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中秋快乐,兄弟们:周五百红票加更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你真是一个疯子”那名亡灵施法者见库卡斯说杀人就杀人,虽说心中早有准备,但此时仍然失声喊叫起来

    “没有人是疯子,只不过是被你们逼迫的是在忍受不住,从而发泄一点点怒火而已”库卡斯冷笑一声,挥了挥手,好像是要甩去手上那并不存在的血腥似的

    就在几名盾卫连续被斩杀后,一道恐怖的气息破空而来,直接降临到位面传送门附近

    “库卡斯,适可而止就可以了完全没有必要跟他们这些小人物争斗”这破空而来的恐怖气息虽说神形不显,但仍然搅动了四周围的空间扭曲,一些模糊的虚影在那恐怖气息的影响下浮现又泯灭

    “前线争斗,对你也有大好处”恐怖的气息单独给库卡斯传递声音:“在哪里,有深海巨人和达努神族的人协助你,那些想要索取你性命的人,根本没有能力在哪里暗算你”

    而在他单独给库卡斯传递信息的同时,又传递声音给传送门附近的众人道:“刚才的事情不过是一点点意外联盟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而去处理一名贡献巨大的成员不过这种意外,你们还没有资格发生,所以希望你们能够明白”

    “他们在其中动了手脚?”库卡斯歪着脑袋,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是的,如果不是深海巨人和达努神族,你的战场是位于一个死亡位面在哪里,你每死亡一次,灵魂就要被强行抹掉一部分而被抹去的那部分,就是位面本源力量,也没有办法帮你恢复”

    “死亡位面是什么地方?”库卡斯还是第一次听说死亡位面

    “过去和未来的拥有死神神职的神灵们陨落的位面,被称为死亡位面”

    “过去和未来?”

    “是的,在一些书籍中是这样记载的,至于其中的原因,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过去和未来交织,完全是因为一个名叫时间长河的东西引起的而那个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那个强悍的气息单独给库卡斯传递信息

    “一般的生灵在死亡位面陨落,灵魂直接消亡就算是高阶职业者在那里面陨落,就算是能够夺舍重生,也不过是继续生活在那个死亡位面中哪里……哪里没有位面传送门之类的东西,除非你能够成就传奇,否则永远被困在里面”

    “这样的位面,值得抢夺吗?”

    “那是一个很好的战场而且……而且死亡位面中的魔法资源极其的丰富,丰富到神灵和传奇们都为之疯狂”

    “他们想要的东西,却需要我们去争夺,很奇怪,不是吗?”

    “或许奇怪,或许不奇怪他们有他们的想法,我们有我们的想法,双方都是在为自己考虑,而不是为对方考虑”那恐怖的气息说这些的时候,气息显出了一些异常的波动

    “走去前线在哪里,深海巨人和达努神族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一切”

    “谢谢”库卡斯深深的扫了传送门一旁的那名亡灵施法者和几个残存的重甲盾卫一眼,然后转身踏入位面传送门

    在没有那几名施法者的操控下,位面传送门自行运转,瞬间就把库卡斯的本体传送到前线去了

    “他违背了这个要塞,乃至整个永恒位面中深渊联盟制定下来的规矩”有盾卫到库卡斯离去,不甘的怒吼起来但他也只能是怒吼,却没有任何能力阻拦因为他和他的同伴们,全都被那强横的气息给强行锁定,根本没有办法移动半步距离,别说出手阻拦了

    “是吗?谁到了?”那恐怖的气息传递出冷笑的意思来下一个瞬间,这些盾卫身上的重甲和盾牌以及他们的魔法指环瞬间崩溃化作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碎片散落在地上

    不远处的亡灵施法者低吼一声,手中法杖上散发出无穷的死寂气息,想要抵挡那恐怖的气息,但他也不过是抵挡了几个瞬间而已随后,手中法杖蹦灭,身上衣袍化作飞灰,在那恐怖气息不知名的秘法下,失去了所有的防护,显露出一副凹凸有致的精美身子出来

    高、耸的乳、房,丰满的翘臀,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和那神秘地带的芳草地,这一切都暴露在空气中

    “不过是半步传奇而已终有一日,我要你为此付出极其身惨重的代价”这女性亡灵施法者姣好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她低声的咆哮着,通过语言来发泄自己的愤怒

    “我等着你,恩,还有你们欢迎你们随时报复我”恐怖气息给他们留下这一段信息后,就烟消云散,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在这里一样

