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轻言絮语:上周五百红票加更

作者:万里云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深渊骑士最新章节!

    “自从我成为高阶职业者,我就知道这个世界很危险。无论是在永恒的位面,还是在无尽虚空的哪一个位面中,都很危险。”永雪、伊萨格翻、弄着自己的魔法手环,想要找一件新的衣物来更换。

    “伊萨格家族在那个位面?给我位置。”库卡斯想要知道当年的第一掌权者在哪里建立了她的家族。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可以到哪里去潜修,从而暗中保护这个家族。

    “算了吧!我在我祖母的书籍中,察觉到她不消你过去打扰她。所以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永雪、伊萨格轻声笑着,她在魔法手环中翻出了一件银灰色的长袍出来。长袍上被人用一些魔法金属的丝线勾勒出一个个图案出来,那些图案完全是用一些古老的魔法文字建造成的。

    虽说库卡斯对魔法文字方面的认识十分的贫乏,但他仍然感觉到那些魔法文字的威能十分的弱小。很明显,现在的伊萨格家族在魔法上的知识积累,十分的薄弱。

    “不过你可以跟其他人询问,我们伊萨格家族虽说还不够强大,但在某些方面,还是十分突出的,所以他们知道我们。”

    永雪、伊萨格一边说着,一边褪去身上的衣物,开始更换新的衣服。

    洁白如玉的肌肤,纤细的小腰,修长的双腿,高、耸的乳、房和一抹黑色的三角地带。配合了她一脸的认真和平静,不仅让人感觉不到什么欲、望,反而让人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圣洁。

    “唔!你这是想让我犯错误。”库卡斯用力的拍打了光秃秃的脑袋,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后裔都十分的奇特:“或许当年你的祖母就不应该找我延续血脉。”

    “你的意思是我的行为怪异?而这种怪异的行为是因为你和我祖母的血脉交融才形成的?”永雪、伊萨格优雅的穿戴了身上的衣物,不过她跟她的姐姐一样,都没有穿戴靴子,而是赤足悬浮虚空:“我想我在你面前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再说了,你都好几百岁,甚至上千岁了。一大把的年纪,难道还有冲动吗?”

    “如果没有冲动,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伊萨格家族了。”库卡斯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的说道:“对了,你们还有多长时间就要离开这里了?”

    “九年,再过九年时间,我们就可以离开了。怎么?你想在这里保护我们?”永雪、伊萨格整理了身上的衣物,然后又把散乱的黑色长发给挽了起来,随手插了一根金步摇在上面。

    “如果你想保护我们的话,那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我们来这里是历练的,并不是来度假的。”

    对于自己后裔的话语,库卡斯无法反驳。因为他知道,高阶职业者们没有经历激烈的争斗,是永远也不会真正的成长起来的。只有经历过腥风血雨,磨砺了自己的意志和力量后,才有资格踏足传奇或神灵。

    “你的武器有些粗糙。”库卡斯的实现扫过永雪少女手中的法杖,随后又在她身上仔细打量着。他发现,对方身上除了那件魔法手环和粗糙的法杖外,就再也没有其他魔法饰品了。

    “虽说需要磨练自身,但这里的强悍人物很多,你还是需要一些魔法道具防身的。”库卡斯思索片刻,就通过燃烧的黑旗,从燃烧的位面本源中,强行抽取了数百件位面宝物出来。

    位面宝物放在永雪少女跟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永雪少女见到库卡斯取出了如此多的位面宝物,脸色不由的微变。她跟其他顶尖天才们一起的时候,见到他们身上有大量的魔法道具甚至是位面宝物。其中的魔法道具很多,但位面宝物却十分的稀少。

    库卡斯从那些位面宝物中挑选出数十根法杖一一摆放在永雪少女跟前

    “挑一个,你的法杖必须更换掉。”

    “你想包、养我?让我当你的情人?”

