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求订阅,求红票,求支持。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日期:~0月0日~

    ,

    没有转身身后那些骑士们在呼喊什么,因为此时此刻,他到了从远处那个肉球中,喷出百道千丈粗细的光束朝他们穿刺过来。

    一些光束在半路上被阻拦了下来,阻拦它们的,是库卡斯身后的战争要塞。

    但是仍然有一部分光束躲避了身后战争要塞的光束阻拦,扭曲了虚空,蒸发它们前面的一切物件,急速移动着。

    一道光束朝库卡斯所在的队伍穿刺过来,冲锋在最前面的那名白衣骑士大吼一声,脚下三头龙咆哮,震碎了方圆数十里范围的虚空。

    三道不同的光束从三头龙脑袋上的眼睛中喷了出来,然后相互交错在一起,朝那肉球喷出来的光束阻拦过去。与此同时,那白衣骑士足踏虚空,一头黑发根根竖立,无数古老的骑士文字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然后缠绕在他手中的长枪上。

    “破!”白衣骑士低声轻喝,却是清脆的女人的声音。下一个瞬间,她投出了手中的长枪,携带无穷的银白色的斗气跟那道光束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巨大的危险感觉不断的刺激着库卡斯的灵魂,几乎是在白衣骑士出手的瞬间,他也毫不犹豫的全力催动自身斗气。

    身后斗气交织,黄金宝藏的图案浮现出来。在那黄金宝藏中,山岳巍峨,殿宇连绵。盘踞在黄金宝藏最中央的斗气喷泉中喷洒出无量斗气直冲虚空。无数烙印在其中的位面宝物禁制一股脑的浮现出来,在他头顶上形成了一个盾牌状的防御。

    而他身前的数百名十二阶骑士们也同时大吼,他们用武器在身前虚空中敲打出一个个古老的骑士文字,那些文字融合交织,形成一个半圆形的水晶防御笼罩在前方。

    悬浮在黄金狮子团中央的黄金战旗自行发出凄厉的呼啸声,一道道金黄色的光束好像雨点一样朝那道光束缠绕过去。

    “轰!”

    沉闷的声音响起,在白衣骑士的长枪跟光束撞击的地方,猛的爆发出刺目的白光出来。

    白光照耀,刹那间就跨越无尽虚空,直接刺瞎了库卡斯的双目。

    血泪流淌,身上的肌肤不断破碎,一连串的恢复秘法被库卡斯运转起来。破碎的肌肤愈合,然后重新破碎。短短几个瞬间,他的身子就被摧毁然后复原了数十次之多。

    在黄金狮子骑士团的一连串阻拦下,那从肉球中迸发的光束破碎。

    一道道破碎的光束在虚空中肆意的扭曲,这些破碎的光束瞬间就撕裂了那数百名十二阶骑士们联手组合的水晶防御墙壁。

    一道破碎的光带从库卡斯下方数百里的地方飞过,散发出来的强悍波动,硬生生的震碎了他大半块的黄金宝藏和半截身子。如果不是他的黄金宝藏中蕴藏了数千种位面宝物的烙印,在紧要关头,那些烙印散发出来的威能抵挡了部分波动,他整个人直接就会被那道破碎的光束波动给化作虚无了。

    一连串的沉闷爆炸声响起,数百道光束在两个巨大的圆球状的要塞之间爆炸开来,无数破碎的光带肆意扭曲,数十万里范围内的虚空几乎都要被这些破碎的光带给填满了。

    光带也不知道肆虐了多久,库卡斯站立在黄金宝藏中央的斗气池子中,全力催动斗气,形成各式各样的防御抵挡那些光带散发的威能。

    秘法运转,裸露出来的白骨瞬间就被血肉覆盖,然后再一次被撕裂,而后继续修复。短短几个瞬间,他感觉好像是过去了数十个魔法时的时间,内心深处随时都有一种被彻底抹杀的感觉。