    却说库卡斯的本体在经过传送后,出现在一个莫名的地方

    一座完全是用不知名金属制作的空间中,在这巨大的金属空间中,四周围的墙壁上到处都是法阵的痕迹不时有白光闪过,却是有跟他一样而被传送过来的高阶职业者

    金属空间很大,足足有数千丈大小拥有轮子作为行走方式的魔法傀儡们在这里飞快的穿梭着它们检查了那些刚刚出现在这里的职业者们的身份标识,然后带着他们匆忙的离去了

    给库卡斯带路的是一个拥有履带轮子的人形傀儡,这傀儡赤红了眼睛仔细检查了他的身份标识后,用一种古板而又僵硬的语调道:“跟我来,尊敬的灰烬骑士库卡斯大人”

    “你拥有智慧?”足踏虚空,库卡斯不急不缓的跟着这个魔法傀儡朝外面走去

    “没有智慧,拥有逻辑能力是那些炼金师们给我灌输的逻辑能力”魔法傀儡的语调仍然是那么的古板和僵硬

    “哦你拥有记忆吗?”库卡斯一边观察四周围的情况,一边询问那个魔法傀儡而他跟魔法傀儡的对话,也引起了其他一些职业者们的注意不过那些职业者们并没有插话,只是好奇的着他或是侧耳倾听

    “只有场景记录”古板而又僵硬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怪异

    “从诞生到现在?”

    “不知道,只是感觉是很久以前的很久以前的……很久了”魔法傀儡的话语显得有些迟钝它简单的逻辑中,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询问这些问题当然,它其实并不知道,库卡斯这样的询问,只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魔法傀儡们行走的度并不快,而且它们带领的道路也不一样带领库卡斯行走的那个傀儡,行走的通道中,只有他一个人

    通道很长,很宽,通体也是不知名的金属打造而成的库卡斯尝试着用心神感应,却发现这些墙壁把他的心神探测力量给完全隔绝了

    而且他发现,在这不知名的金属通道中释放心神感应,最远的距离不过数十丈而已再长的话,他的心神力量就会直接消散,从而被那些不知名的金属墙壁给吸收了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沉重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通道中响起,履带转动声很微弱,甚至比库卡斯的脚步声还要微弱

    “战争要塞我听一些像你这样的人说过,这里是战争要塞是一座强大的战争要塞”魔法傀儡僵硬了声音说道:“一座悬浮在无尽虚空中的战争要塞”

    “战争要塞吗?你来这里的时候,这里就存在吗?”库卡斯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然后伸手触摸在金属墙壁上锋利的指甲划在墙壁上,发出刺耳的声响,但那能够轻易撕裂低阶魔法道具的指甲,却没有能力在这些金属墙壁上留下一道划痕,哪怕是一道浅浅的印痕也做不到

    “我最早的画面储存中,就在这里行走了那时候就有很多人在这里来来回回”

    金属通道很长,库卡斯足足行走了半刻魔法时的时间,才离开了这个漫长的通道期间,他也到了一些魔法傀儡孤身行走在通道中,不过它们的方向给自己的方向相反

    离开通道后,则又是一个巨大的金属空间同样,这金属空间中也有职业者不断的传送过来他们出现在这里,被其他的魔法傀儡带走

    如此经过了数十个这样的金属空间后,库卡斯来到了一座会议室中

    在这里,他被一名被红色长袍包裹了身子的光头中年男人给接待了

    这红袍光头男人脑袋光滑,上面用秘法描绘了一头凶兽的图案国字脸,肌肉僵硬,面对库卡斯的到来,他只是扯了一个比哭还要难一些的笑容出来

    在他的脖子上,有一条蜈蚣般的缝合处那缝合处,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脖子

    “欢迎你的到来,骑士库卡斯我是巫师:蒙多里克,同时也是你的直接掌权者”红袍光头中年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一下,算是表示了微笑欢迎

    “有什么安排吗?”库卡斯直接询问对方:“这里是什么地方?巫师?很神秘的一种职业者,比施法者加的神秘”

    “是的,那只不过是你们对我们的了解太少的缘故,否则你绝对不会说我们神秘”光头巫师脖子上的伤口蠕动,好像蜈蚣爬行一样很是诡异

    “这里是战争要塞,悬浮在无尽虚空中的战争要塞你将来的位置,则是在一个骑士团中担任冲锋的位置而你的敌人,或许是顶尖传奇或神灵,或许是跟你一样的高阶职业者总之在这无尽位面中,作为骑士团的冲锋人员,你遇到的危险要远比其他人多不过那样也会磨练你的战斗技巧”