    “你身体中流淌了我的鲜血,你是我的后裔。”库卡斯翻了个白眼,他不明白,当年的第一掌权者到底是怎样教导后裔的。不明白为什么他见到的两个后裔都有奇怪的思维。

    “父亲娶女儿,儿子娶母亲,兄妹、兄弟、姐妹之间发生关系的实在是太多了,这很正常。”永雪少女摇了摇头:“我不能要你给的这些东西。”

    “你必须要,否则我会生气的。”库卡斯没有反驳永雪少女,而是坚持把那些法杖推倒对方身前,让她进行仔细的挑选:“或许一件法杖,关系到你今后的生死。我给你这些东西,只是单纯的想让你安全一些。要知道,你的对手们都是拥有强大道具的。”

    “想要跟他们争斗,想要在他们面前展现出你的所有威能来,一些宝物和道具,是绝对不能缺少的。否则你被打败了,你也不会甘心的。那样很容易让的情绪陷入都糟糕的状态总。”见永雪少女仍然不去挑选法杖,因此他挑选了一件法杖硬是赛给了少女。

    “你可以把它先放起来,如遇到强大的人了,再使用它也不迟。”

    塞给永雪少女的法杖十分的精美,通体是婴儿手臂粗细的银灰色水晶打磨而成的,在水晶杖身中,流淌了一些古老的魔法花纹♀些魔法花纹虽说不能够用言语说出来,但它们依靠了流转碰撞,散发出来的威能一点也不次于那些古老的魔法文字。

    在法杖的顶端,有一枚鹅卵石是大小的宝石,宝石同样是银灰色,镶嵌在法杖顶端上,散发出奇异的光芒出来。

    在法杖的尾端,则是一个三棱形的锥子。那个锥子,极其的锋利。可以穿透除主人之外的任何九阶以下的防御力量。

    在给了永雪少女一根法杖后,库卡斯又从那数百件魔法道具中挑选了一个脚环强行戴在她的小脚上。

    又有胸针、头饰、腰带、手套之类的位面宝物,但这些东西当中,永雪少女在接受了一枚镶嵌了银象的胸针后,其他的东西全都被她拒绝了。

    “这些东西就可以了。瞧!法杖可以协助我攻击他们,脚环可以让我行走的更快,而胸针可以保护我不受伤害。有这些就可以了,其他的东西,再多的话,只会拖累我的修炼。”永雪少女任由库卡斯给她别上胸针,轻声的解释着。

    “好东西从来没有人嫌少。一些东西你不打算用,但却从来不能缺少。特殊情况下,那些东西可以拯救你的姓名。”库卡斯给永雪少女别上胸针,又仔细的打量一番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剩下的位面宝物,全都被他塞进魔法指环中,然后用了一条项链穿戴起来,戴在永雪少女修长的脖子上:“如果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它们或许可以帮助你。”

    “说实话,我发现你对我,比我母亲对我还好。”永雪少女的情绪突然间显得有些滴落,她摸了摸脖子上的挂饰,苦笑道:“当我离开家的时候,我的母亲什么也没有给我准备,甚至没有像他人那样,把我和姐姐送到传送阵哪里去。她只是简单的叮嘱了我几句,仅此而已。”

    “话语不多,但这并不代表她不关心你们。或许因为家族困难,或许是因为想要历练你们。一切的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的。”库卡斯摇了摇头,对于永雪少女的抱怨,他没有放在心上。在他来,做为父母,给予儿女任何东西都是极其珍贵的。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

    “或许吧!我的母亲一直不喜欢我的父亲,在我父亲死亡后,她表现的更加清晰了。呵呵!伊萨格家族,或许真的像一些人说的一样,是被诅咒的家族。”永雪少女轻声的嘟囔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认真道:“你一直就在这个位面中?”

    “前些日子刚来这里。我来这里收取一些物资。可惜,发生了一点点的意外,让一个人说服了我,让我在这里担任猎杀者。”库卡斯一脸无所谓的嘿嘿的怪笑起来:“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追杀你吗?”

    “他们想让我充当天国之门的卧底,从而掌控整个伊萨格家族,让伊萨格家族加入到天国之门。”永雪轻叹一声:“可惜,可惜伊萨格家族身上有浓浓的深渊联盟烙印,恐怕就算是我成为家族的掌控者,也没有能力带领家族投奔天国之门。呵呵!”