    肆虐的光带在短短几个瞬间就消散了,而在这些光带消散后,库卡斯却发现他身后的骑士们消失了一大片。至少在他身后数十里范围,只不过又七八个一脸狼狈的骑士们站立在原地。而其他骑士们,则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甚至连一块血肉和盔甲的碎片也没有留下来。

    抬头朝上方观,发现遍布虚空的黑色十字架稀疏了不少,至少有五分之四的十字架消失了。

    散发了金黄色光芒的战旗,此时起来有些破损,而且从数千丈高大,一下子缩小到不过百余丈。散发出来的金色毫光,起来也暗淡了不少。

    “冲!冲锋!冲到前面,否则下一轮攻击,你们谁也活不了。”前方有十二阶骑士大声喊叫着。然而就算他不提醒,库卡斯他们也反应过来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现在正位于两个巨大的要塞中间区域,在这里,正是那些光束们相互碰撞的地方。如果长时间在这里汪,不,哪怕是多汪一个呼吸时间,他们就有可能随时丧命。

    冲锋!冲锋!冲锋!

    残存的骑士们各自用秘法强行修复身体的伤痕,此时此刻,根本顾不上生命本源的消耗,只是爆发出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催动坐骑疯狂的冲锋起来。

    “杀!杀出一条尸骨血路,杀出一个无上威名。”骑士们咆哮着,身后战争要塞中响起洪亮的号角声,在那号角声的催动下,库卡斯感觉到热血沸腾,在身体中流淌的斗气,疯狂的旋转着,破体而出,形成一团斗气火焰在四周围灼烧起来。

    骑士在冲锋,前方那巨大的肉球上的炮管沉寂了,但是在它身上的一些奇异纹路却复活了。

    一片片的纹路亮了起来,散发出刺目的光芒,照耀了数万里范围的虚空。

    一片纹路突然暗淡了下去,下个瞬间,则有一团火云凭空出现在库卡斯他们头顶上,火云炸裂,无数的岩浆和燃烧的陨石从其中倾泻、出来。

    岩浆滴落,虚空都燃烧了起来;陨石坠落,虚空都被撕裂开来。

    一名骑士被一滴岩浆包裹了身子,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瞬间就被蒸腾成了虚无。

    又是一片纹路暗淡下去,前方的虚空处突然出现大片雷光。雷光游走,一些残存在哪里的盔甲人瞬间就被劈砍成了灰烬。

    “破!”白衣骑士低吼,手中长枪挥动,那长枪跨过了虚空和时空,直接出现在笼罩数万里虚空的雷光当中。

    长枪狠狠的穿刺到虚空中,枪尾颤抖,瞬间撕裂了那片雷光。破碎的雷光肆虐,却被后面的数百名十二阶骑士给硬生生的磨灭一空。

    那巨大的肉球上纹路不断的明亮又暗淡下去,每暗淡一片纹路,就有一个传奇范围魔法释放出来。短短数十万里的虚空,却成了黄金狮子骑士团的死亡之地。

    一个又一个的骑士被连绵不绝的传奇范围魔法磨灭了身子甚至灵魂。短短数十万里路程的冲锋,在库卡斯来好像是过去了数年而已。

    白衣骑士化作一道流光撕裂虚空,瞬间摧毁了身前数十里范围内的所有盔甲人。然后重重的撞击在那巨大的肉球上。

    在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中,白衣骑士在那巨大的肉球上炸出一个数百丈大小的窟窿后,就坠入了肉球的内部。

    数百名十二阶的骑士们各自施展秘法,不断的扩张那个白衣骑士留下的通道。而库卡斯他们,则顺了这些强悍骑士们扩张出来的通道,疯狂的朝肉球内部冲锋着。

    “毁灭肉球!杀死肉球中所有的盔甲人。”这信息通过身上的黑色十字架,传递到库卡斯心神当中。

    肉球蠕动,当库卡斯冲到那肉球跟前不过数十丈距离的时候,他发现起先白衣骑士轰出来的粗大窟窿,正在快速的愈合着。短短一个呼吸时间,那百丈粗细的窟窿,已经变成数十丈大小了。