    “没有其他位置了?我想我的战斗技巧已经没有必要再去磨练了”库卡斯晃动了一下脑袋,粗大的脖子发出噶蹦蹦的怪响来他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光头巫师脑袋上的怪兽图案十分的好,他认为如果描绘在自己的脑袋上,或许会让自己变得加的凶恶

    “没办法,战争就是这样的由于你不是施法者,也不是什么巫师,而是一名骑士所以你的位置永远只可能在骑士团中”光头巫师察觉到了库卡斯的眼光,因此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硬生道:“这是一种秘法描绘,如果有必要,可以召唤出它作为你的帮手你也想要?这需要巫师们独有的秘法,你是骑士,就算是用秘法给你描绘上,它也不会展现出任何效果来”

    “你的话语让人感觉到愤怒”

    “是吗?愤怒就去愤怒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红袍光头巫师在客厅的一张桌子上开始书写起文字来,然后用一枚魔法印章盖在上面最后把那书写了文字的纸张卷起来,并用一根金色的丝绦捆绑起来:“去告诉门外的傀儡们,让他们带你去黄金狮子骑士团去”

    “十分恶俗的名字”

    “没办法,那个骑士团中,几乎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容易暴怒、疯狂,而且实力强悍无比,所以就叫做黄金狮子骑士团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把你调遣到野玫瑰骑士团里哪里的骑士们性格要比一般的骑士们温柔很多”红袍光头巫师说着,就想打开纸卷,重书写:“不过那些人的心理大多数都已经扭曲了,恩,他们扭曲的比你加严重或许你过去,可以拯救他们”

    “我想我还是去黄金狮子骑士团比较好”库卡斯连忙摇头,他虽说被很多人称呼为疯子,心理扭曲者,但却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心理扭曲所以他并不想去一堆疯子们中间

    “十分明智的选择,我想你一定会对自己的决定感到满意的”红袍光头巫师重缠绕了纸卷,然后丢给了库卡斯

    “我手下掌控了:黄金狮子、野玫瑰、磐石、雷霆、撕裂、血腥、黑暗、死亡、荆棘这九个骑士团,而在这九个骑士团中,黄金狮子骑士团最为正常了我想你以后一定会满意我给你挑选的骑士团的”

    “满意?满意个屁”当库卡斯到自己骑士团的同伴后,大声的咆哮咒骂起来

    原来自从他离开红袍光头巫师的会议室后,在魔法傀儡的带领下来到了黄金狮子骑士团的驻地:一个巨大的金属格子空间

    数万丈大小的格子空间里,只有千余名骑士这些骑士们跟他一样,都是五大三粗之徒,一个个言语蛮横,稍微不对眼,就拎了家伙开始争斗起来

    他刚来到这个格子空间的时候,有三对骑士拎了重型战锤和长枪争斗,在过去五个呼吸时间后,有九对骑士开始了争斗而他们争斗的理由也极其的可笑,只是因为对方进餐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比他们响亮和到其他人争斗,手痒也找人争斗仅此而已

    “嗨来的?你不满意这里?天啊,这里是多么美妙啊有女人、美食和战争,除了这里,你还能在那找到比这好的地方呢?”有彪形大汉拎了两根狼牙棒一脸凶狠的喊叫着:“让我们欢迎同伴”

    说话间,他挥舞了沉重的狼牙棒,狠狠的朝库卡斯的脑袋砸下来

    “该死的,欢迎同伴的任务,只有我才能做”有独臂骑士拎了盾牌阻拦了那根狼牙棒咆哮着

    “都给老子闭嘴”一大汉独眼大汉同时跳了出来,他舞动了骑士长枪,朝库卡斯的心脏穿刺过去

    “给老子滚开”库卡斯低吼一声,却是被这些人的言语给激怒了足踏虚空,双手交错,然后形成一个斜十字朝对方的骑士长枪抓下去

    大手抓在长枪上,十指用力,咔嚓一声就把对方的骑士长枪给抓断了身形晃动,庞大的身子狠狠的撞击在那个骑士的胸膛上瞬间把这个骑士撞飞出去数十丈远

    “该死的,我的宝贝被杀死了啊你们到了没有?我的宝贝被杀死了,是谁杀死了我的宝贝,是你?是的,一定是你,否则你也不会这么高兴”

    被库卡斯撞飞出去的骑士身上肌肤炸裂,一团团血水喷洒出来,刹那间就把他染成了一个血人下一个瞬间,他扑向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名骑士,认为对方破坏了他的武器所以要上前惩罚他