    “你想加入天国之门?”库卡斯落在地上,懒散的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着天空中的少女沉声道:“如果你真的愿意那样做,我想你的祖母一定会拒绝的。”

    “她已经不再掌控伊萨格家族了。现在她整日沉睡,说是修炼一种奇特的秘法。唔!你知道有什么秘法是通过沉睡来修炼的吗?”永雪少女说这些时,显得有些疑惑:“根据我们家族的一些书籍记载,我们的祖母,恩,也就是你的情人,在她的儿子死亡后,就陷入了沉睡,然后一直没有清醒过来。我怀疑她是不是被人打伤了,或是被人杀了。家族只不过是在隐瞒我们而已。”

    “不可能,如果她死了,我会感应到的。”库卡斯微皱眉头,脑海中闪现出大量的知识出来。搜索着关于沉睡修炼秘法方面的事情。

    “无尽虚空中,各式各样的秘法无穷无尽,有很多秘法,我本人也不知道。不过你放心好了,她绝对不会有事。恩,这是我的标记,如果伊萨格家族发生什么事情,而你的祖母又没有清醒过来,那就用着个标记召唤我。或者用它召唤绿皮。我想你是知道绿皮这种生灵的,不是吗?”

    “没想到你竟然把这种东西给我。”随手接过库卡斯递过来的燃烧的黑旗的虚影,永雪少女难得显露出一丝丝兴奋来。

    “我听说过绿皮,听说绿皮无穷无尽,听说绿皮可以斩杀亿万生灵,毁灭一个又一个的位面。”

    “用这个东西,可以召唤出无穷无尽的绿皮出来?”

    “是的,可以无限制的召唤出来。”库卡斯轻声说道:“它可以保护你们。”

    两人就这样低声的交谈着,在交谈中,库卡斯说出了自己以前的一些修炼经验。虽说他有心教导永雪少女一些关于魔法方面的知识,但他这方面的储备实在是太少了。只能把自己以前跟那些施法者们争斗时的经验说一边,后让永雪少女知道自己跟近战型的职业者争斗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就在两人交谈了三五个魔法时候,远处有数十道职业者的气息冲了过来。随意感应,发现是永夜、伊萨格跟她那些同伴们一起过来了。

    “我姐姐过来了。”永雪少女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她认为自己和库卡斯的交谈要结束了:“我妹妹跟我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

    “我们见过面的。”

    “哦!”永雪少女简单的应了一声,并没有追问他们什么时候见的面,当然,也没有询问库卡斯为什么会出现的那么巧,来拯救她。

    “我姐姐很调皮的。如果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消你能够包容她。”

    “或许你应该充当姐姐,而不是她。”

    “呵呵,其实我们两个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根本没有人知道。就连我们的母亲也不知道。”永雪少女的声音突然显得低沉起来:“她从来没有在意过我们。我们小时候,都是其他人照顾我们的,她从来没有照顾过我们。”

    “她或许有一些难处。”

    “难处?她只顾着跟天国之门的一个祭司谈情说爱,根本懒得理会我们。那时候父亲还活着,但是却没有能力管辖她。”

    “有意思。”库卡斯摇了摇头,永雪少女的话语,让他对自己后裔的表现感觉到十分的失望。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

    “让他们两个坠入永恒的深渊中才是最好的结果。”库卡斯想都不想,随口说道:“年轻时,没有冲动,没有暴力,那又怎么算是年轻过?”

    “你真疯狂。”

    “这也算是疯狂吗?我感觉十分的正常。”库卡斯摇了摇头笑道:“如果放到以前,我会把那个男人的家族成员全部斩杀掉,让他家乡的生灵,为他的愚蠢而陪葬。”

    “恶魔,你就是个恶魔。来某些人给你的称号还是十分符合你的行为的。恩,说实话,我的父亲并不喜欢我的母亲,甚至还十分的厌恶她。如果不是为了血脉延续,他们或许甚至还会成为仇人。反倒是那个祭司对我的母亲十分的好,甚至对我们也挺好的。”永雪少女低声说着。

    数十道流光跨越长空,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就出现在这里。光芒散去,显露出众多职业者出来。而这些职业者们,跟库卡斯当初跟他们分开时,有很大的差别。

    他们起来很狼狈,一些人身上沾染了血迹,更有人只剩下半块身子正在慢慢的恢复着。

    “你们在说什么?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把我姐姐拯救出来的。”永夜、伊萨格刚一落地,就冲到库卡斯跟前,然后扑在他身上用脑袋磨蹭了几下:“说吧!你想要什么报酬?可不可以少要一点?我很穷的。”

    “永夜,不用这样跟他说话,他想要什么报酬,我帮你支付。”那一身傲气的少年轻喝一声,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瞪着库卡斯的眼睛:“你想要什么?”