    “覆地印!”秘法催动,缠绕在巨大的攻城锤上,然后狠狠的砸在窟窿边缘区域。

    一锤下去,覆地印的威能完全爆发了出来。扭曲的空间缠绕在巨大的攻城锤四周围,碰触在厚厚的肉球上,只听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响起,那血肉窟窿被库卡斯砸出一个丈余大小的缺口出来。

    血肉横飞,大量的血肉从缺口处喷洒出来,尚未散落在库卡斯身上,就被腾空而且的斗气给打磨成了虚无。

    冲进那个白衣骑士砸出来的通道中,库卡斯发现这个通道足足有数百丈长,通道周围,全都是不断蠕动的血肉。血肉蠕动,巨大的窟窿快速的恢复着。

    一些盔甲人直接从血肉通道中钻了出来,它们挥舞了各式各样的武器,疯狂的朝库卡斯攻击过来。

    “杀!”库卡斯大吼一声,手中战锤翻飞,覆地印的威能完全加持在上面,狠狠地砸在一个盔甲人身上。

    一锤下去,那盔甲人挥舞了战刀抵挡,虽说没有完全抵挡住他的攻击,但也不过是倒飞出去,砸在不远处的肉墙上;在库卡斯的全力攻击下,这盔甲人血肉横飞,盔甲破碎,大半块身子都被砸烂了。但是倒飞出去的身子碰触大墙壁上的瞬间,几处破损的盔甲瞬间愈合,血肉复原,然后口中喊着不知名的口号,再一次张牙舞爪的朝库卡斯冲了上来。

    “吼!”库卡斯怒吼,手中战锤翻飞,这一次,为了一举灭杀那个盔甲人,他再一次强行调动自身斗气,以极限的能力催动了覆地印的威能。再一次朝那名冲上来的盔甲人砸过去。

    战锤呼啸,扭曲了虚空再一次跟对方的战刀碰撞在一起。

    战锤的威能在无尽的灰烬斗气灌输下被激发了所有的威能,七八种不同的光华在锤头上闪烁游走,破甲、重击、撕裂、穿透等一系列的特性全都爆发了出来。

    砰!伴随了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巨大的战锤砸碎了对方的战刀,然后落在那个盔甲人的胸膛上,硬生生的把他的上半身给砸成了肉酱。

    一道金光从破碎的盔甲中钻出来想要逃逸,但就在此时,库卡斯胸膛上的逆斜十字散发出一道黑黝黝的光芒来,光芒转动,硬生生的把从盔甲中钻出来的那道金光给吞了进去。

    黑色的十字架在吞噬了从盔甲中钻出来的金光后,库卡斯瞬间明白那金光就是盔甲人的灵魂♀盔甲人的灵魂在被黑色十字架吸收后,就用秘法被强行分割成数十份,成为一块块大小相同的灵魂碎片。

    一些乱七八糟的信息从灵魂碎片中浮现出来,不过这些信息并没有烙印在库卡斯的心神中,而是烙印在那个黑色的十字架上。

    此时如果观库卡斯胸前的那个逆斜十字,则会发现上面浮现出一枚残缺的金色纹路出来。

    一锤子砸碎了那个盔甲人后,库卡斯感觉这攻城锤的威能不如人意,因此收了攻城锤,准备用双手开始杀戮。

    他的双手经过无数次的秘法淬炼,威能强悍无比,能够轻易的抓碎和撕裂那些位面宝物。因此他相信,自己的双手也能够轻易的撕裂那些盔甲人的身子。

    而且经过几个呼吸时间的适应,他已经掌握了那黄金战旗传递给他的无数杀戮手段。按照那个黄金战旗的信息,杀戮这些盔甲人最好的方法则是打碎他们的身子。如果只是单纯的打碎他们的脑袋和心脏,根本不会让这些盔甲人死亡。