    “这只是单纯的易怒吗?纯粹是没有什么理智的疯子”库卡斯本来想要上前灭杀那个骑士,但是到他接下来的行为后,立刻打消了这个残忍的念头

    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在他打消了杀死那个骑士的念头后,那名骑士暗自松了口气

    “来,杀死我宝贝的小子,我要让你知道伟大的沂蒙顿的荣耀是怎样铸造出来的”这骑士大声呼喊着,连斗气都没有催动,只是凭借了肉、体力量,跟另外的骑士打斗起来

    当然,他的结果很悲惨,短短几个呼吸时间,他就被那名骑士打断了身上一大半的骨头,然后被热闹的骑士们拖拽着丢到一个金属格子中不再理会了

    “沂蒙顿的荣耀是这样铸造出来的”被拖走时,那名骑士还在大声的喊叫着一些让人感觉羞愧的话语

    “有意思的地方该死的,这就是骑士团?”着四周围疯狂的骑士们,库卡斯感觉自己来到的是非正常人聚集地,而不是什么骑士团

    “是的,这个骑士团已经十分正常了其他几个骑士团,加的变、态疯狂”一个极其显眼的骑士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沉声说道说他显眼,完全是因为这个骑士太过矮小了,在差不多都是一丈多高的骑士们当中,他的身高不过三肘多一点,也就是一米多一点,

    “像野玫瑰骑士团,他们里面的人全都是搞基的,可以说是基建团,一个比一个自恋,一个比一个变、态”

    “磐石和雷霆以及撕裂和荆棘这四个骑士团,被数百个教会折腾的成了狂信徒他们高声呼喊着一个又一个的神灵的名号,却不知道自己到底信仰哪一个神灵”

    “血腥、黑暗、死亡这三个骑士团,全是亡灵生物全都是活死人,他们喜欢的,全都是尸体甚至连食物,都睡各种生灵的尸体活吃的那种”

    “是够疯狂的”库卡斯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咧嘴怪笑起来:“来我还应该对这个黄金狮子骑士团感到满意?”

    “是的,至少现在是除非你想变成一个搞、基的,或是成为一个迷失自我的狂信徒,或者成为一具死尸”矮个子骑士反手摸索出一个大号酒杯,然后举着朝库卡斯大声喊道:“为了我们的相识,干杯”

    说着,他举起酒杯仰头喝起来让库卡斯感到诡异的是,他的大号酒杯中,根本没有酒水,甚至连清水也没有

    “为了你的健康干杯”

    “为了你还活着,干杯”

    矮个子骑士接连举了三次空荡荡的大号酒杯,然后一丢酒杯,捂着自己的脑袋说喝醉了,需要休息的话语后,就转身摇摇晃晃钻到一个金属格子里不出来了

    “伟大的无上存在沂蒙顿光荣的降临到这个位面中,卑微的仆从们,还不为我开设筵席?”那会被打得全身骨折的彪形大汉从格子里钻了出来,短短几个呼吸时间,他身上的伤势就好了

    “我是永恒的君王,俯伏在地用你们的哀嚎和呼喊,让我从深渊中爬出来,拯救你们脱离罪恶的天堂”有骑士头戴牛角头盔,重重的撞击在那个沂蒙顿的胸膛上锋利的牛角,狠狠的穿透了他的心脏然后甩动脑袋,把他甩到另外一个金属格子里:也就是小型房间中去了

    “清一色九阶,但是却没有一个正常的是什么样的战斗让他们的精神崩溃成了这样?九阶啊能够晋升为九阶,哪一个不是心志坚定之徒?可是为什么会成了这种疯子?”

    着混乱的场面,库卡斯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了最后他摇了摇头,到远处一个角落里,找到一个没有人的金属格子,也就是一座小型房屋进去了

    金属格子的隔音性很好,关上房门,没有任何声音能够传递到房屋中去

    房间虽说并不大,但里面的摆设却极其的合理和丰富书架、壁橱、火炉、书写台、大床等家具应有尽有

    值得一提的是,在正对门的墙壁上,还有巨大的窗户整个窗户是用特殊的水晶材料打磨而成的,通过一个简单的魔法水晶球,可以让那水晶窗户上显示出各式各样的景象出来甚至只需要使用者在里面灌输一道心神,就能演化出使用者想要观的景象出来