    “位面本源,一百个高阶位面的所有位面本源。”库卡斯眯缝了眼睛,一把推开黏在他身上的永夜、伊萨格:“这是我的报酬,你能够支付吗?”

    “该死的,你这是敲诈。位面本源?高阶位面本源?你以为那东西像神材一样遍地都是吗?就是神材,在这永恒位面中也是极其珍贵的东西。该死的,一丁点的位面本源,我就可以找很多人干掉你。一件高阶魔法防御道具。怎么样?”这一身傲气的少年气呼呼的咆哮着:“一件魔法道具,足够你的报酬了。要知道,邀请一名十二阶的职业者出手,也不过是一件位面宝物而已。”

    “没那个实力,就别再这里唧唧歪歪妆镊样,没意思。”库卡斯冷哼一声,伸出手指摇晃几下沉声道:“如果你充当我的奴隶,那也算是报酬。”

    傲气少年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库卡斯推开的永夜、伊萨格给阻拦了。

    “你是我们家族的创始人,难道还跟我这个晚辈所要报酬吗?你这样做,会让人感觉十分伤心的。”永夜少女说着说着,眼中竟然泛起了泪花出来:“如果我祖母知道的话,她一定会骂你的。”

    “哈哈!你的同伴们实在是很搞笑。恩,走,我给你一些东西。”库卡斯起身,示意永夜少女跟自己到远处去。至于那些年轻的俊杰们,他好像是没有到一样。而他这种行为,也让其中少部分心怀怒意,但更多的,则不敢有所怨言。因为他们知道,能够在见到传说中的灰烬骑士库卡斯后还活着,这已经是他们最大的收获了。

    “是给我宝贝吗?像我妹妹身上的那些东西?”永夜少女指点永雪、伊萨格兴奋的问道:“位面宝物?你应该多给我们一些。在这个位面中,强大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刚才我们过来的路上,遇到了一头冰尸骑士。那东西实在是太过厉害了,差点把我们的队伍全给灭杀掉。”

    “冰尸骑士?它的尸体还在吗?”库卡斯反问起来:“难道你没有跟他说我的名号?”

    “忘记了,不过你的名号在冰尸一族中很厉害吗?”永夜少女吐了吐舌头,清脆道:“莫非你也斩杀冰尸?我听说那些冰尸们是极其厉害的,在这个位面中,他们不惧怕任何一方势力。”

    “下次你应该尝试一下,然后就知道我的名号在那些冰尸当中有没有效果了。”库卡斯扫了一旁恬静的永雪、伊萨格一眼,同样示意她记住他的话语。

    “就在这里给我吧!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永夜少女此话一说,一旁的永雪就微皱眉头。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和手中的法杖,暗自叹息了一声,不过却什么也没有说。

    “如你所愿。”库卡斯点了点头,随手取出一根法杖、法师长袍、冠冕、脚环、手镯、耳坠、凤头钗这些视频状的位面宝物交给了永夜少女。

    数件位面宝物散发的光芒照耀在永夜少女身上,不仅让她起来更加的漂亮,更是映红了一些年轻俊杰们的眼睛。

    这些年轻俊杰们,虽说身上都有位面宝物,有的甚至比库卡斯取出来的还要多一些,但此时此刻,见到有人一下子取出来数件位面宝物出来,内心的震撼,要远比他们从各自家族中得到位面宝物时要大的多。

    “真漂亮,我喜欢这个,还有这个。”永夜少女尖叫一声,伸手一把抓了库卡斯递给她的小物件,然后飞快的在身上穿戴起来:“还有没有?以前见其他人浑身都是位面宝物,没想到我也有今天。有没有位面道具?我听说位面道具比这些位面宝物更加的珍贵。怪不得我的老祖母曾经在书籍中提及过,说如果我们遇到一个人的话,会得到很多好东西的,我想她说的一定是你。不过老祖母不让我们从你这里索要东西,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现在管不到这里♀里是永恒位面。她来不了这里。呵呵!”

