是频率和方法,在其中凝聚出一枚枚奇异的文字出来。

    这些文字刚一浮现,就烙印在传送光柱内部一些遍布奇异花纹的地方。不过短短数十个呼吸时间,他就按照那些顶尖生灵们讲述的方法,在这传送光柱内部烙印了足够的文字出来。

    在所有的文字都烙印到上面后,库卡斯的心神顺了光柱不断的朝上空蔓延。

    “或许这一次我能够到整个无尽虚空到底有多大,或许可以到那些不能被所有生灵们说出的时间长河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许可以到无穷的宝藏。”一连串的念头在他心头浮现,最后又迅速的消失掉。

    心神顺了光柱蔓延,最后感觉到心神颤抖,下一个刹那,他的心神面前就出现了一处残破的废墟中。

    那废墟残破,而且巨大无比。随意扫了一眼,他就认为这废墟的面积一点也不比他脚下的星球小。不过其中同样缠绕了无尽的烟雾,出了残墙断垣外,不到其他任何东西。因此没有办法进行详细的判断。

    “不是自由的传送光柱,不过是一个定点传送光柱罢了!”收回心神,他并没有踏足其中。而是凝聚心神,尝试着研究传送光柱,寻找到破解光柱的手段。

    可惜任凭他百般尝试,却是没有任何效果。恼怒之下,心神不由的波动起来。

    而在他心神波动的刹那,有奇异的力量从废墟中钻出来,那力量穿透了黄金宝藏散发的祥光,躲避了天生异象的察觉,一下子影响到了库卡斯的心神。

    虽说只是轻微的影响,但却足够让库卡斯心神迷茫。这光头恶汉眼中红光闪烁,下意识的朝光柱走了进去。

    盘踞在灵魂深处的天生异象察觉到了其中危险,自行复苏,爆发出无穷威能来冲击着他的灵魂和心神。

    一时间无数的号角在他左右浮现,号角阵阵,战鼓轰鸣。金戈铁马浮现,千万军士呐喊。杀气冲天盘旋,重重的撞击在身后的废墟之中。

    那杀气铺天盖地,跟废墟中的烟雾撞击在一起,爆发出无尽的轰鸣声。

    电闪雷鸣,苍穹崩塌,废墟四周围的烟雾在天生异象勾动的本源下,开始快速的消散起来。

    而此时,库卡斯仍然没有清醒,或者说是没有来得及清醒。

    在体内杀气爆发的刹那,他的身体跟传送光柱碰触在一起。

    砰!

    一声脆响,库卡斯的身子好像是被人重击了一下,瞬间倒飞出去。

    “哈哈!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传送光柱,竟然也知道歧视人?他日我若成为传奇,再来你是否还敢阻拦我。”库卡斯低吼,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刚才的异状。同样,他也没有察觉到在跟传送光柱碰撞后,体内本就不多的一抹红光彻底的消失了。

    咆哮一番,他的注意力放到身后的废墟上。

    当他发现废墟四周围的烟雾消失后,仔细思索,甚至凝聚了灵魂本源的记忆进行观,这才发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好诡异的地方。”此时才察觉到自己受到影响的库卡斯深吸一口气,却是直接释放出天生异象跟黄金宝藏的威能叠加在一起,借此来抵挡可能突然出现的危险。

    这一次认真的检查了自己的准备,发现没有任何遗漏后,库卡斯这才一步步朝废墟内走去。

    跨过一座座坍塌的墙壁,绕过一块块巨石,越是朝废墟内部行走,他就越是感到不安。

    “朱恩废墟!这信息是此地的规则信息传递给我的,这废墟已经存在无数个时代了,可是为什么还有危险的气息释放出来?莫非有很久以前的强大生灵被封印在这里?此时破开了封印?”

    “不对,这个位面是这个时代刚刚诞生的,又怎么会出现无数个时代之前的东西呢?哪怕是废墟也不可能啊!”

    “可是如果不是无数个时代之前的东西,那为什么外面的法阵是属于第二时代也就是巫师时代的星辰密藏呢?”

    “是这个时代中的人修建了星辰密藏?还是无数个时代之前的投影碎片演化出来的地方?”

    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库卡斯的想法变得越发复杂起来。虽说他不喜欢太过复杂的事情,但他知道,在失去一些依仗后,他必须要复杂一些,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彻底的陨落。毕竟这个时代跟上一个时代有了很大的不同。而他上一个时代的所有依仗,也都在这个时代烟消云散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