    靠近床头的位置,有一块一人多高的水晶墙壁在那块水晶墙壁上,书写了大量的名号使用者可以通过那些名号,跟名号所有者进行交谈

    当然,上面显示的名号,全都是长时间在房屋中居住的人

    随意翻了一些书籍,发现那些书籍不过是普通的关于骑士方面的书籍后,库卡斯就随手丢到一旁,然后开始通过那个水晶墙壁开始跟其他房间的人联系起来

    这东西十分奇妙,不仅可以单独跟一个人对话,还可以跟多人一起对话交谈,甚至可以把自己的影像投影到对方哪里

    烙印了自己的心神到上面后,按照上面的操作提示,库卡斯很快就弄明白这东西的用处了

    心神转动,按照上面的提示,库卡斯的一道心神贯穿到水晶墙壁中,下一个瞬间,他的心神就凝聚成本体模样,然后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客厅中

    这客厅是通过神秘的魔法力量凝聚出来的,心神幻化成人影在这里行走,好像是本体行走在真实的主位面世界中一样

    在这魔法力量勾勒的客厅中,至少有数千人聚集在这里他们喝着虚幻的酒水,或是低声交谈,或是闭目休息在这里,竟然有为数不少的女性骑士们在跳着舞蹈,她们晃动了腰肢,虽说动作并不是那么的优美,但健壮的身体跳起舞来,别有一番滋味

    库卡斯的出现并没有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因为每间隔一些时间,就有人出现在这里,也有人悄然离去

    “克洛马丁需要吗?可以放松你的精神压力”就在库卡斯坐在刚刚虚幻出来的一张高背靠椅上的时候,一名长相猥琐的胖骑士出现在他身旁:“有了这东西,你就可以忘记烦恼,忘记战场的恐惧,忘记一切忧伤它可以让你的心灵,从罪恶的深渊中进入天堂”

    在这名肥胖的骑士手中,有一根类似银色烟雾的东西那东西在这魔法空间中散发了奇异的波动,勾动了库卡斯的心神蠢蠢欲动

    “我并不需要这些我是刚来这个地方的,可以谈谈这里的情况吗?无尽虚空中的战争要塞,我根本想象不到这东西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库卡斯摸了摸光秃秃的大脑袋,咧嘴询问起来

    “人?得罪人了?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这短时间并不是人来的时候你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得罪了某些人”猥琐的胖骑士眨了眨三角眼,低声怪笑起来:“放心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情郁闷,现在,现在就用这个来忘记你的忧伤”

    说着,胖骑士把手中那根类似银色烟雾的东西继续朝库卡斯手中递过去,想要说服他,让他购买自己手中的东西:“一块灵魂碎片,只需要一块灵魂碎片,你就可以得到它了当然,你现在没有的话,可以先欠着,等下次战争结束后,你就可以归还了”

    “你们用灵魂碎片来充当货币?”库卡斯有些诧异的着对方,他的声音有些大,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好,我承认你是一个人,的不能再的一个人刚晋升为九阶?好,不谈论这些是的,我们是用灵魂碎片来充当交易的等价物而这东西,也是联盟来记录我们功勋的重要材料”胖骑士脸上的肥肉颤抖着,再配合了他那双冒着精光的三角眼,让人感觉不到他身上有半分骑士的气息,反而能够感受到浓烈的商人气息

    “原来你们比我加的残忍”库卡斯听了那个胖骑士的话语后,感觉十分的悲哀他并不是在为自己悲哀,不是因为这些骑士们而悲哀,而是为那些陨落者悲哀

    在他来,他磨灭那些敌人的灵魂已经是极其残忍的手段了,但是这些人,却把敌人的灵魂弄成碎片,然后充当货币来使用这种羞辱,甚至比磨灭灵魂让人感觉是残忍

    “残忍?哪里残忍了?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不过我真的想知道,你是不是得罪了某些人所以被发配到这里的?”

    “或许是”库卡斯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某些人,本应该被发配到加危险的地方,但最后却到了这相对安全的地方算什么回事

    “那就一定是了我想你现在的心情一定十分的压抑,来一根?用秘法制作出来的,很是享受”胖骑士继续推销着他的商品

    “不了,我想知道你是否给我解释关于这个战争要塞的事情我没有时间到战场上,再去观战争要塞”库卡斯追问起来

    “战争要塞?好或许你需要它,我可以闻着它的味道,慢慢的回想起关于战争要塞的事情的”胖骑士对推销货物的念头十分的执着,甚至已经跟其他骑士们一样,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了极其偏执的程度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在那个房间?我想我们应该好好的谈一谈恩?”

    “你在威胁我?威胁一个伟大的经历了三次要塞战争中的骑士?天啊你脑袋是不是坏掉了?你竟然在威胁我?”胖骑士夸张的挥动了肢体,大声的喊叫着

    ———小七祝福大家中秋快乐,合家团圆,身体健康_————

    特殊情况——加的数量少了点——求谅解

    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  >-提供最快最新的小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