    永夜少女大声的喊叫着:“从现在开始,我也可以用位面宝物砸死那些敢于挑衅我的人了。多么美妙啊,我现在就可以想象到今后的战斗会是怎样的轻松了。”

    “宝物不过是辅助道具而已,真正要依靠的,还是你本身的力量。不要被这些东西迷惑了你的眼睛。”库卡斯微皱眉头,劝说着:“我曾经也差点迷失其中。那种感觉对当时的我来说十分的美妙,但随着时间推移,带给我的只有不安和迷茫。你应该要知道,作为一名职业者,我们追求的并不是什么珍贵的道具和宝物,而是自身力量的强大。”

    “当然,适当的使用一些魔法道具来提升自己的实力,这也是极其正常的≡身实力和道具使用方面,要相互配合好就可以了。”库卡斯了一旁的永雪少女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只要懂得节制,就可以了。”

    说话间,他又取了一些位面宝物塞给了永夜少女,而他取出的位面宝物,让四周围的年轻俊杰们的眼睛更加炙热了。

    “也不知道你斩杀了多少天之骄子,才得到如此多的东西。”一身傲气的少年狠狠的瞪了库卡斯一眼,好像那些位面宝物上,沾染的不是无尽耗光,而是无穷的血腥一样。

    “放心好了,它们从来没有被人使用过,甚至连名字也没有。你可以给它们命名。以你的思想,让它们的名号在无穷虚空中永久的流传下去。”库卡斯到了一旁永雪少女的疑惑,也到了永夜少女的不在意,不过他还是进行了解释。

    “如果你们想要,我可以跟你们进行交易。用神材来跟我交易这些位面宝物,你们怎么样?很划算的。”库卡斯随手又取出一件位面宝物,在手中轻轻的抛着。

    “当真?”金发青年上前一步,沉声询问起来:“只需要神材?”

    “我库卡斯说话,从来就是当真的。是的,只需要神材。”光头恶汉摸了摸脑袋,咧嘴怪笑道:“你们有多少神材,我都要。放心好了,就算你们每人跟我兑换一百件位面宝物,我也有能力支付。”

    库卡斯的这一番话,让在场的所有天之骄子们眼中都冒出了一丝丝光芒,在他们来,神材不过是用于制作魔法宝物和道具的东西,相对于位面宝物,他们知道该怎样取舍。

    “同意交换。”

    “不错,必须要进行交易,只有这样,我们的实力才能有所提升。”有少女羡慕永雪和永夜两姐妹身上的位面宝物,因此急促道:“我们可以挑选位面宝物的功效吗?”

    “没有任何问题。”库卡斯见有三十多个天之骄子来跟自己进行交易,知道自己距离铸造天生异象第二阶段成功的时间更短了一点,因此心中高兴v嘴就答应下来。

    通过简单的交谈,双方很快敲定了交易的方法和数量。不过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库卡斯身前就堆放了大量的神材。

    好在这些神材上都有禁制封印,否则如此庞大数量的神材散发出来的神光,足以勾动四周围数亿万里范围的所有生灵过来查了。

    交易很快结束了,库卡斯得到了大量的神材,但他仍然不满足。而那些年轻俊杰了得到了一件或几件位面宝物后,同样也不满足。

    正是因为这种原因的存在,库卡斯跟他们立下盟约。约定只要他们有足够的神材,可以随时跟自己进行交易。甚至他还说可以用一些奇异的金属和药物进行交易。当然,他提出来的这些东西,全都是他铸造天生异象所需要的。

    也正是通过跟这些人的交易,让库卡斯心中又萌生了新的想法。“我必须要寻找一些矿工。恩,让他们帮我搜集一些东西,让他们用材料来跟我卖命。”