    更重要的是,这些盔甲人身上的盔甲十分的奇怪,它们对斗气和魔力的防御十分的厉害,往往一道斗气和魔力撞击在那些盔甲上,最多不过有三分之一的威能能够到达盔甲内部。

    就在库卡斯稍微走神的时候,那盔甲人的尸体开始消融起来,化作一道道腥臭的黄色烟雾朝四周围的墙壁中融了进去。

    此时又有三五个盔甲人从肉墙中钻了出来,张牙舞爪的朝他扑过来。

    “吼!”一声低吼,心神转动,身后的黄金宝藏疯狂的转动起来。重叠的山岳,连绵的宫殿落在黄金狮子下方,然后释放无量灰青色的斗气缠绕在坐骑跟库卡斯身上,形成一层斗气防御出来。

    这一层斗气防御不仅能够增加他的防御力量,还可以加快他的斗气恢复和伤势恢复。甚至在另行催动新的秘法下,可以大幅度的增强自身的攻击力量。

    一个盔甲人凌空扑杀下来,黄金狮子咆哮,巨大的爪子拍打在身下黄金宝藏中,一座山岳飞起,跟盔甲人碰撞在一起。与此同时,库卡斯双手上翻,成爪形朝那盔甲人的胸膛穿刺。

    双手穿刺,穿透了那个盔甲人的胸膛,左右用力,硬生生的把这个盔甲人给活劈了。

    另一个盔甲人此时也攻击过来,库卡斯也不闪避,只是一晃光秃秃的大脑袋,跟盔甲人的脑袋碰撞在一起,然后双手交错,拦腰抱住对方,随后双臂用力,在强横的灰烬斗气的支持下,硬生生的把这个盔甲人给勒断。

    两道金光几乎是同时被逆斜十字吸纳,然后转化成灵魂碎片存放起来‖时,逆斜十字上那个残缺的花纹,稍微完整了一点点。

    两个盔甲人的尸体消融,不过这一次库卡斯却不愿意放过对方。而是释放出了自己尚未完全铸造成功的天生异象出来。

    白森森的寒光转动,卷了两具正在消融的尸体拖拽到天生异象中,化作养料一点点的滋养异象的生长和威能。

    连续斩杀三个盔甲人,期间不过呼吸时间而已。而此时,有另外的骑士们也从后面冲了进来。

    “冲锋,冲锋,跟上前面那个白衣骑士,否则我们都得死在这里。”有冲上来的骑士经历过一次这样的战争,因此大声的提醒起来。

    “破坏肉墙,不要让它愈合,否则我们所有人都逃不掉。”

    “杀,杀死这群杂碎,成就骑士的无上威名。”众多骑士们喊叫起来。

    一时间各种斗气好像雨点一样撞击在四周围的肉墙上,硬生生的把数十丈宽大的肉墙通道给扩张到百余丈大小。

    一些从肉墙中跳下来的盔甲人,还没有冲到众人面前,就被无尽的斗气给硬生生的撕裂成碎片。

    库卡斯冲在最前面,有盔甲人突破了那些斗气攻击,他就催动覆地印的威能冲上去,或是硬生生的把他们撕裂成碎片,或是拍打成肉酱。

    但是无论是用什么方法杀死他们,他都会用自己的天生异象,把这些盔甲人的尸体给卷走,防止他们消融,反哺整个肉球要塞。

    “杀!杀!杀!”

    从墙壁上跳下来的盔甲人越来越多,甚至有的盔甲人直接从冲锋的骑士们脚下钻出来。

    四面八方的攻击,让骑士们根本没有办法真正的冲锋起来。不过即便是这样,以库卡斯为箭头的数百名骑士冲锋起来,展现的威能也是极其强悍的。

    在骑士秘法的加持下,冲锋中的骑士们每一次攻击都达到了自身的极限。斗气肆虐,枪斧挥舞,大量的盔甲人被骑士们冲锋的坐骑给践踏成肉酱。一些盔甲人,甚至被骑士冲锋而形成的斗气锥子直接绞杀成肉酱。

    浴血前行,每一个呼吸时间,就有至少三五个盔甲人被库卡斯活劈了♀些盔甲人能够冲过斗气和冲锋威能攻击而冲到库卡斯跟前,则足以代表了他们的强大。但是在库卡斯的双手前,却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瞬间就被活劈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