    一个模糊的决定在他心思中滋长出来,只不过现在不方便他进行尝试。

    在众人的交易中,只有那傲气少年没有跟库卡斯进行任何交易。而对于这种情况,库卡斯也没有在意。其他顶尖天才们,也知道他的脾气,所以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我绝对不会跟自己的仇敌进行交易,因为那样会让我的仇敌强大起来,而对我却没有任何用处。”傲气少年轻声嘟囔道:“我要凭借了我的拳头,打碎一切阻拦在我面前的东西。”

    “消有一天你能够做到。”库卡斯随手捏爆了一件位面宝物,任由那宝物的碎屑顺了指缝散落在地上,然后被众人气息鼓荡而引发的狂风吹散。

    随手捏爆位面宝物,这种能力在这些年轻俊杰们的眼中虽说厉害,但却不是那么令人震撼的。他们只是感觉一件位面宝物如此消散,却是有些令人遗憾而已。

    交易结束后,这些年轻的俊杰们并没有离去,而是就在这个山头上开始准备起食物来。

    一些人联手猎杀了一头巨兽,而一些女性则用石头雕刻出了桌椅板凳。

    永雪少女跟其他人一样去忙碌去了,为了庆祝众人交易到位面宝物而举行的庆典中。而永夜少女则像一只小猫一样,卷缩在库卡斯身旁不肯离去。

    “你来这里打算做什么?难道要一只充当猎杀者?我可是听说天国之门的猎杀者十分厉害的,甚至有很多次都斩杀了我们这方的猎杀者。”

    “我要搜集一些材料,铸造我的天生异象。”

    “哦!那你那会是用什么方法进行传送的?如果我没有记错,在这个位面中,只有十二阶以上的职业者才能够撕裂空间进行传送的。对了,你真的不跟我索要报酬了?”永夜少女就像是一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而库卡斯并没有感觉到厌恶,反而饶有兴趣的倾听着。

    “我拥有一些位面本源,可以通过位面本源力量来进行传送。”库卡斯轻声笑了起来:“至于报酬问题,我什么时候说过索要了?还不过是你们一厢情愿的认为我会索要而已。”

    “呵呵!那就好,还亏我那会一直想着用什么报答你呢。对了,等我离开的时候,跟我一起回伊萨格家族吧!”永夜少女眼睛转动,一些话语被她自动的过滤了。因为她认为,一些事情,自己或许不应该知道。而且即便是知道了,也不应该传出去。而她认为,自己不应该知道的,就是关于位面本源的事情。

    当然,永夜少女并不知道,她所认为的位面本源的消息其实无论是在天国之门还是深渊联盟,早就被很多掌权者们知道了。

    “伊萨格家族?那并不是我的家族,那只是你们的家族。”库卡斯轻轻的拍打了少女的脑袋。她头上的冠冕有些碍手,不过这并不妨碍库卡斯表达自己的某些意思:“不过你放心好了,只要伊萨格家族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你都可以联系我。我会出手,帮助你处理的。”

    “这句话让我感觉很熟悉啊!你是不是也跟我妹妹说过同样的话语?”永夜少女账眨眼睛,一脸好奇的说道:“是这样的吗?你不会欺骗我,对吗?”

    “是这样的。我曾经跟她也说过这样的话语。”库卡斯随手凝聚了一根燃烧的黑旗虚影交给她:“用它你可以呼唤我。只要我还活着,无论在哪里,都会在第一时间过去。”

    “如果你有后裔的话,你的后裔同样可以使用它。”库卡斯想了一下,最后这样补充道:“哪怕是你建立了新的家族也一样。”

    “伊萨格家族的女人们,没有一个会成立新的家族的,也不会有后裔诞生。”永夜少女轻声笑了起来:“不过如果你想跟我成立一个新的家族的话,说不上我会答应的。”

    “有什么原因吗?我说的是后裔问题。”库卡斯微皱眉头,不明白永夜少女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在伊萨格家族成立的时候,有一名传奇预言师做出了这样的预言:‘除非伊萨格没落,所有的成员忘记了他们的家族名号。到那个时候,女性才会拥有后裔。而且只会有一个。那个女人的后裔,诞生一名男孩,他的名字将会被称为伊萨格。伊萨格家族,则将会在那个男孩身上,再一次崛起。’”

    “很奇怪的预言,我们家族的很多人都不相信,我的一些长辈们尝试过了,但她们根本没有办法拥有后代,哪怕是秘法催动也一样。”永夜少女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伊萨格家族中的一些隐秘说了出来:“再后来,也就没有人尝试了。”

    “家族尚未兴盛,但却被人预言了没落。很奇怪。而且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家族没落后才会有一个名叫伊萨格的后代诞生呢?听说我的父亲有一个兄弟,他在年少时被命名为伊萨格。可是在他得到那个名号不过三天时间,就死亡了。期间凡是用伊萨格命名的,全都死亡了。没有一个可以活够一年时间。”

    “伊萨格这个名号,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永夜少女的话语,让库卡斯想起了当年那个童颜巨、乳的学者说过的关于伊萨格的事情。“或许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可是他已经在过去存在了,难道还会在未来出现吗?为什么不是现在?”

    “你在说什么?”永夜少女听到库卡斯的自言自语,感觉有模糊的念头在她心神中浮现,不过下一个瞬间,那念头就消失了。而她也好像是从来没有察觉过那个念头一样,转而询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在以前,有一个名叫伊萨格的人?是一名强大的职业者?”

    “是的。”库卡斯稍微思索一下,最后还是把当年那个石片书籍取了出来,交给永夜少女观。

    而永夜少女伸手摸索那些奇异的文字,又听了库卡斯给他讲解那些文字的意思后,一时高兴,开口说道:“伊萨格是一名男性,他的后裔强大无比。”

    令库卡斯感到惊讶的是,她的话语刚说完,那石片书籍上竟然猛的出现了一行奇异的文字。文字跟前面第一页上的文字一模一样,十分的奇异。

    “伊萨格拥有一百个情人。”永夜少女见到石片书籍有了变化后,继续说道:“他的后裔全都是强大的骑士。”

    然而他这些话语说出来,那石片书籍上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而永夜少女不甘心,则又说了另外的话语,但却再也没有任何变化了。

    “如果你是一名预言师,或许可以预测到他的未来。”库卡斯随手合起那本石片书籍,然后交给了永夜少女道:“这书籍是一名学者交给我的,她本来打算是给她的学生的,但最后却给了我。而我却想把它交给你。因为你让这上面的文字,又多了一些。”

    “那我就专修预言师去。我突然发现,我对这个伊萨格,有很浓厚的好奇心。”在听库卡斯讲述了关于伊萨格的事情后,永夜少女的表情显得极其的兴奋:“如此神秘的人物,他的经历一定是极其丰富的。如果我能够记述下来,恐怕我的名号也会被永久的流传。”

    “或许吧!不过我想会很困难的,恩,我是说关于记述伊萨格这方面的事情上。”库卡斯用力的点了点头,着永夜少女极其喜欢的抚摸那本书籍,他感觉自己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这本书籍,他虽说一直没有理会过,但它却像是一块石头一样,重重的压在他心头。

    就在两人交谈时,一旁忙碌的永雪少女走了过来。她们已经熬制了肉汤和其他食物,正准备进餐。

    而永夜见到永雪后,则挥舞了那本书籍炫耀起来。

    “我决定了,我不会做一名普通的施法者的,我要成为一名强大的预言师。从而预言出那个关于伊萨格的所有事情来。”

    “根本用不到预言。我们可以先推测,推测他穿戴了什么样的衣物,喜欢什么样的食物,什么职业,总之,一样样的推测,这样一来,我们用不了多少精力,就可以推测出他的一些简单特征了。”

    “是的,是的,如此简单的事情,我竟然没有想到。哈哈,以前的那些人也没有想到。恩,先让我们推测关于那个伊萨格后裔的职业情况吧!他的后裔中没有什么骑士,那就是战士或是施法者或是其他了。一个个的说,总会有对的。”永夜少女听闻了妹妹的话语后,显得极其的兴奋:“真没有想到,以前这本书的主人,怎么会那么笨呢?”

    “以前的主人们,他们在意伊萨格所做过的事情,而不是他的衣着、饮食、职业这方面的事情。”库卡斯在一旁翻了个白眼轻声说道:“先去吃饭,你如果想要实验,那就有时间了,一点点实验。或许会让你真正的完成这项记述工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